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壳有意思
  • 注册
  • 下载客户端
  • 手机扫码下载
    全新果壳APP
1531
需用时 03:03
一万年前的人类战争是怎样的?

你狩猎,我采集,和睦相处,互助而生——一万年前的人类社会,是否过着在伊甸园中一般的神仙日子?

并不。

在狩猎采集作为唯一生存方式的时代,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并不只有许多人想象中的友好协作。近日,发表在《自然》杂志上的一项人类学研究成果[1]就揭示了狩猎采集时代原始人之间一次的野蛮杀戮。一具具人骨遗骸,为探寻人类战争的起源提供了坚实可靠的依据。

论文作者之一弗朗西斯·里维拉博士和同事正在发掘其中编号为KNM-WT 71256的遗骸。这具遗骸属于一位女性个体,她死时平躺于地上,颈部被射中而手骨有多处骨折。图片来源:Marta Mirazon Lahr

1万年前的湖边杀戮

2012年,来自剑桥大学考古学与人类学系的玛塔·拉尔(Marta Mirazón Lahr)带领她的团队在肯尼亚纳塔鲁克(Nataruk)地区开始了其遗址的发掘工作。从地层中出土的大量贝壳等沉积物来看,遗址所在的这一片荒漠原先是图尔卡纳湖绵延的湖岸。碳十四与光释光等测定结果显示,遗存年代距今可达1万年,处于更新世与全新世之交。

在石器制品之外,研究团队发现了至少27具人骨遗骸。多数的人骨遗骸埋藏都非常浅,部分骨骼甚至直接裸露于地表之上。令人惊讶的是,所有的尸骨都没有被人为专门埋葬。他们死亡时的姿势也十分诡异,一些人俯身贴地,蜷曲四肢,而另一些尸骨则手腕交叉,显然在生前遭受了捆绑。这些现象让研究者们意识到,眼前的纳塔鲁克遗址很可能是一处石器时代的战场。

这一男性个体俯身贴地,埋没于湖泊的沉积物之中。其颅骨前部与左侧有多处创伤,这可能是棍棒一类的钝器砸击所致。图片来源:Image by Marta Mirazon Lahr, enhanced by Fabio Lahr

这一女性个体用左肘支撑着身体,膝盖处骨折而左脚也疑似有骨折现象。其双手的姿势显示其生前可能遭受了捆绑。值得一说的是,她的尸骨周边被发现有很多鱼骨遗存。图片来源:Marta Mirazon Lahr

被确认的出土遗骸中包括了至少21例成年人与6名靠在女性成员身边的儿童,以及一个尚未出世的胎儿。

触目惊心的暴力创伤

通过古病理学分析,研究者发现其中10具尸骨上都有暴力创伤的痕迹,而其他死者身上的创伤可能因未触及骨骼而没有保留至今。这些骨骼创伤可以分为两大类,其一为锐器伤,其次为钝器伤。攻击者以钝器猛烈砸击对方头部和膝盖,造成了塌陷性骨折等致命性伤害。而一些死者手腕(手舟骨)、肋骨、足部发生了骨折与异位,这显然也是暴力所致,但凶器难以推究。

上图为颈椎骨的穿刺伤,由锐器所致;下图颅骨前额所示的是典型的钝器砸击所致塌陷性骨折,其放射状骨折线可以证明创伤产生于死前或濒死之时。图片来源:参考文献[1]

此外,还有至少5位死者的头颈部受到了弓箭类抛射物的穿刺,还有三片锐器嵌进了死者的头骨与盆腔之中。研究人员发现这三片锐器分别是燧石打制的细石器,和黑曜石打制而成石叶与细石器。

嵌在尸骨体内的黑曜石石叶。比例尺为1cm。图片来源:参考文献[1]

等一下,黑曜石?

没错,这正是问题的关键——这片地区的史前人类几乎不使用黑曜石。这意味着,使用黑曜石进行攻击的一方并不来自这一区域。

在《权力的游戏》中,人类用黑曜石击杀“异鬼”。而在纳塔鲁克遗址,近万年前的黑曜石则是人类对同类施暴的武器。图片来源:《权力的游戏》

更为诡异的是,在冲突中将黑曜石锐器插进对方体内的案例在邻近的洛斯葛姆(lothagam)遗址中也曾出现过。而弓箭这类远程武器的使用,也进一步证明这场冲突是发生于两个群体之间,而非群体内斗。换句话说,在更新世与全新世之交的这片湖岸上发生的是两个狩猎采集游群(band)之间的战争。

他们或是为了寻觅食物资源,或仅仅是碰巧而在湖边相遇。战斗随即展开,一方战胜,夺走了对方的资产;另一方或是战死,或是在捆住双手之后被杀死,这其中也包括了那位怀孕6~9个月的孕妇。这一战争行为的规模其实非常小,因为在狩猎采集时代,每一个人类游群人口不过几十人。然而,游群是与部落、国家同一类型的完整社会单位,因而我们所见的,是两个社会之间的对抗。

沧海桑田,战争行为至少伴随人类走过了一万年。原本那片水草丰饶的湖泊战场现在已经变成了灰色的荒漠,人类祖先在纳塔鲁克遗址的小规模暴力冲突也演变成了影响更大的现代战争。这种行为究竟从何而起?作为至今为止最古老、最明确的人类古战场之一,默不作声的纳塔鲁克遗址,正带给人们全新的认识。

(编辑:Calo)

P.S.:一万年前的湖边茬架,可比“老炮儿”们的狠多了。

参考文献:

  1. M. Mirazón Lahr, et al. Inter-group violence among early Holocene hunter-gatherers of West Turkana, Kenya. Nature 529, 394–398  doi:10.1038/nature16477 

文章题图:Marta Mirazon Lahr

The End

发布于2016-01-26, 本文版权属于果壳网(guokr.com),禁止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果壳

我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