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沿 观点 心理

众人之死,只是数字?

数据 情感性数盲 统计 感性认识 旧脑 新脑 思考 快与慢

Jim Davies 发表于  2015-10-14 15:16

(Amelia/编译)想象一下:明天,你将会看到一篇有人死伤的火灾报道。倘若报道中的死亡人数是10000人,会比只有5人更让你难过吗?

这样的情境是在让人们进行所谓的“情绪预报”:预测他们自己未来的情绪状态。我们会预测,听到一万人遇难的消息会比得知五人遇难更让我们伤心。

但实际发生的事情却并非如此。

社会心理学家伊丽莎白•W•邓恩(Elizabeth W. Dunn)和克莱尔•阿什顿-詹姆斯(Claire Ashton-James)进行了一项研究,在该项研究中,一半的参与者被分到了“预测组”,他们拿到的是一份长新闻文章的简短摘要。其中一些人拿到的摘要说有五人死亡,而另一些人的摘要则声称有一万人丧生。这些“预测者”接下来被询问:如果读完全文,他们觉得自己将会有多难过;按悲伤程度由小到大按从1到9排序,他们会给出哪一个悲伤值。不出所料地,10000个受害者组的被测试者比5个受害者组的预测出了更加悲伤的反应。

另一半的参与者则被随机指定为“体验者”,他们是真的读完了新闻全文,并且只需要报告自己读完后真正的难过程度。也就是说,他们不是在预测将来的情绪状态,而仅仅是陈述自己当时的状态。令人吃惊的事情发生了——10000人组的悲伤体验和5人组的体验并无不同。研究者们将这一效应称作“情感性数盲”(emotional innumeracy)。

这个发现与人们的日常观察相符,即我们的情感似乎会忽略数字信息,至少有时会这样。一句常被误引为斯大林所说的名言是这样说的:“一个人的死亡是一场悲剧,数百万人的死亡则是一个统计数字。”的确,是有一些证据表明得知较小数量的人们正在遭受苦难,反而比一场大型悲剧更具有情绪冲击力。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这些预测者会错误地预测,他们在得知更多人死亡的讯息时会更加悲伤呢?

意识的双系统理论(dual-systems theory)认为,意识大体上可以分为两个系统。“旧脑”在演化上更加古老,这意味着它的基本结构在很久以前就演化出来了,其中很多结构是我们和其他动物共同拥有的。这就是为什么,比方说,我们能通过研究猫的脑子学到许多关于人类视觉系统的知识。旧脑主要与感知、运动和情绪相关,基本位于靠近脑后方。新脑则位于额叶区,在大脑中十分靠前的位置。人们认为新脑是专门用于审慎的逐步思考的部分,较晚才演化起来(双系统理论因为丹尼尔•卡尼曼2011年的书——《思考,快与慢》而广为人知。)

新旧脑各司其职,但有时便会猜错另一边在想什么。图片来源:http://www.sott.net/

而对于文章开篇的提到那个矛盾,有一个解释是,预测用到的是理性的新脑,而真实的感受则发生在旧脑中。当被要求作出预测时,更多人遇难会使我们更加悲伤,这个想法是“合理”的。新脑自己有一套“理论”,来判断掌管情绪的那部分旧脑如何运作,但这个理论却很有限,有时甚至是错误的。新脑(相对)擅长应对数字和数据信息。旧脑则不怎么擅长。然而,要是我们用旧脑可以理解的语言将死者众多的悲剧传达给它,情况又会如何呢?

为了检验这个想法,邓恩和阿什顿-詹姆斯进行了另一项实验——给人们观看死者的照片。即,在那些“体验者”中,一些人只是读到有15人或者500人遇难,而另一些人则看到了15个或者500个遇难者的照片。(报道是虚构的;照片中的人们并没有真的死去,但参与者们相信他们已经去世。)观看众多死者的照片,与想象15和500的人数是不同类型的信息,而且人们的确做出了不同的反应。在图片组,情感性数盲消失了。看到500个死难者的图片比15个死难者更让人们难过,因为旧脑可以相当出色地处理视觉信息。

使用了观看照片这样的技术手段,我们能在情感上消化的人数还有上限吗?邓恩和阿什顿-詹姆斯的研究表明,看到15人的照片和500人的有着质的不同。但是9000人的照片和90000人的呢?人类的大脑是模式检测器,如果你不断地在一面墙上画上点,最终,你将看不到点本身,而会看到一幅有图案的壁纸。 只有一个个小点儿的死者照片在情感上的冲击力恐怕就没有那么大,因为你所想到的不再是“人”了,而是更加抽象的图案。

我们的大脑天生能发现变化,并且会尽其所能将信息压缩为模式。要想以具体的方式呈现出诸如数千人所遭受的苦难这样的信息,而且不使人们习以为常、感到麻木,是很困难的。在人类的演化史上,我们大部分时间都生活在由一两百个个体组成的小群体里,这个数字被认为是人类在社会和认知上的极限,有时被称为邓巴数(Dunbar's number)。我们生来就不具备与上千人共情的能力,就更别提数百万或者数十亿了。

但与此同时,我们知道——哪怕我们无法感受到——较少的苦难比较多的苦难更好。事关数字时,我们不应该相信自我的感觉,而应使用理性。只有一人死去时,你可以相信自己的旧脑;有数百万死难者时,你就应该动用新脑了。(编辑:Ent)

本文由 Nautilus 授权果壳网(guokr.com)编译发表,严禁转载。 

编译来源

http://nautil.us/blog/the-death-of-hundreds-is-just-a-statisticbut-it-doesnt-have-to-be

热门评论

  • 2015-10-14 16:17 天降龙虾

    那么,得知在一场灾难性事件中有10000人幸存,会比得知只有5人幸存更让人高兴么??????

    俺想了想,觉得其实真正重要的是,那些人中有俺认识的么??

    [14] 评论
  • 2015-10-14 16:25 已注销用户

    我觉得,死一千人而没有文章或照片来煽情、提醒我“他们曾是活生生的人”的话,1000就只是数字而已,连震撼都算不上(毕竟帝都多少人,平均地死一千在视觉效果上跟没死过人没区别)。

    而死一千个人,显然并不会有媒体挨个挖掘出他们每一个人的活生生的生活。

    [8] 评论
  • 2015-10-14 19:12 AI油泳的鹰 勘查技术与工程专业,编程爱好者

    5人:天哪,他们太惨了!

    10000人:卧槽这是怎么回事?我还安全吗?我该怎么办?谁来为这个境况负责?

    [4] 评论

显示所有评论

全部评论(34)
  • 1楼
    2015-10-14 15:53 真_草履虫

    怪不得龙珠里每次出现旁白:人类消失殆尽,但是没有放弃,因为还有撒旦先生。

    时候,我并没觉得特别伤心。。。

    [2] 评论
  • 2楼
    2015-10-14 16:17 天降龙虾

    那么,得知在一场灾难性事件中有10000人幸存,会比得知只有5人幸存更让人高兴么??????

    俺想了想,觉得其实真正重要的是,那些人中有俺认识的么??

    [14] 评论
  • 3楼
    2015-10-14 16:20 大头米少

    这个从来跟数量无关吧,关键是关系不是么?

    [0] 评论
  • 4楼
    2015-10-14 16:25 已注销用户

    我觉得,死一千人而没有文章或照片来煽情、提醒我“他们曾是活生生的人”的话,1000就只是数字而已,连震撼都算不上(毕竟帝都多少人,平均地死一千在视觉效果上跟没死过人没区别)。

    而死一千个人,显然并不会有媒体挨个挖掘出他们每一个人的活生生的生活。

    [8] 评论
  • 5楼
    2015-10-14 16:44 生命激流

    从以往的生活经验推测,如果看到一张几万人丧生的惨烈图片,我的反应多半是:

    “!!!!”

    “怎么搞的?”

    如果是文字那多半会直接跳到第二阶段。

    果然旧脑是不识字的【雾

    [1] 评论
  • 6楼
    2015-10-14 17:03 partigiano

    在电影或游戏中,人们一般也会更关注主角的死活与感受,旁人往往无关紧要。

    [0] 评论
  • 7楼
    2015-10-14 17:30 模因中的muton
    引用文章内容:想象一下:明天,你将会看到一篇有人死伤的火灾报道。倘若报道中的死亡人数是10000人,会比只有5人更让你难过吗?

    脑子试图理解火灾杀死了10000人,炸了......

    [0] 评论
  • 8楼
    2015-10-14 18:20 年迈的青春痘

    我想问一下,5人预测组和5人回忆组的悲伤评价会是一致的吗?

    来自果壳Macrohard客户端
    [0] 评论
  • 9楼
    2015-10-14 18:44 周日游鱼

    文章限定了情感的范围,即“难过”。

    真实的情况应该是这样吧:得知5人遇难会难过;而10000人会震惊,继而再引发其它情感——例如:如果是天灾多半会想着救援;如果是敌对行为,估计就是求战心理了。

    [1] 评论
  • 10楼
    2015-10-14 19:12 AI油泳的鹰 勘查技术与工程专业,编程爱好者

    5人:天哪,他们太惨了!

    10000人:卧槽这是怎么回事?我还安全吗?我该怎么办?谁来为这个境况负责?

    [4] 评论
  • 11楼
    2015-10-14 23:13 西泽.贝叶斯
    引用文章内容:在人类的演化史上,我们大部分时间都生活在由一两百个个体组成的小群体里,这个数字被认为是人类在社会和认知上的极限,有时被称为邓巴数(Dunbar's number)。我们生来就不具备与上千人共情的能力,...

    从进化心理学来看:人类的心理机制本来就是进化而来的用于应对远古适应性问题的信号处理机。如果原始人类从未经历过上千人死亡的情境,也从未直观感受到过上千人的死亡,也从不需要和上千人一起合作、生活与交流。那么就不会存在让人进化出能与上千人共情的能力的选择压力,现代人类自然也不会遗传到这种大范围的共情能力。

    [0] 评论
  • 12楼
    2015-10-14 23:42 间客_10285

    这篇研究咋让我想起:杀一是为罪,屠万是为雄。屠得九百万,即为雄中雄!

    [0] 评论
  • 13楼
    2015-10-15 08:05 otaku曜

    记得一个历史人物说过,一个人的死是悲剧,100万人的死是统计数据。这居然还是有科学道理的_(:з」∠)_

    [0] 评论
  • 14楼
    2015-10-15 11:12 Karlson

    游戏撸多了,死亡真的只是个数字……

    排兵布阵,然后让他们冲锋陷阵,然后就看着数字往下掉,无论己方阵亡多少,只要把对方重要据点拿下,或者对方掉的更快,就毫无感觉。

    前几年的矿难、强拆,也让神经麻木了不少,动辄十几人几十人,到汶川、到玉树,才真的很难过,又到动车、到天津港,已经说不清是什么情感了,痛苦?没感觉到?愤怒?又有什么用?一次又一次的刷新数字上限(心里承受下限?),从以前对人祸的愤怒,到现在的麻木(抑或出离愤怒),恐怕也不仅仅是人数多少,是否是统计数字能概括的。

    [1] 评论
  • 15楼
    2015-10-15 16:12 拼图者

    会不会还有一种心理。我一个人死,旁边人都健康快乐的生活,我会觉得更悲哀。而当我上战场,周围到处都是死尸。我被打死了一点都不会觉得悲哀。

    5个人死我们会感同身受觉得有种孤单的悲哀。而10000万人死则是大家一起发生了一件事,不孤单。

    [0] 评论
  • 16楼
    2015-10-15 16:14 拼图者
    引用@拼图者 的话:会不会还有一种心理。我一个人死,旁边人都健康快乐的生活,我会觉得更悲哀。而当我上战场,周围到处都是死尸。我被打死了一点都不会觉得悲哀。5个人死我们会感同身受觉得有种孤单的悲哀。而10000万人死则是大...

    还有一个例子,就是我一个人每天都能吃上肉,可是还只能挤公交上班。周围的人都开上车了。我会觉得悲哀。而当大家都吃不上肉,我一个月能吃上一次肉,我觉得超幸福。我觉得还是孤单或者从众心理。好的必须出众,坏的必须从众。

    [2] 评论
  • 17楼
    2015-10-15 16:41 Lancer1
    引用@otaku曜 的话:记得一个历史人物说过,一个人的死是悲剧,100万人的死是统计数据。这居然还是有科学道理的_(:з」∠)_

    所以大陆饿死三千万以上,一点也不耽误他成了大救星

    [2] 评论
  • 18楼
    2015-10-15 17:22 5美金

    生活群体越小,成员彼此依赖度越高,相互就越关心。反之,群体越大,彼此依赖度越低,相互越冷漠。

    比如N万年前只有几十个人的部落,死一个壮丁就会极大影响该部落的采猎,抵御猛兽的能力。而现代大城市,随便死多少人,照样有大把人会填补上他们的岗位,并不会对整个系统造成多少损害,所以生活在大城市里的人彼此都很冷漠。

    [0] 评论
  • 19楼
    2015-10-15 21:07 素食者
    引用@天降龙虾 的话:那么,得知在一场灾难性事件中有10000人幸存,会比得知只有5人幸存更让人高兴么??????俺想了想,觉得其实真正重要的是,那些人中有俺认识的么??

    同意。

    还有个重要之处是,是否详细了解其死亡过程;总之了解越多、知道越详细,就越容易萌发感情,产生更多的共情作用。“自己人”这个概念是感情的催化剂。

    [0] 评论
  • 20楼
  • 21楼
    2015-10-15 23:45 feiji56

    人类对数字不敏感,而对故事敏感。。。

    [0] 评论
  • 22楼
    2015-10-16 01:12 花岗岩就

    要的就是让你死。死的越多越快乐。

    [0] 评论
  • 23楼
    2015-10-16 09:02 九章

    数字并没有震撼力,除非摆开来!银行卡里的十个亿远不如摆在你面前的五百万来的震撼!

    [0] 评论
  • 24楼
    2015-10-16 09:25 杨麾

    对数据的可视化有启发

    [0] 评论
  • 25楼
    2015-10-16 10:28 Kristoffersoon

    周日看到微信朋友圈说宝山万达的电梯出故障,从五楼坠落到B一楼,当时就心里一颤,因为之前一天自己也乘坐了同一个电梯,而且每个月都会去两三次。一个月前同在上海的中山公园电梯吃人事故,当时看到新闻只是略发感慨罢了,因为自己有一年都没去过那里了。感情是有范围的,区别就在这里吧!

    [0] 评论
  • 26楼
    2015-10-16 17:23 路草小红

    用新脑就是用电脑 楼主就是这个意思

    [0] 评论
  • 27楼
    2015-10-17 04:22 路小艾
    引用@大嘴Lemon 的话:怪不得龙珠里每次出现旁白:人类消失殆尽,但是没有放弃,因为还有撒旦先生。时候,我并没觉得特别伤心。。。

    撒旦先生就是人类的大救星!

    [1] 评论
  • 28楼
    2015-10-20 15:50 真_草履虫
    引用@路小艾 的话:撒旦先生就是人类的大救星!

    这个必须顶,没有什么可质疑的!

    [0] 评论
  • 29楼
    2015-10-20 21:37 亿元一只

    还真有这个理论!我以前就发现过这个问题,学历史的时候知道南京大屠杀遇难者有30万,确实有点难过,但是难过程度并没有我看报纸看到一个死5人的车祸事故高。。

    [0] 评论
  • 30楼
    2015-10-20 21:40 亿元一只

    有时候感觉自己挺分裂的,原来真的是两个闹区之间在打架23333

    [0] 评论

显示所有评论

你的评论

登录 发表评论

Jim Davies
Jim Davies Jim Davies是卡尔顿大学认知科学学院副教授,他也是该校认知科学学院想象力科学实验室主管。

更多科研事,扫码早知道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家长监控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8] 6282-492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