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33
需用时 04:39
1
9
对谈《极盗车神》主创:在我的BGM里,没人能打败我

20年前,埃德加·赖特刚刚踏入导演这个行当不久。

那时,他有了个人执导的第一部电视剧,第一部恶搞片,以及将会帮他收获更多关注的喜剧《屋事生非》。

不过,从那时起,埃德加·赖特心中就一直有个关于“音乐”、“飙车”和“犯罪”的电影梦想:“是的,我20年前就有这个想法了,不过15年前我才拍出了电影的概念MV,然后直到6年前我才真正开始写一部关于它的电影。”

于是,《极盗车神》诞生了。

《极盗车神》导演埃德加·赖特和主演安塞尔·埃尔格特正在讨论拍摄。(图片来源:Collider.com)

8月25日,《极盗车神》在中国上映。在电影主创团队的中国行期间,我和电影导演埃德加·赖特、主演安塞尔·埃尔格特进行了对谈,聊了聊这部电影和它背后的故事。

而关于它的一切,也许要从很多年前说起。

1、从Baby到Baby Driver

1978年,电影《The Driver》上映。这是一部关于一位天才驾驶员的故事。这位司机专门帮助犯罪团伙从罪案现场逃脱,并甩开警察的追捕。

虽然时间久远,但《The Driver》依然凭借极简但深入人心的台词和简约出色的飙车戏份赢得了众多观众的喜爱。

电影《The Driver》

《The Driver》,也是埃德加·赖特最喜爱的飙车电影之一。

巧合的是,埃德加·赖特的新片,名字正是《The Baby Driver》。而电影的主角“BABY”,有一半的人设是这样的:一位天才驾驶员,专门帮助犯罪团伙从罪案现场逃脱,并甩开警察的追捕。
嗯?似乎在哪里见过?

在2003年,埃德加·赖特拍出了概念MV《 Blue Song》。这部为Mint Royale的歌曲打造的MV,讲述了一位专职为犯罪团伙跑路所服务的司机,在团伙去抢银行的时候,自己在车内播放音乐《Blue Song》的故事。

而《极盗车神》的开头,几乎和它一模一样。

同样根据固定时限选择歌曲,同样敲打方向盘的动作,同样的摇摆,同样摇晃的雨刷……

同样的,音乐与动作的完美契合。

“拍Blue Song”的时候,我还没想好接下来剧情的走向,但那是一个不错的尝试,过了好多年我才终于有时间写出了《极盗车神》的剧本。” 埃德加·赖特说。


 
因为对老牌飙车电影的热爱,埃德加·赖特在《极盗车神》中选择了实景拍摄追逐镜头。被好莱坞的特效浸淫的观众们,会觉得这些镜头有些中规中矩,甚至无聊吗?也许会。

但飙车、公路追逐和漂移,只是这部电影“一半”的设定。而另一半,才是电影的精髓所在:

音乐。

2、在我的BGM里没人能打败我

《极盗车神》这部电影明明应该叫《极速车神的歌单》。导演埃德加·赖特表示:“我是先选了歌单,然后根据歌单写剧本的。”

电影主角BABY在电影中饱受耳鸣的困扰,只能通过戴上耳机听音乐来缓解。就是在这里,BABY找到了除了开车之外另一半的生活方式:听歌。

作为观众,你也将听见BABY耳中的音乐,然后把自己带进那个世界。

请注意BABY的手指:影片到这里的时候,音乐是一段钢琴。

于是你将在电影中看到,音乐已不仅仅是背景音乐:电影中每个人物的动作,每一帧飙车镜头的节奏,都契合着电影音乐的节奏。比如有花絮说,在电影中每当一首歌是以4/4的节拍播放时,镜头画面会选择在四拍中的其中一拍切入。

也难怪有人说,这可能是第一部“音乐飙车电影”。
 
埃德加·赖特表示,他很早就确定了电影的音乐歌单,写出电影剧本之后,就找来了演员进行“Table Read”。

Table Read是电影拍摄的惯例,指的是在电影拍摄前,演员们会聚在一张桌子前大声朗读剧本。不过《极盗车神》有点不同。应埃德加·赖特要求,Table Read是有背景音乐的——对,就是电影开始的时候就确定的歌单。

演员们需要一边听音乐,一边试图把每句话和音乐的节奏对应起来。“我们拿着iPad,里面有音乐。我们会放几句音乐,然后根据音乐朗读剧本。”埃德加·赖特说道,“不行就重新拉回去再来一遍。”

主角BABY的扮演者安塞尔·埃尔格特(Ansel Elgort)也表示:他们会聚在一起讨论这首歌对应的台词,节奏该怎么搭配。

而其中有首歌有点特别:根据凯文·史派西的台词所做的歌曲《Was He Slow》。

这首歌是电影中的歌曲之一,不过它来自于演员凯文·史派西在片中的台词剪辑。这里有个小小的剧透:这首歌出现了2次,每一次都能引爆全场。特别是第2次,配上各人的表情食用更佳……听起来就像凯文·史派西自己在RAP一样!

在本片中,凯文史派西扮演的Doc和BABY有着复杂的关系。图片来源:《极盗车神》预告

而这首歌也是为数不多的角色不用根据歌曲的旋律说台词和做动作的歌曲……

因为所有人的表情都因为不同的原因,凝固了……

埃德加·赖特表示最开始写剧本的时候就打算做这首特别的歌了,开始的时候用的素材是凯文·史派西在Table Read期间的音频,后来快拍完了才换成电影中的音频。

“这首歌太有趣了!” 安塞尔·埃尔格特说,“更有趣的是这首歌开始出现的时候,是BABY正在做这首歌,而我正好也喜欢制作音乐,这感觉太棒了!”

安塞尔·埃尔格特也表示因为拍戏的缘故,自己每天都要带14个小时的耳机,整整持续了好几个月:“看来是我至今戴耳机最长的时间了,哈哈哈”。

3、耳鸣,和音乐

BABY的母亲生前是一位歌星,受母亲的影响,BABY从小就喜欢音乐。在年少时,BABY的父母因车祸而亡故,他自己也因车祸受到了器质性耳鸣的困扰。

在那之后,BABY开始一边偷车,一边用音乐逃避耳鸣。他也很喜欢一遍又一遍地听别人的录音,并热衷于将它们制作成歌曲——这就是电影中的《Was He Slow》诞生的原因。

但,摘下耳机的BABY始终会受到耳鸣的影响,埃德加·赖特也在电影一些片段的背景音中加上了耳鸣的嗡嗡声。

“当我在思考这个角色的时候,我想要让他产生一种‘距离感’,他使用音乐来逃避生理上耳鸣的不适感和心理上参与犯罪的不适感。”说到BABY这个角色,导演埃德加·赖特如是说。正因如此,在大部分时间里,BABY无法离开耳机和耳机后面的音乐世界。

“当BABY坐在角落的时候,他需要把自己隐藏在墨镜和耳机后面。” 安塞尔·埃尔格特说。


 
当他离开的时候,也正是影片最后,自己完全脱离了之前那种生活的时候。

但耳鸣,也许就没那么容易摆脱了。

耳鸣是指在没有相应外部声源的情况下,所产生的一种主观的听觉感觉。我们每个人都可能或多或少地经历过耳中的“嗡嗡声”。这种声音并不是由声波产生,而是神经讯号异常或听觉器官受损所导致的。

虽然是一种常见的现象,但严重的耳鸣会妨碍正常的听觉,并且对一些人的精神造成极大的压力。

埃德加·赖特说自己在拍摄之前曾经阅读过一些关于耳鸣的资料,读到一段说,有人用喝酒或者听音乐来缓解自己耳鸣的状况。所以他自己认为,音乐还是对耳鸣有效果的。

“我小时候也曾被耳鸣所困扰,所以我知道那种感觉。”

“天哪。”

“而观众的反应更令我惊讶。” 

埃德加·赖特很惊讶于一些观众们的反应,他记得有观众看完对他说,“天哪我自己就耳鸣,我真的不敢相信竟然在电影里看到了和我一样的耳鸣患者”。他还表示很多看过电影的耳鸣患者都在推特上对他表示了感谢。

埃德加·赖特也希望这部电影对一些耳鸣患者有所帮助。

4、最后的彩蛋

当我等待采访安塞尔·埃尔格特的时候,我听到有人在采访间里教安塞尔说这么几句话:

“请问你有freestyle吗?”

“我觉得可以”

“我觉得不行”

“我觉得OK”

安塞尔很喜欢第一句,并迅速学会了它。

Was he slow?

No he was not slow!
 

The End

发布于2017-08-25, 本文版权属于果壳网(guokr.com),禁止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果壳

我的评论

S.Mars

果壳作者

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