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0
需用时 03:20
刚认识却要说再见,云南特有物种——缁衣玺螺蛳

曾几何时,云南的高原大地之上布满了大大小小堪称高原明珠的湖泊,这些古老的湖泊主要由地质构造运动产生,它们所拥有的,不仅仅是迷人的风景,更有一般年轻的平原湖泊所没有的大量特有物种

然而,近几十年来,几乎所有湖泊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破坏——富营养化、填湖造陆、过度捕捞、物种入侵……这对湖泊中众多的特有生物造成了灭顶之灾。更糟糕的是,许多不太起眼的小湖泊甚至因为造陆和开发彻底消失了。而随之逝去的,是许多分布狭窄的特有物种——有的甚至还没有被发现命名。

玺螺蛳属已知的三个物种,右下即新种缁衣玺螺蛳。拍摄:作者

螺蛳属(Margarya的正式中文名)是云南特有淡水生物中特别亮眼的一个类群,和大部分外形单调的淡水螺不同,具有如海水螺一般非常复杂漂亮的雕刻(特指贝壳表面起伏的瘤、刺、肋之类的立体结构的贝类学术语)。而在我先前的综合分子系统和形态学的研究中,证实了云南特有的螺蛳属Margarya其实不是一个单系群,而应该拆分成三个属,分别归类在三个不同的进化分支中,第一个分支为狭义的螺蛳属(Margarya,包含4个已知物种),它和常见的圆田螺属(Cipangopaludina)关系较近;第二个分支是被定义为一个新属的环螺蛳属(Anularya,包含2个原先归属于螺蛳属的物种),它和石田螺属(Sinotaia,螺蛳粉、炒螺蛳用的那种小螺蛳)关系较近;而第三个分支是具有漂亮瘤状凸起的玺螺蛳属(Tchangmargarya,包含2个原先归属于螺蛳属的物种),它是最早被分出的一个单独的类群。

基于分子系统学建立的云南三个特有属的演化关系,蓝色线为螺蛳属(Margarya),红色线为环螺蛳属(Anularya),绿色线为玺螺蛳属(Tchangmargarya)。供图:作者

昆明北面的嵩明县杨林镇曾有一大片沼泽湿地,叫做嘉丽泽。其中有几个不过几百米长的小湖泊。这些小湖泊中最大的一个被称为“八步海”。前几年有研究者在这一带发现了大量的白色亚化石(因为时间不足,或是其他原因,没能形成化石的生物残骸),当时误将其鉴定为在滇池、洱海以及其他一些滇西北小湖泊广泛分布的已知物种——螺蛳属的螺蛳(Margarya melaniodes)。

直到几年前,我去考察嘉丽泽湿地时,惊喜地发现了很多和亚化石同种的具有壳皮(贝壳最外一层的角质层)的新鲜标本,这才意识到,当时研究者看到的白色亚化石,很可能并不是广泛分布的那种螺蛳,甚至不是螺蛳属。根据胎壳、壳底部的雕刻和厣(口盖)内侧的形态判断,它应该归入玺螺蛳属。然而,这些螺蛳乌黑发亮的壳皮和较弱的瘤突,跟玺螺蛳属已知的两个种相比又完全不同。再综合螺壳、胎壳、厣、螺肋数目统计和分布,可以得到结论——这种产自嘉丽泽的田螺毫无疑问是一个新种。一般的田螺都是棕色或者黄褐色,黑色在田螺中几乎独一无二。这种壳皮的质感的色泽令我联想到了中国古代的黑色丝质朝服“缁衣”,因此将新种定名为缁衣玺螺蛳Tchangmargarya ziyi)。

胎壳是刚生出来的小螺的壳,厣是口盖,螺肋是壳表面一圈圈环形突起。左侧绘图:金鲍杰,制图:作者

有趣的是,这种的亚化石在形态上和地理分布相距不到40公里的阳宗海玺螺蛳(Tchangmargarya yangtsunghaiensis)有很多相似之处,暗示了这种很有可能和阳宗海螺蛳是姐妹物种。

然而令人悲伤的是,现如今,嘉丽泽湿地几乎已经被完全开发了。别墅、高尔夫球场、农田已将这块湿地蚕食殆尽,地图上曾经的八步海也已经变成了高尔夫球场中残存的景观水塘。路边堆积如山的死壳,展示着缁衣玺螺蛳曾经的繁盛。而当地渔民也说,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种螺蛳的活体了

这也并不奇怪,无数的大江大河大湖都抵挡不住人类的开发,更何况是这么一个不到2平方公里的小池塘呢?只不过,与平原上的那些小池塘不同,在云南,即使是如此狭小的一个栖息地,也依然有这里独特的特有物种。对于这个物种来说,这片小池塘就是它们的整个世界。

我虽然也努力尝试,在周边寻找还没被破坏的水体,但最终没有任何收获。很有可能,这个物种在被正式命名前就已经灭绝了。

和缁衣玺螺蛳命运相似的,还有巴西的嘉年华泥蜗牛(Leiostracus carnavalescus)。去年,也是在新种命名的文章发表之前,嘉年华泥蜗牛唯一的模式产地就已经被破坏掉,可能导致了这个物种的灭绝。

对于这些分布狭窄的无脊椎动物来说,保护住那一块栖息地是最有效的保护方法。相应的,破坏掉那块栖息地,也是彻底灭绝这个物种最有效的方法。尤其像云南这样一个世界级的生物多样性热点地区,可能随便填掉一个池塘、拦截一条溪流,就会灭掉一整个特有物种。而更令人忧心的,是云南还大量存在着尚未经过充分的物种调查,但已被开发的触手所笼罩的地区。

很多物种,可能来不及被发现命名,就悄无声息地消失了。

也许,绝大对数人都不会知道这披着一袭黑衣的小小田螺,也不会在意它们的消失。但是,即使无法保护,我也希望能至少为它们立下一块墓志铭,作为它们曾存在过的证据。(编辑:小米、明天)

参考文献:

  1. Zhang, L.J. 2017. A new species of freshwatersnail Tchangmargarya (Gastropoda:Viviparidae) endemic to a vanished small lake in Yunnan, China. MolluscanResearch.
The End

发布于2018-03-27, 本文版权属于果壳网(guokr.com),禁止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果壳

我的评论

太平洋岛

贝壳爱好者,万有青年养成计划入围选手

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