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46
需用时 05:29
137
568
别跟人说你没吃过虫子!

“喂!我不吃虫子!”如果我说,你吃过不少节肢动物门昆虫纲动物,谁都会这么抱怨。“难道你是说睡觉时候自投虎口的家伙?我睡觉都闭着嘴的。”不过,这里说的虫子嘛,可不仅是迷途入口,而是随着食物进入您的肚子,你甚至不知道它们的存在。


“杨梅好吃的部分都是虫子?”【实蝇和果蝇】


前几年,“橘蛆”让柑橘果农损失惨重,也有人说“杨梅好吃的部分都是虫子”,害得许多人不敢吃杨梅。好多人说,“它们是果蝇的幼虫!”它们到底是什么呢?

橘子里没教养的小白虫是实蝇的幼虫。实蝇属于双翅目的实蝇科,雌实蝇把卵安置在果实表面,孵化之后,蠕虫钻入果实之内大吃果肉。如果你吃果野山楂或野李子,会发现半数以上的野果里面都会住着几条白而软的实蝇。山野里的食客才不在意这些虫子,对摘果子的猴子和鸟儿来说,虫子反而提供了一点附加的肉食。但是,实蝇足够把怕虫子的女生吓得原地一蹦,扔下果子逃掉,而且果子中的实蝇宝宝如果太多,会把果子蛀得惨不忍睹。小到果农,大到检疫部门,都无时无刻不在提防实蝇的侵入。这也就是新鲜水果不允许带出国境的原因,没人欢迎异国害虫。

左:蛆虫是怎么进入橘子里的——实蝇在下崽子!右:“橘蛆”的真身,柑橘大实蝇。图:blueanimalbio.com & blog.bandao.cn

实蝇不会满足于和我们抢柑桔,它们也侵害杨梅、桃、李、枣子、芒果……以及大部分甜甜的水果。而在杨梅中出没的虫子除了实蝇,还有一种果蝇——杨梅黑尾果蝇,在杨梅果子上最常见到的“小白虫”就是它的幼虫。当然,爱吃杨梅的昆虫可多了去。如果一条相貌很重口、有亮棕色头壳的大号白虫子从你的杨梅中款款爬出,那你很可能见到了叶甲的幼虫。

不过,吃到杨梅上的幼虫不大可能会让人得病,甚至还能补充一些蛋白质。但若想不吃到虫,只有平时多小心了,在吃杨梅之前,最好多用盐水浸泡一会儿,等各种幼虫都爬出果子,漂在水上,这时候的果子就基本脱去动物蛋白了。(说起来依然很重口的样子……)

左为果蝇幼虫,右为叶甲幼虫。图:blog.10jqka.com.cn & club.pchome.net

如果50%以上的野果都被实蝇和果蝇染指,那么商店买的水果里为什么很少虫?当然是因为果农的果园保卫战。果农们在引诱器里放入果蝇和实蝇的信息素,公蝇嗅到它就会认为“MM在这里!!”,然后疯一样冲过来试图十八禁,结果全淹死在引诱器里。给橘子套上纸袋子也可以防止虫子们把卵产在桔皮上。另外,如果害虫大爆发,果农也会用敌百虫或敌敌畏对付它们,可是还常常有零星几条果蝇和实蝇的小崽子随着果肉进入我们的消化系统。是吃虫还是吃农药?嗯,这的确是个问题。

“3.5盎司的蘑菇中含有19只蛆是法律上允许的” 【蕈蚊】

在广为流传的帖子“11种让人意想不到的食物成分”中,据称FDA认为,一罐3.5盎司重的蘑菇内含有19只蛆虫是合法的。其实,只要你吃过野生的蘑菇,就一定顺便尝试过这种意料之外的高蛋白。

乐于烹饪野菌的主妇都知道野蘑菇收拾起来特麻烦,择好蘑菇之后,一盆儿冒尖的蘑菇缩水成了不足半盆。原因很简单——野蘑菇有虫。

牛肝菌里面有一些很好吃的种类,比如美味牛肝菌。图:wenyaotang.net

在山林里,吃蘑菇的家伙多得很。蘑菇表面的豁口是蛞蝓啃出来的,蘑菇肉里面也住着有黄色硬皮肤的长形大虫子:它们是蕈(xùn)甲的孩子。不过挑拣起来最麻烦的,要数那种头部有尖尖一点黑色,身体透明的细小白虫,它们是蕈蚊的孩子。

蕈蚊的孩子,头部尖尖一点黑,身体呈白色。图:gchydro.com

不管是蕈甲还是蕈蚊,都以蘑菇为食,而且作为补偿,它们帮助蘑菇把孢子传播到远处,对野生的蘑菇来说,提供一点点菌肉给这些昆虫无异于双赢行为。事实上,找到一只没被昆虫染指的野蕈,要比找到一个没有尿过床的婴儿更困难。就连蘑菇和灵芝的养殖户,都要费尽心思对付它们。因此,如果你迷恋野生菌子的美味,一定不能太在意昆虫崽子们的存在。烹饪过的幼虫对人体无害,当然如果你是纯粹的素食主义者,或者过敏体质,那就又是一种情况了——我只能说,要么别吃,要么就耐下性子好好择吧……

成年的蕈蚊在生活中相当常见。

除了炒蘑菇,蕈蚊在生活中也相当常见。如果你养花,花盆里经常飞出来的黑色小飞虫就是蕈蚊家的成员——尖眼蕈蚊。它们不会咬人,也不会把卵产在人眼睛里,只是靠吃花土里的真菌和藻类为生,偶尔也会啃食花草,不过它们对盆栽几乎没什么坏处——它们实在太小了。

“有没有人小时候因为害怕肉虫而不敢吃栗子?”【象甲】

小时候,我很怕糖炒栗子。

糖炒栗子当然不可怕,甚至好吃,可是剥开栗壳却就好像打开一个随机的宝箱。里面可能是一千金币,也可能是个炸弹:一只肥白软糯的虫呈C形蜷在栗肉一旁,已经炒熟了……

住在栗子里的栗实象甲幼虫。图:npsp.gov.cn

你肯定会发现这种C形虫与橘蛆和菜青虫的不同,这些被炒栗子了的倒霉孩子属于甲虫家族,和所有甲虫幼虫一样,身体白胖多褶子,头是棕红色的一大粒。再准确点说,它们是象甲的孩子。

成年的象甲有一只象鼻子一样的长嘴巴,很多象甲的孩子都住在坚果里,吃栗子、榛子和橡子。长嘴巴是它们的金刚钻,钻透硬硬的果壳子,一直钻到富有营养的果仁,然后才把产卵器伸进果子里,将卵安置于果壳内。

左:象甲产卵前在探测。右:栗实象甲与板栗的那些事儿。图:animalworld.com.ua & blog.bandao.cn

被产过卵的坚果从外表上几乎无从辨认,只是在硬壳中安然睡着一条虫。象甲的孩子过得相当惬意,吃睡拉屎就是生活的全部,无需觅食,也有壳子保护它们不受敌人伤害。等它们长大了,有了有力的大颚,秋天的冷风又吹起来了的时候,它们就在坚果壳上啃出一个圆圆的洞子,离开家门钻入土里过冬去了。被虫子蛀空的坚果会提前落在地上,所以如果你走在橡树林里,发现地上落着许多栗子,捡起它们细看,就能看到上面的小洞,这是象甲的弃屋。

如果不想在果仁边见到它们的小身体,只能从源头做起。果农们采收栗子之后,要用温水浸泡或者药物熏蒸栗子,杀死里面的小虫。另外,他们每年都要把落地的坚果清理干净,这样小虫子们来不及钻入地下过冬,只好冻死在冷风里。

“超市的袋装无花果附赠动物蛋白”【榕小蜂】

不少人喜爱甜软的新鲜无花果,或者在K歌的间隙点上一盘干无花果。不管你有多么坚信无花果属于素食,甜美的果子中依然有着动物蛋白的部分——榕小蜂干瘪的尸体藏在无花果之中,随之下肚。

在果实里的榕小蜂。图:guokr.com

榕小蜂是一种极小的蜂类,只有2-3毫米长。它们不吃花蜜,而是靠无花果的果肉生活。榕小蜂和无花果树相依为命:出生在无花果里,恋爱在无花果里,甚至把自己的尸体留在无花果里。无花果树给它们提供托儿所和主粮,而它们替无花果做媒:把雄性无花果花上的花粉,运送到雌性的无花果花上面,让无花果结出许多小果子(就是吃无花果时候咬到的脆脆的籽儿。)

这种说法听起来你情我愿,但其实苦情得很。无花果都会长出两种花,肉眼看起来都有如缩小版的青色无花果,但结构不同。第一种是正常的花,能产生花粉,结甜果子;另一种花则是专门为榕小蜂准备的经济适用房:瘿花。

榕树与榕小蜂。PS:无花果也是一种榕树。图:anandkbhatt.blogspot.com

如果榕小蜂有什么终极梦想,我想一定是钻进瘿花,把孩子安置在这个有房住,有饭吃的地方。但是,雌性榕小蜂没法判断出瘿花和寻常的无花果花,所以钻进一朵花的风险非常大。无花果只有一个入口,只能进不能出,走错一步就后悔莫及。最终,一些怀孕母亲进入了经济适用房,把后代安置于其中,但更多雌蜂迷失在了正常的无花果花里。它们在里面徒劳地乱爬,把花粉带得哪儿都是,花儿因而得以受孕,变成甜美的果实,但这些迷路的榕小蜂到底也没法脱出,在果子中间留下了它们的小尸体。

对了,如果你因为怕吃到榕小蜂而不敢吃灰色袋装的“无花果干”,那这种担心就多余啦,因为这种酸酸甜甜粘着糖霜的无花果条儿,压根就是青木瓜做的。

最后,你都吃过啥虫?





公众号ID:guokrpac
物种日历
每天一个物种,
带你重新发现你的城市。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关注

【本文来自果壳网物种日历,谢绝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sns@guokr.com

The End

发布于2015-09-09, 本文版权属于果壳网(guokr.com),禁止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果壳

我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