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6
需用时 02:33
21
144
我被一个朋友喜欢过

大多数人一生之中,特别是年轻有魅力之时,都会遇见几次被表白的机会,不管答没答应,事件发生了以后都是要记在心里留作谈资的,当中还少不得掺杂进几声叹息:唉,可惜了,我当时没处理好,结果连朋友也做不成,ta其实是个挺不错的人。

朋友,一个让人觉得温暖的词,偶尔用错了地方,就会产生无穷恼人的后患。

本人一向自认是良善人士,也宁愿相信一般良善人士都不会愿意面对给朋友发好人卡的局面的,而在现实生活中,这种不幸的事却屡屡发生——隔三差五会被当事人咨询一回“啊某某和我说可不可以不仅仅只是做朋友,怎么办怎么办呀”。面临这种困惑,按照惯例,我们还是要共同去求助一位资深专家。博伊西州立大学传播学系的副教授Heidi M. Reeder女士是研究跨性别友谊的高手,她的论文标题看上去就是一副情感热线腔调,比如2000年发表在Journal of Social and Personal Relationships上的《我喜欢你……作为一个朋友:跨性别友谊中的角色吸引》,还有2008年发表在Studies in Applied Interpersonal Communication上的《单恋方表白以后,决定友谊走向何方的行为》。

【端庄可人的Heidi M. Reeder女士本人 图片出处:news.boisestate.edu】

Reeder博士的研究小组想考察一下在跨性别的友谊当中,倘若一方试图突破原有的关系框架、却没有得到对方的配合,这种情况下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会向什么方向发展,趋势由哪些因素决定。在《我喜欢你……》这一研究中,他们做了两个实验,第一个实验的参与者为20对异性朋友,第二个实验的参与者为103名男性和128名女性,通过问卷调查结合深度访谈加视频分析的方法,标定了一些跨性别友谊中的吸引因素。而在《单恋方表白以后》这一研究中,他们请 来了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98名在校大学生协助调查,了解年轻人处理事态的方法和结果。的确,人与人在性格、目标方面的巨大差异导致了朋友间发完好人卡之后事态走向不同方向。Reeder他们总结道,以下一些情况中,友谊仍然可以持续下去:

第一,双方都以积极的态度来维系友谊。这似乎不言自明,但现实中却有很多人把这扇门上了锁。在友情脆弱的时刻,你需要自觉主动地去做些事来使之恢复活力。除了以语言的方式来肯定友谊的重要性之外,还必须继续像从前一样做人做事。

第二,双方都是真诚的。搞清楚这个问题相当重要:当事者个人是否真正希望保持友谊,即使它已经与爱无关?这是只有每个人自己可以回答的问题。如果这份友情对当事人来说不那么有意义,那它将无法突破这个障碍。

第三,双方能够接受之间的感觉并非对等。这是一个伟大的态度,不管你是单恋一方还是被单恋一方。

第四,双方在单向表白前都认为友谊是“实在的”。对于有勇气去说出爱慕的一方来说,开口前必须想清楚:“是一份深厚的友谊吗?”确定的和年限较长的朋友更容易渡过难关,而新认识的朋友比较容易弄僵。

第五,双方在其中一方单向表白前对这份友谊持“开放”心态。已经能够做到诚实地谈论各方面的话题,如不安全感、生活里的其他关系、目标和梦想,有过这些亲密交谈的人们之间维持下去的机会会更大。

而相反的,曾经的友谊在如下情况中会分崩离析:双方很快变得尴尬、难堪,甚或不舒服,陷入无言的沉默,缺乏眼神接触和无尽的道歉;单恋一方仍然在期望最终能得到回报,总是想追问“到底我做错了什么让你不爱我?”;被单恋一方承认过去有浪漫情愫存在,或建议这感受可在未来得到发展,只是眼下它不适合,或至少不是以这种方式。这样的说辞只会导致对方难以自拔。

Reeder博士对“恋人做不了了,但还想做朋友”的年轻人们加以了正向的鼓励:“不要责怪自己,尽量不要责怪其他人。如果能记起一定技巧,并保持冷静,你也可以保持友谊。”

文章题图:Shutterstock 友情提供

 

相关的果壳网小组

 

 

The End

发布于2013-09-24, 本文版权属于果壳网(guokr.com),禁止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果壳

我的评论

庄小哥

高分子化学与物理硕士,科学松鼠会成员

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