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6
需用时 04:15
34
209
Dr. 魏深度解秘,周玮的“最强大脑”!

周玮从穷山沟里被《最强大脑》节目组发现,原本被鉴定为“智力障碍”,却一夜之间成为“最强大脑”,成为微博和媒体的热门人物。有人借此“反思教育”,为他的身世深深痛惜,也有人怀疑周玮的表现靠的是死记硬背”。这样的孤例研究,在科学上究竟有多大价值?Dr.魏再次解读周玮。

果壳网:大家最感兴趣的是周玮是怎么做出这么复杂的数学题的。脑科学研究能揭秘周玮的能力吗?他是不是像某些人猜测的那样,是靠几十年的死记硬背?

魏坤琳:有两个证据能证明他不是死记硬背,第一是行为学:我们第一天让他算一个开方,第二天让他做同样的题,他都是生算,也就是他都要经历一遍运算的过程;更重要的是大脑扫描结果,我们给他一个运算,看他在计算的过程中,记忆脑区是不是被激活,因为如果是靠记忆,必定需要把信息从长时记忆调动到工作脑区,但扫脑结果看出他的记忆脑区并没有激活,说明不是靠死记的。

这个研究还在进行中。已经发现了一些有趣的点,比如他做简单的数学任务——比较数字大小、数左边点多还是右边点多的时候,他的脑区激活了,跟常人一样;他尤其擅长开方、乘方运算,给他开根号、做复杂运算的时候,他的脑区激活区域和强度反而变小了。科学家已经知道心算应该用到哪些脑区,比如额叶和顶叶的IPS,IPS是顶叶一个做心算的脑区,你做运算时,IPS的脑区应该亮,而且题目越难、脑区越亮,但这个人却正相反……北师大的心理学院院长刘嘉老师他们推测可能是太自动化了,像被固化的CPU。脑科学目前没搞清楚,因为这样的例子太少了。以前也有单例的报道,有个小孩也是心算很厉害,但你扫他脑,发现运算的时候,拿运动中枢在算。我们都不知道怎么回事。运动中枢可能某些神经连接适合做某些运算。鬼才知道怎么回事……如果大家当真要吵吵,也不错。科学的目的是提出更好的问题,并且不断推翻不合理的解答,脑科学有很多还是未知的。

果壳网:宣传语里说周玮是“中国雨人”,他是自闭症患者吗?

魏坤琳:他不是自闭症。虽然广告里将他称为“中国版雨人”,但实际上措辞有问题。大家平时说的“傻子天才”,或者“白痴天才”,应该是指学者症候群,我不清楚民间说法的确切定义。学者症候群中的很大一部分人(70%)是艾斯伯格征患者。艾斯伯格综合征是自闭症谱系障碍的一种,新的诊断标准把它归为沟通障碍,但是他们的症状比自闭症要轻很多。但他们都有一些特长,集中在运算、背诵元素表、画很细节的画等有规律、非常细节的操作上面。底特律的一个人,坐直升飞机把纽约绕一圈,能把整个纽约画出来。周玮是属于学者症候群里面小部分的非艾斯伯格综合征的人。

还有一个关键,自闭症小孩也做数学,很长的乘法,15、16位,乘以5、乘以7,很快得出结果。但自闭症小孩是不需要通过数学方法来算的,是硬解出来的,他们脑子的回路和常人不一样,看一眼就做出来了。你不知道他怎么做出来的。但是周玮,他没学过数学,自己发明出了一套数学方法。开根号的时候,是需要估的,但他估得太准了。刘嘉老师非常遗憾地说,如果这个人小时候不是受这样不好的教育的话,有人培养他的数学的话,那大有可能能做数论,做陈景润做的那些事。但他已经完全被埋没了。

我看过他那个小本子,他在上面写写画画,有时候把自己的方法写在上面啦。这儿打个箭头,第一步怎么做,第二步怎么做,这可不是自闭症小孩干的事儿。这是他和自闭症小孩重要的差别。

果壳网:周玮的这套数学方法能公开吗?会被主流数学界认可吗?你能通过他的小本子看出他是怎么算16位数开14次方根吗?

魏坤琳:如果关心他的数学方法是不是能被主流数学界认可,那应该问数学家,不是我们认知科学研究的范畴。我们只关心他的大脑是如何实现他的运算的。周玮如同活在自己的数学世界里,他用的不是我们上学被教授的数学体系,所以我看他的小本子也看不出所以然。只能让数学家来做继续的判断。

果壳网:周玮能自创数学方法,说明还是有聪明的地方,为什么会被诊断为“智力障碍”?

魏坤琳:智商的测量是标准化的,可以量化,有标准化的题目。给周玮测智商就是智力障碍,智商56。这是因为题目里有好多涉及到理解和知识的题,他是文盲,不能理解题目,不是0分嘛。所有的语文,0分,所有的知识,又0分,逻辑和运算,接近满分。他就是喜欢数字。这人从小受歧视,被骂白痴,受一辈子屈辱,上课当旁听生,坐小板凳坐旁边。这就是咱们前面说的,智力的某个维度特别强、某些维度特别弱,但又不是自闭症。我们又觉得是量表制订的问题,因为你再找一个文盲来做这个量表,肯定还是个智力障碍。

果壳网:研究这样奇怪的人有什么意义呢?
魏坤琳:这些单例,可能对认知能力的认识有颠覆性的意义。比如说一个经典例子,有个人颞叶受损害,他的长时记忆也就受损了,那人后来被跟踪研究了几十年,为记忆研究提供了无数启发。科学家慢慢领悟到,这说明某个脑区受损伤之后,人就不能形成新的记忆。研究进行了十年之后,还发表了一篇论文,把之前的论文否定掉了。找到的这些奇怪的人做研究到底有什么意义,科学无法准确评估,但不能因为现在不清楚就不研究,因为你也保不准会有什么颠覆性的发现呢。

果壳网:像周玮这样有奇怪大脑的人的比赛,对大众理解脑科学有什么价值呢?
魏坤琳:我觉得这样的比赛好,好在不仅局限在脑科学的普及。这是科学怎么和大众媒体结合的问题,把脑科学的东西变的特别通俗。节目里搞一些煽情的东西——感情的问题、教育的问题、社会的问题,都挺好的,这些层面的东西可能常人更容易接受一点。哭得稀里哗啦,说“哎呀,有的天才可能被埋没了,要多关注一下身边的人”。这些都挺重要的,这样你才有机会去跟大众讲,其实你身边都有很多天才,你误解、看不起他的时候,可能你就埋没了他们的最强大脑。这些东西,是科学吗?我想更多是教育。但是,因为有了这样的节目,我们才可以这样讲出来,才有了讲的机会。

果壳网专访魏坤琳1

果壳网专访魏坤琳2

相关的果壳网小组

 

寻求科学解读、采访Dr.Wei请联系:
王颖 media@guokr.com

The End

发布于2014-01-20, 本文版权属于果壳网(guokr.com),禁止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果壳

我的评论

桔子帮小帮主

细胞生物学博士,果壳网研究员

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