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30
需用时 04:27
旅行禁令只会让埃博拉疫情更严重

截止至发稿前,美国有多位政治人物呼吁奥巴马政府签署旅行禁令,阻止西非旅客前往美国,例如得克萨斯州州长里克·佩里。另据华盛顿邮报和ABC新闻的调查,美国有67%的人支持旅行禁令。但不少流行病学专业人士却反对这个做法。

安然_莲自在酥酥/译)西非的埃博拉疫情的失控导致了巨大的恐慌,这时一些应对这种恐慌的补救方案孕育而生,将西非埃博拉高发区隔离并禁止来自这一地区的旅客入境成为其中的热门方案之一。调到CNN频道可以看到关于这件事情的各种评论或者听到围绕这一危机的政治辩论。阿肯色州参议员候选人汤姆·卡顿(Tom Cotton)近日说:“我们这里出现了埃博拉爆发疫情,我们这里有些坏蛋正在穿越国境,我们需要封锁边境并且保卫它。”

这种恐慌可以理解,尤其是当埃博拉正不知不觉的扩散到自家门口的时候。不久前,美国出现了境内首例埃博拉死亡病例——托马斯·邓肯(Thomas Duncan),他是从利比里亚入境的旅客。12日,美国疾病防控中心(CDC)宣布了首例本土感染的埃博拉病例,这名被确诊埃博拉的护士正是被邓肯感染的。

随着人们对埃博拉恐慌到达顶峰,阴谋论也迅速传播。眼下正应该检视我们对这场可怕危机的不合理反应,从而避免一些不靠谱的政策从正确的补救措施中分流本就稀缺的资源。按照我们以往的经验,机场筛查和旅行禁令更多可能是用来减轻公众的恐慌,作为病例筛查,可能效果并不理想。

机场筛查的政治因素


纽约约翰·菲茨杰拉德·肯尼迪国际机场(JFK)正在进行埃博拉筛查 图片来源:vox.com

不久前,美国政府宣布了一项针对西非旅客的新机场筛查政策。凡是从塞拉利昂、几内亚和利比里亚到达美国五个机场的旅客,都将接受埃博拉暴露可能性的询问,并进行体温检测。

而在西非,出境筛查从夏天就开始了。邓肯是著名的失败案例。他作为埃博拉病原携带者飞到了达拉斯,并且成功隐瞒了前几天有过埃博拉临终病例亲密接触史的事实。

这一失败并不奇怪。纵观过去的各种爆发疫情,我们会发现机场筛查这种手法的效果相当有限。出入境筛查在2003年非典型肺炎(SARS)大流行中启用过,疫情过后加拿大一项有关公共卫生反应的研究显示,机场筛查是浪费金钱和人力资源:它一个病例都没有检测出来。

研究作者的结论是,这种筛查“既没效率也没效果”,并提醒加拿大公共卫生机构应当严肃考虑未来是否要再次使用。另一项研究发现,机场里那些叮当作响、耗资不菲的体温检测设备面对试图入境的病患时其实也没什么作用。花费金钱在机场识别发热病例——尤其是症状出现前的数日内都无法检测到的埃博拉病毒携带者——既昂贵又徒劳。

封锁边境将会变成一场灾难

利比里亚军队和美国海军陆战队工兵正在埃博拉治疗中心旁边建立一个飞机起降区。图片来源:vox.com

这些天来,另一个广为流传的提议让航空恐慌更进一步,那就是:把西非和全世界彻底隔离开,让埃博拉烂死在那儿,保证这边的人安全就好了。

公共卫生专家表示反对,他们无一例外都认为:封锁边境无法阻止埃博拉扩散,只能让西非的危机更加严重,而且会增加埃博拉全球性流行的风险。

为什么说这是个疯狂的主意?理由有三。第一是它根本没用。用美国疾控中心(CDC)主管汤姆•弗里登(Tom Freiden)的话来说,“就算政府限制了旅行和贸易,那些正遭受肆虐的国家的人也能找到办法迁移,系统监控这些人将更为困难。”换句话说,那些执着的人们一定会想尽办法穿越边境,但与正常的出入境相比,这样的人员流动根本没法追踪。”

第二,这会使得控制西非的埃博拉疫情更加困难。美国国家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所(NIAID)的负责人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医生说:“彻底封锁边境,禁止来自西非国家的飞机离港或抵港,你会发现这种做法是南辕北辙,在现有情况下会让情况更加恶化——你没法往里送物资,你没法往里送援助,你没法在疫区里获得任何控制疫情用得上的东西。”

有人提供了一种折衷的办法:封锁边境,只允许医生、急救工作人员和医疗物资进入。这个点子的问题在于,对于人道主义危机的响应并不是井然有序的。它们是一团糟。让官僚机构来系统性地分辩谁能进入或者离开疫区,只会拖延当地人急需的救援,甚至使之无法抵达。再加上许多救援人员——例如那些无国界医生的后备人员——需要自己订机票,自己前往感染地区。真要采用了这个折衷的“好主意”,他们怎么做到这件事?等他们到了疫区,又得花多长时间?

封锁边境之所以行不通的第三个原因是这么做会毁了西非的经济,并进而毁坏当地本来就有限的医疗卫生系统。世界银行预计,这次埃博拉疫情将会给西非带来330亿美元的经济损失。这对任何一个国家来说都是一大笔钱,更何况目前所说的是世界上最贫困的几个国家。世界卫生组织现任总干事陈冯富珍(Margaret Chan)提醒我们,每次疫情爆发导致的经济损失中,90%来自于“公众在避免疾病传染过程中做出的不合理又无组织的努力。”

保护我们最好的办法,就是保护西非

图说利比里亚的蒙罗维亚,穿着防护服的护士陪同一位感染了埃博拉病毒的患者去医院。图片来源:vox.com

我们生活的世界中,许多危机其实是可以被预见的。我们不知道下一次灾难会出现在何时何地,但我们知道它终将到来。在医疗卫生领域,我们甚至知道下一次危机大概是什么样的。举例来说,每隔几年就会有不同疾病的全球流行,这些疾病迅速在全球范围内蔓延,好像各国间的边界完全不存在。2002年的非典,2009年的猪流感,到今天的埃博拉。下一个五年,可能又是另外一种。

既然我们知道这些健康危机会来,为什么每次都无法准备充分?事实上人们没办法随时随地为每一种疾病的爆发做好充足准备;准备一支大规模的、长期处在备战状态的白衣军队简直太昂贵了。但我们没有理由不吸取过往的经验,在应对这次埃博拉疫情中做出正确的选择。

我们也要停止把宝贵的资源浪费在对公众没有好处的政策或程序上。与其使用机场筛查或是用可笑的计划封锁边境,政府更应该把注意力和资源集中在疫情已经失控的西非,只有在那里实施真正合理的防控措施才能为我们提供的有效的健康安全保障。因为毫无疑问的是:埃博拉在西非肆虐得越久,那里的病例越多,病毒传播到别处的可能性就越大。

美国已经有两个埃博拉病例了(截止10月16日增加到3人);西非埃博拉病例已达8000多例。保护美国最好的办法,就是保护西非。(编辑:粉条er、Ent)

文章题图:vox.com

The End

发布于2014-10-21, 本文版权属于果壳网(guokr.com),禁止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果壳

我的评论

Steven Hoffman

麦克马斯特大学临床流行病学和生物统计学助理教授

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