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6
需用时 02:23
34
79
金鹅奖:不要杀死科学这只会下金蛋的鹅
大家还记得童话中的那只会下金蛋的鹅吗?

大家还记得童话中的那只会下金蛋的鹅吗?

让一只小鼠在夜里发出绿色的荧光有什么用呢? 发现珊瑚里面有很多小孔又有什么用呢?这些无用的发现和发明,难道不只是浪费了纳税人的钱来满足一小部分非正常人类的好奇心吗?

如果查理斯·唐尼斯(Charles Townes)考虑过这个问题的话,他可能早就抛下手头的研究、改弦更张了。他所研究的是如何产生一束受控的、集中的微波,虽然依靠它 “可能的军事用途” 骗到了美国海军提供的经费,但有人真的相信过它能投入实战吗? 至少他的同事们毫不掩饰地对他说,这是在浪费学校的资源。而今,60 年过去了,这个叫做 “激微波” 的玩意儿也的确没有在战争中出现过一次……

……但是且慢,我猜几乎每一座军事机构的大楼里都会有至少一台激微波产生器。事实上,你周围 500 米之内很可能就有这么一台玩意儿。它的名字叫做微波炉。

而在激微波成功实现的基础上,按照同样的思路(虽然物理过程不同),把微波换成可见光,做出的东西意义更加重大——这东西叫激光。军方一定不会后悔花了这笔钱的。

有鉴于此,查理斯·唐尼斯以 “激微波的发明人” 身份,成为首届 “金鹅奖” 的获奖人之一。其他两组获奖者的身份你可能已经猜到了。

一组是下村脩、马丁·查尔菲和钱永健,他们在一种水母里找到了一种 能发出绿色荧光的蛋白 ,这种蛋白虽然没有凭借深夜绿荧光仓鼠打入重口味宠物市场,却成为了现代生物学和医学里最重要的研究手段之一,帮助人们解析了无数细胞生化过程、并促成了无数新药的诞生。2008 年诺贝尔化学奖颁给了这项成就,这大概是水母第一次游上人类最高科学奖的领奖台(大误)。

另一组则是琼·韦伯等 4 位研究者,他们的故事更曲折。地质系的琼·韦伯想研究珊瑚的结构;他请材料系的尤金·怀特用扫描电镜拍摄珊瑚内部构造,尤金身为潜水爱好者立刻爱上了这种材料,于是自己做了好几个珊瑚构造模型当装饰品。几年后,尤金的外甥、医学生罗迪尼·怀特前来拜访,发现这些模型的结构和他们正在研究的人工骨骼移植材料的思路很像——事实上比所有现有的材料都要好。最后由黛拉·罗伊保留了珊瑚的多孔结构,但把碳酸钙换成了羟磷灰石,于是一大类全新的人工植骨材料诞生了。

这些研究有一项共同的特点:开始时都看不到一点应用前景,被嘲笑为浪费资源,最后却影响巨大。当年,美国议员威廉·普罗克斯迈尔(William Proxmire)曾经设立了一个讽刺那些浪费纳税人钱的研究的 “金羊毛奖”——羊毛出在羊身上,颁给诸如 “螺旋蝇的性生活” 、“为什么罪犯想要逃狱”、“地外生命搜寻计划” 这样的研究。而今,作为迟来的回击,包括美国科学促进会(AAAS)在内的几家组织于今年联合设立了一个 “金鹅奖”(Golden Goose Awards) ,正儿八经地奖励这些成就,希望能促使政府和公众 “不要杀死这些会下金蛋的鹅”。

这一奖项每年会公布 3 到 4 次获奖者,但每年在华盛顿统一举办一次颁奖典礼。候选者必须在过去 60 年里得到过一次来自联邦的科研项目经费,而这个项目最后必须带来了重大的成果。评审委员会成员包括《科学》杂志的主编布鲁斯·阿尔伯特,和诺贝尔物理奖得主伯顿·里希特等人。众多国会成员也对这一奖项表示了支持。本年度颁奖典礼于 2012 年 9 月 13 日在国会山举行。

顺便一说,螺旋蝇其实是一种致命的家畜寄生虫,这项研究最后导向了一种防治螺旋蝇的有效手段,每年为美国畜牧业节约数百万美元。

 
 
文章图片: news.sciencemag.org
The End

发布于2012-09-14, 本文版权属于果壳网(guokr.com),禁止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果壳

我的评论

Ent

古生物学博士生,科学松鼠会成员

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