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7
需用时 02:29
反进化论者也在“进化”,他们知道了会不会尴尬?

从哥白尼到伽利略,回顾人类历史,你可以看到一系列科学与宗教产生冲突的例子。在历史上许多宗教主导政治的时代,科学需要为宗教让路。令人遗憾的是,直到今天,这样的情况仍在持续——在美国的一些学校,演化论却仍不被允许公开讲授。

在日前发表在《科学》上的文章中,美国国家数学和合成生物学研究所尼古拉斯·马茨克(Nicholas J. Matzke)回溯了美国反进化论者的发展史。讽刺的是,认为演化并不存在的神创论者的反对言辞,却恰恰在漫长的岁月里发生了“演化”。

在立法中找场子

20世纪20年代,美国政府曾认定教授进化论违反法律。这一禁令持续到了1968年才被废除。从那以后,神创论者开始了无休止的争辩和游说之路。哪里有教授进化论的声音,哪里就有他们传道的足迹。他们的观点一变再变:从直接传授创世经文,到把神创论伪装成“创世科学”,再到搞出“智能设计”论。虽然这些策略一直被美国政府认定为违宪,但神创论者仍在不停地传播自己心中的“福音”。

2005年,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多佛(Dover)地区,神创论者又一个精心伪装成“科学”的观点被宣判为违宪。在奇兹米勒诉多佛学区案中,神创论者宣称:自然系统中,存在第三方力量“设计”的痕迹。虽然这个论断中并没有像此前一样宣称神和上帝的存在,但论点背后那至高无上的力量轮廓已然呼之欲出。此案的宣判结果标志着神创论点的又一次失败。但是,你以为神创论者会从此销声匿迹?他们可并没有你想的那么脆弱。

所谓“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来”,马茨克发现,在屡屡吃了法律的亏之后,神创论者开始学者利用法律武装自己了。近年来。他们鼓动美国各州政府推行了一系列反对进化论的法案。虽然这些法案与宪法相违背,但是只要按这些法案办事的老师不被指控,最终也就不会有什么波澜。

反进化论法案的“进化”之路

那么,他们怎么制定法律呢?其实秘密说穿了也简单——“东拉西扯”。他们在反对进化论的时候,同时也反对其他的科学研究:比如人体克隆和全球变暖。这样的策略可以看做是对宪法的规避:你不让我反进化论,我反反其他的分散下注意总行了吧?比如人体克隆这样的,当然是“违背上帝意志”的东西,本身也具有伦理争议。那反全球变暖是为什么呢?因为有很多大公司可是反对全球变暖的,加上这一条,也许就能为反进化论法案拉得赞助。

许多法案首先就被这么造了出来,然后在各州推行。一些反对进化论的立法者做的事儿很像在网上上抄词条拼论文的大学生——他们把一些已经通过的原文复制粘贴,再加上几条,就像是新的东西了。尽管慑于宪法的压力他们不敢再提神和上帝,但总会有几条条款带有神创论的影子。这样的复制粘贴太过明显,甚至科学家都可以绘出一幅严谨的进化树来:

反进化论法案的演化之路。图片来源:参考文献[1]

对于神创论者而言,这真是再讽刺不过的事儿了。

宗教和科学的政治博弈已经持续了几个世纪,而目前看来,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这样的争端还会一直存在。“在法庭上屡战屡败后,神创论正在变得愈发鬼祟而不动声色。”马茨克说,“但利用演化研究所使用的技术,我们恰恰能揭示神创论者的路数如何演变。”

说到底,选择科学来解释自己的生活,并不仅仅是因为它像这样有用而方便——最重要的是,科学容许质疑,容许交流,容许举证,容许反对和推翻。这样能够不断改变和革新的学说,具有随着时间不断去伪存真的能力。而无论怎样包装易容,神权树起的高高围墙,也免不掉在堪堪躲过外界质疑声浪的同时,把自己困在了小小的枯井之中。

(编辑:Calo )

参考文献:

  1. Nicholas J. Matzke, The evolution of antievolution policies after Kitzmiller v. Dover. Science DOI: 10.1126/science.aad4057

文章题图:wordpress.com

The End

发布于2015-12-28, 本文版权属于果壳网(guokr.com),禁止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果壳。 如在其他平台看到此文章被盗用,请告诉我们(文章版权保护服务由维权骑士提供)

S.西尔维希耶

果壳作者

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