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4
需用时 03:00
且让我吐槽一下IARC的癌症警告

Cuscoasimo /译)世界卫生组织(WHO)下属的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有两个著名特点。

一,他们会仔细评估各种事物,包括杀虫剂和阳光在内,判断它们是否会引发癌症,并对可能的风险给出权威意见。

二,在研究成果的沟通发布方面,他们做得糟透了。

他们的差劲之处在这几天暴露无遗。如我的同事奥尔加·哈赞(Olga Khazan)所报道,IARC工作组的22位科学家查阅过大量现存研究文献后,“把食用红肉归类为很可能对人类有致癌性(2A类)”,并把加工肉类归为“对人类有致癌性(1类)”。

具体解释一下,该组织把所有事物划分到5个可能的类别中。最高级别为1类,包含已确定的致癌物:烟草、石棉、酒精和新归入的加工肉类。第二级别为2A类(“很有可能致癌”)和2B类(“有可能致癌”),包括与癌症之间关系还不太确定的事物。3类纳入的是那些由于缺乏数据而无法归类的物质。

关键问题在于,这个分类,是根据证据强度(strength of evidence),而不是基于风险程度(degree of risk)做出的。

如果物质A能把癌症风险增大3倍,而物质B只会使之略升,这两种风险因素有可能被塞进同一类中。如果一种物质比另一种物质诱发的癌症种类多得多,影响的人群广大得多,事实上引发的癌症数量多得多——它们依然可以被归为同类。

那么这些分类就不是要告诉人们某事物有多危险,而是表示IARC对“此事物是危险的”这件事的确定程度。

然而,对它们进行说明的文字却完全模糊了这种区别。

1类被表述为“对人类有致癌性”,也就是说我们基本上确定这类东西有引发癌症的潜在可能。可是,IARC的死板文字没有提及风险、概率或其他附带条件的情况。这就会使人们想当然,要是他们开始吸烟或吃加工肉类,就肯定会患癌。

2A类被描述为“很有可能(probably)对人类致癌”,换个跟前面类似的说法就是,“有部分证据证明这些事物可以引发癌症,但我们还不确定”。“很有可能”这个词再次引发人们对个人风险的恐惧,但这种分类却压根儿与个人风险没什么关系。

“有可能(possibly)对人类致癌”的2B类大概是这些类别里最令人困惑的。“有可能”到底是什么意思?

要证明某一种物质不致癌,那是极为困难的。因此, IARC在检测评估了几百种事物之后,仅在第4类(“很有可能不对人致癌”)中列出了一种物质。(编者注:那种物质叫“己内酰胺”,英文名caprolactam,看起来很可怕对不对?)

于是,2B类实际上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垃圾场。所有IARC研究评估过的、并且既不能确证为致癌物也不能完全否定的风险因素,都被丢了进去。换句话讲,就是绝大多数事物都包括在内。这是一个臃肿的类别,基本上就是流行病学版的“摊手”表情→¯\_(ツ)_/¯。

2B类=“不服你咬我啊/你开心就好咯/嘛,反正就是这样” (摊手)¯\_(ツ)_/¯,图片来源:www.theawl.com

不过,试着对一个不了解这种情况的人说,高压线是“有可能致癌的”,你觉得他会怎么想?

更糟糕的是,把风险因素归类,却不对各自的实际风险进行单独说明——更别提形象化可视化——这样的做法实际上会使人们认为这些风险因素是相似可比的。然后,就肯定会导致令人误解的新闻头条,例如《卫报》上的这篇:“WHO将加工肉类与烟草并列为癌症起因” 。

这种误解一再出现,并非新事。IARC关于手机、农达(Round-Up)除草剂、柴油烟雾的判断就曾引发误解。不过,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什么改观。这本来也不算是个问题,然而,IARC还总是发布与其最新分类有关的新闻稿。

IARC最近一次发布的新闻稿是用数字表述的,只说了这样一句:“专家们认为,加工肉类日摄入量每增加50克,结直肠癌症风险随之升高18%。”可是,如果没有相关背景说明,那这句话就毫无意义——在什么基础上升高18%?加工肉类与烟草或石棉等其他1类致癌物相比起来又如何?这句话也没有说清楚。

要想清楚地传递信息其实不难,看看英国癌症研究所(Cancer Research UK)对IARC新评判的优秀解读就能知道,其间列明所有的绝对风险、背景情况,还包含简单清晰的图表。(利益相关披露:2011年前我一直在那里工作。)

英国癌症研究所提供的烟草vs红肉风险评估图。图片来源:scienceblog.cancerresearchuk.org

另外,虽然随着IARC这个针对肉类的新结论一同发表的,还有一份独立的问答文件,但是如果你的分类体系是如此晦涩,以至于需要一份5页的文档来阐释,那就可能是时候去改造这个体系,也是时候去改进你与公众讨论这些事的方式了。

在这些改变发生之前,我们面前就还是一个经典的象牙塔设定:一群学者聚在一间屋子里,向全世界讲话,并且无视一贯会随之产生的混乱。也许,针对这些“对人类有致惑性”(“confusogenic to humans”)的科学组织,我们也需要制定一个单独的分类体系。(编辑:游识猷)

The End

发布于2015-10-30, 本文版权属于果壳网(guokr.com),禁止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果壳

我的评论

Ed Yong

科学作家,著名科普博客Not Exactly Rocket Science的博主。现任大西洋月刊科学撰稿人。

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