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8
需用时 02:38
实验结果不一样,真可能是性别的锅

(锦衣Reload/译,vicko238、Ent/校)智商测验的分数可以被测验主导者的性别所影响,而止痛剂的研究更是可以完全被实验者的性别毁掉。忽视实验人员性别造成的影响正是许多科学发现经不起时间考验的原因之一。

科林·查普曼(Colin Chapman)就是在惨痛代价之后才意识到这个问题。他早先通过富布赖特奖学金(一项由美国政府资助的国际教育交流计划)去到瑞典,开始他在神经科学方向上的研究。他决定研究一种含有催产素的鼻腔喷雾剂是否有利于控制肥胖症。催产素这种激素可以影响肥胖男性的食欲和冲动行为。

“这项研究让当时的我十分兴奋,根据我对大脑运作方式的了解,我认为这项研究会取得瞩目成果!”他说。

查普曼启动这项研究后,去往哈佛法学院学习了几年。等他再次回归时,等待他的是一个不尽人意的实验结果。“我看到结果时真的非常非常失望,因为这个项目就像是我的孩子,是我进入神经科学领域的重要起点。”

但现在,已经是乌普萨拉大学研究生的查普曼表示,他的想法最终被证明是正确的。

“有另一个研究小组在差不多一样的时间段里提出了和我相同的想法,”他说,“他们做了类似的项目并得到了我最初期望的结果。”

这让他开始思考他的实验是在什么地方出了岔子。一个可能性是他所使用的激素——催产素——可以通过空气传播并影响到社交互动,尤其是在不同性别的异性恋之间。所以他开始怀疑实验者身上的激素也许一直在扰乱他的实验结果。

一位男性和两位女性是这个实验的实际操作者。但是当他进一步查证是哪一位研究人员做了哪部分实验时,“没有这方面记录,因为一般来讲,这不是科学实验里会记录的东西。”

查普曼和他的两位同事现在认为这是一个巨大的失误。在他们发表在《科学进展》(Science Advances)的综述文章中,他们回顾历史上的科学研究,发现了许多研究都受到了实验人员与实验对象性别是否一致带来的影响。

“就连结果应该很稳定的智商测验也会被主试的性别所影响,”他提到一项上个世纪70年代的研究,“举个例子,如果主试是女性而被测试者是男性,那么你就会看到更高的智商分数。”

这在疼痛研究中也是大问题。相较于女性测试员,一个异性恋男人在参加痛觉实验时会对男性测试员报告更多的疼痛,查普曼说。他猜想其中一部分原因是这个男人——因为潜意识或者其他什么因素——想要给女性留下好印象,另一部分原因则是性吸引力的生化机制在起作用。

“如果你在测验一款新型止痛剂的功效,并且得到了不错的结果,那么你也许需要回头检查下这项实验中的实验人员和参与人员(的性别),也许会比药剂本身更能解释你得到的结果。”查普曼说。

甚至实验对象为非人类时也受影响。

图片来源:MIMS Community

在2014年,研究者发现实验室人员的性别可以完全毁掉在大鼠、小鼠上的痛觉研究。

屋子里一件汗渍淋淋的T恤,或者一只从男人腋下拿出的棉签就足以影响结果。即使是来自其他动物的气味也能影响到啮齿类动物的实验。

“如果你在老鼠面前呈现雄性化学物质,它们会感受到压力,而这种压力最终能发展到止痛。” 杰弗里·莫吉尔(Jeffery Mogil)博士解释道。他是麦吉尔大学的神经科学教授,也是这项研究的负责人。

这项研究在当时获得了巨大的关注。但后来?“科学家们改变实验方法的进程十分缓慢,”莫吉尔说,“我认为说是毫无改变都没错。”一项令人大开眼界的研究,结果也就是如此。

同时,科学家们持续发现这些性别问题。莫吉尔在去年十一月神经科学协会的会议上看见了一篇报告,上面写着只有当实验者是男性而非女性时,老鼠对抗抑郁剂才有反应。

莫吉尔和查普曼均同意科学家们迈出的第一小步会是报告实验实施者们的性别。科学期刊的编辑们或者研究资金提供方可以要求这项内容。但现在,他们还没做。

题图来源:sanjeri/Getty Images

The End

发布于2018-01-17, 本文版权属于果壳网(guokr.com),禁止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果壳

我的评论

Richard Harris

记者,1986年加入美国国家公共电台(NPR)后在科学、医药和环境领域有诸多报道。

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