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0
需用时 02:45
58
210
为什么不愿意相信科学?

(文 / 乔纳·莱勒)不久前,盖洛普咨询公司公布了关于美国人对进化论态度的调查结果,这些数据应该足以让全美的中学科学教师抓狂:46% 的人相信 “上帝在过去 1 万年间的某个时刻创造了人类”,相信人类不受神力引导、是进化而来的只占 15%。最不可思议的是,这一调查结果在几十年间一直保持稳定:1982 年时,美国有 44% 的人相信神创论;而与 30 年前相比,相信生物进化论的人只上升了 4%。

这样的结果不禁引人思考: 为什么人们不愿意接受科学观点,哪怕有铁证如山呢?

《认知》杂志最近发表了西方学院(Occidental College)安德鲁·史图尔曼(Andrew Shtulman)领导的一项研究,该研究试图解释人类固执的原因。史图尔曼认为,人的大脑并不是一张白板,时刻准备着将最新的实验结果纳入自己的世界观;相反,每个人生来就对世界充满各种天真的直觉,其中很多是错的。例如,人们会自然而然地将热看成一种物质,觉得太阳绕着地球转,空气中空无一物,也会抗拒进化论的观点。

所以,科学不止是学习新理论的过程,更要求人们蜕去错误直觉的外皮。

史图尔曼设计了一个简单的测试来证明科学与直觉间的角力:他让 150 名上过数理课程的大学生阅读几百条命题,并尽可能快地判断正误。有些命题在直觉上和科学上都正确(如 “月亮绕着地球运行”),有些在科学上正确但却违反人们的直觉(如 “地球绕着太阳运行”)。不出所料,学生在判断违悖直觉的命题时花的时间更长。即使能做出正确判断,我们也需要一段时间的延迟来压制直觉。如此看来,人永远无法摆脱直觉,而只能学会忽视它。史图尔曼等人总结道,学习会让愚昧的直觉被科学理论压制,但不会被取代。而进化论不仅违反人们的直觉,也与宗教信仰相悖。

这篇新论文也建立在前人对学习过程的研究基础之上,因为要弄明白为什么有人不信科学,就必需先搞清楚为什么有人信。2003 年,马里兰大学的一位心理学家凯文·邓巴(Kevin Dunbar)给大学生们放了几段短片。第一段短片中,两个不同大小的球以相同的速度下落;第二段中大球落得比小球更快。这是对伽利略铁球实验(可能并不存在)的再现。

学生们观看短片时,邓巴要求他们选出对重力描述更准确的版本。如他所料,没有物理学背景的学生并不赞同伽利略的理论。邓巴还用核磁共振监测了受试者的大脑活动,发现这些学生在观看正确录像时,血液会涌入大脑中部一块名叫前扣带皮层的位置。前扣带皮层的活动通常与错误、矛盾有关,被神经科学家称为 “哇靠!” 回路(“Oh shit!” Circuit)的一部分。所以,见到实际上正确但看上去错误的录象时,这个区域就会被激活。

考虑到多数大学生的物理基础很薄弱,这样的结果还不算惊人。但邓巴也对物理系学生进行了同样的测试,物理专业的学生确实能选出伽利略的版本,不过他们的大脑中也有些趣事发生。观看正确的录像时,血液会涌入一块叫做背外侧前额叶皮层的区域,它位于前额后方,是青少年发育最晚的大脑区域之一,在压制无用想法中发挥着重要作用。比如说,你不想一直惦记着冰箱里的冰淇淋,或者需要集中精力完成沉闷的工作时,背外侧前额叶皮层可能就在辛勤地工作。

邓巴认为,物理系学生需要背外侧前额叶皮层来压制错误的直觉,维持科学信念。如果物理定律能与我们天生的观念保持一致就好了——或者进化论是错的也会让事情方便很多。可惜现实并非人们内心的映射,科学中充满了让直觉尴尬的真相,需要付出努力才能接纳它们。

而有些时候,额外的脑力劳动当然不怎么愉快。哥白尼的宇宙模型花了几百年的时间才成为主流,照目前的速度,进化论的处境也好不到哪里去吧。



编译原文:Why We Don't Believe in Science
刊发信息:《纽约客》网站 2012 年 6 月 7 日
作者简介:乔纳·雷尔(Jonah Lehrer),美国作家、记者,从事心理学、神经科学以及科学与人文学关系相关的写作,著有《我们如何决定》、《普鲁斯特是神经学家》等作品。雷尔是《连线》杂志的特约编辑,还向《纽约客》、《纽约时报杂志》、纽约公共广播电台的 “广播实验室”(Radiolab)节目等多家媒体供稿。
文章题图:jer-skepticscorner.blogspot.com
内文图片:motherjones.com

The End

发布于2012-07-03, 本文版权属于果壳网(guokr.com),禁止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果壳

我的评论

莱尼

翻译爱好者

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