据说霍金被诊断出渐冻人症之后,医生断言他将只有2年的寿命,但最终他一直活到76岁。为什么霍金能活那么久?

推荐  (0) | 3人关注关注
2个答案
18 0

Point CZ神经生物学博士,神经内科医生

2018-03-15 13:41

这个事儿我来回答一下吧。

肌萎缩侧索硬化症(amyotrophic lateral sclerosis, ALS),在美国常被称作Lou Gehrig病,在中国被大家熟知的名字是“渐冻人”。这是一种主要累大脑和脊髓中运动神经元的神经系统退行性疾病,所谓“退行性”改变指的是运动神经元的老化和死亡。我们身体每一块肌肉的收缩都由运动神经元支配,这些细胞将运动指令从大脑皮层传递至肌肉,指挥肌肉收缩、完成各种自主活动,如屈腕、屈肘等等。而ALS患者的运动神经元逐渐丢失,因此出现进展性的肌肉无力萎缩、自主运动功能的逐渐丧失[1]。看过“万物理论(the theory of everything)”这部电影的人可能都还记得,霍金最开始只是有 “走路拌蒜”的情况,之后逐渐进展到拄拐前行,到最后完全瘫痪、只能坐在轮椅上,日常生活全部都需要他人照料。但与霍金不同的是,大部分ALS患者从开始出现症状到死亡多在3-5年之内[1],而霍金从诊断到去世有55年之久。

为什么霍金的存活时间如此之长呢?主要有以下几个可能的原因:


首先,ALS患者的存活时间有明显的个体差异,少数患者可以存活10余年甚至更长[2]。同时,霍金在21岁时被确诊,属于罕见的青年型ALS患者。起病年龄在25岁以下的ALS被定义为青年型ALS(juvenile ALS)[3],这一类ALS非常罕见,患病率在1/100万以下[3](ALS患病率大约为7/10万[1])。ALS常见的起病年龄是50-75岁[1],与这些中老年起病的ALS不同,青年型ALS患者疾病进展速度大多非常缓慢、患者存活时间较长[4]。这些患者多携带具有致病性的基因突变[3],即遗传因素在这部分患者的发病中起到更为重要的作用。


此外,在可能影响ALS患者预后的因素中,起病年龄是一个有显著相关性的因素。研究显示,起病年龄与患者存活时间呈负相关,即起病年龄越大,患者存活时间越短[5]。起病年龄在40岁以下的患者,存活时间大多超过10年[6]。而在80岁以后起病的患者,存活时间一般少于2[7]。一个可能的解释是,老年起病的患者合并其他系统慢性疾病的更多,如冠心病、高血压、脑血管病等,而这些合并症很可能影响患者的存活时间。


在霍金50多年带病生存的时间内,其护理团队的贡献功不可没。决定ALS患者存活时间最关键的两个因素就是呼吸和营养。支配膈肌的运动神经元丧失就会导致患者出现呼吸困难、甚至呼吸衰竭,这是导致ALS患者死亡最常见的原因。而支配咽喉部肌肉的运动神经元丧失就会引起饮水呛咳、吞咽困难,导致患者出现营养不良和脱水[1]。因此,呼吸和营养支持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患者的存活时间。霍金有3个贴身护士,24小时不间断地护理,确保呼吸机正常运行、保证呼吸道的湿润、痰液等分泌物可以及时吸出等。这些护理措施不仅可以确保充足的氧气供应,同时还可以降低呼吸道感染风险。此外,霍金的护理人员还有特殊的方式将食物直接送入到他的咽喉部,确保霍金摄入足够的食物和水,有充足的能量供给。研究显示,辅助支持治疗对患者生存时间的正向影响远大于目前已知有明确治疗效果的药物——利鲁唑[1]。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的研究显示,疾病修饰基因对ALS的起病和预后也有影响,有些修饰基因可能加速疾病的进程,而有些基因可以起到保护、延缓疾病进展的作用[8]。霍金有可能携带后一类基因,但这需要基因检测的结果。


通过霍金的例子我们可以看出,ALS是一个有明显个体差异的疾病,尽管总体上患者的预后不佳,但部分病人在良好的护理下可以存活很长时间,并且通过眼动仪等设备的辅助可以保持与外界的沟通与交流。电影“万物理论”中有一句台词是“where there is life, there is hope.”尽管霍金已经离我们而去,但对ALS的研究仍在不断前进。也许在不久的将来,就会有如“黑洞理论”一般划时代的发现,为治疗ALS开启新的篇章。 


参考文献
[1] VAN ES M A, HARDIMAN O, CHIO A, et al. Amyotrophic lateral sclerosis [J]. Lancet, 2017, 390(10107): 2084-98.
[2] CHEN L, ZHANG B, CHEN R, et al. Natural history and clinical features of sporadic amyotrophic lateral sclerosis in China [J]. Journal of Neurology Neurosurgery and Psychiatry, 2015, 86(10): 1075-81.
[3] ORBAN P, DEVON R S, HAYDEN M R, et al. Chapter 15 Juvenile amyotrophic lateral sclerosis [J]. Handbook of clinical neurology, 2007, 82(301-12.
[4] LEBLOND C S, WEBBER A, GAN-OR Z, et al. De novo FUS P525L mutation in Juvenile amyotrophic lateral sclerosis with dysphonia and diplopia [J]. Neurology Genetics, 2016, 2(2): e63-e.
[5] CHIO A, LOGROSCINO G, HARDIMAN O, et al. Prognostic factors in ALS: A critical review [J]. Amyotrophic Lateral Sclerosis, 2009, 10(5-6): 310-23.
[6] TESTA D, LOVATI R, FERRARINI M, et al. Survival of 793 patients with amyotrophic lateral sclerosis diagnosed over a 28-year period [J]. Amyotrophic Lateral Sclerosis and Other Motor Neuron Disorders, 2004, 5(4): 208-12.
[7] DEL AGUILA M A, LONGSTRETH W T, MCGUIRE V, et al. Prognosis in amyotrophic lateral sclerosis - A population-based study [J]. Neurology, 2003, 60(5): 813-9.
[8] RENTON A E, CHIO A, TRAYNOR B J. State of play in amyotrophic lateral sclerosis genetics [J]. Nature Neuroscience, 2014, 17(1): 17-23.


查看更多

添加回答

登录 后回答问题,你也可以用以下帐号直接登录

相关问答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5] 0609-239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