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 观点 社会

人情债的博弈:为何会有“中国式让梨”?

Ent 发表于  2015-05-09 16:28

你也许已经看过了漫画作者@笛子Ocarina 的“中国式让梨”。

这是一场典型的围绕人情债而展开的仪式性争斗。但为何会有这样的争斗呢?博弈理论对这样的现象有一个尝试性的解释。

从重复囚徒博弈到人情交换

今天我帮你个忙,明天你帮我一个。日常所说的人情,说白了就是这样的互惠行为。我牺牲自己的利益,为你带来更大的利益,指望你将来能为我做同样的事情,最终双方一起受益。

为啥我不担心你拿了好处跑路呢?因为我预测我们在未来还会碰面,双方的互动还会持续下去。形成长久的合作关系,最终都会受益更大;就算你真的打算为眼前利益背叛我,你也得掂量一下来自社会的谴责——这世界上可不止你我两个人。

就这个逻辑追根溯源,可以回到所有合作理论的基石:重复囚徒困境。如果你我只相遇一次,此后再也没有任何交集,那么纯为自己眼下利益着想是正常的,双方都会选择背叛,哪怕最终结果是双输。但是如果相遇次数很多,优势策略就变成了“回报好人、惩罚坏人”。这个思路下最著名的策略莫过于“一报还一报”(TFT)——你上一轮怎么对我,我这一轮就怎么回敬。其实它并不是在所有场合下都最优,但各种最优策略里都有它的影子。

而博弈论里的“人情交换”(Favor trading),则是在此基础上做了修正:双方不再是同时打出合作或者背叛,而是每次只有一方能够行动,善举是否得到回报要等到下一轮才知晓。这引入了一些额外的变数,但是大多数情况下,主流的行为依然是长期的合作互惠。一个存在“人情”概念的社会,其实是更好的。

孔融让梨:一个毫无益处的人情

现在问题来了。无论是博弈论上分析的人情,还是我们日常生活中感受到的大部分人情,都是代价小收益大的。朋友帮你个忙,你再帮回去,结果是双方都得到了好处,总体上对社会也有益。

可是,挑梨是一个“零和博弈”。一共两个梨,一方拿了大的,另一方就必然得拿小的,当两个孩子 都很喜欢梨的时候,代价和收益正好相当。在让梨的时候,无论双方交换多少次人情,都不会变得更好;就让梨本身而言,没有双赢也没有双输。照理说,这样的东西并没有多少积极效果。

只是,现实生活中没有人真的会去用博弈论计算每一次交易。就算这是一个毫无益处的人情,在我们看来,这也是人情。

其实一个梨子而已并没有什么要紧的,但是文化传统不这么认为。

人情的大与小

人情虽然好用,但记人情可是件负担很大的活儿。毕竟这东西不能定量,不能像记账本那样明明白白写下来。而且,正如我们不愿意欠债一样,欠人情债——尤其是并不算亲密无间的亲戚的债——也是让人不自在的事情。(因为传统中国家庭结构的原因,这样的债还偏偏很容易欠下。)

要怎么避免脑子记的人情太多最终炸掉?原则人人都懂,抓大放小嘛。大的人情记住,小的过去就过去了。但是,多大算大多小算小,不同人和不同文化的判断都是不一样的。而出于某种原因(不知是否和儒家经典里反复强调的禅让有关),“谦让”在中国传统文化里,被划分成了大事儿。就算谦让的只是梨子这种微不足道的小东西,挂上了这个名头也是大事儿。

又是大事儿,又不想欠人情,双方互不相让,眼看就要僵持下去,怎么办?只好靠仪式性斗争找台阶下了。

仪式的意义

有一个广为流传的说法:只有人会伤害同类,动物不会。这当然是无稽之谈,动物攻击、杀死甚至吃掉同类的场景比起人只多不少;但在一种场合下,动物是的确不会做出过分举动的,那就是仪式性斗争。

仪式性斗争的理论的原型是胆小鬼博弈,在此基础上经过了演化博弈论的改良。它假定在和实力相当的敌方对抗的时候,你可以选择往死里打,可以选择拖时间,也可以选择认输。理论推算和计算机模拟表明,大多数情况下这样的斗争结局是双方一起拖时间,最终一方挑个合适的时机或者借口,在形式上认输,而实际上默认打成接近平手。这样不但造成的损失最小,而且也最大程度地保全了面子——或者,在让梨的例子里,最大程度地减小了人情债。

当然,在让梨这个例子里,梨子实在是微不足道,输了也没有什么了不起;但还是那个问题:我们的传统文化认为这是大事儿,我们也只好按照大事儿去对待它了。

是道德在绑架,还是人在绑架?

人情往来,在原则上是没有错的;让梨虽说是小题大做,但后果也不过是耽误时间而已。我们真正反感的,是它以最极端的方式展现了道德上的虚伪:明明是在算计,却偏要装作礼貌。

所幸,总的来说道德并没有这么糟糕。在博弈论的模拟里,参赛的各方是程序,它们自己并没有在算计,是反复的博弈过程剔除了表现欠佳的程序,从而实现了算计的效果——这就像马蹄子很适合奔跑,但马自己对此一无所知一样。诚然,人类个体能算计,但多数人在多数时候还是没在算的;概率上讲,你能看到的绝大部分道德行为,其主体都是简单而真心地相信它好,而不是经过了周密的利弊分析。再说,动机又不是道德的全部,很多时候只要结果是好的,我们也不会去过问动机。

但是对于我来说更加可怕的是,这幅漫画展现的让梨场景是一个典型的双重绑架——古旧的文化传统绑架了成年人,成年人又带着传统继续绑架下一代。社会时时刻刻都在改变,道德标准也应该跟着社会的变化而前进,然而现实中传统的力量却总是在拖后腿;相信两千年前的古人能够完美指导今天的社会规范,和相信他们能完美指导今天的科学、技术、医疗、经济……是一样荒谬的,可是总会有人这么相信。更加糟糕的是,这些人还在利用自己的权力和地位——无论是社会上的还是家庭中的——去把这些想法强加给下一代人。

因此,虽然一个梨真的只是完全无足轻重的小事儿,我还是想说,让梨这种事情,去死吧。(编辑:Calo)

中国式让梨-2.png

 

拓展阅读

平均分饼并不难,难的是平均分蛋糕
平均分蛋糕并不难,难的是和谐分蛋糕

热门评论

  • 2015-05-09 16:50 B-潘多喵

    大多数分配问题都可以用榨汁机解决

    [269] 评论
  • 2015-05-10 02:07 number3475
    引用@橡胶万岁 的话:通过曲解自己设一个稻草人,然后打脸。请问小编你闲得这么无聊,你老板知道吗?孔融让梨是道德体系下的议题,权利义务是法律体系下的议题,不同的体系放在一起有可比性吗?道德体系的目标是通过牺牲部分个体利益,减...

    你在质疑之前搞懂了没?……

    孔融让梨是道德体系下的议题,权利义务是法律体系下的议题,不同的体系放在一起有可比性吗?

    谁说权利与义务不是道德体系下的议题了?……伦理学讨论经常涉及到权利与义务,只不过伦理学会特别加注这是“道德上的”,可难道日常生活中不特别加注,你就搞不清楚这是道德上的权利与义务了?……伦理学必须要通过道德上的权利与义务进行讨论,并且每一个义务都是“为了保证权利的实现必须做的事情”,这样才可以进行逻辑上的公理设定和推论……而且这里说了这是孔融的那个让梨吗?说让梨就非要是孔融?……

    道德体系的目标是通过牺牲部分个体利益,减少社会摩擦,使得群体利益最大化。博弈论在这里的应用是为了个体利益最大化。在这里用博弈论解释道德体系,就好比用中医解释西医,除了搞笑还有任何意义?

    如果一个道德体系不能让不服从的人的利益受到损失,让服从的人的利益最大化,那么这个道德体系就不可能出现,道德体系之间也有演化性的竞争,这是各类社会科学上经常有的讨论,你却硬生生类比成“用中医解释西医”,除了搞笑还有任何的意义?……

    道德体系必须放在对应的时代背景下才有解释的意义。

    但一个道德体系并不只在一个时代下参与竞争……所以任何一个道德体系都可以放在任何一个时代背景下加以讨论,如非如此,我们就不能对道德体系做任何事情……

    谦让一定是为了远期利益做出的投资吗?真的不是因为标的物的价值不够大吗?

    请参考Gary Becker,这种“对于远期利益的投资”与“对于当前利益的追逐”之间本身就有效用的对比,因此这两者并不是对立的……

    没有谦让一定会被长辈责备吗?真的不是说一句“小孩子不懂事”或者从小教导孩子占尽便宜?

    这点不同的家庭有所不同,视相处的对象而不同也有所不同,这里的具体判断需要依靠“对于远期利益的投资”与“对于当前利益的追逐”哪一个对于效用的影响更大而定……“我们家有多大必要跟他们家搞好关系,占这个便宜对于跟他们家搞好关系有多大影响,占这个便宜又对于我们家当前的利益有多大影响”……这里的确需要对比这很多个因素,但是这里偏生还真就不是你想象得这个样子……

    社会经济环境在变,道德也在变。

    道德当然在变,但是道德的变化永远滞后于技术环境和社会经济环境,这才是现实……

    在这样的变化环境中,把孔融让梨的故事死气白咧地硬塞进现在的价值体系,再生搬硬套博弈论,这种行为本身,真的道德吗?

    请问这里有说是孔融的那个让梨吗?没有啊……这是你自己树的稻草人吧……说让梨就非要是孔融?……貌似本文只是在说现代中国社会中“人情债”的博弈而已,是谁在树稻草人?……只要有人支持就无所谓?……

    [111] 评论
  • 2015-05-09 19:05 橡胶万岁 会计学硕士生,摄影爱好者

    通过曲解自己设一个稻草人,然后打脸。请问小编你闲得这么无聊,你老板知道吗?

    孔融让梨是道德体系下的议题,权利义务是法律体系下的议题,不同的体系放在一起有可比性吗?

    道德体系的目标是通过牺牲部分个体利益,减少社会摩擦,使得群体利益最大化。博弈论在这里的应用是为了个体利益最大化。在这里用博弈论解释道德体系,就好比用中医解释西医,除了搞笑还有任何意义?

    道德体系必须放在对应的时代背景下才有解释的意义。在物质生产不充足的年代,人情债是一个族群内部的非正式借贷,而不是本文所述的一次性关系。如果是放在《菊与刀》描述的日本,“受恩”则是更为沉重的负担。既然是放在现在社会讨论“人情债”,那么就必须面对现实:

    谦让一定是为了远期利益做出的投资吗?真的不是因为标的物的价值不够大吗?

    没有谦让一定会被长辈责备吗?真的不是说一句“小孩子不懂事”或者从小教导孩子占尽便宜?

    社会经济环境在变,道德也在变。随着大家族的瓦解,个人主义的兴起,抢着买单这一典型的“人情债”行为正在向AA制过渡。在年轻人中间尤为明显。加以时日,AA制会成为更主流的道德标准。在这样的变化环境中,把孔融让梨的故事死气白咧地硬塞进现在的价值体系,再生搬硬套博弈论,这种行为本身,真的道德吗?

    还是说,小编自己疲于应付“人情债”,然后胡编一些东西。对不对不要紧,有人认同就行?

    [75] 评论

显示所有评论

全部评论(231)
  • 1楼
    2015-05-09 16:36 模因中的muton

    杀! 啊啊啊!给我刀!让我劈了那个梨!

    [8] 评论
  • 2楼
    2015-05-09 16:50 B-潘多喵

    大多数分配问题都可以用榨汁机解决

    [269] 评论
  • 3楼
    2015-05-09 16:59 durantmvp [12] 评论
  • 4楼
    2015-05-09 17:01 沙丁鱼罐头

    前五?

    请给我榨汁机……

    [0] 评论
  • 5楼
    2015-05-09 17:11 D00弟

    父母:我们不做道德的拥有者、我们只是道德的搬运工

    [17] 评论
  • 6楼
    2015-05-09 17:18 羽风之歌

    所以好累啊,有了这么多无意义的东西。不过这也是因为长期的社会行为中减少风险的自我保护吧。

    如果我们的历史比较短,人和人,民族和民族之间还没有什么冲突的时候,人际关系应该是很直接和有效的,可是几千年过去因为各种冲突太多,很多时候为了保护自己不得不预防各种危险的前提条件……于是各种礼仪、模式、行为和习惯就慢慢养成了,到最后就变成这种麻烦而无奈的模样

    [11] 评论
  • 7楼
    2015-05-09 17:47 素食者

    儒家重礼,但往往流于虚伪,比如汉魏时举孝廉。

    破除陋习,想吃就明说,诚实面对别人;长久以后也会让大家相信自己,甚至更相信自己。

    [10] 评论
  • 8楼
    2015-05-09 17:58 神人无功

    茅于轼的《中国人的道德前景》里还拿孔融让梨做了一个道德不自洽的例子:

    传统道德觉得孔融让梨,即选小的梨是好的,传统道德觉得君子有成人之美。那么,为了对方能拿到小梨,把大梨拿走为什么就会被道德指责?

    可见这种不自洽的玩意真是没脑子的人才会遵守。

    [20] 评论
  • 9楼
    2015-05-09 18:26 机动要塞

    然而如果不是梨,而是宝石这类贵重的东西,那么恐怕就上演真人快打了

    [20] 评论
  • 10楼
    2015-05-09 18:30 模因中的muton

    撒点宝石让我们分分吧!

    [0] 评论
  • 11楼
    2015-05-09 18:33 忑历

    哎呦,最近正在考虑传统文化对人类发展的限制,你就来了这么一篇文章,正愁没材料呢,可以拿着它去打民族主义的脸了,把它放进ppt里给同学们看需要考虑版权问题么

    [2] 评论
  • 12楼
    2015-05-09 18:38 机动要塞

    所以说只有梨远远多于人的需求时,人们才能诚实么

    [1] 评论
  • 13楼
    2015-05-09 18:38 模因中的muton

    正正楼 道德是道德,礼仪是礼仪,人情是人情 虽然结果是人的矛盾,但因此指路为码就是别有用心了 目测口水仗及来,潜水艇速速下沉!

    [4] 评论
  • 14楼
    2015-05-09 18:43 果子甜甜的

    联想到等级制度黑猩群落是按照等级分食物,人类对于所谓谦虚美德的追求很奇怪。

    不过狒狒好像有 如果地位不高的你对母狒狒好给她食物,她会找机会和你来一炮的类似暖男的行为。


    所以。。。孔融让梨就是争当暖男?

    [2] 评论
  • 15楼
    2015-05-09 18:46 5美金

    把梨换成房试试。

    [4] 评论
  • 16楼
    2015-05-09 18:54 麻壳吐槽

    我刀呢?

    [0] 评论
  • 17楼
    2015-05-09 18:59 果子甜甜的


    @孙渣[cp]其实孔融让梨的故事,续汉书就写了句【融四岁,与兄食梨,辄引小者。人问其故。答曰:“小儿,法当取小者。”】,后来却被不知道什么人加上了【父亲听后十分惊喜:“那弟弟也比你小啊?” “因为弟弟比我小,所以我也应该让着他。”孔融让梨很快传遍了汉朝。小孔融成了许多父母教育子女的好榜样】[doge][/cp]
















    也就是说原本的记录,是地位低的拿小的,和猩猩一样的等级制度(礼法)。而不像胆小鬼博弈












    但是后来有人莫名其妙的把等级制度引申成谦让美德。












    当然更好玩的是有莫名其妙的人把这种引申的解读当成“打民族主义者的脸”稻草人,模因战争之中出现这样空穴来风的完全反转也是凸现人类的暴力程度何其高

    [15] 评论
  • 18楼
    2015-05-09 19:05 橡胶万岁 会计学硕士生,摄影爱好者

    通过曲解自己设一个稻草人,然后打脸。请问小编你闲得这么无聊,你老板知道吗?

    孔融让梨是道德体系下的议题,权利义务是法律体系下的议题,不同的体系放在一起有可比性吗?

    道德体系的目标是通过牺牲部分个体利益,减少社会摩擦,使得群体利益最大化。博弈论在这里的应用是为了个体利益最大化。在这里用博弈论解释道德体系,就好比用中医解释西医,除了搞笑还有任何意义?

    道德体系必须放在对应的时代背景下才有解释的意义。在物质生产不充足的年代,人情债是一个族群内部的非正式借贷,而不是本文所述的一次性关系。如果是放在《菊与刀》描述的日本,“受恩”则是更为沉重的负担。既然是放在现在社会讨论“人情债”,那么就必须面对现实:

    谦让一定是为了远期利益做出的投资吗?真的不是因为标的物的价值不够大吗?

    没有谦让一定会被长辈责备吗?真的不是说一句“小孩子不懂事”或者从小教导孩子占尽便宜?

    社会经济环境在变,道德也在变。随着大家族的瓦解,个人主义的兴起,抢着买单这一典型的“人情债”行为正在向AA制过渡。在年轻人中间尤为明显。加以时日,AA制会成为更主流的道德标准。在这样的变化环境中,把孔融让梨的故事死气白咧地硬塞进现在的价值体系,再生搬硬套博弈论,这种行为本身,真的道德吗?

    还是说,小编自己疲于应付“人情债”,然后胡编一些东西。对不对不要紧,有人认同就行?

    [75] 评论
  • 19楼
    2015-05-09 19:11 we_cry 空间信息与数字技术专业
    引用@橡胶万岁 的话:通过曲解自己设一个稻草人,然后打脸。请问小编你闲得这么无聊,你老板知道吗?

    孔融让梨是道德体系下的议题,权利义务是法律体系下的议题,不同的体系放在一起有可比性吗?

    道德体系的目标是通过牺牲部分个体...

    道德存在的进化上的原因,就是反复博弈频繁发生的情况下的一个近似解。

    用了进击的浏览器 感觉自己萌萌哒
    [4] 评论
  • 20楼
    2015-05-09 19:54 水马君

    他自我谦让从而站到了道德的制高点上,然而儒家学教与世无争性情通达,实在是需要真性情的

    [1] 评论
  • 21楼
    2015-05-09 20:08 MooerFoes

    一个存在“人情”概念的社会,其实是更好的。然而,人情绝对不能太多,过犹不及啊。

    我们所需要做的不是完全的批判道德,而是用我们的思考与想法,让道德走向更适合如今社会的方向。人与人的交往中,最重要的是尊重,最本质的是真诚,没有这些东西,又为什么要追求一个名号上的“道德”呢?我的真实想法是想要大梨,你尊重我我就拿了,你向我表达了你的真实想法是大梨,我也愿意尊重你给你大的。不要让传统道德也停滞不前,否则连它都可能被时代抛弃。

    [2] 评论
  • 22楼
    2015-05-09 20:56 昂拉克

    我的场景与此完全相反:去亲戚家做客,亲戚家有零食请我吃。我是那种非常不喜欢吃零食的小孩,所以……

    一开始/他们请我吃零食的时候/其实我是/是拒绝的

    你不能让我吃/我就吃

    因为我/根本就不喜欢吃零食/不喜欢/吃零食

    我跟他们说/不用了/我不喜欢吃零食

    他们说/没关系就尝一口/否则就是不领情

    他们的盛情难却/我也就/尝~/尝~

    然后/又不再吃零食

    回家的路上/家长就说我/说我虚伪/虚伪

    一点也不像/一个小孩子/没有一点童真/给自己/戴上面具

    嘴上说/不喜欢吃/最后还不是吃了/这就叫/虚伪~/虚伪~

    不知道谁懂/一个孩子/被叫虚伪/还是被自己/最亲最爱的人

    哪怕他们清楚/家里没有零食/就是因为我不吃

    【写着写着格式不对了……

    duang~/duang~



    [15] 评论
  • 23楼
    2015-05-09 20:58 没带糖的克苏鲁

    这才是真正的孔融让梨,古代的那个故事就是作

    [3] 评论
  • 24楼
    2015-05-09 21:01 路过的酱油

    看出了lz的文章用意。我只想说功利心也正在绑架现代人!当人人功利的时候,你计算我,我计算你,人人都会更累,会更加不得安宁。

    最后,lz一定看不懂中式哲学.(笑)

    [5] 评论
  • 25楼
    2015-05-09 21:03 路过的酱油

    原本单纯的礼让,非得抱着功利式的解读。这种斤斤计较的思维,要怎么说来着?(笑)

    [9] 评论
  • 26楼
    2015-05-09 21:27 beiang

    记得有个妈妈写过他们家的“让梨”教育:他们也从小教小孩子要谦让,要把好吃的东西让给别人,但是家里一般就那么几个大人陪着孩子,于是小盆友“谦让”完之后,长辈总是笑着说“XX乖,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不爱吃这个,你吃吧!”,然后东西还是小盆友吃了。结果有一次,妈妈肚子饿了,于是小朋友让她蛋糕的时候她就顺口吃了。小盆友愣了好一会儿,然后突然间就“哇”地哭了起来,说“妈妈抢了我的蛋糕”……到了这个时候,他们才发现这样的教育有多失败……


    [23] 评论
  • 27楼
    2015-05-09 22:01 每天一万次

    哈哈哈哈 好文

    [1] 评论
  • 28楼
    2015-05-09 22:16 梦游侠

    看到能够如此功利的谦虚,我实在是长见识了。(话说像这两位家长这样聪明的人,么就不会一刀把梨劈了呢?)

    [2] 评论
  • 29楼
    2015-05-09 22:39 小猫鹰

    [0] 评论
  • 30楼
    2015-05-09 22:44 beiang
    引用@梦游侠 的话:看到能够如此功利的谦虚,我实在是长见识了。(话说像这两位家长这样聪明的人,么就不会一刀把梨劈了呢?)

    一刀劈了体现不出谦让嘛

    话说我有一次坐公交遇到俩大男人争着付车费……公交喔……还争了老半天,妨碍司机关门开车……好想一脚把他俩都踹下车呀……


    [4] 评论

显示所有评论

你的评论

登录 发表评论

Ent
Ent 古生物学博士生,科学松鼠会成员

作者的其他文章

更多科研事,扫码早知道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家长监控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5] 0609-239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