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74
需用时 06:08
手机应用,让你啪啪啪得更安全!

(文/Dina Fine Maron)“我今晚不行,我感染了衣原体。”颇为成人题材的美剧《欲望都市》中,米兰达就是用这话扑灭了爱人的欲火,同时也提醒了电视机前的观众,关于性病的对话能有多么尴尬。

米兰达的坦诚相告是13年前的剧集中播出的,但开展这样的对话到今天依然艰难。最近,各种商业点子催生了一系列数码产品,旨在帮助消费者匿名通知过去的性伙伴他们曾接触过性病(通常是通过正经的电子贺卡来传递坏消息)或帮助人们更轻松地获取自己的化验结果——既为了让自己知情,也便于告知床伴。

目前已经有大约10个这样的网络或手机电子服务出台,还有更多应用在开发中。这些行行色色的应用为用户提供性病化验结果或向其伴侣匿名告知染病风险。例如Don’t Spread It、inSPOT和So They Can Know可以向感染者的性伙伴匿名发送他们可能接触性病的通知。他们还获得了一些健康专家的先期支持。(旧金山公共卫生部门就是inSpot将近十年前开始开发时的早期合作伙伴。巴尔的摩市立卫生部门现在也在和So They Can Know的开发者合作建立自己的门户,便于人们在网上查阅自己的性病化验结果并分别通知其性伙伴需要化验。)还有一些如Chexout和ChecMate这样的服务可以让化验者上传化验结果,然后发给订阅服务的患者。

新的公共卫生工具?

新推出的一个免费手机应用率先推出了更多服务,在推广性病化验和意识的公共卫生专家当众获得了赞誉。但这一革新性应用也引起了关于隐私、合法性和这一应用所传达的信息的担忧。这项应用名叫Hula(原意为夏威夷草裙舞),其开发者表示这项应用可以“帮你约炮”。(而且Hula这个词本身也带有性的意味。)该应用提供本地性病检测场所的名称、地址和其他信息,还可收集化验结果。如果要获取化验结果或者用相对轻松的方式把结果通知他人,要打开一个页面,上面有一张拉着拉链的图片,用手指划开拉链,就会显示出下面的信息。你也可以加其他人为好友,允许他们使用数码设备安全查看你的化验结果。该应用还用类似大众点评的方式让用户分享对性病化验场所的评价。

该应用声称要解决其开发者所谓的“破冰系统”的问题,扮演用户和诊所之间的中介角色,帮助患者获取其化验结果(如果没有这一中介他们可能就不会去拿结果)并对其进行解释,使患者明白化验结果的涵义。在用户的许可下,化验室会把原始结果上传至Hula。随后,经过专门培训的Hula工作人员将结果输入一系列模板,使其转化为容易理解的表述。比如说,梅毒化验结果会显示“无抗体”,而这个应用就会告诉你,梅毒结果为“阴性”。因为全国各地诊所都有人手不足的问题,所以大家默认为“没消息就是好消息”——患者被专门告知或以为,只要没有接到化验结果,他们就没有健康问题。但这样,阳性结果也有可能钻了空子。这类自动应用就可以确保患者收到化验结果。Hula的开发者表示,他们希望这个应用有助于促进进一步检查,因为它会发送定期检查的提醒。

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图片来源:shutterstock

Hula的医学顾问杰弗里·克劳斯纳(Jeffrey Klausner)表示,他认为这一应用是重要的公共卫生工具。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估计,美国每年约诊断出2000万性病新病例,美国卫生系统在这一方面的医疗开支每年达160亿美元。目前,全国男女群体中有超过1.1亿例性病感染。“一想到美国有数百万性病感染者对自己的健康状况浑然不觉,促进检查和改变人们对待化验结果态度的工作会对这一状况有所改善。”克劳斯纳表示。他是一名外科医生,曾担任旧金山公共卫生署性病防控部门主任,目前是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医学和全球卫生教授。

潜在问题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和公共卫生官员还承认这些应用能够让人们深入了解接受性病检查并向其性伙伴告知检查结果的需要,具有潜在裨益。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认为,由于人们现在会利用手机应用寻找性伙伴,这类行动在当下便有了前所未有的重要性。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的性病预防部门的一位行为学家玛丽·麦克法兰(Mary McFarlane)还预言,如果新的手机应用能减少性病感染和寻求治疗的羞耻感,就能有助于减少性病病例数量。但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在发给《科学美国人》的电子邮件中还表示,这类应用能否提供最准确的信息以及是否足以保护患者隐私,这些问题还有待考察。

在问及对Hula的看法时,公共卫生部门在对这一应用的支持中也表达了类似的审慎态度。旧金山公共卫生部门人口卫生分部疾病防控分支主任兼性病部门主任国家团结委员会主席苏珊·菲利普(Susan Philip)表示这一应用“很有意思,也很激进”,并赞同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的观点,认为应当加强与可能感染性病并更有可能使用这类应用的人群的联系。另外,把性病化验结果交给除患者本人以外的人也可能造成法律隐患,因此很多市立性病化验机构拒绝了患者将化验信息通过Hula传递的申请——虽然Hula简化了医疗保险表格的填写,并由此允许诊所将数据分享给所有Hula用户。菲利普表示:“我们正在和市立律师讨论这一问题,以便澄清一些疑虑。很多人都还处于澄清阶段。”

还有一些公共卫生专家担心阴性结果会让接受化验者及其性伙伴获得虚假的安全感。Hula的化验数据是有时效的,但就算化验是新近做的,它们也不意味着接受化验者在获得化验结果时一定没有感染。接受化验者有可能在化验之后不知情感染,也有可能又做了化验但没有告知Hula,或者有可能化验时感染还无法被检测出来。以HIV感染为例:病毒进入体内之后,免疫系统可能要用几个月的时间才能制造出足够的反HIV抗体,使标准临床HIV化验能够检测出来并显示感染。Hula每次发布化验结果时,都会警告用户有这种时间差的问题,声明阴性结果并不保证该人未患性病,并敦促大家“注意安全”。但卫生官员仍然担心有些人会被第一印象误导,接受化验者可能其实是感染者。巴尔的摩市立卫生部门疾病控制组执行副专员帕特里克·乔克(Patrick Chaulk)表示:“这是一个创新概念,而且针对适当的年龄群体,但我担心它会让你以为自己没得性病。”

“我们想传达给人们的信息是,我们希望他们去接受检查,但不要以为阴性结果就是他们可以为所欲为的通行证。”他说。巴尔的摩已表示需要加强通知性病化验结果方便的工作,这与Hula的使命类似,并承认联系所有接受化验者并不是一个容易的任务。他说:“我们尝试联系所有人。每年,我们市的两个诊所有大约33000次化验,所以我的首要目标是联系所有阳性结果的化验者——包括淋病、衣原体感染、梅毒和艾滋病。”为了促进用户获得阴性和阳性的化验结果,巴尔的摩卫生部门目前正与“性健康创新”网站合作建立一个网站,接受化验者可以用手提电脑或智能手机在网站上查阅其化验结果。So They Can Know也在帮助巴尔的摩市建立短信和电子邮件通知系统,在用户同意的前提下以这些方式发送化验结果。乔克表示,目前还没有患者问及Hula的服务。

未来的路还很长

Hula目前仍然免费提供服务,但它希望最终能够盈利。目前,其开发者还在寻找扩大该应用的用途的方式,以便在预防性病方便发挥更大作用。Hula正在与洛杉矶大学区合作,促进对青少年在性病检测和安全性爱方面的教育,教师也可让即将或已开始性生活的学生了解Hula这一应用的存在。

利用基于地理位置的约会软件日益增加,Hula还希望能够帮助这类软件的用户降低性方面的风险。上个月Hula宣布与男同约会应用MISTER开展合作,该应用就是通过地理定位器帮助同志寻找同伴。MISTER还鼓励用户在其个人页面连接到Hula,使其在线“好友”可以看到其化验结果。同志交友应用上显示经认证的化验结果可谓是一大转变,因为目前一般采取的方式是用户在自己的个人页面上主动宣布自己未感染艾滋病。“在不远的未来,你会看到别人的交友页面上显示一个徽章,表示他们经Hula认证的性病状态。”Hula创始人兼CEO拉敏·巴斯塔尼(Ramin·Bastani)说。“这可以帮你决定你想找什么样的人。”

以后都在社交网络上加个认证,证明自己是接受过性病检查且一切正常的。图片来源:shutterstock

但MISTER的CEO卡尔·桑德勒(Carl Sandler)表示,他们目前正在“谨慎考虑”如何进一步将Hula的服务纳入他们的应用。“经认证的结果应该成为更长久的讨论的一个开端,而不只是一劳永逸的检测。”桑德勒表示。“我认为,未来人们会更愿意索取经认证的数据,但我们不会强制要求提供这种数据。现在对性病和艾滋病存在很多偏见和误解,经认证的数据只是确保性安全的解决方案的一部分。”

“在性病预防问题上,Hula并非万灵丹,我们也从未表示过我们的用户没有性病。”巴斯塔尼说道。“Hula和安全套一样,只是一种性病预防手段。我们认为我们提供的手段比现状要好很多——目前只是自己主动宣布,或者对此默不作声。在我们看来,有一些信息总比什么信息都没有要好。”

本文编译自科学美国人:You’ve Got Mail… about STDs

果壳相关小组:

下载知性APP 你可以做得更好

更多相关讨论,点我访问知性社区(原果壳性情)

The End

发布于2013-12-24, 本文版权属于果壳网(guokr.com),禁止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果壳

我的评论

梅子_Prune

科幻/科普译者

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