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4
需用时 03:01
1
3
为什么《权力的游戏》中的气候不止是到来的凛冬?

(vicko238/译,锦衣Reload、Ent/校)虽然《权力的游戏》下一季剧集到2019年才能播出这件事让粉丝很失望,但这里有一些值得粉丝们琢磨的东西:对维斯特洛大陆的进攻在冬季很可能来自南方,而夏季则来自北方。这是根据一个“权力的游戏”世界气候模型推算的。

不只是这样,这个气候模型还揭开了许多围绕维斯特洛和厄索斯大陆气候的秘密,比如尸鬼可能的休眠区域以及绝境长城与北欧拉普兰地区的相似性。

“权力的游戏”世界中地表高度。图片来源:Dan Lunt/University of Bristol

你也许会奇怪,为什么我与来自卡迪夫大学、南安普敦大学的同事最近把闲暇时间花在构建一个虚拟世界的气候模型上。

说到底,在一个虚拟世界里寻找真实气候模型有什么用呢?知道由于维斯特洛与厄索斯这两个大陆间风的性质,冬天对维斯特洛发起的攻击(不管是龙、还是舰队,或者两个一起)可能经由南部(从多恩或者风息堡),而夏天则从北部而来(经由艾林谷,或者直接攻向君临城),又有什么用呢?

同样地,模型发现铁舰队之所以能称霸海洋,可以被铁岛地区的强风解释。模型推测的环境气温指出,高海拔的霜雪之牙区域是夏季长城以北唯一冷过冰点的地区——也许这就是尸鬼夏季休眠区。模型中的这些信息能给我们什么启示呢?

我们发现用模型为虚构世界丰富细节的感觉非常棒,除此之外,这对于展现气候模型的工作原理、吸引人们关注当今有趣的气候科学研究,也是种很好的方式。例如,SWEET 项目正在用新技术来重建过去地球超暖气候状态的模型。接下来,项目将会在大气二氧化碳高浓度的条件下测试这一最先进的气候模型,所采用二氧化碳浓度与人们预测中本世纪末的数值相仿。

“权力的游戏”世界中的气温。 图片来源:Dan Lunt/University of Bristol

在我们的“权力的游戏”气候模型里,我们可以将真实世界几个地区的气候与模型推测的故事所在地气候相比较。我们发现,守护维斯特洛不受尸鬼侵扰的绝境长城,在冬季的气候类似于拉普兰地区;相反的,属于心机深沉的兰尼斯特家族的大本营凯岩城,气候近似美国休斯顿或者中国长沙。

这项研究结果发表在《君临城皇家学会哲学会刊》与推特账号“气候山姆威尔”(@ClimateSamwell)上。

好了,说正经的,我们一开始是如何构建模型的呢?实施这项工作时,第一步就是去改造一个“正常”的气候模型,让地球的海陆分布与乔治•马丁在《权力的游戏》原著小说中提供的地图一样。

这个模型接着会被再次调整,以便获得故事中“延长季节”的特色。根据小说和电视剧中的描述,每个季节长达若干年。在现实世界里,地球自转轴全年处于一个固定的倾斜角,因此有了我们独特的一年四季。使季节变长的一个方法是允许地轴倾斜角在一年中发生改变,让地球随着地轴“晃动”,有点像转动的陀螺。如果地球在一年内的晃动准确地为一次,那么地轴就会一直指向(或指离)太阳,让我们将陷入永恒的冬季(或夏季)。

“权力的游戏”世界里,当地球绕着太阳自转时,地轴发生“晃动”,倾斜角改变,因此一直是同一半球朝向太阳,季节不变。图片来源:Dan Lunt/ University of Bristol

有趣的是,一个类似的晃动——不过发生在更长的时间范围内(几万年)——对地球环境产生了重大改变。比如说,6000年前这个晃动曾使植物生长在现在的撒哈拉沙漠中心地区,还造成了20000年前把英国大部分地区用厚冰覆盖掉的冰期循环。

“权力的游戏”世界在二倍二氧化碳浓度下的升温情况。图片来源:Dan Lunt/ University of Bristol

我们还用模型推算了气候变暖。如果大气中温室气体浓度增加一倍(可能是龙喷火或者野火滥用造成了二氧化碳和甲烷排放增加),气候模型预计在这个虚拟世界里全球将变暖2.1摄氏度。

这个工作告诉我们,因为气候模型的构建基于基本的科学程序(很多是从牛顿那个年代就已知的),所以它们不止能模拟如今的地球气候,也能通过简单修改模拟任何星球的过去、现在、未来以及想象的情况,只要有可依据的大陆分布与温室气体浓度数据。

另外,这就是我“日常工作”的内容,现有的地质学数据可以告诉我们地球在过去的超暖时期是什么样子,所以我们能够用气候模型测算高二氧化碳条件下的气候状况。如果现在的温室气体排放率保持不变,那么本世纪末的推算浓度就和模型里的差不多了。

不管是对地球还是维斯特洛,如果我们想让模型对未来气候的测算有靠谱的结果,那么超暖温室效应下的气候模型测算对我们至关重要。(编辑:锦衣Reload)

题图来源:pixabay

The End

发布于2018-02-24, 本文版权属于果壳网(guokr.com),禁止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果壳

我的评论

Dan Lunt

布里斯托大学气候学教授

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