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7
需用时 03:44
恐声症:你咀嚼的声音让我抓狂

日常生活中总有一些声音能让人听了浑身不痛快,比如指甲划黑板的声音和尖锐的刹车声。不过,对某些人来说,当恼人的声音出现时,他们的反应可没有一身鸡皮疙瘩这么简单。他们每天的生活就如行走在危机四伏的雷区,脚步声,咀嚼声,乃至邻座人的呼吸声,都可能引发一场情绪大爆炸。

你咀嚼的声音,我无法承受

这种名为恐声症(misophonia)[1]的异常表现也被称作“选择性声音敏感综合征”(selective sound sensitivity syndrome,简称“4S”)。患有恐声症的人会对一些特定的声音产生强烈的负面反应,这一点与另外一个经常也被翻译为“恐声症”的听觉疾病hyperacusis不同。Hyperausis患者只是对声音增大的忍耐能力下降,而对恐声症患者来说,哪怕这些声音在普通人听来不过是完全可被忽略的背景音,他们也会感到百爪挠心一般的焦躁。他们在工作时无法集中注意力,也非常容易与人发生冲突,而一塌糊涂的人际关系往往会让他们走进自闭的牢笼。

打开一个专供恐声症人群交流的论坛,迎面扑来的便是各种求助帖:

“我一听见周围人嚼口香糖就会忍不住炸毛,大家都觉得我是个怪人。身边的朋友越来越少,我到底该怎么办?”

“坐在旁边的同事敲键盘特别用力,吃午饭的时候还喜欢大声喝汤,尽管他本人特别和善,但我还是看见他就来气。我不得不在工作时带上耳机听音乐,然后趁他离席的时候摘下耳机,享受一会儿清净。”

“因为受不了咀嚼的声音,我已近4年没有和家人一起吃饭了,我妈也不能理解我到底为什么反应这么大。我们大吵过很多次,她大概快要把我赶出家门了。”

咀嚼声是恐声症人群最为敏感的声音之一。图片来源:Kris Wilson/Explosm.net

许多深受恐声症之扰的人在获取相关信息渠道之前,会因为“为什么只有我这么奇葩”而倍感孤独。然而,2014年的一项研究发现[2],在483名大学生被试中,存在恐声症症状的竟然高达20%。

是病?非病?

更令人惊讶的是,尽管受波及的人数如此之庞大,恐声症在主流医学界的存在感却异常薄弱。事实上,最早的关于恐声症病例的描述出现在2000年,作者是著名耳鸣专家贾斯特波夫(Pawel J. Jastreboff)医生,那篇论文的主题也不是恐声症,而是治疗耳鸣的两种方法[3]。如今打开谷歌学术网站,以“misophonia”为关键词的搜索结果依旧只有不到300条。

恐声症为何如此不受待见?答案或许与它那尴尬的地位有关。作为一个问世不过十几年的新概念,恐声症目前的临床定义尚不清晰。一些医生与科学家认为,这种对声音的过激反应不过其他一些精神疾病的副产物,换句话说,恐声症或许只是一种“症状”,而不是独立的“疾病”。相比之下,那些已发现与恐声症有关的“正牌”疾病便抢眼了许多,其中包括大名鼎鼎的强迫症、抽动性秽语症、泛焦虑症和分裂型人格障碍。不难想见,如果一位患者说自己一听到别人啃苹果就有上前拼命的冲动,医生多半会先从那些已有明确诊断标准的精神障碍入手,而不是只有少量临床报道的“恐声症”。

在2013年,一群来自阿姆斯特丹大学的研究者们提出了不同意见[4]。他们招募了42名自我报告称有恐声症症状的志愿者,并对他们开展了详尽的临床测试。结果表明,志愿者们的恐声症表现具有许多共通的特征,而且,依照现今流通的临床诊断标准,没有任何一种精神障碍能够完整地将他们的症状囊括在内。因此,他们提议为恐声症“正名”,将之立为一个独立的精神疾病,并且初步列出了诊断标准:

  1. 患者会被一些人为制造的声音激起负面的生理和行为反应;
  2. 听到这些声音时,患者先是感到烦躁和厌恶,随后便很快升级为愤怒,有时还会出现失控的攻击性行为;
  3. 患者能意识到自己的反应是不理智的;
  4. 患者倾向于主动回避会出现这些声音的场合;
  5. 患者会因自己的反应而感到焦虑和自责,甚至影响正常生活;
  6. 患者的反应无法用其他精神障碍进行解释。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群志愿者中,有12人(也就是近30%)之前已被确诊患有其他精神疾病,更是有超过半数的人表现有强迫型人格。看来,恐声症和强迫症等疾病之间的关系,在短时间内还是只能用“剪不断理还乱”来形容了呢。

与声音战斗

不管恐声症在医生那里的定义如何变化,恐声症受害者们的痛苦并不会因此而发生改变。而基础研究方面暂时缺乏有力成果的现状,也导致目前还没有针对恐声症的系统性治疗方案。

不过,不用着急,考虑到恐声症和其他精神疾病你我难分的关系,一些经典的行为及药物治疗在这里依旧可以派上用场。其中最容易实践的莫过于改变自己应对声音的方式:不要因为害怕情绪失控而让自己与世隔绝,也不要莽撞地直接与人发生冲突,相反,戴上耳塞,听段音乐,将注意力转移至自己发出的声音等等,都是更加积极的解决方案。

YouTube上可以找到一些介绍恐声症的视频,图为纪录片Fuath na Fuaim截图。

去年,贾斯特波夫医生的研究团队以通用的耳鸣治疗法为基础,设计了一些专门针对恐声症的干预手段。例如,如果患者讨厌吃饼干的声音,就让他一边听这种声音,一边闻饼干刚出炉的香气,就这样,恼人的声音和美好的体验联系在一起,也能逐渐变得容易接受起来。与此同时,服用抗抑郁药物也能起到一定的辅助作用。根据最终论文的统计,在收治的184名恐声症患者当中,有83%取得了不错的疗效[5]

眼下,越来越多的研究者开始加入恐声症研究的大团队,也有越来越多的民间组织在呼吁人们的关注,相信在他们的努力下,恐声症患者能够重新拥抱祥和安静的生活。(编辑:odette)

题图来源:shuttstock

参考文献

  1. Cavanna A E, Seri S. Misophonia: current perspectives[J]. Neuropsychiatric disease and treatment, 2015, 11: 2117.
  2. Wu M S, Lewin A B, Murphy T K, et al. Misophonia: incidence, phenomenology, and clinical correlates in an undergraduate student sample[J]. Journal of clinical psychology, 2014, 70(10): 994-1007.
  3. Jastreboff P J. Tinnitus habituation therapy (THT) and tinnitus retraining therapy (TRT)[J]. Tinnitus handbook, 2000: 357-376.
  4. Schröder A, Vulink N, Denys D. Misophonia: diagnostic criteria for a new psychiatric disorder[J]. PloS one, 2013, 8(1): e54706.
  5. Jastreboff P J, Jastreboff M M. Treatments for decreased sound tolerance (hyperacusis and misophonia)[C]//Seminars in Hearing. Thieme Medical Publishers, 2014, 35(2): 105-120.
The End

发布于2015-10-13, 本文版权属于果壳网(guokr.com),禁止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果壳

我的评论

Alulull

神经科学博士生

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