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5
需用时 03:40
32
198
小心占星学对人的负面影响

IvyP/译)人们总说他们看那些“十二星座的腹黑面,准哭了”一类的文章只是一种娱乐。然而,经过深入研究后我们发现,关注星座可能不像人们认为的那样,只是一种无伤大雅的娱乐。下面就来看看为什么相信占星术会对我们造成潜在的危害。

传播伪科学的帮凶

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最近为了了解公众鉴别伪科学的能力,进行了一项调查。结果令人吃惊:有超过40%的美国人认为占星学是一门科学。而同样令人沮丧的是,这是1983年以来百分比最高的一次。

从统计数据上来看,美国18-24岁的年轻人中,绝大部分认为占星学起码是有一些科学依据的。还有许多35-44岁的美国人也认为占星学是科学。其它的一些调查结果显示,女性相比男性来说更相信星座。2005年的盖洛普民意调查(Gallup poll)显示,在美国,28%的女性相信星座,而男性为23%。在加拿大更是有33%的女性相信星座。

女性杂志以及电视频道上随处可见有关星座的内容。约克大学社会学家朱莉亚·赫姆菲尔(Julia Hemphill)认为,女性身边充斥着各种伪科学,所以有理由去思考,女性在多大程度上被这些伪科学阻挡,而无法接触到真正的科学。

英国短片伪科学急诊室”,讽刺了在民间广为流传的各种伪科学和替代疗法,里面包含了诸如:顺势疗法、鲜花疗法、印医、手相学、占星术等。

危险的宿命论

占星学不利于批判性思维。天文学家菲尔·普莱特(Phil Plait)对此描述的很恰当,他说:“我们越唆使大众去接受传说轶事、道听途说、支持自己观点的数据以及彻彻底底的谎言,人们就越无法保持头脑清醒。而清晰地思考正是人类一项非常重要的能力。批判性思维的消失正在毁灭这个世界。尽管占星学可能不是罪魁祸首,但它也在其中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理论上来说,相信占星学等同于相信宇宙预定论。这是宿命论的一种形式,但却是完全没有科学依据的。在天文学家卡尔·萨根(Carl Sagan)的《宇宙》(Cosmos)一书中,他提到占星学之所以能够存在并流行,是因为它似乎给我们日常生活中的各种例行公事赋予了宇宙层面上的意义。它假装满足了我们个人与宇宙建立联系的渴望。占星学暗示着一种危险的宿命论——假设我们的生命是被天空中的一系列星星所掌控,那还为何还要试图改变你的生活?

事实上,占星学与人们所相信的“命中注定”是一个道理;但同时,它又忽略了未来的无限可能,混淆了先天和后天在心理发展过程中的角色。除非有人遵循严格的宇宙决定论(cosmological determinism),那么这就是一个令人兴奋的关于自由意志的哲学问题,不过这肯定不在占星家的思考范围内。

助长歧视与偏见

占星学对我们自身以及人际关系也有坏处,因为它让我们在真正了解他人之前,就根据他们的星座开始贴标签。正如本杰明·雷德福(Benjamin Radford)在探索频道中所说,“这种做法与种族歧视无异”。

占星学和种族刻板印象都是基于一种理念:如果一个人属于某个特殊群体,例如犹太人、黑人、白羊座的人、双鱼座的人等,那么就可以在接触这个人之前,断定关于这个人的一些行为或性格特征,例如固执、懒惰、高傲等等。当占星家知道了一个人的星座后,他/她就会对这个人的行为、人品和性格产生一系列预先存在的假设(偏见)。在以上两种情况下,偏见都会驱使人们去寻找能够印证他们假设的证据。这正是问题所在:那些相信星座的人通常都是“观察选择效应(observational selection effect)”的受害者。观测选择效应即观察我们想要关注的特征而忽略其它特征的一种认知偏差。这会使得我们在评价别人时,受到这些预设的推测的影响。这样一来,我们所获得就会是一个歪曲而偏颇的印象。(译注:处女座哭晕在厕所。)

常见的“12星座性格特征”表格。用类似贴标签的方式将不同的人预设了一些性格特征。图片来源:molingshu.com

而星座预测也有一样的功效,它们通常与我们所谓的“人格类型”一起出现,随后观测选择效应就开始发挥作用了。虽然我可能给了星座作家过多的功劳,但实际上他们每天的“预测”通常都十分模棱两可,以致于放在任何时候的任何一个人身上都说得通。

影响理性决策

还需要指出的是,占星学对我们的自我感觉(sense of self)也有潜在危害。如果我们感觉自己应该按某种方式行动或感受,那么就有可能与我们的秉性发生冲突。令人不安的是,占星学还有可能通过“自我应验预言(self-fulfilling prophecy)”改变我们的性格、行为、甚至是决策过程,使我们通过自我暗示来变得更符合星相上所预测的结果。

看到人们在做人生重要决定的时候竟然参考星座,的确让人担忧。约会网站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仅仅因为星座不匹配就拒绝配对的行为很常见,其实很有可能就因此错过了真命天子。

还有一个有名的例子:在1981年针对时任美国总统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的暗杀企图发生后,当时的第一夫人南希·里根(Nancy Reagan)竟也转向了占星学。她咨询了占星家琼·奎格利(Joan Quigley),后者对哪些日子是“好的”、“一般的”或是“不好的”提出了见解,并以此来规划总统的日程——从签署法案到出国访问等各种大小事宜。南希后来写道:“那次暗杀差点夺走了我丈夫的性命,这种恐惧时刻萦绕在我心中,而占星学仅仅只是我挨过这种痛苦的一种方法。至于是不是占星学阻止了后来针对我丈夫的暗杀行为?我并不是特别相信它是,但我也不能排除它不是。”

不好意思南希,可以明确告诉你,占星术只是一口空话,是对时间、金钱和感情的巨大浪费。没有它你会过得更好。(编辑:球藻怪)

文章题图:io9

The End

发布于2014-06-30, 本文版权属于果壳网(guokr.com),禁止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果壳

我的评论

George Dvorsky

生物论理学家、未来学家,io9特约编辑

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