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33
需用时 07:15
40
为什么优生学不会成功?
图为美国科幻漫画人物形象——美国队长(Captain America),他的诞生源于一种类似人类改造增强的技术:二战时期,一个叫斯蒂夫·罗杰斯(Steve Rogers)的热血青年,一心想参军报国,但却因身体羸弱遭到淘汰;后来,罗杰斯被选中参加了一个秘密试验,在注射了超级士兵的血清后,拥有了超强机体。在现实中,也有这样一种努力,以增加优质人口、提高遗传品质为目的,推动优生运动,这就是积极优生学(与此相对的是消极优生学,它的目的是防止或减少有遗传性和先天性疾病的个体的出生,即劣质的消除)。著名遗传学家缪勒(H.J.Muller,1890-1967)曾建议让一些杰出男性多次提供精子,然后对妇女人工授精,以产生更为杰出的后代。目前,人工授精及试管婴儿技术的发展、精子库的建立,在有限范围内使缪勒的预言得到了实践。但是,类似的方法是否真能提高人口遗传素质,重复利用同样的基因在社会与在遗传学上的后果究竟如何,均存在很大争论,这其中还涉及复杂的伦理学问题。

图为美国科幻漫画人物形象——美国队长(Captain America),他的诞生源于一种类似人类改造增强的技术:二战时期,一个叫斯蒂夫·罗杰斯(Steve Rogers)的热血青年,一心想参军报国,但却因身体羸弱遭到淘汰;后来,罗杰斯被选中参加了一个秘密试验,在注射了超级士兵的血清后,拥有了超强机体。在现实中,也有这样一种努力,以增加优质人口、提高遗传品质为目的,推动优生运动,这就是积极优生学(与此相对的是消极优生学,它的目的是防止或减少有遗传性和先天性疾病的个体的出生,即劣质的消除)。著名遗传学家缪勒(H.J.Muller,1890-1967)曾建议让一些杰出男性多次提供精子,然后对妇女人工授精,以产生更为杰出的后代。目前,人工授精及试管婴儿技术的发展、精子库的建立,在有限范围内使缪勒的预言得到了实践。但是,类似的方法是否真能提高人口遗传素质,重复利用同样的基因在社会与在遗传学上的后果究竟如何,均存在很大争论,这其中还涉及复杂的伦理学问题。

 

(文/Esther Inglis-Arkell)虽然我说过任何有关积极优生学的实践都是站不住脚的,但我并不认为这是什么大胆妄言。从实际情况来看,积极优生学差不多已经破产了,就像它在道德层面的状态一样。我们不能积极挑选 “更优秀的人”,而且如果想要根除基因上的问题,人类可能将会面临非常可怕的结果。

“应该”是个相当模糊的字眼。如果说“不应该”做什么事情,可以表示做这件事是不道德的,也可以意味着做这件事无法得到预期的结果。就优生学来说,我们常常纠结于第一种“不应该”的情况,而从未考虑过第二种。过去的优生学计划已经导致了种族大屠杀和大规模绝育现象的出现,还有众多平民承受无谓的苦难。人们有无数理由停止在道德上有关优生学的讨论。但太多时候这会让实际情况中的弊端无法得到核实。除了有可能被搞砸这一理由外,还有更加具体的原因来解释,积极优生学为什么就是不可能成功。

 

积极优生学对不同动物有不同效果

支持积极优生学实践最主要的一个例证,就是人们家养的宠物。对物种进行选择育种的效果是不容置疑的。仅几千年的时间内,人类已经掌握了在狗的人工繁殖过程中增加或去除其任意数量的性状的方法。某些犬种会更聪明,更强壮,跑得更快,或者体型更大。这是“积极优生学能够产生预期结果”这一理念的例证。

“积极优生学” 在狗的身上获得了巨大的 “成功”,没有任何一种动物像狗这样拥有如此明显的基因变体,也没有任何一种动物的基因被巧妙控制得如此投人所好,引领潮流。图为 2011 年西敏寺狗展(2011 Westminster Dog Show)上的部分参赛犬。(Robert Clark/摄影)

“积极优生学” 在狗的身上获得了巨大的 “成功”,没有任何一种动物像狗这样拥有如此明显的基因变体,也没有任何一种动物的基因被巧妙控制得如此投人所好,引领潮流。图为 2011 年西敏寺狗展(2011 Westminster Dog Show)上的部分参赛犬。(Robert Clark/摄影)

但人的情况和狗不一样。事实上,从基因可塑性角度来看,几乎没有动物能与狗相提并论。有关狗的一切让它们变得从实践层面更适合进行选择育种。狗的 DNA 中含有一些特殊序列——SINEC_Cf。这些 DNA 序列特别容易游荡,常常整段从 DNA 链的一处整合到另一处。在狗的体内,SINEC_Cf 常常嵌入到在基因表达过程中起调节作用的片段中,极大地改变了基因的表达,更重要的是,这种调节是安全的。狗差不多有 1.1 万段这样的序列,可以追溯到它们的祖先——狼的身上。人类拥有少于 1000 段这样的序列。研究显示,狗的 DNA 比起人的 DNA 更常出现奇怪的重复片段。这些片段容易发生良性突变。同样,与其他动物不同的是,狗容易向着拥有更高物种多样性的方向发展。小狗的骨骼形态通常与它们长大后的样子不大一样,而其他动物的幼体与成体更像是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从一个基础模式开始向着多种方向发展,使得狗的形态拥有巨大的可塑性,这是包括人类在内的其他动物所不能比拟的。

积极优生学在其他方面不能做到什么,但它会产生一种影响。对一个家族的基因进行逐代的过度控制,可以改变一个物种。但是,这在不同物种可以产生不同的效果。积极优生学对人的影响与对其他物种差不多,这种假设是错误的。积极优生学对人和那些基因柔韧的物种有同样的影响,这种假设可能是致命的。

 

积极优生学会挥霍掉人类有限的生物多样性

就算是如我们所见,积极优生学在狗身上取得了成功,但这也伴随着一定的代价。虽然不同品种的狗可能拥有人们想要的某种性状,但比起其野生同类来说,它们更不适于存活。是什么使选择育种出现了这种情况呢?除了狗自身的各种疾病、虚弱以及健康问题外,还因为它们失去了生物多样性。据估计,狼被驯化成狗这一过程会损失狼5%的多样性。当驯养的狗在过度育种(比如成为金毛寻回犬)后,又会丧失 35% 的多样性。

人类没有多少生物多样性可以损失。随便在地球上找 2 个人,从基因角度来看,他们可能都比同一部落中的两头黑猩猩更接近对方。一般认为,人类过去曾经濒临灭绝,而仅剩的几个存活者在基因上变得极为接近。再丧失35%的多样性对于人类来说并非一个美好的前景。再回过头来看狗,科学家通常认为它们的基因突变并非由于新基因的产生,而是已有基因表达的结果。这便解释了为什么基因突变后,狗之间还可以顺利的杂交。所有基因学方面的差异使得狗可以通过改变形态来适应不同的环境条件。

人类积极优生学的目标不是创造许多不同品种的人,而是创造一个理想的品种。将人类的生物多样性限制在一个或几个理想品种中,不仅仅会改变人种现状,还会遏制人类未来改变的能力。被广泛认可的观点是,如果限制一个物种的基因库大小,会使其在理想生存环境下的任何改变面前都变得极其脆弱。如果世界改变了——这差不多肯定会发生——人类很可能被逼到灭绝边缘。

 

改变基因不是提高质量的方法

从人类的这种脆弱性,以及从人们花在人类积极优生学上的精力和心思中,我们能得到什么呢?我们想让未来人类拥有的理想性状又是什么?普遍而言,我们想为人类培养的是智力。人脑想要自我欣赏、自我保护。毕竟是智力使得人类与其他动物区分开来! 但从基因角度来讲,并没有方法能干净漂亮的做到这一点。加利福利亚[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生物学家加里·卡蓬(Gary Karpen)近期在与Io9的访谈中直言不讳地说:“即使掌握了一个小孩的全部遗传信息,也没有办法对其智力进行预测。”有太多性状是相互关联的,也有太多种基因表达的方式。领导人类基因组计划的弗朗西斯·柯林斯(Francis Collins)在他的书中也说过同样的话:无论进行多少基因修补,都不能让人得到指定智商的定制婴儿。

那么其他性状又如何?力量?生育能力?恢复能力? 问题是根本没有所谓的聪明基因、生育基因,抑或强壮基因。将两个天才的基因混合,即使假设两人 DNA 中聪明的成分被遗传了,一群其他性状也会顺带着一起遗传。从事动物育种工作的人发现了同样问题。如果在马当中培育出敏捷的性状,或在鸡当中培育出健康和高产的性状,通常很多其他特征也会随之而来。比如说,赛马虽然速度快耐力好,但其性格暴烈也是臭名昭著的。

另外一项有关家禽饲养的研究表明,即使母鸡的生育能力和健康水平有一定的提高,都会伴随出现攻击性增加、歇斯底里行为、幼体反常的印随行为,以及成体古怪的性行为(看看在人当中混进这些会有什么好事儿吧)。积极优生学并非一把精确的手术刀,它只是根大棒,要打就打到一片。即使在某方面获得了惊人的特征,随之而来的可能是所有其他特征都变得不那么令人满意。

 

无法确定哪些基因不是必须的

积极优生学最有益的用途,无疑是被用来去除人群中更可怕的遗传病,没错吧? 实际上也没有人会赞成让小孩经受痛苦,对吧? 从积极优生学这一概念提出开始,这便是它在社会上最能够被人接受的一面。有些人称这一用途如今已经付诸实践,因为父母经常向遗传学家咨询,看胎儿是否携带无法治愈的遗传病。

与此同时,通过一个人的基因所能检测出的疾病少之又少,科学在实际生活中的作用,主要是运用基因疗法去除一个人身上已经出现疾病,而非去除一整个基因群。而就算是能够去除造成遗传病的基因,也可能产生一定的问题。一些遗传病,如台-萨氏病(Tay Sachs) [注] ,以及镰状细胞性贫血症等,都曾被认为是生物学中的谜。为什么人们会将致死的疾病遗传给下一代?最近研究发现,镰状细胞性贫血症的等位基因能帮助机体抵御疟疾——可以说是传播最广的人类杀手,而台-萨氏病的等位基因可以帮助机体抵御另一著名杀手——结核病。同样,完全剔除这些基因很可能使人类丧失对这两种传播甚广的非遗传性疾病的天然抵御能力。

积极优生学经常被一些人从道德领域驱逐,这些人认为科学不应该管自然的闲事,因为科学是错误的或者残忍的。就实际情况而言,这并非唯一需要讨论“应不应该”的地方。为了完整阐述这一争论,需要将 “应该” 一词应用到实际情况中。不应该对人类某些特定基因进行挑选或淘汰,因为这是想要培养出强壮、健康和聪明人类的错误做法。与此相对的,应该最大限度保持基因的多样性。遗传学上的差异应该被当作了解不同人类个体潜藏力量的机会。我们应该了解增强基因多样性以造福社会的多种方法。

 
[注] 一种与神经鞘脂代谢相关的常染色体隐性遗传病,在婴儿出生后 6 个月内可能出现严重的智能及精神运动发育紊乱等症状,最终发展为去大脑强直,并在 3 岁左右死亡。
 
 
编译自: Why Eugenics Will Always Fail
刊发信息: io9 网站,2012年7月22日
文章题图: thefirstavengercaptainamerica.blogspot.com
内文图片: Robert Clark,via nationalgeographic.com
 
The End

发布于2012-08-07, 本文版权属于果壳网(guokr.com),禁止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果壳

举报这篇文章

Aprilfool

果壳作者

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