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99
需用时 06:47
36
112
爱斯基摩语中关于雪的词语数目远超其他语言吗?

流言: 雪在爱斯基摩人 [1] 的生活中如此重要,因此他们能够把不同状态或不同阶段的雪精准地用不同的概念区分开来,所以在爱斯基摩语中有超过一百个表示雪的词语。

真相: 对现有语言材料充足的几种爱斯基摩-阿留申语系语言的基于词典检索的系统性研究表明,它们所拥有的和“雪”相关的词根数目并不出众,而真正表示“雪”这个概念本身的词根只有三个(kaniq、apun和aniu)。相比之下,英语可是一点也不逊色。

什么是“爱斯基摩语”?

所谓的“爱斯基摩语”其实是一个似是而非的概念,因为实际上并没有一种叫做爱斯基摩语的语言。生活在从西伯利亚到阿拉斯加,再到加拿大北部直至格陵兰岛这样一片广袤而严寒的土地上的民族使用着属于爱斯基摩-阿留申语系的10种现存的语言。因此,如果要列出一个词汇表,我们首先得在爱斯基摩-阿留申语系中选出某一个特定的语言来。

爱斯基摩-阿留申语系语言列表

爱斯基摩-阿留申语系语言列表

什么叫“词语”?

语言学上有一个概念叫做词素,词素是语言中语义的最小单位。一个词可以由一个或多个词素构成。比如说,“我”这个词只包含一个词素“我”;“果壳”这个词则包含“果”和“壳”两个词素(英语中有类似的例子,“I”包含一个词素,“nutshell”则包含两个)。

爱斯基摩-阿留申语系的语言都是非常典型的多式综合语。这类语言的每个词都是由多个词素构成,因而可以通过在词根上不断附加作为后缀的新词素,从而来构造出能够表达复杂含义的词语,这样的词语在其他的语言中往往需要用一个句子来表达。来看看这个因纽特语努纳武特方言的例子:

/gkimage/wg/ht/qi/wghtqi.png

这个冗长的单词包含了一个表示听的动词词干 tusaa- ,后面紧跟着五个后缀:

/gkimage/hy/96/ce/hy96ce.png

由于词干之后的这五个后缀是无法作为单独的语法成分表意义的,只能作为词缀用来构造词语,因此这个在其他语言中需要用一个句子来表达的意义,在因纽特语中仅仅是一个单词(虽然它很长)。换句话说,以这种屈折方式在理论上可以构造出长度无限、数量无限的单词。在这种情况下,要列出一个单词表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基于这种考虑,在列表的时候寻找爱斯基摩-阿留申语系的语言中有多少个关于雪的词语时,我们选择了另一个更加有用的概念:词位。词位表示的是词形上的一个基本单位,有点类似字典中一个独立的条目。举个例子,英语词speak通过屈折变化可以得到speaks、spoke、spoken三种不同形式,那么speak就是这一组单词的基本词形,这四个单词便是一个词位。

之前我们已经谈到,在爱斯基摩语支的诸语言中,通过附加词缀得到的屈折和派生形式极为丰富。每一个名词词根都能够变化出约280种形态,而每个动词的变化则超过1000种。实际上,被广为流传的各种关于爱斯基摩词汇列表中的单词很大一部分都是这种构词法的结果:不断地在表示“雪”的词根上附加新的词缀,加上词缀间结合时发生的音变,相关的词汇数量很快就猛增起来。比如说,qanik(雪花),qaniit(飘落着的雪),qanipalaat(雪花聚成的如羽毛般的雪团),qannirsuq(飘雪的天气)等等,其实都是同一个词“qanik”的变化形式。因此,面对这些林林总总的列表,我们首先要做的就是把数个词语共同的词位找出来,把那些繁杂的派生形式剔除掉。

如何确定词汇的“数目”?

表示“雪”的词语到底有多少个,除了取决于我们对“词语”这个概念的界定,也取决于我们计算词汇数目的标准。在1991年,德克萨斯大学的安东尼•伍德伯里教授曾经给出了一个中部阿拉斯加尤皮克语中包括15个与雪可能有关的词位的 列表,并让我们自己来判断哪些可以被算作是一个表示雪这个含义的词。不过,关于判断的标准,他同时提出了这样几个问题:

1.这些词的意思是真的和雪有关么?有些词本身和雪无关,只是常常让人联想到雪,你会把它算上么?

比如说因纽特语中的“igluksaq”常被翻译成“用来造雪屋的雪”,但是他实际的意思仅仅只是“建房子的材料”,可以用来表示木材、钢铁等各种建筑材料。

2.同一个词位的不同形式,你会分别计算么?

像因纽特语中的pisuktunga“我一个人在走”、pisuktuguk“我俩在走”、pisuktugut“我们在走”。

3.拼写不同,但意义相同的词,你会分开来计算么?

茴香豆的“茴”的四个写法,或者中部阿拉斯加尤皮克语中的piretepag/pirrelvag“下暴雪”。

4.如果同义词可以分别计算,那么既能作名词又能作动词的单词是否也应该分别计算呢?

有时两者的拼写完全一致,有时会通过音变或者特殊标记来区别,但是除了词性不同,它们的意义完全一样。比如说英语中有récord/recórd(斜标为重音符号),或者是因纽特语中的kaneq/kaner“霜冻/使冻结”。

5.仅在某些地区使用的方言词,或者仅由某一部分人使用的词是否也应该被计算在内呢?

比如说“地面上的雪”一词在格陵兰岛语西部方言和加拿大因纽特语中分别是aput/aniu;又如,piqaluyak“河中像冰一样的雪”这个词似乎只有年长的猎人才会使用。

看了上面这几个问题,我想你一定可以理解一点:依据不同的标准,得出的单词数完全可能有天壤之别。所以不妨让我们按照最宽松的标准来找找,英语中有多少个和雪有关的词呢?

英语中和雪有关的词汇

英语中和雪有关的词汇

如果还要把half-melted snow(半融化的雪),snow on the tree(树上的雪),snow white(白雪公主)甚至my snow(我的雪)这样的词也包括进来的话,(就像很多所谓的“关于雪的爱斯基摩词汇列表”所做的那样),相信我,《令人惊讶的冷知识:英语中有超过一千个关于雪的单词!》这种文章很快就能被炮制出来,足以让一个真正的因纽特人大吃一惊。

关于菲尔•詹姆士的百词列表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那份流传甚广的署名为菲尔•詹姆士的 《爱斯基摩语中100个表示雪的单词》 看似像模像样,然而,只要你稍微仔细地读一读这个列表,你就会明白,这恐怕完全是一个胡诌出来的搞笑恶作剧。诸如像wa-ter(融化了的雪)、MacTla(雪汉堡包)、ever-tla(用雪酿造的烈酒)乃至于tla-na-na(混合着用老式便携收音机播放的摇滚音乐的声音的雪)这种词语都赫然在目,如果你依然觉得看起来像是真的,那只能说明你缺乏幽默感了。

那么,到底有多少个?

在爱斯基摩语中(准确地说,是在某种爱斯基摩-阿留申语系语言中)究竟有多少个和雪有关的词语呢?

根据《爱斯基摩语言比较词典:附阿留申语同源词》,劳伦斯•卡普兰(Lawrence Kaplan)在他2003年的一篇文章中指出,被称为“爱斯基摩”的诸民族对于雪这个概念的描述在思路上和英语基本上是一致的。就像英语中区别flake“空中的雪”和snow“地面上的雪”那样,这些语言基本也是这样区别的(例如刚才提到的在格陵兰岛语西部方言中货真价实的表示“雪”的两个词:qanik“空中的雪”和aput“地面上的雪”)。根据研究,原始爱斯基摩语(Proto-Eskimo)中有三个表示雪的词根:qaniɣ“空中的雪”、aniɣu“落下的雪”以及apun“地面的雪”,qaniɣ“空中的雪”基本上被现存的爱斯基摩诸语言所保留(qanik),而aniɣu“落下的雪”与apun“地面的雪”则分别保留在了不同的语言中(aniu/apun)。

深层次的思考

“爱斯基摩语中有几百个表示雪的词语”这个说法在初期之所以能在学术界传播,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人们对于语言相对性原理的认可(这个学说有时被不恰当地称为Sapir-Whorf hypothesis “萨丕尔-沃尔夫假说”)。这个理论由语言学家兼人类学家爱德华•萨丕尔(Edward Sapir)及他的学生本杰明•李•沃尔夫(Benjamin Lee Whorf)提出,他们的基本主张认为,不同语言里所包含的文化概念和对事物的分类方式会影响语言使用者对于现实世界的认知。由于人们普遍认为在爱斯基摩人的生活中,雪具有格外重要的意义,比如说,冰盖上积雪的细微差别,不同的雪所反映的天气变化的征兆等等,都将直接关系到他们的生活甚至生存。于是,他们在看到雪的时候感觉会和生活在其他地区的人有所不同,因而他们能够精准地用不同的概念来区分他们所观察到的区别。

然而,这个说法的错误就在于,就算爱斯基摩人能够精准地区别不同的雪,这些不同的雪对于爱斯基摩人来说仍然是同一个概念。在普通人眼里的“一幅画”,在艺术家看来会被分成“油画”、“版画”、“水彩画”等等不同的类型,但这并不妨碍这个艺术家对“一幅画”这个概念的理解。同样的,在汉语中,表示和“马”相关的概念的汉字很多,诸如骥“老马”、驹“小马”、骍“赤色的马”、騧“黑嘴的黄色马”乃至于骝“黑鬃黑尾的红色马”等等这些极为专门化的意义,但对于任何一个汉语的使用者来说,它们仍然是马,而不是相互间不同的概念。

结论:流言破解。 通过对现有语言材料充足的几种爱斯基摩-阿留申语系语言(尤皮克语和因纽特语等)的系统研究表明,它们所具有的和“雪”相关的词根数目并不出众:尤皮克语有12个和雪或者一般的天气现象相关的词根,而真正表示“雪”这个概念本身的词根只有三个。相比之下,英语一点也不逊色。

更多内容: 在1991年,语言学家乔弗雷•蒲朗(Geoffrey K. Pullum)在劳拉教授的基础上写出了著名的《爱斯基摩词汇大骗局》,引起很大反响。此文的翻译版本,请见我的日志:【译】乔弗雷·蒲朗:爱斯基摩词汇大骗局

乔弗雷•蒲朗在《爱斯基摩词汇大骗局》的结尾写道:“这一章并不是在讨论爱斯基摩词汇学。。实际上是在讨论心智上的懒惰。数以百计的人为这个关于爱斯基摩人词汇的谣言推波助澜,却没有一个人试着去证实那个列表中词语的实际数目,或者究竟哪些词可以列入表中。令人悲哀的并不是这个极端错误的“事实”被广为相信这一点,而是在我们今天生活的这个内心充斥着懒惰而蔑视知识的世界上,已经极少有人用心思考那追求真相的意义了。”蒲朗的说法也许有些悲观,但对我们每一个人来说,坚持对真相的渴望,无疑是具有深远的意义的。
[1] 有一种说法认为“爱斯基摩”(Eskimo)这个词本来是北美印第安人对这个北方民族的蔑称,源自原始阿尔冈昆语(Proto-Algonquian)的ask(生的)+imo(吃),意思是吃生肉的家伙。而爱斯基摩人则自称为Inuiktitut(人)或者Yup'ik(真正的人)。由于“爱斯基摩人”这个词可能含有贬义,人们在正式场合通常都使用Inuit(因纽特人)这个称呼。本文为了和爱斯基摩语呼应,采用了爱斯基摩人这个词,并无贬义。

参考资料:

Pulum, Geoffrey K., 1991. The Great Eskimo Vocabulary Hoax, Chapter 19 of The Great Eskimo Vocabulary Hoax and Other Irreverent Essays on the Study of Language.

Martin, Laura. 1986. "Eskimo Words for Snow": A Case Study in the Genesis and Decay of an Anthropological Example.

Lewis, M. Paul (ed.), 2009. Ethnologue: Languages of the World, Sixteenth edition. Dallas, Tex.: SIL International.

Woodbury, C. Anthony, 1991. Counting Eskimo words for snow: A citizen's guide

Kaplan, Lawrence. 2003. Inuit Snow Terms: How Many and What Does It Mean? In: Building Capacity in Arctic Societies: Dynamics and shifting perspectives. Proceedings from the 2nd IPSSAS Seminar. Iqaluit, Nunavut, Canada: May 26-June 6, 2003, ed. by François Trudel. Montreal: CIÉRA -- Faculté des sciences sociales Université Laval.

王志欣译,《科学与语言学》,《论语言、思维和现实:沃尔夫文集》第十六章,姚小平主编,湖南教育出版社,2010

More Eskimo words for snow:http://www.putlearningfirst.com/language/research/eskimo2.html

Inuit word for snow:http://www.mendosa.com/snow.html

 

来关注果壳网微信吧,随时随地了解科学信息,粉碎谣言:

/gkimage/mf/ns/24/mfns24.png
The End

发布于2012-11-27, 本文版权属于果壳网(guokr.com),禁止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果壳

我的评论

Cosmodox

语言控

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