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壳有意思
  • 注册
  • 下载客户端
  • 手机扫码下载
    全新果壳APP
2183
需用时 04:21
医学惊人新突破?你最好先别相信

单个研究无法提供全部答案,早期的、前沿的研究需要更多后续工作才能验证。那些新闻报道中的“最新突破”更适合交给科学家们交流讨论,而不是立即拿来指导实践。

(橡胶万岁/译)2003年,一群研究者在《美国医学期刊》上发表论文,他们的发现会改变你对医学报道的态度。他们回顾了从1979年到1983年间发表于顶级科学期刊的101项研究,这些研究都声称其中的新疗法或新医疗技术“前途无量”。结果,他们发现,其中只有五项技术在十年内成功上市。在论文发表时,只有一项技术仍被广泛使用(血管紧张素转化酶抑制剂(ACEI),一种降压药)。

只有一项

但是,你永远不会从医学报道里知道这一点。举个多发性硬化症“神奇疗法”的例子吧。多发性硬化(multiple sclerosis)是一种无法治愈的退行性疾病,患者的免疫系统会攻击神经细胞的保护层,阻断大脑和身体的联络,从而导致一系列可怕的症状:肌肉颤抖,失明,大小便失禁,最终甚至导致早逝。

然而在2009年,情况出现了突破:意大利研究者保罗•赞邦尼(Paolo Zamboni)博士宣称,他通过“疏通”颈部静脉治愈了自己妻子的多发性硬化症。他的理论认为,多发性硬化是血管疾病而非免疫问题。这项研究颠覆了人们的常识,它给患病的人带来了希望,它背后还有个拯救妻子的迷人故事。这简直是让报道者兴奋的“猫薄荷”,闻风而至的健康记者们盛赞这种疗法是爱情推动医学的伟大胜利。

号称自己可以“轻松治愈”多发性硬化的保罗•赞邦尼。图片来自:Nathan Denette

然而不幸的是,赞邦尼的研究更多是炒作而非突破。他的实验样本量太小而且设计糟糕,但这一点远不像他的爱情故事那样得到关注。其他尝试重复实验的研究者都失败了。很快,出现了各种病人复发和产生并发症的事件。

这种循环一直在重复出现:最初的研究承诺了一个“奇迹”,媒体对它大加炒作,而研究者们最终证明,“奇迹”并不存在。内奥米•奥利斯克斯(Naomi Oreskes)是哈佛大学的科学史教授,她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对我说:“媒体与科学工作者对于新闻的理解存在很大很大差异。对你们而言,新闻的要点在于新,这使得媒体总是关注最新结果。而我的观点是,那些崭新的结论最有可能是错的。”

图片来源:123rf.com.cn正版图片库

单个研究不可轻信

所有研究都不可避免地存在一些偏倚和缺陷。真相通常隐藏在同一主题的纷乱研究当中。这意味着,真正的洞见不大可能来自奇迹般的、偶然一次的发现或是灵光乍现。漫长的审查、重复实验以及同行讨论才更可靠。这样才能确保结果是准确的,不是单个实验中出现的异常值,也不是个别研究者的偏见。

记者和观众总是乐于关注科学发现中“前途无量”的那部分。听到可能产生革命性影响、终结疾病之苦的新概念十分激动人心——但这仅仅是“可能”。我们经常会受到赞邦尼这样爱炒作的科学家的煽动,而他们自己也面临着吸引研究资金和发论文的压力。

我们报道得太早,来不及等待科学共同体的验证。这往往将患者和政策制定者引上了浪费、有害或是多余的道路,以希望破灭和失败的医疗告终。

相当多数的医学研究最终以失败告终,如果我们记住这一点,就能够最大限度地改变这种趋势。

福布斯的健康作者马修•哈珀(Matthew Herper)前段时间剖析了一段关于治愈癌症的“奇迹疗法”的纪录片。尽管影片中的试验疗法看来确有希望,但它也是一长串似乎具有“革命性”的疗法中的一员。根据哈珀的一项信源,事实上近年来有超过200项“癌症突破”遭遇了失败。

一项受到高度认可的循证医学服务为临床医生评估各种新研究,他们发现,每年新发表的五万篇论文中,大约只有三千篇实验设计良好且有足够的临床意义,这只占总数的6%。

很多时候,单个的研究之间会出现彼此矛盾的结果。例如那些有关食物“防癌”或“致癌”的研究。汇总所有研究可以得到真相,但我们却总是把每个研究单独报道,新闻标题一会儿一变(红酒这周还“延年益寿”,下周就会“让你死的更快”了)。

在一项食物与癌症关联性的研究中,研究者从《波士顿烹饪学校食谱》中随机选取了50种食材。结果,其中多数食物背后都能找到正反两面的结果

对于很多食物,既有研究发现它们降低癌症风险,也有的发现风险升高。汇总分析的整体趋势更可靠,但只看单个研究就容易出现偏差了。图片来自:Vox

研究者并不是总能重复出其他人的发现,而且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很多实验根本就没有进行过重复。据估计,每年约有85%(2000亿美元)的研究经费浪费在了设计不当或者冗余的研究上。

这意味着,初期的医学研究很有可能是错的。更明白地说,只有很小一部分的“新科学”能够最终为人类所用。

炒作成瘾

我们生活在一个前所未有的科学大发现时代。互联网使得知识触手可及,但是更多的信息也意味着更多的糟糕信息,所以审慎的态度也变得前所未有地重要。

我常常怀疑,对那些非常初期的研究进行报道是否有任何价值。如今,期刊发表最新发现,然后公众一拥而上。但事情不该是这样:学术期刊本是用作同行交流,而不是大众消费品

学术期刊上的新论文,还是更适合用作同行交流。

在当前的机制下,报道者依靠期刊新闻稿汲取内容,很难抵制“耀眼新发现”的诱惑。我们被鼓励去寻找新奇的主题来写,正如科学家和研究机构需要吸引别人关注他们的工作。而患者,自然想要更好的药物,更好的疗法——以及更多希望。

但是这样的循环伤害着我们,并且掩盖了研究本应提供的真相。(尽管所谓“神奇疗法”背后的科学基础非常薄弱,多发性硬化患者仍然会不远万里去寻求治疗,并通过推动政治运动,为这些研究谋求更多资源。)

对我而言,我已经在尝试带上上下文进行报道,并尽可能运用高质量研究的系统评价。当科学家或其他媒体同行过早地吹捧某个新突破时,我尝试去传达它可能并不美好的真相。做这些工作越多,我就越意识到很多令人尊敬的研究者反复重申的观点:我们需要略过最新研究,关注那些已经积淀下来的知识。在那里,我们会获得改善自身和社会健康的洞见。

我想,当我们远离“神奇药片”和“奇迹疗法”时,我们才能更多地关注真正与健康息息相关的事情——例如教育,平等和环境。

这并不容易,将我们推向前沿的力量也是巨大的。但我会尝试谨慎行事,提醒自己今天我所看到的东西大多都存在缺陷,以及进行回顾的价值。(编辑:窗敲雨)

题图来源:123rf.com.cn正版图片库

The End

发布于2016-11-08, 本文版权属于果壳网(guokr.com),禁止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果壳

我的评论

Julia Belluz

资深健康记者

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