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61
需用时 05:31
看色情作品,好处多还是坏处多?

(译 / 红猪)有人说它是脑萎缩、性无能、离婚和恋童癖的元凶。今年四月,美国犹他州还宣布它是对公共健康的威胁。

它就是色情作品。

色情作品会使人上瘾吗?

关于色情作品的提醒不仅来自宗教组织或保守团体,就连曾经担任《花花公子》杂志模特和演员的帕梅拉·安德森(Pamela Anderson)也在不久前警告说色情作品具有“腐蚀作用”。

在一周之内,大约46%的美国成年男性和16%的美国成年女性会观看色情内容。数据来源:The Journal of Sex Research, doi.org/bqvf

然而一项项调查显示,色情作品对男人可谓家常便饭,女人对它也不太陌生。那么它真有那么危险吗?还是反倒会有一些好处?

对于色情作品的效应虽然已经有了一些研究,但许多结果却是互相矛盾的。即使对于相同的研究,辩论双方也能做出不同的解读。有人感觉它在威胁社会,也有人认为这种态度和80年代的人们对于恐怖录像片的紧张一样没有必要。

反色情人士的主要观点是色情内容会使人上瘾,劫持人脑正常的奖赏通路。就像海洛因成瘾者需要越来越高的剂量才能达到之前的兴奋,色情作品的观众也无法再对真正的性爱感到满足,只能不断追求越来越露骨的作品——理论上大致如此。

当然了,对色情作品还有别的担忧,例如错误刻画了性暴力、性剥削和对性行为的许可。不过反色情运动日益重视的依然是男性的成瘾问题。

反色情人士声称,泛滥的色情作品正使观看者抛下伴侣,去寻找兽奸、强暴和虐童的画面。苏格兰的一些学校警告说,观看成人影像会导致不举、强迫和虐待。根据退休生物学讲师盖瑞·威尔逊(Gary Wilson)的说法,“这样的升级(escalation)在研究中反复出现。”威尔逊也是《当大脑沉迷色情》(Your Brain on Porn)一书以及同名网站的作者。

那么色情成瘾是真实的吗?威尔逊引用的几项研究表明,观看大量色情作品的人和其他人的脑部活动有显著分别,而那些出现分别的区域也正是吸毒成瘾者与常人不同的区域。

不过,虽然有研究显示色情作品的观看者对性线索的反应格外强烈(PLoS One, doi.org/bqvh),也有研究显示他们的反应反而较低(Biological Psychology, doi.org/bqvj)。不管是哪种情况,这都无法证明是色情内容改变了你的脑。也许易受色情吸引的人本来就有不同的脑。也许是他们本身性欲较强,而这又可能是由生物学差异造成的。

或许我们不必诉诸脑部扫描,而是应该询问色情作品的观看者是否经常出现不举和升级、或者他们的行为是否类似吸毒成瘾者。

威尔逊在最近与人合写的一篇综述中指出,当前年轻男子的性无能比例已经高过了任何时代——有些研究将这个比例定为33%,而在互联网上出现免费色情内容之前,这个数字只有5%。(Behavioral Sciences, doi.org/bqvk

不过英国格拉斯哥大学的克斯廷·米歇尔(Kirstin Mitchell)却提醒说,比较不同时期的性无能研究可能会导出错误的结论,因为它们未必在使用相同的定义。

色情是种流行病吗?

米歇尔指出,年轻男子偶尔“表现不佳”是正常的,那往往是精神紧张或酒精所致,因此在研究中必须界定“无能”的严重程度。“这类综述的作者有可能只挑选对自己有利的研究。”她说。

米歇尔是“全国性态度与生活方式”(NATSAL)项目的运营者,那是对人类性行为的最大规模研究之一,每十年在英国开展一次。最近的一次是2011年,研究发现16至21岁的男性中最普遍的性问题是早泄,只有3.3%报告自己的不举到了“痛苦”的程度。(Journal of Adolescent Health, doi.org/bqvm)   

之前的两项调查并没有将这个问题的答案和年龄联系起来,因此我们不知道这个数字是否有所增加,但就算有,这也显然只是一个小问题。“我觉得谁也不会主张3.3%的发病率就算是流行病了。”米歇尔说。

不过升级问题倒是真的,有一项调查访问了434名男性,主要来自法国和比利时,结果显示他们近半数看过“之前不感兴趣,甚至觉得厌恶”的图像。(Computers in Human Behavior,doi.org/bqvg
 
“他们的脑可能确实发生了和成瘾有关的变化。”威尔逊说道。然而这一点同样是模糊的——回答“是”的男性也许只是碰巧看见了不堪的图像,又或者只看过几次。我们无法断定他们是不是真的喜欢这些题材。

那么成瘾又如何呢?对成瘾的一般定义是,某种行为开始对一个人生活的其他方面产生了负面影响(比如工作或恋爱),他想要停止或减少这种行为,却难以改变。“当大脑沉迷色情”之类的网站上充斥着许多男性的自白,他们的行为都符合这些标准。

另一个戒色网站NoFap宣称每月都有约100万用户访问。

有6%到28%的男性观看者把这个习惯说成是“心理问题”。数据来源:Computers in Human Behavior, doi.org/bqvg

但是要确定成瘾现象的普遍程度,我们需要随机抽取色情内容的观看者,而不是只关注那些寻找戒色网站的人。之前的调查显示在所有男性观看者中,自认为有“心理问题”的用户在6%到13%之间。法国/比利时的那项研究得出的比例是28%,属于异常值,不过这也有可能只体现了最近的增长。

大卫·利(David Ley)是一家名叫“新墨西哥方案”(New Mexico Solution)的戒瘾诊所的主任,他说在一般情况下,色情内容本身都不是问题,人们在观看内容后产生的负疚感才是。“一项又一项研究显示,自认为成瘾者观看的色情内容并不比其他人多,只是他们的价值观和观看行为产生了冲突。”

不管怎么说,有人就是对自己的观看频率感到不快。但这是否就表示我们应该考虑限制色情的呼声呢?

对许多人、也许是大多数人来说,从色情内容中得到的好处都要大于坏处——这是一项对大约700名丹麦异性恋男女的研究中得出的结论。男女两性的研究对象都认为,大体来说,色情作品对于她们的性生活、性知识乃至整个生活都是有帮助的。(Archives of Sexual Behavior, doi.org/bs7537

“能做些让自己开心的事情总是好的。”澳洲詹姆斯·库克大学的丹·米勒(Dan Miller)说道,他在一项对470名男性的调查中也发现了类似的结果,这项研究尚未发表。他指出,观看色情内容能使一些男同性恋者感觉自己并不孤单。

米勒还发现异性恋男孩经常观看色情内容的年龄有提早的趋势,在他的这项调查中最早的一例是15岁。他因此提出对青少年的教育十分重要。“但那不能是传教式地宣扬色情的坏处”,而是要说明色情作品未必忠实表现了真实的性和恋爱。

换言之,我们可以评判色情作品对于社会的刻画和影响,但是不必把它夸大成一场健康危机。

“有人认为色情正在毒害自己的生活,我不会贬低这种想法;但是要说色情会毁灭社会,我还没有看到多少过硬的证据能够支持这种论调。”米勒说道,“我觉得大家都应该冷静一点儿。” (编辑:游识猷)


一点题外话:国外的戒色网站长啥样?

对色情作品成瘾是什么感觉?为了回答这个问题,我们采访了NoFap网站的创始人亚历山大·罗兹(Alexander Rhodes)。NoFap专门帮助用户远离色情,通常的方法是在三个月内戒除性行为和自慰,这段时间称为“重启期”(rebooting)。

21岁那年,罗兹对自己的生活习惯产生了不快:他一天四次观看色情作品,在性生活中也只能通过色情的幻想才能维持勃起。“那段日子是我人生的低谷,我想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这些东西奴役。”

戒断色情之后,他感觉“好像从黑夜走进了白天,这彻底改变了我的性生活,我开始关心伴侣是否得到了享受,而不是只顾自己追求高潮了。”他还觉得自己变得精力旺盛,做事也更有干劲了。

罗兹先是在Reddit上建立了一个小组,后来又将它扩展成了一个商业网站,他今年26岁,正全职负责网站运营。有人批评这个站点夸大了戒断色情的好处,说它在首页上向用户许诺戒断之后就能获得种种超能力。但罗兹说,这正是用户的真实感受,当人的潜能“不再受到色情成瘾的镇压”,他们确实会觉得自己仿佛成了超人。许多曾经成瘾的人都报告说自己的情况有了显著改善,他们睡得更好了,皮肤变得细腻,人也更自信了,虽然其中的一些或许只是安慰剂效应。

NoFap宣称其社交站点每月有超过100万的访问量,但罗兹不愿透露具体数字。“你不知道有多少男人告诉我他们真心想谢谢我。我没料到的是,有不少女人也自称遭受了色情的许多危害。”

罗兹表示他对自慰没有意见,只要不使用色情作品就行。“我们想要教育大众,使他们懂得妥善使用生殖器。”

罗兹一直想找一份网上的工作,大学毕业后在谷歌短暂待了一阵,现在的他可说是“活在梦里”了。“这也许不是我最初的梦想,但也很接近了。只是现在这份工作和色情有这么大的关系,这是我以前没有想到的。”他说。
 

The End

发布于2016-11-01, 本文版权属于果壳网(guokr.com),禁止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果壳

我的评论

Clare Wilson

《新科学家》(New Scientist)的医学编辑。

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