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沿 心理

做决策,“从众”还是“从善”?

群体合作 利他行为 利己主义 羊群效应 决策解释 决策树 决策理论 决策分析 决策 英文 科学决策

hcp4715 发表于  2015-03-31 20:50

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孔夫子一言道破了我们向他人学习的必要性。事实上,一般人之所以能快速掌握复杂的社会规则,正是因为他们具备向他人学习的能力。当他人身上可“学”的东西太多时,我们会如何选择呢?

早期社会心理学研究发现,儿童似乎并没有“择其善者而从之”这个标准。1961年,班杜拉的实验表明,儿童会模仿他们所观察到的行为,而且这种模仿似乎不具有选择性:不管成人表现出攻击还是友善的行为,他们都会进行模仿。

走多人走的路,还是走走通了的路?

成年人的表现则是不一样的。当成年人模仿时,首要考虑的因素是——有多少人这么做?在需要做出重大决定之前,我们急切地询问自己的好友:“你会怎么做?”“你当时是怎么做的?”

在做重大决策时,你会更多地考虑大多数其他人的意见,还是更在乎成功者的建议?图片来源:stuartwilde.com

荷兰格罗宁根大学的皮特·范德伯格(Pieter van den Berg)、卢卡斯·摩里曼(Lucas Molleman)和英国诺丁汉大学的弗朗兹·J·维森(Franz J Weissing)三位研究者最近发现,在实验室匿名情境下,即便人们要做的仅仅只是面对电脑进行按键选择,也知道此刻的同伴在下一轮游戏可能就不再相同,仍有人在选择时跟从大多数人的做法。这种“择其众者而从之”的决策方式,被研究者称为“基于频率的学习”(frequency-based learning)。

而从众显然不能满足所有人的决策需要,另一部分人显得更加慎重:他们不仅会看看同伴如何选择,还看同伴的选择有什么结果,在综合考虑每个决策及其结果之后,再来进行选择。这种注重学习他人成功案例的方式,则被研究者称为“基于成功的学习”(success-based learning)。

有人认为,人们向他人学习的方式会随着情境的不同而变化,毕竟人们是非常灵活的。但摩里曼等却认为,与其他动物相似,人们学习的灵活性是受到生理和认知因素的限制的。面对纷繁复杂的社会情境,人们很大程度上会依赖于经验做法(rule of thumb),采用某种相对稳定的方式来应对多种不同的情境。换言之,更关注大多数人的做法,还是更关注他人所使用方法的效果,不但因人而异,而且每个个体所倾向的类型可能是趋于稳定的。

这一设想在2014年发表于《自然·通讯》的论文中得到了支持[1]。摩里曼等人邀请志愿者来实验室做一些决策的任务,根据他们的任务积分予以额外金钱奖励。参加实验的受试者随机组成4人小组,进行二选一的任务。

根据任务的奖励规则,可以将任务分成四种情境:

  1. 两个选项中B选项总是更优;
  2. 两个选项中,A选项利于群体利益最大化,而B选项利于个人利益最大化;
  3. 哪个选项人多,该选项就获利更多;
  4. 哪个选项人少,该选项就获利更多。

受试者需要在每种情境下进行20轮的决策,从而有足够的时间来学会规则。研究的精髓在于,在每次决策之后,受试者可以选择是否以少量积分为代价,来获知他同伴的决策与收益情况,但是每次能够获得的信息是有限的(这与日常生活更接近)。

在实验中,有20%的人在整个决策过程中都闷头自己选,不关注同伴的决策情况。而在剩下的80%左右的人中,一部分人很稳定地只使用积分换取其他同伴的决策信息;另一部分人则稳定地关注结果——他们使用同样的积分,只获取部分同伴的决策以及对应的收益信息。这些结果表明,被试的决策模式具有很强的跨情境一致性。这个结果,近日在他们发表于《美国科学院院报》(PNAS)的研究中得到验证。

读到这的你,想想自己更接近哪种决策类型?想清楚之后,来看最新的研究结果:

在与同类的合作中,哪一类的人更自私?

既然人们能相对稳定地采用两种不同的学习策略,那么在群体合作中,采用不同策略的人擦出怎样的火花?在2014年的论文中,范德伯格、摩里曼和维森首先通过计算机模拟了基于频率的学习者群体(“从众型”)、基于成功的学习者群体(“从善型”)和混合的学习者群体(“混合型”)。三种人在群体中的表现。他们发现,当群体中每个个体所面临的情境均有最优解时,这个最优解会迅速在群体中传播并且稳定下来。

在2015年的研究中,他们招募了人类志愿者进行实验,并按照他们在决策任务中的表现,将他们分入从众型、从善型和混合型三个小组。在二选一的决策任务中,作者们发现,当群体利益最大化与个人利益最大化相冲突时(情境2),从众型的小组会越来越多地进行合作,选择对集体利益有利的选项;而从善型的人则越来越选择不合作[2]

采取不同社会学习策略的被试,在各自组别中的平均合作率图。图片来源:参考文献[2]

统计结果表明,不同的小组在任务初始条件下的合作程度其实没有差异。在进一步对每个小组成员每一轮的决策进行分析之后,研究者确定群体合作水平的差异是由参与者的学习方式差异引起的。

对于从善型的参与者来说,如果他们观察到有同伴在前一轮决策时采用了与自己相反的选项,却获得了比自己更多的收益,则他们有可能会在当下的选择中改变原先的策略。如果收益要高出很多,则他们一定会改变自己的选项。而在情境2中,自私的选项一般会导致更加高的个人收益,从善型的人自然会转向个体利益最大化的选项并稳定在此选项。

而对于从众型而言,如果自己前一轮采用不合作的选择,则不管他们所见的同伴如何选择,他们都比较有可能转向合作;如果前一轮选择了合作,则下一轮的选择很可能取决于其他同伴的选择。

信息选择的差别,导致了群体成员最终会趋向于不同的合作模式。使用计算机模拟两种学习信息的方式进行决策,也发现采用不同策略最终会导致两组的合作水平不同:基于成功学习的算法会导致更低的合作水平。这也许是那些善于向他人成功学习的“精英层”更容易表现出自私行为[3]的原因之一。

另一个有趣的问题是,学习方式是否与个人家庭背景或成长经历有关?直观来看,基于成功的学习比基于频率的学习更加复杂,这其中是否有着家庭背景、受教育程度甚至智力的影响?“精英”是否会更加倾向于采用基于成功的学习方式?目前摩里曼等人的研究对此还没有直接证据。但是他告诉作者,他们正在与上海交通大学合作,进行跨文化实验来研究这些问题,也许我们不久就会看到答案。

(编辑:Calo)

参考文献:

  1. Molleman L, van den Berg P, Weissing FJ. Consistent individual differences in human social learning strategies[J]. Nat Commun 2014; 5.
  2. van den Berg P, Molleman L, Weissing FJ. Focus on the success of others leads to selfish behavior[J].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2015; 112(9): 2912–2917.
  3. Dubois D, Rucker DD, Galinsky AD. Social Class, Power, and Selfishness: When and Why Upper and Lower Class Individuals Behave Unethically[J].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2015; 108(3): 436-449.

文章题图:stuartwilde.com

 
 
 
 
 

热门评论

  • 2015-04-01 08:47 周日游鱼

    本文涉及到社会群体范畴了,随便聊两句。

    既然为社会群体,则必然会出现:在个体的分歧中,选择一个较好的方式来执行的问题。显然,这个选择未必能符合所有人的意愿。从历史的角度来看,如何抉择和经济基础有一定关系。古代经济基础简单,因此可以容许出现皇帝模式,即极少数精英来做决策,大多数人执行即可的情形。而现代的大工业/大商业时代,往往各种厉害/利益关系复杂,多半需要在民主和集中之间寻找一个平衡点,才能得到较好的结果。

    所以,做决策,并非简单地要么“从众”,亦或简单地“从善”,而是一个复杂的综合模式。

    最后调侃下:历来做理论研究的,需要把条件尽可能地简化,然后构建数学模型来做研究。实话实说这种模式有其不可估量的优点。不过么,要是简单地拿来应对人类社会这个堪称最复杂的事务,往往会得出莫名其妙的结论。所以,千万不要让科学家做领袖(事实上也成不了领袖),这实在是上天给人最大的恩惠,哈哈。

    [8] 评论

显示所有评论

全部评论(15)
  • 1楼
    2015-03-31 20:52 hcp4715 社会认知神经科学控

    杀!

    [0] 评论
  • 2楼
    2015-03-31 21:04 素食者

    个人能力是否会影响其选择类型?平庸者最划算的可能是从众,越是相关能力强的就越不容易从众吧。

    [2] 评论
  • 3楼
    2015-03-31 21:19 Get到点了
    引用文章内容:他们招募了人类志愿者进行实验

    难道还有非人类志愿者?

    引用文章内容:直观来看,基于成功的学习比基于频率的学习更加复杂,是否家庭背景和受教育程度甚至智力是否会影响人们的学习方式?

    不通顺啊

    [1] 评论
  • 4楼
    2015-03-31 21:26 林夕走召

    自杀真是太可恶了。

    [2] 评论
  • 5楼
    2015-04-01 08:47 周日游鱼

    本文涉及到社会群体范畴了,随便聊两句。

    既然为社会群体,则必然会出现:在个体的分歧中,选择一个较好的方式来执行的问题。显然,这个选择未必能符合所有人的意愿。从历史的角度来看,如何抉择和经济基础有一定关系。古代经济基础简单,因此可以容许出现皇帝模式,即极少数精英来做决策,大多数人执行即可的情形。而现代的大工业/大商业时代,往往各种厉害/利益关系复杂,多半需要在民主和集中之间寻找一个平衡点,才能得到较好的结果。

    所以,做决策,并非简单地要么“从众”,亦或简单地“从善”,而是一个复杂的综合模式。

    最后调侃下:历来做理论研究的,需要把条件尽可能地简化,然后构建数学模型来做研究。实话实说这种模式有其不可估量的优点。不过么,要是简单地拿来应对人类社会这个堪称最复杂的事务,往往会得出莫名其妙的结论。所以,千万不要让科学家做领袖(事实上也成不了领袖),这实在是上天给人最大的恩惠,哈哈。

    [8] 评论
  • 6楼
    2015-04-01 11:31 null.
    引用@素食者 的话:个人能力是否会影响其选择类型?平庸者最划算的可能是从众,越是相关能力强的就越不容易从众吧。

    利用从众心理坑大众

    [0] 评论
  • 7楼
    2015-04-01 13:26 爱抚

    看图片,肯定是应该先从重一次,再从善一次,如此往复,否则犯规..

    [0] 评论
  • 8楼
    2015-04-01 23:05 krtek-

    决策和跳舞一样不需要教。——五月天

    [0] 评论
  • 9楼
    2015-04-02 05:24 胖大叔_tschao
    引用@周日游鱼 的话:本文涉及到社会群体范畴了,随便聊两句。既然为社会群体,则必然会出现:在个体的分歧中,选择一个较好的方式来执行的问题。显然,这个选择未必能符合所有人的意愿。从历史的角度来看,如何抉择和经济基础有一定关系...


    “所以,千万不要让科学家做领袖(事实上也成不了领袖),这实在是上天给人最大的恩惠,哈哈。”

    为什么我想起了富兰克林?他是“著名的政治家、外交家、哲学家、文学家和航海家以及美国独立战争的伟大领袖。富兰克林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享有国际声誉的科学家和发明家。他为了对电进行探索曾经作过著名的“风筝实验”,在电学上成就显著;为了深入探讨电运动的规律,创造的许多专用名词如正电、负电、导电体、电池、充电、放电等成为世界通用的词汇。他借用了数学上正负的概念,第一个科学地用正电,负电概念表示电荷性质。并提出了电荷不能创生、也不能消灭的思想,后人在此基础上发现了电荷守恒定律。”——摘自搜狗百科

    他是“美国著名政治家、科学家,同时亦是出版商、印刷商、记者、作家、慈善家;更是杰出的外交家及发明家。他是美国革命时重要的领导人之一,参与了多项重要文件的草拟,并曾出任美国驻法国大使,成功取得法国支持美国独立。本杰明·富兰克林曾经进行多项关于电的实验,并且发明了避雷针。他还发明了双焦点眼镜,蛙鞋等等。本杰明·富兰克林是共济会的成员,被选为英国皇家学会院士。他曾是美国首位邮政局长。“——摘自百度百科,与维基百科完全相同

    [1] 评论
  • 10楼
    2015-04-02 09:00 周日游鱼
    引用@胖大叔_tschao 的话: “所以,千万不要让科学家做领袖(事实上也成不了领袖),这实在是上天给人最大的恩惠,哈哈。”为什么我想起了富兰克林?他是“著名的政治家、外交家、哲学家、文学家和航海家以及美国独立战争的伟大领袖。富兰克...

    找到反例了,呵呵,赞一下。

    我这个评论一定要结合着上下文看。关键的论述点在于:基于“大工业/大商业时代”这个背景,更强调的是团队,既如此,那个体之间的利益、团体之间的利益,相互之间的纠葛错综复杂,因此往往需要协调机制。换句话说,这不仅仅只是“众”和“善”两个词能简单地概括了。

    同样,大工业/大商业时代的这个背景下,批量化生产出来的“专才”才是主流,“全才”这个东东注定是特例。所以,像富兰克林这种“全才”,我们还是把他挂在“奇迹薄”上好好观赏+羡慕+妒忌好了,哈哈。

    也正因为如此,所以才对果壳试图用“科技”的方法来解读社会,开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正如前面所讲,这种建模的模式是有其不可估量的优点的。这是要面对“人”或者“社会”这种善变的“怪胎”,常会得到一些很有趣的结论。嗯,不管怎样,至少也能增加一些欢乐,不是么?哈哈。

    文笔不算太好,敬请谅解哈。

    [1] 评论
  • 11楼
    2015-04-02 09:32 胖大叔_tschao

    谢谢!接到个吐槽后不骂娘、不强词夺理的回应,还真是挺高兴的。我已经打算好接到“连百度百科也信,还是去测测智商……”之类的话了。

    [0] 评论
  • 12楼
    2015-04-02 10:07 企鹅骑士队长

    这就是为什么要有两院制,众议院和下院是少数服从多数,参议院和上院要保护少数人的利益和整体发展方向。互相制衡。

    [0] 评论
  • 13楼
    2015-04-02 10:52 小蹊

    我觉得科学能够概括的只是一个相对广泛的概念啦。简单的模型就意味这相对极端的情况。这样推演,得出的也许是处于两极上的概念。但也不是完全没有意义吧。

    我的态度是,不可尽信,也不可不信。

    [0] 评论
  • 14楼
    2015-04-02 17:07 凤鸣追月

    我很想认真的去看完,结果看到一半的时候觉得好没有意思,就果断放弃回了个贴。

    [0] 评论
  • 15楼
    2015-11-30 18:21 NotFound404

    大V:"我TM才不管这有的没的,我要民主!"

    [0] 评论

显示所有评论

你的评论

登录 发表评论

hcp4715
hcp4715 社会认知神经科学控

作者的其他文章

更多科研事,扫码早知道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家长监控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5] 0609-239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