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1
需用时 01:50
【2017搞笑诺奖】人们到底多讨厌芝士?

芝士,一种充满争议的食物。热爱芝士的人可能永远也不会明白,为什么芝士在有些人心目中如此可怕——著名作家乔伊斯甚至把它称为:“牛奶的尸体”。今年的搞笑诺贝尔奖正颁给了一帮想要弄明白这个问题的科学家:有些人到底有多讨厌芝士?

讨厌芝士的小伙伴们举起你们的双手!

这项研究是法国里昂大学的科学家们开展的。法国可以说是世界芝士之都了,在法国,芝士用来单独吃,搭配食材一起吃,还是很多食物的原材料——如沙拉、馅饼、蛋糕、三明治……等等。生活在法国都还讨厌芝士的人,可谓真·芝士黑了。

这项研究中,科学家们招募了332个人,调查了他们对各种食物的喜好,最终筛选出来15名“芝士粉”,和15名“芝士黑”。

接着,这些人被安排到“芝士闻味间”,狂闻12种不同食物的味道——其中有6种芝士6种其他食物。一边闻着味儿,一边还得看芝士图片,对于芝士黑来说,这恐怕是地狱般的折磨了。

与此同时,通过经过改造的脑功能磁共振机器,科学家就能在他们闻味道、看图片的时候,观察他们的脑部活动了。

 心疼一秒参加实验的芝士黑们。图片来源:thehealthsciencesacademy.org

科学家们发现了几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首先,对于“芝士黑”来说,芝士可能并不存在于“食材”范围内。

一般来说,当人们饿了以后再看到食物时,脑内的“苍白球腹侧”区域都会激活——这是大脑在说,“有好吃的,快吃”!然而,虽然芝士黑们对其他食物也有这个反应,但是看到芝士、问到芝士味儿时,毫不意外地——他们的苍白球腹侧毫无动静。

也许,芝士黑的大脑中,芝士是这样的存在:“能吃,不好吃,绝对不吃”——对于芝士的厌恶,已经压制了他们饱腹的欲望。

还有一个更有意思的发现:芝士黑的大脑,可能正在享受对芝士厌恶的感觉。

在大脑中有一条神经元组成的“奖赏通路”。以前的研究认为,对于喜欢的东西,奖赏通路会激活、分泌产生愉悦感的神经递质——这也是某些物质成瘾的机制。

在这项研究中,在芝士粉小组里,芝士会激起脑内“奖赏通路”的活动,这并不意外;但是,芝士黑在遇上芝士的时候,“奖赏通路”竟然激活得更厉害。这是为什么?难道他们是……粉到深处自然黑?

科学家们的解释是:“奖赏通路”中有两种神经元,一种负责“喜欢”,一种负责“讨厌”,这种“讨厌”也可以说是“负性奖赏”。看到讨厌的芝士时,芝士黑的“讨厌”,来得比芝士粉的“喜欢”更加猛烈。大脑是个奇怪的东西,它可能只是在享受“讨厌”时带来的快感。

另外,科学家们还有一个小发现:芝士黑们在闻到芝士味儿的时候,自动减少了呼吸的气体量……

真想知道做完这个实验,15个“芝士黑”壮士还活着么?另外,这个实验方法值得借鉴,也许我国的甜咸豆腐脑之争,终于能有量化指标了呢……

参考文献

  1. https://www.bustle.com/p/why-do-some-people-hate-cheese-the-scientific-explanation-is-surprising-30642
  2. https://www.thrillist.com/health/nation/why-some-people-hate-cheese
  3. https://www.univ-lyon1.fr/news/cheese-a-matter-of-love-or-hate-862047.kjsp
  4. http://journal.frontiersin.org/article/10.3389/fnhum.2016.00511/full

(编辑:Gonfree)

文章题图:rantnow.com

The End

发布于2017-09-15, 本文版权属于果壳网(guokr.com),禁止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果壳

我的评论

一碗萝莉面

神经病学博士

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