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

经典再现,原力长在:《星球大战》概念设计缘何不朽

概念设计 star wars 卢卡斯

徐辰 发表于  2016-01-08 23:59

剧透等级:无剧透

有位朋友在微信上抱怨,嫌《原力觉醒》的机械设定炒冷饭。但对这“炒冷饭”,你问我支持不支持,我说支持,我就明确告诉你这点。

概念设计,向来不以时代新旧论成败,能够顶得住时间冲刷而始终屹立不倒的名作,多得很。有一点是很明白的——《星球大战》在1977年的成功绝对离不开优秀的概念设计和超前的特效手法,而说到它的概念设计,有三个人不能不提。

第一位自然是乔治·卢卡斯(George Lucas)本人,虽然他自己并不是专职的概念艺术家,但对影片的清晰定位促使他将概念设计列为了影片前制阶段的重中之重。为此,他在1974年11月亲自登门造访了CBS电视台的动画师拉尔夫·麦克奎里(Ralph McQuarrie),请他出面为《星球大战》担纲艺术概念设计任务。

乔治·卢卡斯与《星球大战》系列影片使用的模型道具。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在面会期间,卢卡斯用蓝色圆珠笔画了三张极其潦草的速写:一架在球形驾驶舱两侧装有太阳能板的“帝国战机”,一架机翼呈X型的星际战机,还有一个形似烂土豆的球形空间站——后来成为星战符号的TIE战斗机、X翼战斗机和死星,都源自卢卡斯的手笔。

乔治·卢卡斯面会拉尔夫·麦克奎里时,手绘的三幅概念草稿。左起:帝国TIE战斗机、X翼战机、死星:,作于1974年11月。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第二位,也就是拉尔夫·麦克奎里。他比卢卡斯大十五岁,是一位生于美国印第安纳州的加拿大移民后裔。迫于大萧条的压力,他刚一出生便随父母迁往蒙大拿州毕林思附近祖父母的农场,在那儿住到了十岁。毕林思有一处美国陆军航空队的机场,是麦克奎里和小伙伴们探险的好去处,尽管他极度恐高,飞机仍给他带来了无上的视觉享受。高中毕业之后,麦克奎里到西雅图半工半读进修工业制图,做过钣金,并在波音公司谋了个航空制图员的职位。1969年,他又在洛杉矶的CBS电视台找了一份和阿波罗计划相关的工作,为赛璐珞动画绘制背景幕和火箭等运动物体。

拉尔夫·麦克奎里为《帝国反击战》中千年隼号降落在云城停机坪的一幕创作蒙版绘景;他不仅参与概念设定,还是一位出色的绘景师。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与卢卡斯详谈之后,麦克奎里立即同意参加《星球大战》的概念艺术设计工作。在他的生花妙笔下,诞生了星战迷们耳熟能详的经典机器人角色C-3PO与R2-D2,此外,他还根据卢卡斯手绘的潦草速写,对“死星”战斗空间站的概念设计进行了长达一年的修改打磨与深化,几易其稿,终于设计出了一颗灰暗的“死亡之星”。他在航空工业积攒的丰富经验也让这些空想机械设定在想象力、功能性和真实性之间保持了良好的平衡。这种建立在可信合理基础上的奇想妙感,至今仍是星战迷们津津乐道的主题。

麦克奎里绘制的R2-D2和C-3PO概念画,第二稿。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三个好汉两个帮——麦克奎里绘制的星战概念画,左起:汉•索洛、一位无名女孩(后来卢克•天行者的原型参考之一)、丘巴卡、第一稿的C-3PO和R2-D2。绘于1975年4月1日,背景包含了义军星际战机和死星。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对麦克奎里的精彩设计,另有一人功不可没,这就是他的设计助手约瑟夫·约翰斯顿(Joe Johnston)——这位得州土佬为星战世界贡献了AT-AT和AT-ST等经典机设,并且以卢卡斯的速写为原型,和麦克奎里一起打磨完善了X翼战机和TIE战斗机的设定;最重要的是,他还在同袍柯林·坎特维尔的设计稿基础上大胆创新,敲定了“千年隼”号货运飞船那脍炙人口的造型。

1975年5月,约瑟夫·约翰斯顿大幅度修改了坎特维尔设计的海盗飞船,将它便成了一个扁扁的圆形飞船,这就是后来的“千年隼”号。麦克奎里根据他们不同时期的设计,绘制了这三幅莫斯-埃斯利太空港中海盗飞船的形态变迁,从上至下分别为:第一版草图、第一版彩图、第二版(千年隼号)彩图。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1976年,手持X翼战机和TIE战机的概念模型的约瑟夫·约翰斯顿。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在设计与特效行当摸爬滚打十几年后,约翰斯顿后来还拿起了导演筒,执导了《十月的天空》(1999)和《美国队长》(2011)等影片。

2014年,与《美国队长》电影主演克里斯·埃文斯在美队拍摄现场。图片来源:http://www.hitfix.com/

设计完成,模型也做出来了,那么,在那个电脑动画技术远不如现在完善的年代,该如何在胶片上将这些飞速运动的战舰战机和背景物件组合在一起呢?卢卡斯是一个极度追求速度感的影人,《星球大战》全片最后的高潮戏便是一场发生在死星堑道内的高速追逐战。在这些镜头中出现的死星全景、堑道和双方星际战机均为微缩模型,需要先在蓝幕前拍摄活动物件(如星际战机),再利用活动遮罩手法合成到另行拍摄的背景画面中去。

约瑟夫•约翰斯顿根据麦克奎里的设计稿,绘制的死星堑道局部设定图。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在当时,合成如此之多高速运动物件的镜头是史无前例的,在成熟的蓝幕分光合成手法基础上,特效部门必须要更进一步——他们得保证各物件既能协调高速运动,也要与背景画面中的物件完全契合。为此,工业光魔的视觉特效总监约翰·戴克斯特拉(John Dykstra)和摄影师理查德·艾德龙(Richard Edlund)革命性地结合了电脑操控技术和动作控制摄制系统,推出了被称作“戴克斯特拉弗莱克斯”(Dykstraflex)的全新系统。这套系统除了能够控制摄影机机身的运动外,还能控制摄影机的焦距。

约翰·戴克斯特拉(左一)正在《星球大战》片场调试动作控制摄制系统。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运动控制系统在当时并非新鲜事物——早在1914年,爱迪生手下的摄影师詹姆斯·布劳特甘便设计出了运动控制系统的雏形,后经戈登·杰宁斯和约翰·惠特尼等人步步革新,这项技术已在《霸王妖姬》(1949)和《2001:漫游太空》(1968)等影片中得到了实际应用。但由于工业光魔的“戴克斯特拉弗莱克斯”是第一种适合大规模商业应用的动作控制摄制系统,因此它也常被误称为“第一台”运动控制摄像机。(顺带一提,虽然卢卡斯在拍摄过程中一直抱怨戴克斯特拉的这套系统太费钱,但实际上它的造价并不高,戴氏使用的只是一台经过改造的老旧二手摄影机。)

至于那些不那么“快”的特效镜头——如《星球大战》中丘巴卡和C-3PO在“千年隼”号上玩的全息异兽战棋和《帝国反击战》中的咚咚兽以及AT-AT的步行镜头,是由特效艺术家菲尔·提佩特(Phil Tippett)用定格动画手法完成,再合成到成片中去的。

二十八岁的菲尔·提佩特正在为《帝国反击战》拍摄AT-AT的定格动画镜头。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年过六旬的菲尔•提佩特(右一)在为《原力觉醒》准备全息异兽战棋定格动画所需的乳胶可动模型。另外两位长者也是参与过星战系列的厉害人物,左一为定格动画师炅•伯格,中为特效技师丹尼斯•缪伦(《终结者2》、《侏罗纪公园》)。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提佩特和卢卡斯一样,是美国特效大师雷·哈里豪森的影迷,他七岁时看了哈里豪森的名作《辛巴达七航妖岛》,便立志投身电影特效业界,终于在工业光魔大放异彩。后来还参与了《屠龙记》和《铁甲威龙》,并为《侏罗纪公园》的恐龙设计了动作模式。

十六岁的菲尔·提佩特(左)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偶像雷·哈里豪森(右)。两人用两只手指头亲切握手。据前者回忆,他们这是在进行只有恐龙迷才熟悉的“暴龙式握手”。摄于科幻收藏家福莱·艾克曼的宅第,1967年。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这些不世出的特效英杰不懈努力,终将《星球大战》铸成了电影特效史上的一座丰碑,也确立了工业光魔在此后三十年间的深远影响力。而这一次《原力觉醒》在很多机械设定上参考旧作,实属明智之举——既从剧情传承上说得通,也能照顾旧作影迷的口味。

当然,剧组也不是躺在前人成果上照单全收:例如,第一秩序的TIE战斗机涂装更加酷炫,还有了供王牌机组乘坐的双座型;而抵抗组织方面,新的T-70型X翼战机在继承经典造型的基础上,一些细节甚至参考了麦克奎里当年未被卢卡斯采纳的初期设定稿,看得笔者下巴都掉了。

麦克奎里为《星球大战》中死星堑道追逐战绘制的初期概念画,注意X翼战机的造型。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星球大战》影片中出现的T-65B型X翼战机造型。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原力觉醒》中,抵抗组织使用的T-70型X翼战机,很多细节还原了麦克奎里初期概念画的设定。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更为暖心的一个小细节是全息异兽战棋的再现——《原力觉醒》剧组为了致敬这个经典画面,特地邀请提佩特先生出面,由他指导艺术家们再度用定格动画来制作异兽战棋游戏桌启动的镜头。

菲尔·提佩特第一次制作异兽战棋游戏桌启动镜头时只有28岁,现在,他已是64岁的老人了,仍然为星战系列制作这个镜头。视频来源:作者提供

新片要看,经典旧作的设定也不妨重温——在《原力觉醒》大步向中国市场走来的同时,果壳阅读也厚积薄发,早为各位爱好星战的看官备下豪华盛筵。其中,由乔治·卢卡斯亲自作序的正传三部曲小说已经整装待发,紧接着还会出版前传三部曲、帝国与义军三部曲、索隆三部曲和达斯·贝恩三部曲等重磅力作。对星战世界的机械设定感兴趣的朋友,不妨关注一下《终极视觉指南》、《完全载具图解》和《终极图鉴》等图鉴作品。承蒙果壳阅读的信任,我本人也担任了《死星完全图解》一书的翻译工作。

希望这些书籍能伴您走过一段美好的时光,原力与你同在。(编辑:Stellasun)

附录:《星球大战》系列概念设计画

汉•索洛等人在死星走廊里与帝国冲锋队员对峙,一场光剑大战在即。拉尔夫·麦克奎里绘于1975年3月28日。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麦克奎里为塔图因双阳下的莫斯-艾斯利太空港绘制的概念画。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麦克奎里为银河帝国首都奥德朗绘制的概念画,由于预算原因,这颗帝都星后来被改成了暗中支持义军的行星,成了死星的炮下鬼。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麦克奎里为贾瓦人的沙地蠕行车绘制的概念画。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麦克奎里为《帝国反击战》绘制的概念画,描绘了在霍斯行星骑着咚咚兽巡逻的卢克·天行者。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麦克奎里为《帝国反击战》中霍斯之战绘制的概念画。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1981年2月,卢卡斯完成了《绝地复仇》的第一份剧本草稿,这是麦克奎里根据草稿设定绘制的概念画,展现了位于银河帝国首都行星哈德·亚巴顿轨道上的双子死星。不过,后来新死星数量被削减为一颗,帝都星则从剧本里删去了。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约瑟夫·约翰斯顿为TIE战机绘制的细节概念设定图。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约瑟夫·约翰斯顿绘制的帝国歼星舰概念画。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模型设计师柯林·坎特维尔设计的第一版海盗飞船停泊在帝国首都奥德朗的云城码头,约绘于1975年3月31日。后来奥德朗被改为支持义军的星球,而云城的概念则转用到了《帝国反击战》中的贝斯平。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约瑟夫·约翰斯顿为帝国全地形装甲载具(AT-AT)所绘制的初期设计稿。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约瑟夫·约翰斯顿为帝国单兵侦察载具(AT-ST)绘制的设计稿。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热门评论

  • 2016-01-09 17:36 隔壁的王叔

    星战这种设定对于武侠文化流的中国吸引力很有限吧,打斗场面还不如武侠片,关键是剧情也弱得都懒得吐槽啊。太空歌剧?实在提不起兴趣去看。

    但是不能忍的就是尼玛把星球大战这么好的一个名字给占了,占着科幻类最好名字的坑结果却拉出了一坨中世纪魔幻骑士剧,作为一个科幻迷不能忍啊。

    [24] 评论
  • 2016-01-09 20:43 Big.D 果壳实验室主任

    艾玛 这都能战起来……

    当年我小学2年级看到一本小人书,叫做 《星球大战》

    就这货,虽然画风猎奇,但基本上还是星球大战原汁原味的故事,只是3PO 叫做斯里皮奧,虽然R2D2 叫做 阿土还是阿图来着,然而从那一刻起,我就成为了一个星战迷。

    以此为契,后边才看了科幻世界,知道了阿西莫夫、克拉克 叶永烈blblblbl。技术上懂得多了,才知道星战设定种种不靠谱的地方,然而这并不妨碍我们喜爱它。星战在我看来,是关于爱和家庭,以及如何维持内心平衡的一部作品。而且实际上,很多科幻迷也是从星战入的门啊。

    我喜爱星战,一方面确实有先入为主的因素,另一方面,也确实是在我认识到它的不足以后,我发现我仍然喜欢它的内涵。喜欢它的庞大设定。

    就算把爆能抢换成核铳,把光剑换成热能片儿砍,把进出光速换成跳虫洞,把遇战疯换成铁血战士或者异形什么的,可人性还是人性,有好人变坏,有坏人悔悟,有悲欢离合。星战把我们对人性好的一面的追求,放到了太空歌剧的舞台上罢了。知道它的不完美,仍然爱它,这大概多少算真爱了。

    前边说星战迷blblbl 那位 @阴月,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但我也要说你言论中的黑暗面令人不快,星战迷有很多,星战迷迷星战的理由也有很多,最好不要想当然地给我们打标签。

    原来我挺怕别人说星战不好的,但是尤达大师毕竟曾经曰过:

    Fear is the path to the dark side. Fear leads to anger, anger leads to hate, hate leads to suffering. ——史蒂夫·尤达

    so ╮(╯-╰)╭

    最后贴一段绝地信条,心情烦躁的时候偶尔念念也蛮管用的。

    There is no ignorance; there is knowledge.
    There is no fear; there is power.
    I am the heart of the Force.
    I am the revealing fire of light.
    I am the mystery of darkness
    In balance with chaos and harmony,
    Immortal in the Force.

    ―The Je'daii Code

    勿随愚昧;顺从真知。
    摒弃畏惧;追求力量。
    吾乃原力之心灵。
    吾乃光明之真火。
    吾乃黑暗之奥秘。
    于混乱与和谐间求平衡,
    永生不朽于原力中。

    ——绝地信条

    [21] 评论
  • 2016-01-09 16:55 CBP
    引用@阴月 的话:咦?难道星战的原作者不是乔治卢卡斯而是您?

    星战如今公认的设定就是光剑不是激光,爆能枪也不是激光,谈星战设定时这两个是前提,所以为何跑贴吧去和死忠说激光会引出一堆自重党。既然在在虚构作品的世界观里谈问题,一开口就在基本设定上跳出了这个宇宙,你还觉得这叫正常讨论而不是胡扯么?

    另外我为何说你何必一开口就把话说的叫人不高兴,你不会不能理解是何意吧?你当然可以不喜欢星战的风格,事实上星战迷们也是整天吐槽星战的设定与很多现在看起来很逗比的剧情的。然而这不等于你该把喜欢星战的人用毫无辨识力和kid来形容,我在你的形容中只能看到毫无来由的贬低,而对方只是和你喜好不同,并没有什么科学素养上的高下。

    [18] 评论

显示所有评论

全部评论(60)
  • 1楼
    2016-01-09 01:22 cccp

    [0] 评论
  • 2楼
    2016-01-09 09:53 北山长天

    麦克李逵

    来自 果壳的壳
    [0] 评论
  • 3楼
    2016-01-09 13:38 古希腊人
    引用@阴月 的话:如何不朽,激光炮射程20米的设定谁受得了,根本就是殖民战争前期的战争状态,这年头看灯管就是五味陈杂,傻逼中带着情怀,情怀里透着傻逼,广告词都是Great shot,KID,对,针对的就是没有辨别力的K...

    哈哈哈啊哈

    [0] 评论
  • 4楼
    2016-01-09 13:45 CBP
    引用@阴月 的话:如何不朽,激光炮射程20米的设定谁受得了,根本就是殖民战争前期的战争状态,这年头看灯管就是五味陈杂,傻逼中带着情怀,情怀里透着傻逼,广告词都是Great shot,KID,对,针对的就是没有辨别力的K...

    然而星战设定里最基本的就是没有激光剑没有激光炮,虽然星战由于时代限制和太空歌剧的本质导致设定硬伤一堆,但你说的反倒真不在点上。而且在太空歌剧里谈经典谈不朽本来就是情怀而不是合理,如果你连基本的星战设定都没有专门去了解下,又何必来把话说的这么叫人不舒服呢。

    来自 果壳的壳
    [5] 评论
  • 5楼
    2016-01-09 13:49 燃烧的小夜曲
    引用@阴月 的话:如何不朽,激光炮射程20米的设定谁受得了,根本就是殖民战争前期的战争状态,这年头看灯管就是五味陈杂,傻逼中带着情怀,情怀里透着傻逼,广告词都是Great shot,KID,对,针对的就是没有辨别力的K...

    讲道理卖的就是情怀。

    至于不朽,40年前的设定你要如何天马行空?

    [1] 评论
  • 6楼
    2016-01-09 14:08 粉紫色郁金香

    看视频看到了熊孩子Adam,汗

    [1] 评论
  • 7楼
    2016-01-09 14:10 公正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完完全全不喜欢看星球大战,对于星球大战的报道几乎从来都不会点进去看

    偶尔从电视上,浮光掠影的看上一段半段,我都觉得味同嚼蜡。哪怕是10多年前,我都没对星战系列产生兴趣过。可是奇怪的是,我却很喜欢太空类的科幻,在科幻类的电影小说里面,我最喜欢的就是太空类的了。

    我到现在都还记得,当初读书的时候,一堆同学在食堂放黑客帝国我会热情高涨,Rico抱着把枪回头大叫我也会跟着紧张,但是一放那个黄黄的动作怪怪的机器人带着一个白色的垃圾桶一边走一边叽叽咕咕的叫,我就走了,那个拿着两个灯管磕来磕去的,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评价。

    要说是因为设定的原因,我觉得也不太像。像SG1我也能翻来复去的反复看,可是太空堡垒我看了十分钟我就看不下去了。

    [3] 评论
  • 8楼
    2016-01-09 14:11 公正

    我奇怪的是,那么多人喜欢星战什么

    [0] 评论
  • 9楼
    2016-01-09 14:20 巴山一夜春雨娇

    我觉得吧,很多人喜欢星战,不是因为出于对星空和科幻的迷恋,而是对一种风靡世界的潮流的情怀仰慕,找寻一种归属感,道理就跟粉苹果一样,而不是星战的设定本身有多么的不朽,“精神才可以不朽”,所以,不朽的是商业片的情怀,而不是某些设定

    [2] 评论
  • 10楼
    2016-01-09 15:35 vipfavor 知识产权行政代理从业者,万有青年养成计划入选者

    毕竟是有文化差异的,我实在看不出来拿着灯管互砍与小孩子用树枝嬉闹有多大区别?经典的也许是特效,而不是科技。

    [0] 评论
  • 11楼
    2016-01-09 15:39 Krogoth
    引用@阴月 的话:如何不朽,激光炮射程20米的设定谁受得了,根本就是殖民战争前期的战争状态,这年头看灯管就是五味陈杂,傻逼中带着情怀,情怀里透着傻逼,广告词都是Great shot,KID,对,针对的就是没有辨别力的K...

    “激光枪、激光炮、激光剑”在百度星球大战贴吧会引来“自重”党。

    [0] 评论
  • 12楼
    2016-01-09 15:48 肥仔杰
    引用@阴月 的话:如何不朽,激光炮射程20米的设定谁受得了,根本就是殖民战争前期的战争状态,这年头看灯管就是五味陈杂,傻逼中带着情怀,情怀里透着傻逼,广告词都是Great shot,KID,对,针对的就是没有辨别力的K...


    引用@公正 的话:我奇怪的是,那么多人喜欢星战什么

    回复阴月:你真是话糙理不糙。当年星战就是打着高科技,太空梦,激光战来吸引小朋友的。同时也吸引了一帮年轻的技术宅程序员。到了今时今日,星战的科技/剧情/设定等要素,都有着大量的bug和槽点。甚至现在那些被漫威DC,被各种日漫喂大的KIDs都不会再吃星战这一套。真正的受众可能只有不深究科技逻辑,只看浪漫太空英雄美人剧情的小年轻,和那些当年看到星战就两眼闪闪发光的孩子们——当然,现在都是大叔了。

    回复公正: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吧。我喜欢星战,但对星际迷航一点也不感冒。有时候真的很难理解别人家迷弟迷妹究竟迷个什么鬼。如果具体要问喜欢星战哪一点的话,可能是天行者血脉的宿命,可能是原力的魅力,可能是漫天飞舞的战机炮火,可能是嗡嗡嗡嗡,可能是少年对莱亚公主的迷恋(划掉)~但我觉得最重要的一点是,星球大战的确给当年的孩子们展现了一个未来的“可能”。它是那一代人的wonderland。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不能喜欢上就不喜欢,没有被感动到就不赞扬,其实也没啥~(摊手耸肩)


    [1] 评论
  • 13楼
    2016-01-09 16:24 SDS电泳液用雕牌

    它卖的是记忆,卖的是情怀,比如诺粉,我也不知道说些什么,评论区有一些人真有意思

    来自 果壳的壳
    [0] 评论
  • 14楼
    2016-01-09 16:34 天降龙虾

    因为有人投资,有人消费。。。。。。。概念设计神马的,就是浮云。。。

    [0] 评论
  • 15楼
    2016-01-09 16:55 CBP
    引用@阴月 的话:咦?难道星战的原作者不是乔治卢卡斯而是您?

    星战如今公认的设定就是光剑不是激光,爆能枪也不是激光,谈星战设定时这两个是前提,所以为何跑贴吧去和死忠说激光会引出一堆自重党。既然在在虚构作品的世界观里谈问题,一开口就在基本设定上跳出了这个宇宙,你还觉得这叫正常讨论而不是胡扯么?

    另外我为何说你何必一开口就把话说的叫人不高兴,你不会不能理解是何意吧?你当然可以不喜欢星战的风格,事实上星战迷们也是整天吐槽星战的设定与很多现在看起来很逗比的剧情的。然而这不等于你该把喜欢星战的人用毫无辨识力和kid来形容,我在你的形容中只能看到毫无来由的贬低,而对方只是和你喜好不同,并没有什么科学素养上的高下。

    [18] 评论
  • 16楼
    2016-01-09 17:36 隔壁的王叔

    星战这种设定对于武侠文化流的中国吸引力很有限吧,打斗场面还不如武侠片,关键是剧情也弱得都懒得吐槽啊。太空歌剧?实在提不起兴趣去看。

    但是不能忍的就是尼玛把星球大战这么好的一个名字给占了,占着科幻类最好名字的坑结果却拉出了一坨中世纪魔幻骑士剧,作为一个科幻迷不能忍啊。

    [24] 评论
  • 17楼
    2016-01-09 17:47 樟月
    引用@CBP 的话:星战如今公认的设定就是光剑不是激光,爆能枪也不是激光,谈星战设定时这两个是前提,所以为何跑贴吧去和死忠说激光会引出一堆自重党。既然在在虚构作品的世界观里谈问题,一开口就在基本设定上跳出了这个宇宙,你还...

    是这个理没错,虽说我只看过“我是你爸爸”“不!”那部。

    很明显那位同学审题不清。文章明明说的是“概念设计”不朽,即美术上的创作,而不是星战本身的科技内涵--争论科幻姓科还是姓文实在没什么意思。太空歌剧本身大多就是偏软的,而且“奇想”也跟“科技内核够硬”完全不是一个概念,要不然你让一谈技术就翻白眼的文奇同志老脸往哪搁?

    [1] 评论
  • 18楼
    2016-01-09 18:03 樟月
    引用@阴月 的话:恩,我当然知道他不是激光,但是区别只是名字而已。各种科幻的BEAM系武器几乎没有叫激光的,然而其本身设定就是kid眼中的激光。至于Kid向这事,你不该找我发牢骚,这是官方的商业目标和广告词。

    官方的商业目标《 来源请求。

    我只看见你通过几个,哦不,一个只言片语,就开始脑补断定受众群是“没有辨识能力的kid”。

    我同时也只看见文章在说美术上的概念设计不朽,然后你吐槽科技内涵太软。

    接着对方表示星战里并没有激光剑你又说“难道原作者不是卢卡斯是你”?之后又改口说道“我当然知道不是激光”,并表示“在kid眼里那就是激光”。

    我明早起来看看这个找借口的游戏能玩到几楼。

    [3] 评论
  • 19楼
    2016-01-09 18:09 樟月
    引用@阴月 的话:从美术上来说,星战的设定也是偏无创意无美学类型的堆铁板类。他之所以能这么大红大紫,很大程度上托了这无创意无美感的福——小孩看得懂毛美感,他们只要80智商内一眼就能看懂的,不然怎么知道让爹妈掏钱买哪个?

    虽说审美是个人的事,而且也无法从出儿童喜欢的审美倾向推出该审美倾向是低劣而弱智的(基础逻辑唉),但是如果结合文章这图您还能得出这个结论,我只能说,您这审美能力还真不如您形容的要爹妈掏钱买的。

    再次为您的逻辑能力和审美能力感到遗憾。

    [0] 评论
  • 20楼
    2016-01-09 18:13 肥仔杰
    引用@阴月 的话:对我来说,星战现在就相当于最早的康师傅红烧牛肉面,那闷人的味现在吃就是催吐,然而你闻到他却总能记得起当年在火车上的日日夜夜。星战也是如此,看着的感觉整篇都在心里都在叫“都什么年代了你怎么还这么玩?”,...

    哈哈,这个比喻好

    [0] 评论
  • 21楼
    2016-01-09 20:16 J-War
    引用@阴月 的话:如何不朽,激光炮射程20米的设定谁受得了,根本就是殖民战争前期的战争状态,这年头看灯管就是五味陈杂,傻逼中带着情怀,情怀里透着傻逼,广告词都是Great shot,KID,对,针对的就是没有辨别力的K...

    SB

    [0] 评论
  • 22楼
    2016-01-09 20:17 CBP
    引用@阴月 的话:另外我说话让您不高兴了是吗?但是我高兴。你觉得只赞不黑的才是星战粉吗?那您继续不高兴吧,客观的来说,关我屁事。

    我说的这么清楚了你还是看不懂,我说的你说话叫人不高兴,并不是因为你黑星战,而是你黑星战迷,我也说的很清楚了,星战迷一样会吐槽星战,不但吐槽设定,而且连与科幻无关的戏剧部分的剧情都吐槽,不会有几个星战迷会傻到拿星战的设定当现实当科学.

    然而你直接说现在的宣传针对的是从小biu到大的没有辨别力的kid,然而很显然没有几个星战迷不吃这套,大家还很吃这套.那么请问,星战迷们就都成了你口中的没有辨别力从小biu到大的kid了么?这说的很叫人开心么?星战迷们再清楚不过星战不科学的部分,然而大家喜好星战和是否认可不科学的部分有什么关系?那是不是喜欢看旧式武侠小说的人就都是对人体运动学一无所知的喜欢奇技淫巧的人?是不是喜欢看魔幻作品的人就是迷信的宗教狂?现在还在搞像素风艺术的人就是反科技发展还活在30年前的人?

    大家只是普通的喜好,并没有当成真理,但是大家确实很吃这套,无论什么宣传手法,哪怕只是放段音乐,马上就激动起来买买买看看看的,大家只是娱乐和喜好,就这么简单,我还真不理解为何大家有点喜好,就得被你变成没有辨别力的kid.

    你对星战有意见,对宣传有意见,是你的自由,但是你对星战迷有这么完全没有褒义的形容词,这就是问题了.

    当然你可以说你高兴你爱咋样咋样爱说谁说谁,没问题,这里都是文化人,不是其他自媒体上那些市井泼皮遍地的环境,所以没有人会来攻击你.毕竟大家讲道理,不耍无赖.

    [3] 评论
  • 23楼
    2016-01-09 20:43 Big.D 果壳实验室主任

    艾玛 这都能战起来……

    当年我小学2年级看到一本小人书,叫做 《星球大战》

    就这货,虽然画风猎奇,但基本上还是星球大战原汁原味的故事,只是3PO 叫做斯里皮奧,虽然R2D2 叫做 阿土还是阿图来着,然而从那一刻起,我就成为了一个星战迷。

    以此为契,后边才看了科幻世界,知道了阿西莫夫、克拉克 叶永烈blblblbl。技术上懂得多了,才知道星战设定种种不靠谱的地方,然而这并不妨碍我们喜爱它。星战在我看来,是关于爱和家庭,以及如何维持内心平衡的一部作品。而且实际上,很多科幻迷也是从星战入的门啊。

    我喜爱星战,一方面确实有先入为主的因素,另一方面,也确实是在我认识到它的不足以后,我发现我仍然喜欢它的内涵。喜欢它的庞大设定。

    就算把爆能抢换成核铳,把光剑换成热能片儿砍,把进出光速换成跳虫洞,把遇战疯换成铁血战士或者异形什么的,可人性还是人性,有好人变坏,有坏人悔悟,有悲欢离合。星战把我们对人性好的一面的追求,放到了太空歌剧的舞台上罢了。知道它的不完美,仍然爱它,这大概多少算真爱了。

    前边说星战迷blblbl 那位 @阴月,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但我也要说你言论中的黑暗面令人不快,星战迷有很多,星战迷迷星战的理由也有很多,最好不要想当然地给我们打标签。

    原来我挺怕别人说星战不好的,但是尤达大师毕竟曾经曰过:

    Fear is the path to the dark side. Fear leads to anger, anger leads to hate, hate leads to suffering. ——史蒂夫·尤达

    so ╮(╯-╰)╭

    最后贴一段绝地信条,心情烦躁的时候偶尔念念也蛮管用的。

    There is no ignorance; there is knowledge.
    There is no fear; there is power.
    I am the heart of the Force.
    I am the revealing fire of light.
    I am the mystery of darkness
    In balance with chaos and harmony,
    Immortal in the Force.

    ―The Je'daii Code

    勿随愚昧;顺从真知。
    摒弃畏惧;追求力量。
    吾乃原力之心灵。
    吾乃光明之真火。
    吾乃黑暗之奥秘。
    于混乱与和谐间求平衡,
    永生不朽于原力中。

    ——绝地信条

    [21] 评论
  • 24楼
    2016-01-09 20:59 Big.D 果壳实验室主任

    补充一下,今儿去刷了原力觉醒,滚屏字幕一出,瞬间觉得我自己回到了二十来年前啊 哈哈哈

    [0] 评论
  • 25楼
    2016-01-09 21:29 炸鱼薯条德里克
    引用@隔壁的王叔 的话:星战这种设定对于武侠文化流的中国吸引力很有限吧,打斗场面还不...

    看过一个8分钟看完星战的视频,于是就不想看了

    [0] 评论
  • 26楼
    2016-01-09 22:51 当头明月是天涯

    果壳的傻逼越来越多,真恶心

    [0] 评论
  • 27楼
    2016-01-09 23:16 未风

    某些人啊 就喜欢通过贬低别人来表现自己的孤高冷艳不同凡俗

    真是幼稚

    [4] 评论
  • 28楼
    2016-01-09 23:25 只讲正义不讲利益
    引用@阴月 的话:另外我说话让您不高兴了是吗?但是我高兴。你觉得只赞不黑的才是...

    没有家教的人很可怜,小时候被老师同学讨厌,工作时候被上司同事讨厌,然而没家教的人就像鸡爪女一样意识不到自己为什么众叛亲离一事无成,因为没人教过他所以他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呵呵

    [0] 评论
  • 29楼
    2016-01-10 00:00 路巴西.和撒那

    看了下,楼里有些朋友还真是挺真诚的,然而这种真诚是

    是跑到星战放映厅大喊 “Live long and prosper!”的真诚。

    是跑到魔兽大电影现场高呼“德玛西亚!”的真诚。

    是跑到产房门口说“这些孩子将来一定都会死“的真诚。

    为自己的心自己的感受为自己的爽真诚而已。

    还真是令人讨厌的真诚呢。

    [7] 评论
  • 30楼
    2016-01-10 01:19 公正
    引用@肥仔杰 的话: 回复阴月:你真是话糙理不糙。当年星战就是打着高科技,太空梦,激光战来吸引小朋友的。同时也吸引了一帮年轻的技术宅程序员。到了今时今日,星战的科技/剧情/设定等要素,都有着大量的bug和槽点。甚至现在那...


    我也不喜欢迷航。可是,如果连看一点都看不下去,又怎么会去什么血脉什么命运呢

    [0] 评论

显示所有评论

你的评论

登录 发表评论

徐辰
徐辰 资深星战迷,《星球大战:死星完全图解》、《星球大战:千年隼号完全图解》译者,《达斯·维德本纪》作者。

更多科研事,扫码早知道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5] 0609-239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