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3
需用时 03:17
为什么我的朋友都比我人缘好?

为什么你的身边“妖艳贱货”那么多

你是不是经常会有这样的感受,就是你身边有很多“妖艳贱货”,Ta们比你更能吸引眼球,比你更受欢迎,总之跟Ta们相比,你就是一个活脱脱的loser呢?

心理学上有一种“乌比冈湖效应”(Lake Wobegon Effect),或者“优于平均效应”。“乌比冈湖”这个名称来自于美国一个著名的广播剧,是一个虚构的小镇子,镇子上“女人强壮、男人帅气,儿童也都高于平均水平”(all the women are strong, all the men are good looking, and all the children are above average)。而“乌比冈湖效应”则是指我们有这样一个天性,就是觉得自己一定会比平均水平好,不管是长相、智力,还是工资、职业。因而,一旦发现我们不如身边的朋友更受欢迎,自信心当然会受到严重打击,因此我们往往会把他们视为“妖艳贱货”,以此来补偿我们的心理落差。

图片来源:傅园慧微博

然而事实是残酷的。无论你承认与否,你没有你的朋友更受欢迎这个感觉是对的,而且是可以使用统计学的工具来证明的!这个理论可以简单表述为:平均来说,大多数人的朋友都比他们拥有更多的朋友,简称“朋友悖论[1]

妖艳贱货”其实只是个统计常识

在统计学中,我们可以使用两个公式来表示每个人自己平均拥有的朋友数量,和我们朋友平均拥有的朋友数量(在这篇文章中我们暂时忽略掉其背后的数学原理,以便既能说清这个问题,又不会造成过多的符号理解上的负担;如果你仍然想了解数学原理,欢迎到科学人饭团来,我将会在这里做出解释)。

通过这两个公式,你会发现在统计学上“朋友悖论”是个常识。

在社交网络中,人均所拥有的朋友数量为:

这里的n表示为网络中的人数,di为第i个人所拥有的朋友数;

而朋友所平均拥有的朋友数为:

这里的方差(致已经忘记方差是什么的朋友:方差是每个变量与平均数之差,平方后求平均,再开方得到的值)。

在社交网络中,只要不同的人所拥有的朋友数是不同的,那么方差就不会是零,则朋友所拥有的平均朋友数就一定比人均拥有的朋友数量多。另外,社交网络有一个重要特性叫做“无尺度性质”,这个性质会导致公式中的方差非常得大,也就是朋友的朋友远多于你的朋友。

图片来源:123rf.com.cn正版图库

听起来觉得很奇怪吗?想像一下,一个集体刚刚成立的时候,大家随机交流,人均朋友数基本一样,方差很小,这时候不会有人感觉自己是失败者;但人群中总有少数交际高手,随着时间的推移,交际高手开始显现,这些人拥有的朋友数远超过其他人多数人,方差增大,大多数人开始产生被剥夺感。换一个角度来理解,一个交际高手会影响许多人的感受,具体来讲,这位高手有多少朋友,就会影响到多少人的感受。

事实上,不只是交际能力,学习成绩、身材、颜值等等,凡是和社交有关系的要素都会产生类似的悖论。感觉自己的另一半情感经历更丰富?那是因为朋友悖论啊!

图片来源:123rf.com.cn正版图库

所以下次当你听着另一半大谈丰富的感情过往时请不要自卑,更不要气愤,因为也许正是由于Ta是个“暖男”,温暖全世界,才让你有机会成为Ta的伴侣哦。想一想,另一半只有一个伴侣而那个伴侣正好是你的概率,是不是要比另一半曾有十个伴侣而你是其中之一的概率要低得多呢?

科学家乐于发现规律和探索世界,一是为了满足人类的好奇心,二是为了利用规律让我们活的更好。那么你和我都是loser这个规律有实际的用途吗? 有!比如传染病的早期预警。

朋友悖论和传染病预警

交际面广的人虽然信息灵通,但是也会收获一个副产品,就是更容易先人一步被传染疾病,并且更容易使疾病扩散开。所以监控交际高手的健康状况是预测疾病爆发的理想方式[2]。然而我们没有上帝视角,无法获得社交网络的全部信息,所以科学家很难知道监控哪些人是合理和有效的(即便可以知道也必然是耗时费力划不来的)。

图片来源:123rf.com.cn正版图库

来自哈佛大学和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的研究者们就使用了朋友悖论的原理,不去直接寻找人群中的交际高手,而是随机选定一部分人,让他们每人说出一个比自己更善于交际的朋友,接下来监控这些被挑出来的朋友就可以更加有效地预警传染病的爆发。他们随机挑选了319名哈佛本科生,让他们挑选了425位交际高手朋友,结果表明,与对照组相比,监控朋友的实验组可以提前两周预警流感暴发。

这套思路其实有广泛的应用场景,比如给“朋友组”注射疫苗可以更有效的阻止疾病传播,监控“朋友组”可以了解新观念的扩散等等。总之,所谓的“妖艳贱货”们并不仅仅是给我们添堵的,Ta们是非常重要的,比如给Ta们打个疫苗什么的就可以让我们不得病。

以上介绍了朋友悖论,简言之,大V就在我们身边,让我们压力山大,活成了loser。下次我们再来分析一下为什么我们还没有被压死,以及顺便解释一下为什么不能和妖艳贱货们结婚,敬请期待。(编辑:婉珺)

参考文献:

  1. Feld, Scott L. "Why your friends have more friends than you do." American Journal of Sociology 96.6 (1991): 1464-1477.
  2. Christakis, Nicholas A., and James H. Fowler. "Social network sensors for early detection of contagious outbreaks." PloS one 5.9 (2010): e12948.
The End

发布于2018-01-23, 本文版权属于果壳网(guokr.com),禁止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果壳

我的评论

中财张忠元

果壳作者

pic

    张红川

    中央财经大学社会与心理学院副教授,心理学系系主任兼经济心理研究所所长。

    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