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6
需用时 02:16
27
84
月兔的兔,是什么兔?

相信不只是NASA让登月的宇航员“注意带大兔子的姑娘”,大家都应该知道月亮上的那只大兔子——毕竟早在在马王堆汉墓里的月亮上,就有玉兔的形象了。

@撷芳主人 描画了一份月面的明暗轮廓图,经过美化,蟾蜍与兔子的形象跃然其上。
图片来源:月亮上的“真相”

兔子还有很多种吗?

汉语里用来描述各种兔科动物的常用字只有一个,就是“兔”。但是,常见的兔子至少有两类,英文分别称为“hare”(野兔)和“rabbit”(穴兔)。家兔是穴兔的驯化品种,和野兔亲缘关系较远,二者甚至不是同一个属的。

左起依次是穴兔(Oryctolagus cuniculus)、中国“野兔”华南兔(Lepus sinensis)以及穴兔与野兔(Lepus sp.)耳朵大小的对比。
图片来源:Wiki Commons, Urft Valley Art

实际上兔科下面有11个属超过60个种,但是我们这里暂且忽略别的,只考虑最常见的两个属——兔属 Lepus (即本文所说的“野兔”)和穴兔属 Oryctolagus。一句话区分的话,穴兔/家兔是萝莉身,而野兔是大长腿。这部分反映出了二者的生活策略差异——野兔主要靠跑,时速能达到每小时56公里;而穴兔则主要靠打洞来躲避天敌。除此之外它们的主要区别还有:

  • 野兔的耳朵更长。对于毛球尾巴的兔子而言,耳朵一定程度上取代了尾巴的奔跑平衡功能;
  • 野兔是早成的,刚出生的小兔子就有毛、能看见东西;而新生的小穴兔则有点像大熊猫的幼崽,眼睛睁不开、皮肤裸露。毕竟无论是大熊猫还是穴兔的新生儿都有洞穴保护,而野兔就只能靠跑来解决问题;
  • 野兔没有得到驯化,所以实验室兔子也好,各种奇葩的宠物兔也好,都肯定是穴兔的后裔;
  • 穴兔常常聚群生活,一群内处于统治地位的雄性可以得到大部分雌性;而野兔则喜欢独来独往,繁殖期间也不过成双成对(所以木兰辞里“傍地走”的那两只兔子更可能是野兔)。

一只在草地上吃草的家兔不知为何受了惊,并吓到了边上的另一只野兔。注意观察的话,它们的耳朵和腿还是能看出差异的。

玉兔到底是穴兔还是野兔呢?

按照今天的审美标准,穴兔更萌一些,实际上嫦娥手中的玉兔也总是被描绘成家兔的形象。但是正宗的野生穴兔分布在地中海沿岸,约3000年前得到驯化,后来以家兔的形式引入中国。今天在中国野外即使看见了“穴兔”,那也是家兔逃逸的野化种。

先秦西汉时期没有兔子作为家畜的记载,却多有野生兔子飞奔的描绘。《韩非子·五蠹》有“田中有株,兔走,触柱折颈而死。”的记载,《史记·越王勾践世家》有“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之语,可见那时的兔还是田间野味,而不是家畜。

磁涧西汉墓壁画中兔子的形象强调了兔子的飞奔特征,因此更可能是野兔。

但这引发出一桩著名疑案。《战国策•齐策四》记载,冯谖对孟尝君说“狡兔有三窟,仅得免其死耳”,并为孟尝君找了三条出路以防万一。但是,中国的本土野兔并不会打洞。2300年前丝绸之路未通,齐国也不应该有穴兔/家兔啊。亚洲土著兔子里只有粗毛兔属的阿萨姆兔(Caprolagus hispidus)打洞,可它们又远在喜马拉雅山脚,不远万里来到齐国这是什么精神……

更加简单合理的解释是,这是穿越的——呃,是后人脑补的。目前的观点是《战国策》成书于东汉,此时可能已经有了来自西方丝路的家兔,逃窜到野外之后变成了这里所说的“狡兔”。

而月兔至迟在西汉时代就出现了,此时穴兔未至,所以月兔其实是一只月野兔(咦?)。

参考阅读:

相关小组:

The End

发布于2013-12-03, 本文版权属于果壳网(guokr.com),禁止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果壳

我的评论

Ent

古生物学博士生,科学松鼠会成员

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