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8
需用时 07:14
美国队长VS钢铁侠:他们到底为何而战?

超级英雄又打起来了,而且是打群架。继DC的《蝙蝠侠大战超人》以后,漫威的《美国队长3:内战》又让我们看了一出超级英雄互撕的好戏。从电影的初期宣传到电影的主线剧情,漫威的核心点就是“站队”:你支持美国队长,还是钢铁侠?

对于观众来说,选边的因素有很多,谁更帅、谁更有钱、谁的技能更酷炫……但是在选之前,我觉得你需要了解,英雄们究竟为什么要分裂?他们内战的核心到底是什么?

本文仅有微量剧透,绝对不影响观看,观影后服用更佳。

超级英雄=超级力量

在《复仇者联盟2》中,钢铁侠创造的人工智能“奥创”与复仇者联盟发生激烈对抗,直接把东欧城市索科维亚扔上了天,造成平民伤亡无数。这也让全世界人民非常担忧:虽然说复联是为了打击邪恶,但是这样的“附带伤害”是否过于沉重?

复仇者联盟的勇士们应该是无所畏惧的,他们就如同神话传说中的天神,有着凡人无法企及的力量和能力。很多时候,力量往往代表了自由,当一个群体不再畏惧执法机构时,法律对他们就没有意义,英雄们行为必须依照自己内心的道德律。人间的警察无法抓住钢铁侠和美国队长,人间的监狱也不能关住绿巨人。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就是奥林匹斯山上众神的影子。

对于强大的力量,普罗大众的心理往往同时存在着向往和恐惧,向往力量带来的自由,恐惧不受控制的力量。

正如电影中幻视对绯红女巫所说:“这样下去,人们会永远害怕你。”图片来源:moviepilot

把权力关进笼子里

与英雄们相似,国家也有着类似的力量,卢梭在《社会契约论》里书写了对民主的歌颂,但罗素在《西方哲学史》中对卢梭的观点抨击不以,罗素认为《社会契约论》中禁止了政党、工会以及有相同利害关系的人们组成任何组织,这样导致的,显然是一个体公民毫无权利的极权国家。

国家和超级英雄,对于普罗大众来说,就像是一个庞大而又无法打败的利维坦。

为了限制国家滥用权力,先贤们发明了各种制衡政府的法律,将立法、执法、司法、的权力各自独立,试图建立起自由与秩序之间的平衡。法国人孟德斯鸠在《论法的精神》中首先提出了三权分立的思想,认为法律并不是戒律的表现,而是体现了各种社会因素的调整和平衡。美国宪法1787年宪法的第一条至第三条分别描述了各自独立制衡的立法、执法、司法权,拆分了国家所拥有的巨大权力。

对于国家而言,制度的设计者们试图建造一种平衡,让那些能力的巨兽受到监管,不能因为某一个领导人疯狂的个人意志导致整个局面失控。

在漫威的世界里,大家也希望这么做。

《爱国者法案》:安全的代价

漫威的漫画《内战》最初发表于2006年,也就是美国遭受“9·11恐怖袭击”的5年后。漫画发表后,舆论普遍认为,这就是冲着布什政府的《爱国者法案》去的。

“9·11”之后,《爱国者法案》增加了美国政府的权力。图片来源:thinglink.com

9.11之后,美国总统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仅用了1个月零15天(2001年10月26日)就签署颁布了“透过使用适当之手段来阻止或避免恐怖主义以团结并强化美国的法律”(Uniting and Strengthening America by Providing Appropriate Tools Required to Intercept and Obstruct Terrorism Act of 2001),取英文原名的首字缩写简称为“爱国者法案”(USA PATRIOT Act)。《爱国者法案》部分剥夺了嫌疑人被拘禁后要求律师在场的权利,警察机关有权搜索电话、电子邮件通讯、医疗、财务和其他种类的记录。

在那之后,美国抓到的疑似恐怖分子,都会羁押在关塔那摩监狱。嫌疑人既得不到公开的审判,又被剥夺了请辩护律师的机会,这种做法显然是不符合美国的国内立法的。但关塔那摩属于古巴地界,天高皇帝远,想怎么玩就怎么玩,而且效果很好——据说本·拉登被击毙,最早的消息就来源于关塔那摩监狱的一个囚犯。

该法案出台的背景是“9·11”后美国上下同仇敌忾,国会认为可以为了公共安全而牺牲人民的部分自由。

但这种牺牲,显然会扩大权力的范围,而且这样的情况,早在“9·11”之前早已多次出现。

比如,在著名的“德雷福斯案”中,法军上校阿弗莱德.德雷福斯(Alfred Dreyfus),被指控犯下了通敌卖国的罪行,于1895年被判处终身监禁。他的哥哥,以及当时很多的法国知名人物,都认为这一判决有问题,如此严重的指责却没有公开相应的证据。对此,军事法庭回答说,对不起,这些都是国家机密,无可奉告。

法军上校阿弗莱德.德雷福斯。图片来源:Wikipedia

著名作家佐拉发表了文章《我控诉!》,表达了对这种黑箱操作的愤怒,结果被军事法庭也判了一年刑。5年之后,在社会舆论的压力下此案重审,依然是未公开相关证据,只是为了遮羞而宣布对他进行特赦。直到1906年,此案终于再审时,公众惊讶的发现,原先借以定罪的所谓书信证据,字迹根本不像是德雷弗斯的。德雷弗斯被宣告无罪释放,恢复军衔,但人生宝贵的时间已经偷偷溜走了。

在反恐作战中,这种现象更加明显。比如,在上世纪80年代,英国被爱尔兰共和军搞得鸡犬不宁,不得不出重拳加以打击。1975年10月,在英国的吉尔福德发生严重爆炸,4名嫌疑人因此被判重刑,史称“吉尔福德四人组”。这四个人,以及类似情况的“麦圭尔七人组”都不断申诉,并称当初的认罪不过是警方威逼、恐吓的结果。

到了1989年,一名警官在翻阅本案的旧档案时,无意中发现了一个可怕的问题:其中有一张打印的文件,上面还有许多手写的批注、删改。从文件的内容来看,是这几个人在接受警方的讯问时的笔录,但手写的涂改部分则让人疑窦丛生。因为口供笔录属于书证,具有法律效力,是禁止篡改的,哪怕是被讯问人要涂改,警察也不该允许,这种涂改只能说明证词有严重问题。因此,本案得到了重审的机会,四名被告全部被宣告无罪。这个故事后来还被排成了电影,叫做《以父之名》。

即便到了今天,在欧美,这种不透明的刑侦依然不同程度存在。

也许你觉得,我离这些事情很远,但在爱德华·斯诺登公布的“棱镜计划”中,电邮、即时消息、视频、照片、存储数据、语音聊天、文件传输、视频会议、登录时间和社交网络资料的细节都被政府监控。

你的一举一动,都在政府的监控之中。

人们显然不能接受这样的事情,2015年5月,反恐形势有所好转,美国参议院最终没有就延长该法案达成一致意见,该法案已于2015年6月1日失效。

爱国主义和自由都有它的代价,王尔德说:爱国主义是邪恶的美德,美国的开国元勋托马斯.杰弗逊所言:自由之树必须时常用爱国者和暴君的血来浇灌。

分歧核心:《超级英雄注册法案》

让我们回到超级英雄的世界中,“索科维亚事件”让全世界都产生了对超级英雄、超级权力的恐惧感,他们希望采取行动,对超级英雄进行限制。

于是,美国政府推出了《超级英雄注册法案》,在漫威电影宇宙里,这个法案叫做《索科维亚协议》,由117个国家共同提出。

这个法案要求所有在美国的超能力者都要向政府注册,把他们的真实身份告诉上司,并且接受适当的训练。接受这个法案的人也可以选择在美国政府工作,如同一般美国公务员领取薪酬。

按照《超级英雄注册法案》中的路线图,英雄们实际上成为了政府的一部分,他们无需具备服从命令之外的个人意志。

分歧就从这里诞生:要自由,还是要安全?

漫画中钢铁侠的注册卡。图片来源:Marvel

托尼·史塔克:给巨兽戴上枷锁

在漫画和电影中,钢铁侠托尼·史塔克被一个在索科维亚失去儿子的母亲质问后,认为复仇者联盟应该支持《超级英雄注册法案》,接受监管。

正如我们前面提到的《爱国者法案》,任何不受监督的权力都容易滋生腐败和滥用,而特殊部门的执法目标和保密规则,又决定了它的许多细节是不能及时公开的,除非有适当的社会监督机制存在,否则很容易出现权力滥用的系统性风险。

复仇者联盟也一样,华盛顿、纽约、索科维亚。正义的、不受监管的行动背后,往往带来的是严重的附带伤害。我们可以看到,电影里的“机场大战”前,钢铁侠一方撤离了机场中的所有平民,让双方在无人的场地中大战。

《超级英雄注册法案》试图建立一种监督机制,让超级英雄们成为国家行政权力的一部分。

史蒂夫·罗杰斯:自由的代价是什么?

1963年,耶鲁大学心理学家斯坦利·米尔格拉姆(Stanley Milgram)发布了著名的“米尔格拉姆服从权威实验”结果。

这个实验的目的,是为了测试受测者,在面对权威者下达违背良心的命令时,人性所能发挥的拒绝力量到底有多少。在实验中,被试以为自己扮演的是教师角色,对回答错误的“学生”给予电击(实际上并没有真的电击)。随着电压逐步增加。由演员扮演的“学生”会做出许多表示痛苦的动作,但是一旁的实验人员严词命令被试忽略这些动作,继续电击。

纪录片里,米尔格拉姆说实验前他认为只有少数人(10%甚至1%)能够狠下心来持续到最大电压。但在第一次实验中就有65%(40人中超过27人)的实验人员扮演的“执法人员”使用了最大伏特数,没有参与者在电压达到300伏特前停止

米尔格拉姆服从实验。图片来源:yourku

这个实验让人们认清一个可怕的事实:人类的道德感和判断力会随着“服从命令”这一看似正确的理由而直线下降的。在奥斯维辛集中营屠杀犹太人的纳粹士兵参军前可能只是一个普通善良的农夫。

在一个建立在服从基础上的超级英雄警察局里,难以想象局长会有多么巨大的影响力。如果局长是个坏人呢?

史蒂芬·罗杰斯队长说“自由的代价是高昂的,一向如此,但我愿意付出这个代价”。我想,队长坚持的并不是不受任何约束的英雄之路,而是希望英雄们保持独立判断和思考的自由,当米尔格拉姆实验中的场景发生时,这些本该有着天神之力的人们不应该轻易的按下按钮或者扣下扳机,简单的服从法律和来自监管者的命令。

“That you must stay who you are. Not a perfect soldier, but a good man.”

虽然我们不可否认,对权威的服从是一个现代社会得以运转的必要条件。但人性幽暗使然,英雄们可能从未放弃道德原则和社会责任感,但如果他们处于一个类似于《超级英雄注册法案》中那样的服从者位置时,可能会被瓦解曾经的信念。

自由的代价即是我们赋予罗杰斯队长判断的权力,他不必听命与谁,在刀光剑影的超级英雄世界里依靠自己的良心和常识选择和谁战斗。

这又何尝不像海洋法系国家选择陪审团时的标准,陪审团的男人和女人们不必服从法官的命令,也无需通晓复杂的法律条文,他们只依靠看到和听到的事实和自己的常识来得出嫌疑人是否有罪的结论。

问题在于,我们愿意把选择权交给罗杰斯队长吗,谁有权代表人民做这个决定?

在电影中,为了让观众获得更优秀的观影体验,“权力与自由”的斗争被简化成了“要不要救队长的好基友巴基”。当然,我认为这并不妨碍我们了解《内战》背后的故事。

那么现在,你支持哪一方呢?

《伯罗奔尼撒战争史》的作者修昔底德写道“要自由,才能有幸福;要勇敢,才能有自由”——本文作者站在罗杰斯队长的一方。(编辑:Mo)

The End

发布于2016-05-09, 本文版权属于果壳网(guokr.com),禁止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果壳。 如在其他平台看到此文章被盗用,请告诉我们(文章版权保护服务由维权骑士提供)

gavin_x

律师

pic

    馒头老妖

    有机化学博士,法学学士

    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