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 社会

性侵犯事件过后,忘掉就好?身体做不到

Metoo 性侵害 性骚扰 性暴力

Lesley McClurg 发表于  2018-03-06 18:40

(JIDUDU/编译)去年10月,数十位女性站出来指控好莱坞制片人哈维·韦恩斯坦性骚扰。此后,娱乐圈、媒体、政府和餐饮业等领域的工作场所男性性不端行为被接连曝光,甚至有瑜伽教练面临指控。

很多女性通过社交媒体上的#MeToo(我也是)标签活动谈到了她们经历过的性骚扰和性侵事件,以及这些经历给人生造成的负面影响。这些痛苦并不是陈年旧事。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职场性骚扰会给受害者带来心理和生理的消极影响,后果会持续到事件发生数年之后;而更严重的性暴力带来的影响也更为深切持久。

下面两名受害者的故事,会帮助我们更直接地理解此类事件的后果。

反职场性骚扰的运动在全球范围内掀起了揭发性不端行为的浪潮,最近一件举世皆惊的事件是,美国奥运体操队前队医拉里·纳萨尔(Larry Nassar)因性侵超过150名女性而获刑175年。图片来源:si.com

派特森的故事

“我们要打破玻璃天花板”

对于辛迪·派特森(Cindy Patterson)来说,职场性骚扰并不只是25年前的一桩往事而已。用她的话说,这件事直到今天还在影响她的生活。

二十几岁时,派特森在美国西南部一家金融机构获得了一份梦寐以求的工作,干劲十足。“我是其中仅有的几名女性之一,我们想要打破那层玻璃天花板。”派特森说。

很快,她升职了。然而,一个新来的副总裁辞掉了大部分女员工并带来了他自己的团队。她说,一切变了。“那人说着‘哦,辛迪,我看你那儿挺有料的’这样的话,一边盯着我的胸……”她说,“那是一种霸凌。”

男同事把会面安排在袒胸女招待的酒吧,在那儿把手放进她裙子底下。那些人还不光是借着酒这么做,上班时同样如此。“他们想让我闭嘴时,就在桌子底下碰我。”她说,“确实,我不说话了。这样的我丢掉了工作上的机会。”

人力资源部门对她的投诉置若罔闻。日常的遭遇让她“就像被人扒了层皮”。她开始失眠、胃痛、偏头痛、长痤疮,甚至长出胡须。她发胖了,越来越胖。压力最终导致婚姻失败 。

“而我再也没有做过像那样充满竞争的工作。”她说。

办公室变得不再安全

研究性骚扰的专家说,像辛迪·派特森描述的那些健康问题,其实在性骚扰受害者中十分常见。哪怕是貌似无意或偶然的侵犯,也会对健康造成诸多不良影响,包括焦虑、头痛、睡眠障碍、体重暴跌或增重、恶心、自我评价降低和性功能异常。被骚扰者通常还会缺勤率增高、工作满意度降低。

有证据表明,职业生涯早期经受的性骚扰会导致日后出现抑郁症。一些专家主张,性骚扰会造成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

在哈佛医学院精神病科执教的吉姆·霍珀(Jim Hopper)专攻创伤和性侵害的神经生物学,他说:“不可控制和不可预测的应激经历对人的脑和身体都有严重影响。这影响到我们对自我的认识,即自我认同感。”

斯坦福大学的精神病学家、应激专家大卫·斯皮格尔(David Spiegel)说,人对有威胁的行为有紧张的反应,一句下流话就能让我们的防御系统立刻警觉起来。当办公室这样看起来安全的地方变得带有性的意味时,人的内心就拉起了警报。

对于派特森因为同事的言语和肢体接触而承受巨大的压力,斯皮格尔觉得并不意外。

“从那一刻起,她开始觉得自己不仅仅是不舒服,而是面临潜在的危险。”他说,“即使骚扰主要是心理上的,也是在暗示着令人不快的性活动,会激起身体对实质威胁的反应。人的战或逃反应被激发。”

性骚扰与其他有潜在危险的情景一样,会触发肾上腺素与皮质醇的分泌,使心率加快、血压升高、肌肉绷紧、血糖浓度上升。这些反应是演化的结果:额外的能量让我们可以有逃跑或对抗的能力。

用斯皮格尔的话说,应激激素偶尔爆发一次没什么坏处,但假如受害者长期处于高度警觉状态,那么神经系统就会受到毒害。

“办公室成了一个你无法保证自己安全、不能一心工作的地方,你反而要时刻担心着可能存在的心理攻击或身体侵犯。” 斯皮格尔说,“神经系统的这种慢性激活会引起某种程度的衰竭,即身体长期过度反应,使人精疲力尽。” 

派特森不仅生活在高度紧张中。被触摸时,她会僵住。斯皮格尔把这种反应称为说不出的恐惧。他说,大脑的情感中枢——边缘系统让负责分析工作的前额叶皮质加速进入了超额工作的状态。“因为人在此时有很激烈的反应,所以大脑中其他部分都让位给了负责情绪的部分。”

在派特森的例子里,为了避免以不情愿的方式被迫沉默,她不再在会议上发言。

25年后,影响仍在继续

派特森说:“我曾经以为,那段经历固然不愉快,但我毕竟挺过了这道坎。可是后来我才意识到这件事对我的工作表现有多么大的影响,它也影响到了我在职业生涯与个人生活中作出的选择。”

派特森认为那时发生的事情在25年后的如今还在让她付出代价。从那时起,她一直在同发胖做斗争,最近又被诊断出心脏病,她觉得这或许与这些年身处的巨大压力有关。“这会变成一种不可逆的循环:对自己的感觉变糟,做一些事搞得自己身体更糟,生活中其他的选择受限。”斯皮格尔说。

图片来源:Anemone /pixabay.com

约翰斯通的故事

看到自己有着切肤之痛的话题得到全国甚至全世界的讨论,旧金山的简·约翰斯通(Jane Johnstone)感到很欣慰,同时,“很久不曾感觉到的一切又出现了,我仍然有强烈的羞耻感”。

是的,她为将近50年前发生的事而羞耻。那年约翰斯通只有8岁左右,被好友的爸爸性侵。起初,小小年纪的她还不太明白那个男人的行为是不正当的。但专家说,她的大脑本能地知道那不对。“当孩子被侵犯时,本能的警报系统被激活,而这会在意识层面之下引起痛苦焦虑。”西安大略大学专攻PTSD的精神病学家露丝·拉尼厄斯(Ruth Lanius)解释说。

这套警报系统位于脑干深处,它激活的区域让人抽离自我。“人会进入一种情绪封闭的反应,这种情况下感知不到任何感觉,” 拉尼厄斯说,“本质上是人脱离了自己的身体。”

约翰斯通默默承受侵害好几年。成年后的她一直在情感上很畏缩。“我无法和别人亲近,”她说,“我害怕敞开心扉,害怕亲密关系。”这样的反应在精神病学家看来完全可以理解。UCSF创伤恢复中心主任劳瑞·里彻(Laurie Richer)说:“她立刻有了这样一种感觉:不是每个人都安全。一般来讲,尤其是当我们说到性骚扰、性侵或性虐时,受害者往往会在所有关系中都感觉没那么安全,在亲密关系中更是如此。”

女性患PTSD的可能性是男性的2倍多,经历过性暴力的幸存者面临的风险更大。里彻说,创伤经历实实在在地会重排一个人的神经系统,改变人体的应对机制。有些患上PTSD的受害者终其一生都有反应过度之类的症状。

头脑深处的闪回是一种PTSD特有的症状。对于大部分人来说,一段记忆照亮的是脑中负责“想”的部分;而对于PTSD患者来说,记忆照亮的是感觉区域,因此过去的事不光是被回想起来,而是相当于再次经历。“于是人会真真切切地看到经历创伤时所看的一切,也许还会听到当时所听到的一切。”

到了40多岁时,约翰斯通终于去寻求治疗。她把过去发生的事告诉了家人,并对施暴者提出了上诉。虽然那人没有被捕,但约翰斯通说看到他被当局质询就足以帮助她放下过去。

将近十年过去,约翰斯通觉得自己的童年创伤已经愈合了。现在,面对再次出现的PTSD症状,拉尼厄斯的建议是通过自我对话来平复神经系统。“你可以对自己说,现在已经2018年了,我活在当下,我很安全。” 约翰斯通说,在安全的地方找人说说话非常有助于缓和情绪。

说出自己过往的糟糕经历需要巨大的勇气,但很多这样的举动汇聚在一起,就产生了足以改变社会的力量。图片来源:123rf.com.cn正版图片库

深受职场性骚扰困扰的派特森发现,当前人们对性骚扰的关注是可以帮助她恢复的。她希望,20多年前她曾立志打破的玻璃天花板,如今可以被在社交媒体上越来越多的女性权益发言所打破。

对于约翰斯通来说,被拖回过去非常痛苦,不过她仍然对创伤的愈合充满希望。“看到那么多女性挺身而出说出自己的经历,我觉得可以给人以力量。”她说。无论是她自己还是许许多多和她一样的女性,长久以来使她们保持沉默的内心耻辱正在被如今的声浪淡化。(编辑:odette)

编译来源

KQED, Why Sexual Harassment Victims Can't Just 'Get Over It'; What Happens When #MeToo Stories Reignite Old Trauma

热门评论

  • 2018-03-07 15:57 汉尼拔wang
    引用文章内容:长久以来使她们保持沉默的内心耻辱正在被如今的声浪淡化。

    女性的耻辱感是长期男权社会构建的结果。

    [5] 评论
  • 2018-03-07 12:33 地球上的裸猿

    起来反抗,女同胞们。

    [5] 评论
  • 2018-03-07 11:11 D00弟

    记得一篇报道说中国是少见的女性自杀高于男性的社会

    [4] 评论

显示所有评论

全部评论(20)
  • 1楼
    2018-03-06 21:09 eagle774

    本来我还想问像这种身心都有创伤的情况在心理学医学上如何治疗,结果看到最后那毒句,我怎么遭得住!!

    [0] 评论
  • 2楼
    2018-03-06 22:18 GX1D
    引用@eagle774 的话:本来我还想问像这种身心都有创伤的情况在心理学医学上如何治疗,结果看到最后那毒句,我怎么遭得住!!

    文章已经提到了和自己对话,和约翰斯通的“寻求治疗”。你应该寻求真正的治疗,从一篇社会点评中试图治疗自己始终是不够可靠的。另外最后一句是指推特的“ME TOO”事件,越来越多的被侵犯的人开始勇于站了出来。

    [1] 评论
  • 3楼
    2018-03-07 09:17 大头米少

    之前一直觉得这种事情离自己身边还很远,这才是最可怕的。

    [2] 评论
  • 4楼
    2018-03-07 11:11 D00弟

    记得一篇报道说中国是少见的女性自杀高于男性的社会

    [4] 评论
  • 5楼
    2018-03-07 12:33 地球上的裸猿

    起来反抗,女同胞们。

    [5] 评论
  • 6楼
    2018-03-07 12:47 eagle774
    引用@GX1D 的话:文章已经提到了和自己对话,和约翰斯通的“寻求治疗”。你应该寻求真正的治疗,从一篇社会点评中试图治疗自

    好吧!我太较真了,这不是介绍一种疾病的文章。
    我当然没认为看一篇文章就能治好病,只是觉得它应该指出治疗的途径或者方法。
    另外,在心理疾病中使用“和自己对话”是极端不合适的,就好比被得了狂犬病的动物咬了不去打疫苗而指望通过锻炼使疾病得到治愈。可能作者不是这个意思,但我从文章没看出来。

    [0] 评论
  • 7楼
    2018-03-07 13:52 天降龙虾
    引用@地球上的裸猿 的话:起来反抗,女同胞们。

    对,争取把看到美女就动心的男人们统统打倒。。。。

    [1] 评论
  • 8楼
    2018-03-07 15:57 汉尼拔wang
    引用文章内容:长久以来使她们保持沉默的内心耻辱正在被如今的声浪淡化。

    女性的耻辱感是长期男权社会构建的结果。

    [5] 评论
  • 9楼
    2018-03-07 17:41 无影小达

    其实身边也听说过这样的事情,而且往往是熟人啊。

    [2] 评论
  • 10楼
    2018-03-08 15:43 fu-80 DIYER,摄影师,电容技术顾问

    职场经验上看,对女性的不友好确实非常常见。性骚扰这种简直不要太常见。

    [3] 评论
  • 11楼
    2018-03-08 21:46 无事生非之猫

    中国不光是少见的女性自杀高于男性的社会,自杀人口中农村人口城市人口也是少见的高。农村老年人尤其是老年妇女自杀率很高,而且自杀的目的不是为了死,而是为了表明态度,对他们来说,自杀未遂才是成功的自杀。

    [1] 评论
  • 12楼
    2018-03-08 22:58 幼发拉底

    把西-安大略-大学看成西安-大略-大学

    [0] 评论
  • 13楼
    2018-03-09 09:20 蟑螂诶我却

    这个怎么说 呢,大不了你学理工男呗,设备,公式搞得特别好,就算天天蓬头垢面油着脸去上班单位人也得对你尊尊敬敬的,这要还对你感兴趣那就是真爱了

    有些人,对她们来说最理想的状态是,让其他人对你感兴趣,以此获得更多的机会和关注,但是不能让他吃到嘴,然后玩脱了让人占了便宜。

    总体而言,犯罪肯定应该受处罚,不过风气这东西不能光说都是男人的问题吧。

    [1] 评论
  • 14楼
    2018-03-09 12:23 屋脊上的猫

    说要女性学习理工男的,简直是刻板印象的典型案例。谁说理工男就不能清爽、新潮、有品位;为什么女性一定要邋里邋遢才能避免伤害;又有谁说邋里邋遢就能避免伤害;那些襁褓中的女婴、70多岁的老奶奶、一身黑袍蒙到脚的中东女性、心智不健全的拾荒女又是怎么为了吸引别人注意而玩脱的;俗话说各花入各眼,难道女性出门之前要问清每一个可能遇见的异性心中性感女郎的标准,并坚决不能符合任意一条吗;又或者应该先让男性统一思想,以便规定女性着装规范,一三五牛仔裤,二四六运动装,出门统一迈右腿?

    [4] 评论
  • 15楼
    2018-03-09 18:04 逍遥药师

    妇女节了,一年一度的妇女节日。大家就原谅一次女人们吧随便她们怎么说。说真的,这世界上男女问题是最说不清楚的事情了。当年克林顿对莱温斯基。到底谁有问题?口这种事情难道还有强迫一说?说难听点,莱温斯基稍微心狠一点,克林顿就变成世界上第一个太监总统了。这中间要是没有利益交换谁信啊。

    关于性侵犯,有没有人尝试反过来考虑问题呢?即有多少人是真正禽兽?有多少人是被冤枉的?男女交往的初期,调情是必然要经历的过程。问题是,男人不主动,难道还让女人主动吗?那时候,那个男人要不要喊一声“非礼了”然后告那个女人性侵?

    [2] 评论
  • 16楼
    2018-03-09 18:05 幽光蕴翠

    得知数据后心里确实不那么难受了,知道自己不是天下唯一遭受不公的一个。大家都能好好活着我为什么不能。

    [1] 评论
  • 17楼
    2018-03-11 12:17 黃蓉江海之滨

    [blockquote]引用@逍遥药师 的话:妇女节了,一年一度的妇女节日。大家就原谅一次女人们吧随便她们怎么说。说真的,这世界上男女问题是最说不清楚的事情了。当年克林顿对莱温斯基。到底谁有问题?口这种事情难道还有强迫一说?说难听点,莱温斯基稍微[/blockquote] 总算有人把我的想法写出来了🤓😏😏

    [0] 评论
  • 18楼
    2018-03-31 23:04 破西瓜

    遭受校园霸凌的经历好像也是一样对人有长期的不良影响

    [0] 评论
  • 19楼
    2018-06-15 18:14 XZP-红衣公子

    [blockquote]引用@逍遥药师 的话: 妇女节了,一年一度的妇女节日。大家就原谅一次女人们吧随便她们怎么说。说真的,这世界上男女问题是最说不清楚的事情了。当年克林顿对莱温斯基。到底谁有问题?口这种事情难道还有强迫一说?说难听点,莱温斯基稍微…[/blockquote] 一般女的不会那么奔放,不自重。一般男的体力大于女性。不会被强。。这社会到底还是男性主导的。

    [0] 评论
  • 20楼
    2018-06-15 18:14 XZP-红衣公子

    [blockquote]引用@逍遥药师 的话: 妇女节了,一年一度的妇女节日。大家就原谅一次女人们吧随便她们怎么说。说真的,这世界上男女问题是最说不清楚的事情了。当年克林顿对莱温斯基。到底谁有问题?口这种事情难道还有强迫一说?说难听点,莱温斯基稍微…[/blockquote] 一般女的不会那么奔放,不自重。一般男的体力大于女性。不会被强。。这社会到底还是男性主导的。

    [0] 评论

显示所有评论

你的评论

登录 发表评论

Lesley McClurg
Lesley McClurg KQED医学记者

更多科研事,扫码早知道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5] 0609-239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3691127034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