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8
需用时 03:15
【论文故事】“杀婴”的博弈:雄性下毒手,雌性就滥交

俗话说“虎毒不食子”。在哺乳动物界,善待自己的后代似乎是一种与生俱来的生存准则。但面对其他同类的后代,一些哺乳动物的态度就与“善待”相去甚远了——它们甚至不吝对幼崽大开杀戒。近日,来自剑桥大学的社会动物学家迪特尔·卢卡斯(Dieter Lukas)对雄性哺乳动物的“杀婴”(infanticide)的行为进行了统计和分析,结果发表在最新一期的《科学》(Science)杂志上。

杀婴行为绝非某一种动物的专属标签。从非洲的草原到印度的丛林,从新疆的盆地到北极的冰川,幼兽之啼不绝于耳,死婴之血俯拾即是。在一些物种中,雄性杀婴行为甚至是新生儿最大的死因来源。在接受果壳网科学人采访时,卢卡斯表示:“我们希望找出在什么条件下雄性杀婴行为会发生,雌性又是否能建立有效的对抗机制来防止这种行为。”

卢卡斯选取260种哺乳动物的生活史进行了探讨。这些动物中,有119种具有杀婴行为,141种则无杀婴行为。“我们必须十分小心地选取研究物种,任何物种被划分为‘杀婴’或者‘不杀婴’都应有足够依据来支撑。”卢卡斯告诉科学人,“对于那些很难追踪的哺乳动物,没有观察到杀婴行为并不代表它们一定不会这样做。例如夜间出没的蝙蝠和海洋中的鲸类,我们难以持续对个体进行观察,因此对它们行为的甄别要更加谨慎。”

雄性杀婴行为在哺乳动物中的分布。雄性杀婴行为独立演化过多次,在受调查的哺乳动物中,有几乎一半的种类存在这种行为。深灰色线条对应的物种杀婴几率最高,浅灰色次之,黑色线条对应的物种杀婴几率最低。图片来源:研究论文

分析结果表明:在单配制哺乳动物中,一雄一雌配对产生后代,这类“夫妻型”的动物很少出现杀婴行为;对独居型的哺乳动物而言,杀婴行为出现的比率也很低;在社会性种类中,这种行为就变得常见起来。

这是为什么?一直以来,人们认为这是一项繁育后代的策略:通过杀死幼崽,来缩短其生母产后的不孕期,从而增加自己与该雌性产生后代的机会。卢卡斯的分析结果发现:对于那些每年只能生产一次后代的雌性哺乳动物而言,其雄性有杀婴行为的物种比较少见(28%);而可以连续生产的雌性则会遭受更多的杀婴行为(76%)。这意味着,如果雌性能够迅速再次受孕,雄性确实更可能去猎杀幼崽,来增加自己的繁殖机会。

雌性豚尾狒狒(Papio ursinus)和一只被杀死的豚尾狒狒幼崽。图片来源:Elise Huchard

卢卡斯发现,越是在雄性占据垄断地位(一小搓雄性哺乳动物占有一群雌性)的社会结构中,杀婴行为发生的频率更高。“在小部分雄性垄断繁殖资源时,垄断者的地位会不断受到其他雄性的挑战,这就意味着,它们需要在被击败前抓紧时间,利用优势地位产生后代。”卢卡斯向果壳网科学人解释道,“在新的垄断者建立地位时,它们常常会杀死上一任垄断者的幼崽,从而使得这些幼崽的生母迅速进入新的发情期,借而迅速地提高所有幼兽中自己后代的比例。” 在垄断型的群体结构里,如果雄性领袖杀婴,最终群体中幼崽都是它的后代的中位几率是67%;而对不杀婴的雄性领袖而言,相应的几率只有35%。杀婴成了适应这种社会结构的结果。

杀婴行为于雄性有着符合繁殖利益的动机,但对雌性却是不利的——毕竟,每个幼崽都是自己的骨肉。为了保护自己后代,她们就要设法防止杀婴的发生。“我们之前猜测雌性动物们会因此团结在一起,共同对抗雄性,但是统计结果中并没有显示这样的社会结构因雄性杀婴而形成。”卢卡斯说。但尽管社会性的抵抗策略并没有出现,但作为母亲的雌性动物并没有坐视不理,它们仍采取了奇特而有效的应对方式:“我们发现,作为应对杀婴的方式,雌性开始与多个雄性交配,从而把雄性的战场从交配前转变到了交配后。”雌性会怀上谁的孩子,就看哪个雄性的精子更多更强了。卢卡斯告诉果壳网科学人:“在这种情况下,雄性动物的睾丸演化得更大,杀婴行为反而减少了。”当精子战争激烈到雄性再也无法肯定哪个孩子是自己的时候,杀婴行为也就消失了。从这点上看,雌性动物采取的应对策略确实是成功的。

科学人页面上的幼崽图片来自倭狐猴(Microcebus murinus)。在繁殖期,雄性倭狐猴的睾丸会变大。图片来源:Cornelia Kraus

纵观整个动物界,后代的传承更像是一场惨烈的军备竞赛——所有动物都竭尽所能,以图把自己的血脉延续下去。一些哺乳动物中,雄性的杀婴行为,雌性的父系稀释策略,都不过一种适应。“但我不知道杀婴在人类中的情况。人类是否真的有通行的社会行为还很难说。在不同的人群和不同的文化中,人们的行为方式具有复杂的多样性,这些多样性是何时形成的也说不好。”卢卡斯对果壳网科学人说:“在将来,比较不同人群的研究也许有助于更好地阐述人类行为的演化过程。”(编辑:Calo)

参考文献:

  1. Lukas, Dieter, and Elise Huchard. The evolution of infanticide by males in mammalian societies. Science 346.6211 (2014): 841-844.

文章题图:Elise Huchard

 
 
 
The End

发布于2014-11-18, 本文版权属于果壳网(guokr.com),禁止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果壳

我的评论

Lucorta92

生物医学博士后

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