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0
需用时 03:55
19
114
我有一个flag,立还是不立?

大战在即,他说出一句:“打完这场仗,我就回老家结婚了。”

我微微一笑,开始拖动动画的进度条,跳过后面的情节——上面这对白一出,我就料定这个人物已经没有未来。

“回老家结婚”是最著名的“死亡flag”之一了。图片来源:Xyninesky/moegirl.org

说“我一定会活着回来的”,基本战死沙场;说“请大人放心,这件事就交给我吧”,通常顺利成为炮灰;说“什么声音,去看一下”,往往随后便看到了人生的终章……谁让他们“立flag”(立旗)了呢?

在游戏、影视、动漫及文学作品中,作者会通过让人物说出特定对白或做出特定行为,来预示剧情的推进或转折。这种伏笔,被称为“flag”(旗标)。虽然总有例外,但在虚构作品的世界,人物的“宿命”往往都有flag可循。

《冰与火之歌》的作者乔治·马丁:对,我就是那个例外。图片来源:andina.com.pe

现实生活中,也有flag吗?

关上电脑,回到现实。脱离了主宰自己生杀大权的人生“编剧”,“立flag”更多成了点缀生活的谈资。

刚说完“哎呀我好久没感冒过了真是健康啊”,结果就感冒了;嘚瑟“我从来没有丢过手机”,结果当天手机就没了踪影;下定决心“这个月绝不迟到”就被堵死在路上……各式各样的巧合给了人们用“恨不该立flag”来处理负性事件的小机会。

新视野号也立过flag,不过幸好最终平安无事。图片来源:果壳科学人截图

但有一类flag却不是这样听天由命的小打小闹。它牵扯人物身份,事关人生期望,在无意识中影响着许多人。它经常出现在小学作文本上,也时时被挂在心有抱负者嘴边:我要成为XX家。它,便是所谓的“目标flag”。

唯有这个flag,可能切实地在三次元人生中发挥消极作用。

关乎目标,立flag有风险

心理学家发现,关乎目标的话说出来虽然不会对你的人身造成威胁,但是可能会降低你成功的概率。2009年,纽约大学的心理学家皮特·高尔威泽(Peter Gollwitzer)验证了这个flag对人们的影响。

研究者找来49名心理系的学生,用问卷评估他们想要成为心理学家的渴望,并且使其报告两个为了实现目标而做出的努力(比如读更多的论文,或者学习统计知识等)。随后研究者将这些学生随机分成两组,并和其中一组学生讨论问卷的回答情况,以此来传达“我知道你的志向”的信息,而另一组则采取冷处理,表示我对你的目标一无所知,也不关注。

一周后,研究人员询问两组学生在这一周内的学习情况。结果发现,那些知道实验人员了解自己目标的学生,反而花更少的时间来学习。换言之,在立的目标flag为人所知后,人们完成该目标的动力和行动似乎降低了。

随flag而起的幻觉

根据评估结果,这两组人成为心理学家的渴望没有显著差别,可为什么让别人知道这种渴望会降低了自己的行动力?这种现象和常识不符。一般来说,当别人知道你的目标后,会形成一种社会压力。你会感觉有人在监督你了,应该更加努力才是。比如健身的App会鼓励用户把自己的目标及每日进程分享到社交网站,让他人的围观和点赞成为你继续下去的动力和压力。

为什么偏偏这一类的目标反而不能让别人知道呢?

皮特·高尔威泽将“我要成为XXX”的志向定义为与自己身份相关(identity-related)的目标。人们在制定此类目标时并不具体,而宽泛的定义导致了很多行为都会让自己产生成就感——他人的了解和认可就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种。

当别人了解你的“志向”后,你似乎产生了“我已经完成目标”的虚幻,从而降低了行动力。并且,高尔威泽等人的研究还发现一个人对自己的此类目标越狂热,越容易受到“他人认可”虚幻的影响。看到这里,不禁为某些综艺节目的选手捏把汗,本来回答“你的梦想是什么”此类的问题就略显中二了,何况还给自己立这么大一flag。

生活中这样的例子并不少见。比如现在很多人想成为乔布斯一样的“创业家”,但是他们似乎太过享受“创业明星”的光环效应,到处进行演讲,真正投入到产品中的时间和精力反而较少,以至于并没有出色的产品面世。这是典型的沉迷于他人对自己“身份认可”的例证。还有你会发现,有些狂热的想“成为谁”的人特别喜欢别人的追捧和赞扬,但往往却名不副实。看看自己,在别人注视下说出“我要下笔写一本小说”或“半年后我会拥有8块完美腹肌”的你,后来付出的行动是否与当初双眼闪耀斗志时的预期相符?

立的是不是flag,取决于你的内心

是的,如愿以偿从来都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即便你能忽略观众的掌声,但要让立出的flag成为正面剧情的推动者,还得和作为人的“惯性”相抗争。

执行目标的本身就存在陷阱。通常一个大目标得细分成很多小目标才能执行,而人们常常忽略的,是这些目标之间也存在着竞争关系——实现小目标会收获成就感,从而阻碍其他目标的执行。比如,你的目标是好身材,健康饮食和去健身房锻炼都会帮你达成。一项研究表明,若在饮食上取得成就感,你可就不愿意去健身房了。

还有偏科的问题,你在某一学科上获得的成就感可能会降低你学习其他学科的热情。这提醒我们,在将大目标划分成小目标后,要保持足够的清醒——你要的是大目标的实现,而不是沉浸在某些成就感中难以自拔。

所谓立起来的目标flag,泼出去的凉白开。如果已经信誓旦旦地说出了目标,又不想完不成时羞愧难当,怎么办?以罗洛·梅为代表的存在主义心理学给出的建议是:发现焦虑的积极意义,自由选择,同时又学会负责,从而不断累积推动自己向前的勇气和信心。

如果你拥有足够清醒的内心与足够强大的自制力,那么别人知道又如何,别人认可又如何?只要自己清楚自己的位置在哪里,flag立不立都无关紧要。相反,如果做不到这一点,或者你可以试着默默努力,别急着预支公开目标时收获的那份满足。

如果你对实现目标的渴望足以压到满足感对你的阻碍,那么立或不立,目标flag就在那里。图片来源:《海贼王》

你的选择,是什么?

(编辑:Calo)

参考文献:

  1. Gollwitzer, P. M., Sheeran, P., Michalski, V., & Seifert, A. E. (2009). When Intentions Go Public Does Social Reality Widen the Intention-Behavior Gap?. Psychological science, 20(5), 612-618.
  2. Fishbach, A., Dhar, R., & Zhang, Y. (2006). Subgoals as substitutes or complements: The role of goal accessibility.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91,  232–242.

文章题图:Joe Rosenthal / wikipedia.org

 
 
 
 
The End

发布于2015-08-27, 本文版权属于果壳网(guokr.com),禁止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果壳

我的评论

装大雷

心理学专业

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