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壳有意思
  • 注册
  • 下载客户端
  • 手机扫码下载
    全新果壳APP
1755
需用时 03:30
DEHP的毒性是三聚氰胺的20倍吗?

关于DEHP的危害,有一些说法广为流传:“DEHP的毒性是三聚氰胺的20倍”,此外还有“可致癌”、“类雌激素作用”,这些都是真的吗?

毒性:比三聚氰胺小

单就毒性强弱来说,是有办法量化的,毒理学界对每一种毒物的毒性大小有严格的计算标准和详实的数据,通常用LD50来表示。所谓LD50(lethal dose 50),即半致死量,是指受试动物摄入毒物后,会导致一半动物死亡所需的单位体重的量。不难理解,毒性越大,能毒死动物和人所需的量就越少,所以LD50数值越小,就表明毒性越强。

下面就让我们来看看实验数据: DEHP对大鼠的LD50是30克/每公斤体重[1],三聚氰胺的LD50是3.16克/每公斤体重[2];作为对比,有剧毒的氰化物的LD50是0.12毫克/每公斤体重[1]。

假设我们有10只大鼠,每只大鼠为1公斤重,现在我们来试验这三种物质的毒性,那么要毒死其中5只大鼠(另外5只可能也半死不活),需给每只大鼠吃30克的DEHP;而三聚氰胺只要喂3.16克,差不多是DEHP的1/10,就可以毒死一半的大鼠;至于有剧毒的氰化物,只需给大鼠吃0.12毫克,也就是DEHP的1/250000的量,就可以让一半大鼠挂掉。

从这样的比较我们就不难看出,三种毒物中,DEHP的毒性是最小的。根据LD50计算,DEHP的的毒性约是三聚氰胺的1/10,而根本不是传言中的“20倍”。

致癌性:有可能

在前一篇文章里也说到过,DEHP在动物试验上证明有致癌性,但只是在很高剂量的情况下发生。目前关于DEHP对人的癌症发生并无来自流行病学的直接证据,因此WHO只是把DEHP列为潜在的致癌物。

但是从健康安全的角度出发,各国均把DEHP这类有潜在危害的物质的安全摄入量标准制定得很低。例如,英国规定每千克体重每天摄入DEHP不超过0.05毫克,而美国的规定是0.04毫克。

根据目前公布的数据,台湾饮料中的DEHP含量确实远远超过安全值。但是否一旦超过安全值就一定会产生严重健康损害,并无直接证据。DEHP在人体内的半衰期是12小时,完全从体内代谢排出大概需7天[1]。因此即使喝过DEHP饮料,只要停下不再喝,一段时间后DEHP便会从体内清除。

类激素作用:确实有

让很多人担心的并不是DEHP的毒性问题,而是,DEHP是一种类激素物质,会对人体的生殖系统带来危害,促使女性性早熟,可能造成儿童性别错乱,尤其损害男性生殖能力。根据毒理学的动物试验和流行病学的调查,确实发现DEHP具有类似雌激素的作用,并且阻碍雄性大鼠精子发生,与男性精子质量降低相关[3]。

2008年美国《消费品安全改进法案》规定,在儿童玩具和用品中禁用DEHP,因为幼龄的孩子对DEHP等类激素化学品更敏感,更易受到伤害[4]。已经喝了很多含DEHP饮料的人中,最需要担心的应该是孕妇,因为她们未出生的宝宝是这场食品安全事件中最脆弱的受害者。

其实在我们的环境中,类似DEHP的类激素物质很多。比如我们用的驱蚊花露水和蚊香,含有一种叫做拟除虫菊酯的物质,可以驱蚊杀虫,但是也具有类雌激素作用。又比如我们吃的海鲜,很多都富集农药滴滴涕(DDT,在20世纪上半叶用来防止农业病虫害,减轻疟疾伤寒等蚊蝇传播的疾病),也是一种环境类激素。

也是上篇文章中提到的,焚烧垃圾产生的臭名昭著的二噁英,不仅致癌,更会导致男性精子活力下降。还有废电池中的多氯联苯,是一种很难降解的污染物,有雌激素作用,引起内分泌激素代谢紊乱。

生活中的类激素物质,无处不在

事实上,我们喝的水中、呼吸的空气中、吃的食物中、涂抹的个人用品中,有着各种各样的类激素物质,像滴滴涕、二噁英,已经明确对人体有严重危害,而DEHP、拟除虫菊酯,其实属于低毒、有潜在危害的物质。

这些化学品都是随着人类社会的文明进步而出现,为人类工业社会的发展做出过巨大贡献。比如农药滴滴涕,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大大提高了农作物产量。又比如多氯联苯,作为电器的绝缘油广泛应用,曾被誉为“梦幻的工业用品”。它们为我们的生活带来了巨大便利,但同时也带来污染和健康危害。

尽管滴滴涕和多氯联苯早已经被禁用,但由于它们难以降解,至今仍在世界各地都有它们的踪迹。甚至在人体内都还有残留,可以说,70年代后出生的人,几乎都是被含有滴滴涕的乳汁哺乳长大的——在世界各国的调查中都曾发现人的母乳中含有滴滴涕。

所以说,如果我们恐慌DEHP的类激素作用,那么我们需要恐慌的东西真的太多了。因为类似DEHP的类激素物质无处不在,我们无处可逃。

总的来说,这些化学品虽然有类激素作用,但是其作用相比真正的激素,效应很弱,如果在安全值范围之内,对健康无显著危害。所以我们无需过度恐慌;但同时,也应该防范于未然,督促有关职能部门加强监管。虽然现在已经很难去苛求一个纯净的环境,但也绝不能允许它变得更糟糕。

参考文献:

[1]《国家污染物环境健康风险名录》,环境保护部主编,中国环境科学出版社

[2] 三聚氰胺MSDS报告(化学品安全技术说明书)

[3] Duty, S. M., N. P. Singh, et al., (2003).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environmental exposures to phthalates and DNA damage in human sperm using the neutral comet assay. Environ Health Perspect 111(9): 1164-9.

[4] Swan S., Main, K.M. et al (2005). Decrease in Anogenital Distance Among Male Infants with Prenatal Phthalate Exposure. Environmental Health Perspectives 113: 1056-1061.

了解更多:

环境激素(Environmental Endocrine):是指外因性干扰生物体内分泌的化学物质。这些物质可模拟体内的天然荷尔蒙,与荷尔蒙的受体结合,影响本来身体内荷尔蒙的量,以及使身体产生对体内荷尔蒙的过度作用;或直接刺激,或抑制内分泌系统,使内分泌系统失调,进而阻碍生殖、发育等机能,甚至有引发恶性肿瘤与生物绝种的危害。

母乳中检测出农药:DDT难分解 从食物链进入人体

The End

发布于2011-06-09, 本文版权属于果壳网(guokr.com),禁止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果壳

我的评论

DNA

博士

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