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生物

孤独的蛙鸣:假如一个物种只剩最后一只

巴拿马树蛙 灭绝 蛙壶菌 感染 雨林 生态系统 物种 多样性

rickychan 发表于  2014-10-21 13:12

2005 年之前,没有人知道这个物种。

2006 年,人们突然发现,它们濒临灭绝。

2008 年,它们被正式描述,定为新种,被赋予了名字。

如今,这个物种只剩下最后一只。

它们就是巴拿马树蛙(Ecnomiohyla rabborum)。这个名字是爬虫学家约瑟夫•孟德尔森(Joseph R. Mendelson III) 为了纪念美国的爬虫学家乔治•莱博(George B. Rabb)和 玛丽•莱博(Mary S. Rabb)所起的。

最后一只巴拿马树蛙。图片来源:wikipedia.com

会飞的好爸爸

巴拿马树蛙是在 2005 年的时候,一个国际研究小组在中美洲国家巴拿马中部科克莱省的安栋谷考察时发现的。那里南面就是帕里塔湾。巴拿马树蛙生活在海拔 900~1500 米的热带云雾森林中,整个种群的分布范围不足 100 平方公里。

它们体型不算很大,全身呈棕色,四肢和背部有绿色的斑点,体长有 6~10 厘米,前后肢的外缘有波纹状的褶边。这种树蛙指趾上长有宽厚的蹼和巨大的吸盘,会在树枝上跳跃后利用指趾的蹼在空中滑翔,滑翔距离可超过 9 米。

在繁殖季,成体雄蛙的前肢会膨大,肱骨和拇指会在皮下突出黑色的角质化的棘刺,这些棘刺会让雄蛙更容易抓紧配偶。成体雄蛙在繁殖季具有很强烈的栖地意识,会据守在有积水的树洞中大声的鸣叫以吸引雌蛙前来交配。

交配结束雌蛙产完卵就会自行离开,但雄蛙都是好爸爸:护巢孵化、抚养蝌蚪的重任,全都由雄蛙来完成。有意思的是,雄蛙会用自己的皮肤来喂养蝌蚪,爸爸们会伏在水里让蝌蚪来咬食自己背部的皮肤。在它们之前,科学家只发现过雌性两栖类这样养育后代。

但自从被世人发现后,这个种群的数量就急剧的减少,仅在 2006 年,整个巴拿马树蛙种群数量就骤减了 75~85%。2007 年以后在该地区就再也没有发现过它们小小的身影。这一切,都是蛙壶菌(Batrachochytrium dendrobatidis)的“功劳”。

壶菌——两栖动物的“杀手”

蛙壶菌最初于 1988 年被发现,随即人们意识到,它们在两栖类动物中制造了“大屠杀”,并引发了多个物种的灭绝。

蛙壶菌一般可以在 4~25℃的温度下生长,在17℃以上时,它们过得更舒服。它们的主要袭击方式是,入侵感染蛙类的表皮。蛙壶菌的生命分为两个阶段:首先,它们是有鞭毛的游动孢子,能在两栖类表皮物质的吸引之下,从水中短距离游上表皮定居,进入下一个生命阶段——游动孢子囊。游动孢子囊会产生更多的游动孢子,反复侵染寄主的皮肤,或者向水体中播下种子。

蛙壶菌的生活史。图片来源:habitatadvocate.com.au

感染了壶菌病的蛙,腹部皮肤会变为红色,脚部及其他部份的浅表皮会发生脱落,皮肤出现轻微粗化及细小的溃疡或出血,并出现后肢抽搐。这样挂着烂皮的蛙,会浑身无力,不能找到遮蔽处、不能逃跑、失去正常的反射作用,出现不正常的姿势,最终导致死亡。更可怕的是,蛙壶菌的基因组多样性非常高,这会让寄主的免疫系统更难组织有效的防御。

壶菌病原发于非洲,后经由非洲爪蟾(Xenopus laevis)的贸易传播至世界各地。也有研究显示美国牛蛙(Lithobates catesbeianus)也是蛙壶菌的携菌者。

人类努力,终归徒劳?

为了保存这个物种,研究团队在 2006 年将一些个体送到了安栋谷两栖动物保护中心、亚特兰大植物园和亚特兰大动物园——它们在饲养濒危两栖动物方面有着先进的经验。

亚特兰大植物园与动物园在 2008 年的时候启动了名为 "frogPOD" 的拯救计划,试图利用封闭的实验室将人工饲养环境最大程度的模拟成 11 种受保护的濒危蛙类的栖地环境。实验室位于一个集装箱改装成的房子里,其貌不扬,面积不大,也无法容纳能让巴拿马树蛙自由滑翔的森林。但实验室处于最严格的管控下,不向游客开放,以杜绝外界对实验室的生物影响。被转移进来的巴拿马树蛙,生活在近乎完美的温湿度环境中。

但即便如此,噩耗依旧一个接着一个。2009 年亚特兰大植物园里饲养的一只成体雌蛙永远地离开了,它是世人所知的最后一只雌性巴拿马树蛙……三年之后的 2012 年2月17 日,植物园饲养的两只雄蛙中的一只被处以安乐死。死前,它健康持续恶化,为防止无法用于保存基因,研究团队只得让它先走一步。

就这样,世界上最后一只巴拿马树蛙孤独地生活在亚特兰大植物园。园方给它取了一个名字,“Toughie”。这个名字是frogPOD 的巴拿马树蛙专职饲养员马克•曼迪卡(Mark Mandica)的六岁儿子安东尼(Anthony)给取的。

马克和儿子站在frogPOD项目门前。

但是问题仍然在。Toughie 在实验室里生活了快十年,人们并不知道它确切的年龄,但它至少也应该有 10 岁。这对蛙类来说是高寿。研究者每周会为Toughie体检,但甚至是体检,都有可能对这个老家伙产生伤害。马克原来每天要进入实验室三次来记录Toughie的状况,但为了让它多休息,饲养员现在每天只能记录一次,最大程度的减少人为打扰。这每天一次的检查,也成了马克最提心吊胆的时刻。他害怕面临Toughie的最后一刻,害怕这个物种会默默地离开这个世界。

未来,人类还能做什么?

两栖类和壶菌,人类带来的新消息似乎也不完全都是悲观的。

有研究显示,两栖类的表皮防御和免疫机能易被杀虫剂破坏,间接的提高了它们受感染的风险。另外,感染地区气候与壶菌病的出现有极大关系,壶菌病的出现与气温上升有关,全球变暖或许会让壶菌更加恐怖。有研究显示,蛙壶菌不止会感染两栖类中的有尾目和无尾目,连加蓬蚓螈(Geotrypetes seraphini)的皮肤上也发现携有蛙壶菌……

而乐观的消息则是,携带紫色杆菌属(Janthinobacterium)的两栖动物在更容易在感染壶菌后存活,可能是因为这个属的细菌会产生对抗真菌的化合物。也有研究显示,红背蝾螈(Plethodon cinereus)身上携带的胶状溶杆菌(Lysobacter gummosus)产生的物质也能阻碍蛙壶菌的生长。

实际上,蛙壶菌在自然界仍有着克星:不少微小的生物可以吃掉蛙壶菌的孢子,例如轮虫、细菌、草履虫和水蚤。当水域中的微生物多样性够高时,蛙壶菌对两栖类的伤害就会比较小,但是当水域环境被破坏,蛙壶菌就没有天敌了。所以说来说去,根本的措施还是保护生物多样性。一旦环境被破坏,厄运就会袭来。

一种两栖类的灭绝,短期内并不会对人类带来什么损失。这就是蛙壶菌持续肆虐、灭绝了多个物种还没有被人类阻止的原因:人类太忙了。也许我们只能指望自然找到自己的方法,拯救自己的造物。也许有一天,我们会因为某种原因不得不暂缓手中的工作,俯下身来拯救这些皮肤光滑又冰冷的四足动物。

今年 6 月,纪录片导演Louie Psihoyos 来到亚特兰大植物园为这些濒临灭绝的蛙类拍了一组影片。这些片段会公开投映在纽约联合国大厦上。9 月 20 日,巴拿马树蛙如约登上了纽约联合国大厦。 Photo by Atlanta Botanical Garden

Toughie在那小小的饲养箱中孤独地鸣叫,也许它意识到,已没有其他的同类与它相伴。而它的那一天,它们物种的那一天总会到来。(编辑:花落成蚀Jerrusalem

文章题图:wikipedia

拓展阅读

关心 frogPOD 的朋友可以前往亚特兰大植物园的网站
亚特兰大植物园专门记录和展示 frogPOD 工作的Blog

热门评论

  • 2014-10-21 15:28 万物生长GrewUp
    引用@生命激流 的话:我的意思是没法弄出一只雌树蛙了…雄蛙永远只是雄蛙啊。哪怕剩下一对,蛙一次产不少的卵,短期内可能比较囧,繁殖代数足够多就会有小变异,总有恢复的可能。只剩一只这个…我实在是想不出什么出路。

    我的意思是,可以找另一个近亲的雌蛙,多繁殖几次,就能保存绝大多数基因了.没有必要尝试恢复某一个物种.而是拯救快消失的基因.然后放回自然体系,看能不能重新得到一个稳定的物种.在死亡到来之前的生存,远比死亡降临以后的复生更有意义.

    [9] 评论
  • 2014-10-21 14:53 猪了个去 智能科学专业

    又一个物种的临终关怀

    [4] 评论
  • 2014-10-21 13:23 黑夜里的乌鸦_65275

    愚蠢的地球人类

    如果掌握了基因技术,你们甚至可以创造出地球上从来没有过的物种

    -发自那美克星

    [4] 评论

显示所有评论

全部评论(47)
  • 1楼
    2014-10-21 13:23 黑夜里的乌鸦_65275

    愚蠢的地球人类

    如果掌握了基因技术,你们甚至可以创造出地球上从来没有过的物种

    -发自那美克星

    [4] 评论
  • 2楼
    2014-10-21 13:55 生命激流

    我想起了孤独的乔治……

    这真菌我第一次听说是在BBC那个大卫解说的两栖动物的纪录片里,一种只剩三十几只的漂亮的蛙因为真菌逼近不得不住进人工环境里…

    话说,没有雌性,是连克隆的希望都没有了吗?

    [1] 评论
  • 3楼
    2014-10-21 14:27 少侠请留步

    唉,好忧伤的赶脚

    [0] 评论
  • 4楼
    2014-10-21 14:35 万物生长GrewUp
    引用@生命激流 的话:我想起了孤独的乔治……这真菌我第一次听说是在BBC那个大卫解说的两栖动物的纪录片里,一种只剩三十几只的漂亮的蛙因为真菌逼近不得不住进人工环境里…话说,没有雌性,是连克隆的希望都没有了吗?

    可以找近亲.

    [1] 评论
  • 5楼
    2014-10-21 14:38 段little明

    Destined?

    [0] 评论
  • 6楼
    2014-10-21 14:45 生命激流
    引用@万物生长GrewUp 的话:可以找近亲.

    我的意思是没法弄出一只雌树蛙了…雄蛙永远只是雄蛙啊。

    哪怕剩下一对,蛙一次产不少的卵,短期内可能比较囧,繁殖代数足够多就会有小变异,总有恢复的可能。只剩一只这个…我实在是想不出什么出路。

    [0] 评论
  • 7楼
    2014-10-21 14:50 TKien

    如果人们不发现它们,或许不会那么忧伤

    最难过的不过于眼睁睁看着悲剧一步一步靠近,灾难一步一步发生,我们却无能为力...

    [0] 评论
  • 8楼
    2014-10-21 14:53 猪了个去 智能科学专业

    又一个物种的临终关怀

    [4] 评论
  • 9楼
    2014-10-21 14:55 晓吃晓货
    引用@猪了个去 的话:又一个物种的临终关怀

    我会珍惜,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人猪的你...

    HAHAHAHAHA

    [0] 评论
  • 10楼
    2014-10-21 14:55 女亭爷

    是谁发现了人类?????悲剧

    [0] 评论
  • 11楼
    2014-10-21 15:05 三体-海人

    孢子 grox


    [1] 评论
  • 12楼
    2014-10-21 15:09 魔鬼筋肉人

    如果物种不是因为人类灭绝的,那没有什么,这是纯粹的自然选择

    [0] 评论
  • 13楼
    2014-10-21 15:12 孤独的根号四

    人类发现它的时候,它的种群数量真的还能在食物链上占得一环?人类有没有影响到它的生存都好,一切都是公平的,那么多物种在人类出现后继续进化适应环境生存。那种物种存在都影响着别的物种,保不齐以后也会出现直接威胁人类这个物种生存的物种。

    [0] 评论
  • 14楼
    2014-10-21 15:22 Colt

    Toughie

    1. 坚定勇敢的人;无畏的人a person who is determined and not easily frightened
    2. 艰难的选择;难题a very difficult choice or question

    [1] 评论
  • 15楼
    2014-10-21 15:28 万物生长GrewUp
    引用@生命激流 的话:我的意思是没法弄出一只雌树蛙了…雄蛙永远只是雄蛙啊。哪怕剩下一对,蛙一次产不少的卵,短期内可能比较囧,繁殖代数足够多就会有小变异,总有恢复的可能。只剩一只这个…我实在是想不出什么出路。

    我的意思是,可以找另一个近亲的雌蛙,多繁殖几次,就能保存绝大多数基因了.没有必要尝试恢复某一个物种.而是拯救快消失的基因.然后放回自然体系,看能不能重新得到一个稳定的物种.在死亡到来之前的生存,远比死亡降临以后的复生更有意义.

    [9] 评论
  • 16楼
    2014-10-21 16:50 酷豆洗衣机 黑白纵横小组管理员

    丧钟为谁而鸣

    [0] 评论
  • 17楼
    2014-10-21 17:06 moranshouwang

    杀死宿主,对真菌有什么好处?

    来自NOKIA Lumia 820
    [0] 评论
  • 18楼
    2014-10-21 17:39 Cissxxy

    人类太忙了 sad

    [0] 评论
  • 19楼
    2014-10-21 17:40 生命激流
    引用@万物生长GrewUp 的话:我的意思是,可以找另一个近亲的雌蛙,多繁殖几次,就能保存绝大...

    也是呢…

    [0] 评论
  • 20楼
    2014-10-21 18:53 zhuzhaoyue阿笠博士
    引用@Colt 的话:Toughie1. 坚定勇敢的人;无畏的人a person ...

    这个名字可以译成蛙坚强

    [2] 评论
  • 21楼
    2014-10-21 23:02 国殇1619

    多么伤感的结尾……

    [0] 评论
  • 22楼
    2014-10-22 10:19 SUB-ZERO-F麦

    如果地球上只剩一个人类

    [0] 评论
  • 23楼
    2014-10-22 11:06 None

    最后一句好伤感……不过对于纯粹的自然选择还能接受,希望不是人类某个活动引起的蝴蝶效应……

    [1] 评论
  • 24楼
    2014-10-22 23:55 沫过依梦

    为什么我们不能用克隆技术批量重组出这个蛙种的胚胎,让其他蛙种代孕呢?

    虽然这样并不能得到完全的纯种,也一定程度上限制了蛙种基因的多样性。

    但这怎么说也比让他们灭绝要强得多吧?

    [0] 评论
  • 25楼
    2014-10-23 20:47 重度计算机依存症患者

    唉……

    [0] 评论
  • 26楼
    2014-10-23 22:23 foreverlove

    好伤感的文章。那只雌蛙的基因应该已经保存好了吧,希望它们还能重生。

    [0] 评论
  • 27楼
    2014-10-23 22:46 康乐_888888
    引用@SUB-ZERO-F麦 的话:如果地球上只剩一个人类

    管子掰断爆菊花

    来自HTC 8X
    [0] 评论
  • 28楼
    2014-10-26 13:21 h-c-z-

    壶菌是后入侵的,是傻子带来的……

    来自果壳精选

    [0] 评论
  • 29楼
    2014-10-26 13:37 王小乖wsl

    他会觉得孤独吗

    来自果壳精选

    [0] 评论
  • 30楼
    2014-10-26 13:51 desperedge

    找近缘物种的卵细胞来克隆或者用ips不知道行不行得通呢

    来自果壳精选

    [0] 评论

显示所有评论

你的评论

登录 发表评论

rickychan
rickychan 两爬爱好者

作者的其他文章

更多科研事,扫码早知道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5] 0609-239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