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
科学人前沿
潮吹:又一种尿失禁的场合
(/译)听到“潮吹”(female ejaculation)你会想到啥?想一想嘛,又不一定得说出来。你也许已经听说过,英国去年已经禁止在成人小电影中展示潮吹场景了。不过这“潮吹”,到底是什么?研究人员们首次对在高潮中泌出大量液体的女性进行了超声扫描,从而对这个充满争议的现象又有了更深入的了解。《赤桥下的暖流》最后一幕的剧照。图片来源:douban.com有些女性在高潮时尿道会泌出液体。对其中部分人
Helen Thomson科普作家,伦敦帝国学院科学传播硕士
pic
科学人科技,观点
鄙视技术专注基础科研,能让中国问鼎诺奖吗?
一年一度的诺奖在本月公布完毕,日本继续保持着进入21世纪后平均每年一位获奖者的记录,中国舆论界继续讨论国人何时能持续问鼎诺奖。不过,今年的诺奖讨论中却有一股很有意思的声音,质疑诺奖颁给了技术(化学奖颁给了锂电池的开创性工作)而不是基础科学,认为这给鼓励基础原创性工作的诺奖开了一个不好的头。我所在的几个科技界微信群中都看到类似的帖子,当然大部分科技界群友都对此不以为然。2019年诺贝尔化学奖颁给了约
贾鹤鹏科学评论学者
pic
科学人生活
脏、乱、堵,亚洲超级城市的出路在哪里?
在全世界77亿人口中,有将近60%的人居住在城市里,而城市人口数量,尤其是亚太地区的城市居民数量依然在迅速增加。。在亚太地区,住在城市中的人超过23亿。世界上最大的10座城市当中就有8座在亚洲。根据2018年11月2日的世界地图集统计,这8座城市按人口数量从多到少排序分别是:上海(2410万),北京(1850万),巴基斯坦卡拉奇(1800万),孟加拉国达卡(1450万),日本东京(1360万),菲
Crispin Maslog
pic
科学人生活
从《流浪地球》到《上海堡垒》,中国科幻电影元年真的来了吗?
在之前的专栏文章 中,我借用网友的评论“《流浪地球》开创了中国科幻电影的元年、《上海堡垒》又终结了这个元年”作为文章的引子。限于篇幅,那篇文章没有专门探讨所谓“中国科幻电影元年”的问题,本篇我将从一位科学传播工作者的角度,反思一下这个说法。两部电影中都有上海元素首先要声明,我不是影评家,我的科学传播研究的主题也谈不上专注于科学影视甚至科幻文学。因此这里主要是从科学文化的角度来反思下科幻电影这一主题
贾鹤鹏科学评论学者
pic
科学人科技,前沿
抬着90岁老人去领退休金,这样尴尬的事,我们不想再看到了|邬晓钧
每个人的声音都有自己独特的“元素”,蕴含着先天生理和后天环境的影响。那么,声音是否也可以像指纹一样被用作密码,让生活更便利?清华—得意音通声纹处理联合实验室副主任、清华大学计算机系高级工程师邬晓钧老师带来演讲《解开声音密码,让老年人不必奔波千里领退休金》。邬晓钧演讲视频:大家好,我是邬晓钧。养老保险是我国社会保障的重要组成部分。根据规定,到了法定退休年龄的老人,如果已经缴纳了足够年限的养老保险,退
我是科学家iScientist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