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科幻

科幻概念解读:赛博格与女性主义

暗号 发表于  2013-03-08 12:40

《攻壳机动队》,赛博格题材的经典。

什么是赛博格:界墙坍塌之后

上世纪60年代,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的两位科学家曼弗雷德•克林斯和内森•克兰曾经提出一种大胆的设想:通过机械、药物等技术手段对人体进行拓展,可以增强宇航员的身体性能,形成一个“自我调节的人机系统”,以适应外太空严酷的生存环境。为了阐明这一观点,他们取了“控制论”(cybernetics)与“有机体”(organism)两词的词首造出“赛博格”(Cyborg)一词。

“赛博格”高度概括来说,就是人和人造物组成的结合紧密的统一功能体。在今天,赛博格可以描述为用医学、生物学、仿生学等技术对有机体进行控制,并与其不分彼此,构成和谐稳定的系统。它在科幻作品中常常表现为各种近似人类的生化人或者机械人,比如《机械战警》中的机械义肢。广义地看,不一定要拥有人的模样,比如《黑客帝国》中的人机互联也可以算作此类。

在以往的哲学中,人是与动物、机械这些“非人”之物泾渭分明的,这是人之为人的首要纲领。进化论刚刚面世时民众对它的抵制,工业革命后兴起的抛弃机器、返回自然的思潮,都是想维持这一纲领。

图片替换文字
美国《科学新闻》盘点的2012年25大科学故事中,一名大脑植入芯片的瘫痪妇女用意念控制机器手臂喝咖啡。

如今,赛博格在打破这些界限。可被意念控制的义肢正在模糊人与机器的界限,愈加聪明的人工智能正在模糊程序与人类心智的界限,流行的工业设计在模糊自然与人工的概念,转基因技术则在模糊物种之间的界限……赛博格,就是对界限的模糊。

对此,美国后现代女性主义学者唐娜•哈拉维(Donna Haraway)指出:“我的赛博格神话是跨越界限的”。

 

哈拉维的“赛博格女性主义”:终结女性的焦虑

图片替换文字
唐娜·哈拉维。

唐娜•哈拉维最著名的作品,是1985年发表的《赛博格宣言:20世纪晚期的科学、技术和社会主义的女性主义》。

哈拉维将希望寄托于新的社会秩序。在她的理论中,赛博格神话不仅是构建一个多元、界限模糊、元素冲突的社会,而且是一个关于女性的贴切隐喻。这事我们可以从《弗兰肯斯坦》说起。

玛丽•雪莱的小说《弗兰肯斯坦》被认为是科幻小说的开宗立派之作。文中主角是一名被科学家用人的残肢拼成的“人造人”怪物。尽管手法不够高科技,但我们仍然可以把它归于赛博格的范畴。

在这位女作家的笔下,这名男性怪物形象其实表现出非常浓厚的女性色彩,它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也不知道自己的价值为何,并因此深受伤害——这实际上隐喻着男权社会中女性被边缘化的处境。

而哈拉维则认为,理想中的赛博格不会像它一样,期望着它的父亲通过复乐园将它救赎(在男权社会中,这种救赎基本上就表现为嫁个好老公)。在她的构想中,赛博格是主动终结了女性的恐惧、焦虑与孤独的,因为在赛博格社会中,男女两性的区分是没有意义的,男女之间的界限也将模糊。她们不必作为男性的附庸,其存在意义也不在于生育孩子——比如《黑客帝国》式的虚拟世界中,完全可以直接通过数据交换来实现生殖后代。

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生孩子,而永久保留自己的生命,即实现永生,这都是有可能发生的。所以哈拉维说:“我宁愿成为一个赛博格,而不是成为一个女神。”

 

科幻中的赛博格女性主义:多方向模糊界限

《弗兰肯斯坦》作为先驱,自会对后人造成深远影响。而在如今的科幻作品中,赛博格多少会体现出一些女性主义的色彩。既然赛博格模糊了人与非人的界限,肉体的意义不复存在,那么女性性征的存在意义也同样要被削减。

图片替换文字
“攻壳机动队”系列中的草薙素子和“黑客帝国”系列中的崔尼蒂,都体现了打破性别界限的风格。

日本经典动画“攻壳机动队”系列中,女主角草薙素子肌肉强健,外貌硬朗,是一名义体化的警察。其实仔细看可以发现,她的面容和发型很像是借鉴了男性日本武士。回忆一下,动画片《一休》里的新佑卫门,电影《大菩萨岭》里的武士机龙之助,都是英挺的鼻子、圆瞪的金刚怒目、浓密的鬓发,与素子姐姐的面孔极其相似。

《黑客帝国》中的崔尼蒂也是这样,造型偏向中性。当然作为通俗作品,这类动漫、电影不会表现出绝对的女性主义,但哈拉维界限模糊的观点仍然深深影响了创作者的观念。在《攻壳机动队2:无罪》中,创作者甚至让哈拉维以一名工程师的形象出场来阐述片中的观点。

 

科幻?不,现实

最后,如果你觉得这种巨大的社会变革还是很遥远的事,那就错了。《黑客帝国》时期的沃卓斯基兄弟,现在已经成了沃卓斯基姐弟——哥哥拉里•沃卓斯基已经实施了变性手术,用现代医学科技将自己变成女性的拉娜•沃卓斯基。再联系哈拉维和“攻壳”对《黑客帝国》的影响,这不禁让人意识到,这不仅仅是一种个人的选择。

图片替换文字
由沃卓斯基兄弟改变而成的沃卓斯基姐弟。

 

显示所有评论

全部评论(65)
  • 1楼
    2013-03-08 13:03 C.W.

    [0] 评论
  • 2楼
    2013-03-08 13:07 壳壳er

    攻壳机动队和黑客帝国都是我得最爱
    来自山寨果壳.wp

    [0] 评论
  • 3楼
    2013-03-08 13:10 lucky吉祥

    。。。

    [0] 评论
  • 4楼
    2013-03-08 13:13 Aprill

    周二才听了唐娜哈拉维的讲座!完全听不懂!为什么文章不早发T_T

    [0] 评论
  • 5楼
    2013-03-08 13:15 黑暗森林死神永生

    苹果核战记

    [0] 评论
  • 6楼
    2013-03-08 13:15 Ghoso

    性别最讨厌了.不想做男性想做cyborg.

    [0] 评论
  • 7楼
    2013-03-08 13:20 黑暗森林死神永生

    原来攻壳和苹果是同一个作者,以前还以为是有一部模仿了

    [0] 评论
  • 8楼
    2013-03-08 13:28 北京一青年
    引用文章内容:你也可以选择不生孩子,而永久保留自己的生命,即实现永生,这都是有可能发生的。

    这个观点还是不怎么认同,攻壳里面也探讨过这个主题,把意识上传到电脑上,只不过是一些记忆,“灵魂”是否还在?我认为所谓灵魂,或者说性格之类的,是和大脑的神经网络结构,也就是硬件决定的,而且这个神经网络结构,还在以每个人独一无二的方式随时在变化。就算能模拟出你的神经网络结构,其独一无二的变化模式能模拟吗?
    退一步说,就算都能模拟,那么把你这些都上传到网络上,然后让你立刻自杀,你会同意吗?如果不同意,那就说明你并不认同这个虚拟的自己。

    ps:个人认为攻壳这部作品在这些问题上的思考深度,算是登峰造极了。

    [0] 评论
  • 9楼
    2013-03-08 13:46 北京一青年

    脑后插管,简单copy复制的所谓灵魂复制法,和现在我们把自己的视频照片上传到网上没什么区别,也就是个记忆备份而已。
    如果是用纳米机器人,逐一渐进替换改造大脑神经元的方式,达到最终完全电子化,感觉上会对这个电子化的“我”接受程度高得多了。因为这样一来意识的连续性得到了维持。

    也就是忒修斯之船的问题

    [1] 评论
  • 10楼
    2013-03-08 14:19 cellsnake

    我想当威震天。

    [0] 评论
  • 11楼
    2013-03-08 14:25 None

    自告奋勇赛博格化的人们:http://www.zu9988.com/美国田纳西州的男子,因触电事故失去了双臂,如今,他装上了能随心所欲活动的人工手臂;完全失明的加拿大男子,把摄影机拍摄的映像,直接传送到脑内,重见光明。医疗福利领域的赛博格技术,人们重获新生,获得了人类前所未有的新的感觉。

    [0] 评论
  • 12楼
    2013-03-08 14:32 素食者
    引用@北京一青年 的话:这个观点还是不怎么认同,攻壳里面也探讨过这个主题,把意识上传到电脑上,只不过是一些记忆,“灵魂”是否还在?我认为所谓灵魂,或者说性格之类的,是和大脑的神经网络结构,也就是硬件决定的,而且这个神经网络结构,还在以每个人独一无二的方式随时在变化。就算能模拟出你的神经网络结构,其独一无二的变化模式能模拟吗?退一步说,就算都能模拟,那么把你这些都上传到网络上,然后让你立刻自杀,你会同意吗?如果不同意,那就说明你并不认同这个虚拟的自己。ps:个人认为攻壳这部作品在这些问题上的思考深度,算是登峰造极了。

    个人不认同自己,不能否定被复制出来的虚拟自己的存在和意义。
    这时不仅是自己被上传,同时也创造出了新的“自己”,所谓“不认同”,是指因为产生另一个自我而出现的意识分离导致的“你我差别”。

    [0] 评论
  • 13楼
    2013-03-08 14:33 Da_Huang 加州大学经济学专业

    Ghost in the shell机壳特工队在美帝的影响的确很大。我还上过这种选修课。不过是英文系的课太难了就给退了。

    [0] 评论
  • 14楼
    2013-03-08 14:50 北京一青年
    引用@素食者 的话:个人不认同自己,不能否定被复制出来的虚拟自己的存在和意义。这时不仅是自己被上传,同时也创造出了新的“自己”,所谓“不认同”,是指因为产生另一个自我而出现的意识分离导致的“你我差别”。

    不认同“自己”产生的“你我差别”是不是也能理解为创造了一个”他“?至于创造出一个带有一部分”我“的记忆甚至个性的”他“来作为一种自我延续,有没有意义,就看个人价值取向了。。。。。

    [0] 评论
  • 15楼
    2013-03-08 14:59 劲草

    呃……
    “动画片《一休》里的新佑卫门,电影《大菩萨岭》里的武士机龙之助,都是英挺的鼻子、圆瞪的金刚怒目、浓密的鬓发,与素子姐姐的面孔极其相似。”
    这……牵强了一点
    不过弗兰肯斯坦那里,我想起来了超烂的“人兽杂交”,这么说人兽杂交中的女性主义还真是…………

    [0] 评论
  • 16楼
    2013-03-08 15:09 香大猫

    最后一段。。。 亮瞎了我的狗眼啊!!!!!

    我曾经跪拜的沃卓斯兄弟。。。。

    我只能说,至少他们还有灵魂,因为不论有没有女性主义,西方文化还是强调一个人的灵魂的。。。

    [0] 评论
  • 17楼
    2013-03-08 15:35 Hentleman

    素子姐姐我喜欢你啊(*@ο@*)

    [0] 评论
  • 18楼
    2013-03-08 16:34 浪漫瓦伦丁

    说素子姐的脸像新佑卫门什么的那段太莫名奇妙了,很扯……

    [0] 评论
  • 19楼
    2013-03-08 16:50 LostManCN

    素子姐姐我爱你

    [0] 评论
  • 20楼
    2013-03-08 17:03 暗号 畜牧学硕士
    引用@浪漫瓦伦丁 的话:说素子姐的脸像新佑卫门什么的那段太莫名奇妙了,很扯……

    我的意思是,美工在创作的时候借鉴了武士脸,出正脸的时候比较明显。豆瓣上搜了两张图:

    [0] 评论
  • 21楼
    2013-03-08 17:26 风中埋骨

    特意注册来看少佐的> <

    但我真心觉得关于素子姐是武士脸的那一段论证很不靠谱——与其说是武士脸,倒不如说这是剧场版画风的问题;而《无罪》里包括陀古萨和金和前来验尸的警官老头在内的众男那神似武士的上翘眼角更加能够说明问题www

    [0] 评论
  • 22楼
    2013-03-08 17:27 风中埋骨
    引用@暗号 的话:我的意思是,美工在创作的时候借鉴了武士脸,出正脸的时候比较明显。豆瓣上搜了两张图:

    不仅仅是素子的脸有武士的特征……事实上剧场版里所有女体(只要不是纯西洋大妈)都是那个画风那双眼那种眉毛眼角= =

    [0] 评论
  • 23楼
    2013-03-08 17:41 浪漫瓦伦丁
    引用@暗号 的话:我的意思是,美工在创作的时候借鉴了武士脸,出正脸的时候比较明显。豆瓣上搜了两张图:

    恩~楼下已经回复了,总之日漫看多了你就不会有什么武士脸的即视感了……

    [0] 评论
  • 24楼
    2013-03-08 18:09 素食者
    引用@北京一青年 的话:不认同“自己”产生的“你我差别”是不是也能理解为创造了一个”他“?至于创造出一个带有一部分”我“的记忆甚至个性的”他“来作为一种自我延续,有没有意义,就看个人价值取向了。。。。。

    估计都不会愿意认同这种创造出来的自己,这是对自我的强大威胁和打击,敌意应该是很普遍的本能反应吧。
    至于是否能使他们不出现,要看具体情况,不喜欢但无法逃避的科技很多,时代发展到这样的话,谁也躲不开。。

    [0] 评论
  • 25楼
    2013-03-08 19:45 暗号 畜牧学硕士
    引用@风中埋骨 的话:不仅仅是素子的脸有武士的特征……事实上剧场版里所有女体(只要不是纯西洋大妈)都是那个画风那双眼那种眉毛眼角= =

    谢谢讨论,我也是对比了其他女性还有同时期的作品,以及素子在不同环境下的面孔才这么认为的,可能自己对这种东西太敏感吧……

    [0] 评论
  • 26楼
    2013-03-08 22:26 小co

    “思考”作为存在的判断条件,男女在生理上的差别和繁育后代的使命使思考上存在一定的差异性,如果打破这一屏障(自由的恋爱与永恒的生命),是否就是赛博格的模糊化呢?
    个人觉得生物和非生物还是有区别的,前者会犯错,产生随机数(误差,变化……),后者产生的随机数也是按照程序的设定进行(当然我设想芯片的数据处理能力已经达到足够的速度或许能打破这一屏障),目前我们应该还需要“错误”的产生。(当然如果直接依赖机器带来的便利和进步,不久思考的惰性要么毁灭人类,要么迫使人类再次出现一次变革涅)
    以上纯属个人见解

    [0] 评论
  • 27楼
    2013-03-08 23:39 danver

    哈拉威阿姨❤(汪汪汪)

    [0] 评论
  • 28楼
    2013-03-09 01:34 归者无路

    哈拉维说:“我宁愿成为一个赛博格,而不是成为一个女神。”实际上是在否定自己的女性身份认同,渴望摆脱女性身份的束缚。在她眼中赛博格的女性不必作为男性的附庸,可是也不再是女性!科技所带来的“男女界限模糊”应该是指个人可以凭借自由意志选择性别身份,而不是中性化。而且沃卓斯基选择的性别身份是女性而不是中性。

    [0] 评论
  • 29楼
    2013-03-09 09:30 暗号 畜牧学硕士
    引用@归者无路 的话:哈拉维说:“我宁愿成为一个赛博格,而不是成为一个女神。”实际上是在否定自己的女性身份认同,渴望摆脱女性身份的束缚。在她眼中赛博格的女性不必作为男性的附庸,可是也不再是女性!科技所带来的“男女界限模糊”应该是指个人可以凭借自由意志选择性别身份,而不是中性化。而且沃卓斯基选择的性别身份是女性而不是中性。


    哈拉维的理论可以这么解释,男女不再是二元对立的,所以并不是选择男性、女性还是中性的问题了。

    [0] 评论
  • 30楼
    2013-03-09 12:44 None

    要是造出来了人形机器人,摸起来手感也很好,用起来比充气娃娃还爽,还能干家务,也不罗嗦,那么家庭会不会崩溃呢?

    [0] 评论

显示所有评论

你的评论

登录 发表评论

暗号
暗号 畜牧学硕士

作者的其他文章

更多科研事,扫码早知道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家长监控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8] 6282-492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