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其他

吹散技术的神秘迷雾——评《现代技术的根源》

书评 现代技术的根源:基础数学与科学概念的精致纵览 The Roots of Modern Technology: An Elegant Survey of the Basic Mathematical and Scientific Concepts

方弦 发表于  2015-08-26 15:13

在科幻小说《牛顿的礼物》里,一位牛顿的仰慕者觉得当年牛爵爷的工作条件太艰苦了,于是乘坐时间机器回到过去要给他送一台计算器,简化劳动。然而牛顿对这位不速之客表示了深深的怀疑。为了证明自己,他说,“让我给你展示一下它的运作吧。”然后再上面随机输入了一个算式:81918除以123。

不料牛顿一看结果,立刻跪下祈祷,然后抽起火炉里的铁叉就朝着这位可怜的仰慕者冲过来。他差点丢了小命,计算器也毁了。

为什么呢?因为很不幸,他输入的这个算式结果碰巧是666。对于牛顿这样一位虔诚教徒来说,这是《新约·启示录》里记载的魔鬼的数字,当然不能接受。

好了,现在轮到你。如果你拿一台计算器穿越——不要去见牛顿了,换个人,比如到春秋时代去见墨子,你要怎么说服他这不是鬼神所为呢?

科幻作家阿瑟·克拉克曾经说,“任何足够先进的技术看起来与魔法无异”。就算是墨子这样,开启了诸子百家中唯一重视探索自然与技术的流派,甚至可以说是中国最早的工程师的人物,理解现代技术恐怕也不是容易的事情吧。也许内燃机还能通过演示来展现,但你要怎么给他讲解手机、互联网和微波炉呢?到最后他可能会习惯于使用这样的技术,但永远觉得它是某种不可知的魔法。

别笑。你和墨子在这一点上没有任何区别。

我们用着技术,却对技术一无所知

我们每天用电饭锅做饭,但有多少人知道电饭锅如何控制沸腾和保温的时间呢?我们每天用手机相互联系,但有多少人知道移动网络是如何工作的呢?我们感冒了会吃药,但有多少人知道为什么吃感冒药能缓解症状?

对大部分人来说,现代技术同样是一种魔法。墨子与我们之间的唯一差异,就是我们身边一直围绕着现代技术的结晶,自出生之日起,我们就蒙受技术的恩惠,以至于我们不再想起任何疑问。

但有一件连墨子都知道的事情,我们反而却忘记了:现代技术的存在并不是理所当然的,它也是数百年来人类智慧的结晶。而这种忘却,有时候会带来无法补救的结果。

因为技术像是魔法,所以我们觉得,无论在任何情况下,它都能无条件地完成我们交托的任务。但这往往只是我们的一厢情愿。平时,我们拿起手机就能与远方的亲友通讯,完全不知道,也不需要知道这样的通讯需要经过基站完成,更不知道基站和网络的容量是有限的。于是,在汶川地震后,每个人都拿起手机向远方的亲友报平安,而不是选择对通讯网络负担更小的短信息。这样的行动在瞬间就耗尽了网络有限的容量,所有电话都拨不出去,这耽误了多少本来能救命的电话!又比如,医生常常给细菌感染的病人开抗生素,对细菌引起的炎症往往药到病除,抗生素在我们眼中就成为了万试万灵的“消炎药”。于是,平时即使有些小病小痛,本来不需要药物也能自然痊愈,我们也会有事没事来两颗“消炎药”。对抗生素的如此滥用酿成了现在的细菌耐药危机,受害的还是我们自己。毕竟,技术是工具,就算工程师已经竭尽所能将它“封装”起来,最后使用的还是我们;不理解技术本身,将技术盲目地应用在适用范围以外,就会酿成这样的恶果。

如何让墨子或者牛顿或者苏格拉底或者你我理解,技术究竟是个什么东西?齐格弗里德·文特(Siegfried Wendt)教授的著作《现代技术的根源:基础数学与科学概念的精致纵览》(The Roots of Modern Technology: An Elegant Survey of the Basic Mathematical and Scientific Concepts),要面对的就是这样的问题。

但是一个人怎么可能理解如此庞大的技术体系呢?

可是技术这两个字看起来就令人望而生畏。学高中数学都已经很吃力了,又怎么可能弄清楚千百年间积累下来的技术是什么东西呢?

幸而,我们并不需要理解每项技术的每个细枝末节,大局意义上的理解足以避免绝大部分技术的误用。但即使如此,现代技术与本能直觉是如此地背离,要理解现代技术,我们必须从技术发展的根源开始,一步步吃透现代技术数百年发展的脉络,才能真正理解现代技术,哪怕这只是非常粗略的理解。

文特教授的这本书将技术划分为三个层级:数学、自然科学与工程。打个比方,当我们看电视时,电视本身是工程的结晶,用以将电视信号尽可能清晰地转化为图像;电视信号也是工程的结晶,工程师利用数学设计出合适的编码,通过调制电磁波的方式将编码后的电视信号传送到千家万户;而电磁波则是自然科学的研究对象,只有当科学家对电磁波的性质进行充分的研究后,我们才知道它能应用在信号的传播上;最后,描述电磁波、信号和编码的语言,就是数学本身,只有通过合适的数学,才能进行自然科学的研究与具体工程的设计。数学、自然科学与工程,三者层层递进,缺一不可。要理解现代科技,就要从低到高,逐步理解这三个层次。

这远非易事。数学的抽象性让依赖于形象思维的我们敬而远之,难怪许多学生都对数学恨之入骨;自然科学与我们的本能直觉更有着空前绝后的差距,“物体需要持续的力才能一直运动”,从亚里士多德开始人类文明就错了上千年;而工程的系统思维更令人无所适从,它面对的系统是如此复杂,一切环环相扣,没有相应的训练,根本无从下手。但这些障碍并非无法逾越,毕竟一代代的数学家、科学家、工程师都是这样走过来的。如果我们将数学的每一个定理、自然科学的每一个结论和工程的每一个原则比作需要攀登的高原,那么,对于日常使用的现代技术涉及的领域,前人早已为我们铺好了路插好了路标,我们只需要一步步沿着前人的足迹,顺着最省力的路径,就必定能攀登上一个个高峰。文特教授的这本书,就是这趟冒险的好向导。它并非完美,也不能告诉我们所有答案,但这起码是个好开端。

就是不懂也不想懂,又能怎样呢?

当然,即使铺好了路,面对现代技术这道险峻的山脉,有的人仍然会望而生畏。个人的不懂本也无所谓,许多人不理解技术一样活得很好——但是这样常常会引向一个场景:将一切由于滥用技术导致的灾难怪罪到技术身上,进而否定技术以及它的一切应用。

面对一场有关技术的灾难,他们不会去研究具体的证据与问题,而是呼吁将涉及的技术一禁了事。对他们来说,如果技术不是绝对安全,那就不应该应用。这种观点,因为它比技术本身容易理解得多,也比完善技术容易执行得多,往往会得到我们当中大部分人的支持。

但“绝对安全”是不存在的。生火——人类的第一个技术——它带来了无数的伤亡,直到今天还能不时听到厨房火灾导致的伤亡;但如果没有火,很难想象人类如何发展出文明。每一种技术都伴随着或多或少的风险,而面对这些风险,正确的态度应该是直面技术的缺陷,进行改良,而不是将孩子和洗澡水一起倒掉。人类文明正是在这样不断的技术改良之中发展壮大的。

我们希望有一天,对每个人而言,现代技术不再是一种无需思考的魔法,而是一道大家都乐于去攀登的山脉,每个人都能在山顶上领略美妙的风光。但群山不止于此,无论在数学、自然科学还是工程领域,还有很多前人未蹈的胜地。我们希望,在已知的山顶上看到的风光,能吸引有活力的年轻人冲击未知的领域,扩大技术的版图,为每个人带来更好的生活。这样,我们离各自心中的理想国,也许就更近了一步。如果墨子来到现代,领略了现代技术的便利,明白了现代技术的本质,他大概也会怀抱着相同的想法,就像其他成千上万的数学家、科学家和工程师一样,像这些日夜奋战为大家带来更美好生活的人们一样。(编辑:Ent、游识猷)

齐格弗里德·文特,《现代技术的根源:基础数学与科学概念的精致纵览》(The Roots of Modern Technology: An Elegant Survey of the Basic Mathematical and Scientific Concepts),原版德文标题为 "Was Sokrates nicht wissen konnte".图片来源:amazon.com

 

热门评论

  • 2015-08-26 17:29 窗敲雨 药学硕士
    引用文章内容:数学的抽象性让依赖于形象思维的我们敬而远之,难怪许多学生都对数学恨之入骨

    [16] 评论
  • 2015-08-26 17:39 Calo 果壳科技编辑

    大一的物理学导论课,老师掏出一个U盘,说,“这个东西你们每个人都有是吧。谁能告诉我,这个小东西是怎么存那么多数据的?”
    没人说话。“你们连最日常的东西都不好奇,老师能教给你多少呢?”
    没人说话。
    不求甚解太自然了,让对技术的好奇变成一种需求却遥远得多。


    [16] 评论
  • 2015-08-26 16:11 侧卫007

    这书还没中译本吧,果壳有意向出吗?

    [5] 评论

显示所有评论

全部评论(53)
  • 1楼
    2015-08-26 15:14 所有玩家

    沙发

    [0] 评论
  • 2楼
    2015-08-26 15:32 负离子.吹风机

    或者,成立魔法师协会.

    至于什么为了人类的BALABALA,现代人属在没有铜刀以前就生活了几十万年,不管又不会灭绝

    [2] 评论
  • 3楼
    2015-08-26 15:59 猛猫

    道家也很重视探索自然与技术……哦,请区分道教和道家……

    无论从治国还是做人来说,除非你是打算出去混的,不然儒家那套看过去基本没用。

    孔儒的思想,经过历朝历代的改造,那么点精华基本都丢失了,而糟粕的却大多留下来了。

    人的劣性本就根深植于本性之中,而好的那面,因为社会环境和制度的原因,很难发挥出来。

    现在的社会假设就是最坏的恶人社会,人人自私自利的经纪人社会,法律并不褒奖善,也不保护善,只讲究规定公平(甚至在某种情况下,规定公平也难以实现),而恶人和经纪人却因为不遵守游戏规则屡屡占优势。

    所以不推荐儒家那套把所有政治问题变成伦理规范问题的逗逼行为。

    出去混的话,倒是可以了解一下,就明白怎么装模作样玩人,以及某些规矩。

    ”仁者不能使他者仁,推爱不远“,这始终是孔子理论的局限,而且更容易造成”伪善“。

    至于道家,这个很麻烦,我也懒得说了……

    只能告诉你,不要看现行的通行本。

    [3] 评论
  • 4楼
    2015-08-26 16:11 侧卫007

    这书还没中译本吧,果壳有意向出吗?

    [5] 评论
  • 5楼
    2015-08-26 17:16 大头米少

    作者描述了一个技术世界的乌托邦。

    剧终。

    [2] 评论
  • 6楼
    2015-08-26 17:18 wuou 果壳网副主编
    引用@侧卫007 的话:这书还没中译本吧,果壳有意向出吗?

    是的,目前只有英文版,国内有意向引进,但未必是果壳。

    [1] 评论
  • 7楼
    2015-08-26 17:23 饭卡 果壳网运营

    感觉好高深的样子。。。

    [0] 评论
  • 8楼
    2015-08-26 17:28 DLEFEFE 策划编辑

    写的非常有深度,之前看英文版的时候有些不懂。作者写的很明白,如果能看到作者翻译的整本中文就更好了。

    [3] 评论
  • 9楼
    2015-08-26 17:29 窗敲雨 药学硕士
    引用文章内容:数学的抽象性让依赖于形象思维的我们敬而远之,难怪许多学生都对数学恨之入骨

    [16] 评论
  • 10楼
    2015-08-26 17:33 Jerrusalem

    在我的梦里有这样一种程序——

    只要我把需要演算的东西说出来,他就能给我正确回答

    好吧,让我再睡会……

    [0] 评论
  • 11楼
    2015-08-26 17:34 nwljy

    苏格拉底在时光机前回溯科学与数学史

    [0] 评论
  • 12楼
    2015-08-26 17:38 C.CristataX 生物科学专业
    引用文章内容:我们每天用电饭锅做饭,但有多少人知道电饭锅如何控制沸腾和保温的时间呢?我们每天用手机相互联系,但有多少人知道移动网络是如何工作的呢?我们感冒了会吃药,但有多少人知道为什么吃感冒药能缓解症状?对大部分人...

    这段话是如此振聋发聩

    [2] 评论
  • 13楼
    2015-08-26 17:39 Calo 果壳科技编辑

    大一的物理学导论课,老师掏出一个U盘,说,“这个东西你们每个人都有是吧。谁能告诉我,这个小东西是怎么存那么多数据的?”
    没人说话。“你们连最日常的东西都不好奇,老师能教给你多少呢?”
    没人说话。
    不求甚解太自然了,让对技术的好奇变成一种需求却遥远得多。


    [16] 评论
  • 14楼
    2015-08-26 19:27 incons
    引用@Calo 的话:大一的物理学导论课,老师掏出一个U盘,说,“这个东西你们每个人都有是吧。谁能告诉我,这个小东西是怎么存那么多数据的?”没人说话。“你们连最日常的东西都不好奇,老师能教给你多少呢?”没人说话。不求甚解太...

    其实吧……大学的课上,谁鸟老师啊。╮(╯_╰)╭

    [2] 评论
  • 15楼
    2015-08-26 21:17 方弦 科学松鼠会成员,信息学硕士生
    引用@猛猫 的话:道家也很重视探索自然与技术……哦,请区分道教和道家……无论从治国还是做人来说,除非你是打算出去混的,不然儒家那套看过去基本没用。孔儒的思想,经过历朝历代的改造,那么点精华基本都丢失了,而糟粕的却大多留...

    也要看哪个道家流派了。《庄子》外篇我记得有个东西是反技术的,老翁浇水啥的。《道德经》中提到的“巧”,也有些人解释成“技术”的。我觉得道家本身倒是对技术没什么特别看法吧,毕竟主要讲的还是政治和处世……

    [2] 评论
  • 16楼
    2015-08-26 21:29 卖口张 化学学士,摄影爱好者,果壳实验室成员

    完善知识体系好书的样子

    [0] 评论
  • 17楼
    2015-08-26 21:30 卖口张 化学学士,摄影爱好者,果壳实验室成员
    引用@果壳网孙小年 的话:写的非常有深度,之前看英文版的时候有些不懂。作者写的很明白,如果能看到作者翻译的整本中文就更好了。

    所以说办公室现在有这本书吗?

    [0] 评论
  • 18楼
    2015-08-26 21:44 梦游侠

    了解事件背后的运行机制,就是抹去对未知的恐惧。

    [1] 评论
  • 19楼
    2015-08-26 21:46 梦游侠
    引用@wuou 的话:是的,目前只有英文版,国内有意向引进,但未必是果壳。

    看文章这么说,我都有看看这本书的念头了

    [1] 评论
  • 20楼
    2015-08-27 10:06 猛猫
    引用@方弦 的话:也要看哪个道家流派了。《庄子》外篇我记得有个东西是反技术的,老翁浇水啥的。《道德经》中提到的“巧”,也有些人解释成“技术”的。我觉得道家本身倒是对技术没什么特别看法吧,毕竟主要讲的还是政治和处世……


    就当时所属的环境以及对后世的影响,

    墨家更多的是代表小生产者的利益,道家看似好像倾向于没落奴隶主及贵族的利益、实际上更多是囊括所有,并非“小众”,而是“大众”;

    墨家的影响主要限于先秦,至少表面上如此;而道家的影响则一直延续到今天,在中国仅次于儒家的第二大学派,自16世纪被正式流出传播于世界之后,各国皆学习道家文化精髓,且用而不言、秘而不宣;

    墨家提倡生产劳动,而且是执着到死的愚笨式的机械劳作,道家则是尽量脱离生产劳动,不主张过分忙碌,至少谋定后动;

    墨家的核心思想是"兼爱""非攻”,但主要是通过和平方法和个人行动来阻止战争;而道家则主张清静无为,并不反对战争,且对军事思想有贡献和启发;

    在哲学上,墨家主要贡献是逻辑思维和线性思维,而道家的长处则更多的体现在直觉上,也就是非线性和不确定性,而在实际中,你会有感触,只有理解了非线性和不确定性,才能更好的把握逻辑和线性,而反过来却很难。

    在科技上,两家都对科技都有贡献,并非仅仅是政治和处世,两家也都主张适度节欲,道家尤其反对权力膨胀和科技滥用对文明的异化。

    而墨子、鲁班、黄道婆等墨家人的科技著作,如《墨经》、《公孙龙》等,很多都是靠道家(非要再细分的话,是“道教”)才得以保存。

    墨家是集体主义,道家则可以说是个人主义、甚至是自由主义。

    墨家主张”明鬼”,而道家则从鬼神的影响中彻底跳了出来。

    墨家为达到目的甚至往往不惜牺牲生命,而道家则把生命看得高于一切。

    墨家有严密的组织和纪律,全部成员只服从于”巨子”一人,而道家则没有严密的组织,不过分化继承后的道教,倒是开始弄上各种派别和组织。

    墨家主张用贤能治国,道家则反对“尚贤”——也就是榜样,主张“无为”,因为明白会造成人心的乱动攀比,容易造成极权,丧失多样性和流动性。

    说起来,道家一直是儒家的老湿。

    孔儒推行“仁义尚贤”,早被老子批驳反对过:圣人不死大盗不止,白白让世人烦恼,只不过是增加一些当权者压迫百姓的借口罢了。既然从自然当中领悟本就存在的规律,又何必宣讲什么仁义呢?那不就和敲着鼓去寻找丢掉的羊一样愚蠢可笑吗?现在这么做,就是扰乱人的本性。

    [3] 评论
  • 21楼
    2015-08-27 10:14 FranklinWhite

    期待这本书

    [1] 评论
  • 22楼
    2015-08-27 11:29 方弦 科学松鼠会成员,信息学硕士生
    引用@猛猫 的话:就当时所属的环境以及对后世的影响,墨家更多的是代表小生产者的利益,道家看似好像倾向于没落奴隶主及贵族的利益、实际上更多是囊括所有,并非“小众”,而是“大众”; 墨家的影响主要限于先秦,至少表面上如此;...

    你说了那么多,但是都没涉及到主题:道家对于技术的看法到底是什么样的?

    而且你说的也并不是没有槽点……比如说你说道家把生命看得高于一切,然后《庄子·大宗师》里的子祀他们和子桑户他们是什么回事?……

    [3] 评论
  • 23楼
    2015-08-27 12:15 猛猫
    引用@方弦 的话:你说了那么多,但是都没涉及到主题:道家对于技术的看法到底是什么样的?而且你说的也并不是没有槽点……比如说你说道家把生命看得高于一切,然后《庄子·大宗师》里的子祀他们和子桑户他们是什么回事?……

    主题?

    不去破坏自然、共存是首要,反对滥用对人性和文明的异化。——这就是道家对技术的看法。

    我难道没有提及?非要再延伸拓展的话,

    天下大事,必作于细,天下难事,必作于易。损不足而奉有余等等等等,这些明明都是最简朴而深远的生活道理和科学道理。

    你反复提到了庄子方面的内容……他又不能代表整个道家,他主张的是“等生死”,生死一样,故事说的是故事,反讽看不懂的话,也罢。

    倒是庄子也有篇《应帝王》,说的就是混沌无七窍,而开七窍必死。这个本身就非常科幻,也很有生命科学意味。

    [0] 评论
  • 24楼
    2015-08-27 12:31 方弦 科学松鼠会成员,信息学硕士生
    引用@猛猫 的话:主题?不去破坏自然、共存是首要,反对滥用对人性和文明的异化。——这就是道家对技术的看法。我难道没有提及?非要再延伸拓展的话,天下大事,必作于细,天下难事,必作于易。损不足而奉有余等等等等,这些明明都是...

    你说的是关于应对自然和社会,但是关于技术的讨论在哪里?《道德经》基本没有涉及到技术,即使涉及到,也都是比较不好的方面。如果你有异议的话,请直接拿原文,最好带上上下文。另外,你的引文基本上没有涉及技术,无法判断老子当时的意思。你说是“科学道理”,这就近于附会了。这跟“佛教科学观”有什么区别?

    我再举个例子吧,因为手头没有常看的版本,直接从维基文库拖了一段下来:

    《德经·八十》

    小国寡民。使有什伯之器而不用;使民重死而不远徙。虽有舟舆,无所乘之,虽有甲兵,无所陈之。使民复结绳而用之。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乐其俗。邻国相望,鸡犬之声相闻,民至老死,不相往来。

    “使有什伯之器而不用”,当然这个要看“器”到底指什么。但既然是要来用的,跟技术大概有些关系。“使民复结绳而用之”,这个就显然是不支持技术进步的了,至少是不支持技术推广的。

    其实反而庄子对于技术的看法更柔和一点,但也没有好到什么地方去。的确庄子不能代表整个道家,但这不是正好说明了道家内部也有不同的流派,也有不同的分歧么?至于反讽,抱歉实在没有看出来。

    [3] 评论
  • 25楼
    2015-08-27 12:39 方弦 科学松鼠会成员,信息学硕士生
    引用@猛猫 的话:主题?不去破坏自然、共存是首要,反对滥用对人性和文明的异化。——这就是道家对技术的看法。我难道没有提及?非要再延伸拓展的话,天下大事,必作于细,天下难事,必作于易。损不足而奉有余等等等等,这些明明都是...

    我也不是说道家不好,不过第一,它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好,《道德经》的在全球范围的影响也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大,第二,它之中也有不适合现代的地方,有可以商榷的地方,毕竟在差距数千年的不同社会环境中,如果没有水土不服那是不可能的。道家可能经常被后现代主义引用,不过不要忘记,后现代主义在人类的整个累积之中并不占多少份额。

    《道德经》和《庄子》我都读过,《道德经》被改过这大家都知道,自从帛书本和竹简本被挖出来之后,大概市面上流通的都校对过了吧。里边的思想有好的地方,但是如果不去自己判断什么地方好什么地方不好的话,如果只是拾人牙慧的话,那这个书不读也罢。

    [3] 评论
  • 26楼
    2015-08-27 13:46 猛猫
    引用@方弦 的话:你说的是关于应对自然和社会,但是关于技术的讨论在哪里?《道德经》基本没有涉及到技术,即使涉及到,也都是比较不好的方面。如果你有异议的话,请直接拿原文,最好带上上下文。另外,你的引文基本上没有涉及技术,...


    最开始,我就是不认可原文在开始部分中,提及的对墨、儒、道的观点阐述,因为阐述的过于片面和表面。


    没事,接下来,咱慢慢扒、慢慢扯犊子。

    万事万物所有本来就是有机一体,存在转化,并非切割分裂。

    《道德经》讲方法论略多,至于有人认为对技术方面持略消极态度的地方,并非完全消极,强调的是审慎。

    这就好像一波人说道家太“避世”、“出世”、“消极”,实际上,他非常“入世”,或者说出世入世随意切换。

    我反对任何“标签化”的“崇古”和“附会”,至于“佛教科学观”神马的,就没当回事,当然我理解你的延伸意思。

    如果非要就佛教科学什么的,私以为也就《华严经》可以读一读,其他的就当神话扯淡开开脑洞蹦点灵感算了吧……


    关于《德经·八十》“小国寡民”,对于“器”的理解,确实有争议和模糊。

    “器”,形而下,往往说的是具体的事物、名物、制度等。

    而“道”是无形象的,形而上,或者说可以有各种形象的化身和假象,然而内含有规律和准则。

    两者算作是物质与精神的关系。

    个人喜欢联系和比对,私以为,小国寡民里的“器”,建议参考道德经中之前的“邦之利器,不可以示人”——战争工具可以制造储备但不能随便用,既不可以对自己的民众使用(杀戮),更不可以轻易对外人展示(杀戮)。

    再回过来看“什伯之器”,人以群分内部交流足够,物质够丰富,工具足够多,你爱用不用就那么回事儿呗。

    至于“使民复结绳而用之”,并非必须让人民退化到结绳记事,这完全是当初翻译者的自以为是,道德经前面也提及过“复归于婴”,难道形容阐述的就是必须要赶紧回自己娘肚子里?

    从头到尾,老子在道德经里的各种举例、暗喻、借代神马的,全都不看了?

    他形容的、阐述的是理想态度和理想现象,并非“必须照搬如此”。


    引用@方弦 的话:我也不是说道家不好,不过第一,它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好,《道德经》的在全球范围的影响也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大,第二,它之中也有不适合现代的地方,有可以商榷的地方,毕竟在差距数千年的不同社会环境中,如果没有水土...

    关于第一点,全球范围影响什么样,也未必如你想象和所见的那样,参考用而不言、秘而不宣。说起来,party各种马克思什么的,就比较搞笑了。

    第二点,很赞同,也回见前面提及的有争议的部分,我也从来就没说必须照搬如何如何,自然肯定有商榷的地方。

    被后现代引用神马的,这个主义那个主义的,都是各种割裂精分,就没有贯穿整合,并未形成生成足够的“有机体”,看看就过了,然并卵。

    帛书本和竹简本在市面流通的极其少,官方、学界、出版和教育界,也都是持模糊暧昧态度。

    虽然近期高中课程加大了古文分量,以后高三必须要学习道德经,但这玩意真心不好说,凡是被异心者篡改利用,这种“拾人牙慧”才是最可怕的,而兲朝数千年下来,无论政治、教育还是科技,皆是这种被绑架的死循环。

    [0] 评论
  • 27楼
    2015-08-27 13:58 方弦 科学松鼠会成员,信息学硕士生
    引用@猛猫 的话: 最开始,我就是不认可原文在开始部分中,提及的对墨、儒、道的观点阐述,因为阐述的过于片面和表面。 没事,接下来,咱慢慢扒、慢慢扯犊子。万事万物所有本来就是有机一体,存在转化,并非切割分裂。《道德经》讲...

    于是你要分清楚老子的本意和你自己的解读。当然老子是几千年前的人,也无从对证,但至少从当年的社会环境以及知识来说,老子的本意应该与你的解读相去甚远。

    首先,老子当年的物质条件很恶劣。“人以群分内部交流足够,物质够丰富,工具足够多”,我觉得这不是当时的状况,也不可能是老子的想法。

    其次,“至于‘使民复结绳而用之’,并非必须让人民退化到结绳记事”,这个有可能。但是老子是今天所谓的图书管理员,“结绳”相比竹简,显然是落后的技术,而无论如何指代,技术的落差是存在的,也就是说老子虽然不一定让人民结绳记事,但也决不能说他很支持技术进步。

    至于后面类似阴谋论的,实在是没什么意思。帛书本和竹简本有很多专著,你没有找到只能代表你没有用心找。至于学界对于《道德经》,观点是明确的,校正是必须的,至少我读过的现代人修订的版本都是这样,除非是那些黑心出版社随便复制粘贴就出书的,否则都有校对方面的注释,指明哪段文字来自哪个本,别的本又是怎么写的。

    [1] 评论
  • 28楼
    2015-08-27 14:00 方弦 科学松鼠会成员,信息学硕士生
    引用@猛猫 的话: 最开始,我就是不认可原文在开始部分中,提及的对墨、儒、道的观点阐述,因为阐述的过于片面和表面。 没事,接下来,咱慢慢扒、慢慢扯犊子。万事万物所有本来就是有机一体,存在转化,并非切割分裂。《道德经》讲...

    另外,我原文中写的是“就算是墨子这样,开启了诸子百家中唯一重视探索自然与技术的流派”(编辑过,但是本意如此),如果你觉得说得不妥的话,请指出。我不认为道家是一个重视探索自然和技术的流派。

    [1] 评论
  • 29楼
    2015-08-27 14:37 猛猫
    引用@方弦 的话:另外,我原文中写的是“就算是墨子这样,开启了诸子百家中唯一重视探索自然与技术的流派”(编辑过,但是本意如此),如果你觉得说得不妥的话,请指出。我不认为道家是一个重视探索自然和技术的流派。

    我不认为你不认为道家是一个重视探索自然和技术的流派。

    就酱。

    [0] 评论
  • 30楼
    2015-08-27 14:44 方弦 科学松鼠会成员,信息学硕士生
    引用@猛猫 的话:我不认为你不认为道家是一个重视探索自然和技术的流派。就酱。

    想玩子非鱼的话请便,但这只算是游戏人生的方式,而不是治学之道。当然,你可能也并不需要,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你说的都是那种道听途说的夸张解读,没有底本也没有想法。

    你的想法和做法,与人们对技术的一般看法也非常相似:只要说出来耸动吸引人,用出来好用就可以了,是对是错,孰真孰假,根本不在考虑范围之内,也不会试着去了解。

    [0] 评论

显示所有评论

你的评论

登录 发表评论

方弦
方弦 科学松鼠会成员,信息学硕士生

作者的其他文章

更多科研事,扫码早知道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家长监控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5] 0609-239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