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沿 医学

为什么HIV感染者不吃救命药?

Olga Khazan 发表于  2018-04-10 12:19

(vicko238/译、Ent/校)罗纳德·卢(Ronald Louw)是南非德班的一名律师,同时身兼夸鲁祖纳托尔大学的教授。这里是全世界HIV感染最为严重的地区之一,所以罗纳德肯定早就知道HIV病毒有多危险。在2005年4月,他正在照顾身患癌症的母亲,这时他注意到自己咳嗽不停。罗纳德去看医生,对方给他用了抗生素。

四周过后——他的朋友活动家扎基·阿奇麦特(Zackie Achmat)后来在一篇文章里回忆——卢的病情加重,出现了高热、夜汗、方向感迷失。在那之后,卢才终于去做了HIV检测。他的结果呈阳性。

透过窗户,是开普敦的一处墓地,许多死者生前为艾滋病患者(摄于2010年)。根据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2017年的数据,至2016年,南非约有710万人感染HIV,成年人中有18.9%被感染,当年约11万人死于艾滋病相关的疾病。图片来源:Finbarr O'Reilly / Reuters

一个月之后,医生告诉卢他那持续性的咳嗽实际上是肺结核——HIV感染者主要致死原因之一。三天后,46岁的卢离开了人世。

“聪明、有教养、身边都是了解艾滋病和HIV的朋友,就算是这样也没让卢早点去做检测,”阿奇麦特后来在报纸专栏中写道,“他死于没有早去检测。当他发现自己被感染HIV时,他的肺部和免疫系统已经被摧毁。”

卢的事情是个鲜明的例子,告诉我们为什么南非在为任何人提供免费的抗逆转录病毒治疗,却依旧是全世界艾滋病最流行的国家。抗逆转录病毒治疗会减缓免疫系统的损害,现在能够帮助HIV感染者活到近乎正常的预期寿命。但是南非只有一半的感染者在坚持这项治疗。甚至还有人并不清楚自己的状况:有大约14%的南非HIV成年感染者没有意识到自己携带病毒。

一包安全套的钱够买一大块面包了

造成现状的原因复杂,包括南非当地特有的传统观念与误解,以及你在任何地方都能找到的人性弱点。全世界范围内,人类并不善于承认自己患病,也不善于定时服药治疗。即使这种病是史上最可怕疾病之一并且药物能挽救我们,情况也是如此。

上个月我与几十个南非人做了交谈,我了解到那里的大部分人们确实是知道如何预防HIV感染的:你应该用安全套,割包皮,对伴侣保持忠诚,定期去做检测,去治疗。几乎我遇到的每个人,不论老少,都可以背出这些步骤,仿佛是在背诵一篇地方特色的主祷文。

问题发生在执行当中,似乎每一步都有存在问题。首先是安全套。在东北海岸,我到访了一处叫做斯莫克哈(Somkhele)的村庄。小诊所内,婴儿们在尖叫,几只山羊在外面晃荡,一个护士告诉我,有香味的避孕套是唯一需求量大的种类,普通款不受欢迎。

图片来源:pixabay

我在附近的城镇上遇到33岁的男人佐扎尼(Zothani),他说如果和一个女朋友长期在一起——比如三个月,会很难坚持用安全套。(“肉对肉!”他的一个朋友在旁边突然出声。)另外,佐扎尼说三个一包的安全套和一大块面包的花销一样多。

下一个障碍在于检测。相比女人,男人做检测的可能性更小——女性的HIV感染情况常常在孕检和产检时能发现。但是男人没什么理由去诊所,一般要在那里等待很长时间,还可能离家很远。

即使艾滋病不再是死亡宣判,但是当发现某人感染了HIV或是要承认被感染时,人们仍然会恐惧——虽然每八个人中就有一个携带病毒。我在德班遇见一个叫富梅乐·彭古斯(Phumelele Mpungose)的大学生,她的一个兄弟死于艾滋病。但是富梅乐告诉我,她“永远也无法接受”感染HIV。

这可能是因为“男人避免和携带HIV的女人约会,”生活在夸鲁祖纳托尔农村地区的20岁青年萨内尔·杜罗夫(Sanele Ndlovu)这样解释。

虽然南非几十年来一直在努力应对HIV的现实,但是人们仍把这种疾病与其他禁忌联系在一起,比如性。为了避免被朋友和邻居看到,人们去遥远的诊所治疗。有些父母不允许孩子去做检测,因为这似乎表示他们已经有过性行为。

在德班的千山谷,一伙十几岁的女生告诉我当地诊所有一个特殊的HIV区,不过人们觉得坐在那里很尴尬。高中生塔瑟罗·马巴扎(Ntethelelo Mbatha)认为同辈的辅导员或许会有帮助,因为“年轻人与同龄人谈论HIV更容易,对成年人开口更难。”他的朋友希亚彭加·那可波(Siyabonga Ngcobo)建议在教堂等不会让人想起疾病和死亡的地方进行HIV检测。

农村地区的传统思想根深蒂固,那里失业是普遍现象,艾滋病在一代人以前已经感染了大量人口。“很多中年人都死了,”伦敦大学学院的高级讲师玛利亚姆·沙曼涅什(Maryam Shahmanesh)这样说,她在斯莫克哈附近的非洲健康研究所工作。“那些老人感到他们需要去保护年轻人。社区里所说的大部分干预措施都是节欲、处女检测、割包皮。没有留下多少公开讨论性的空间。”

在斯莫克哈附近,一位当地酋长似的“首领”阻止我采访几位研究参与者,他说他要知道与记者交谈的当地人的姓名。佐扎尼说他听过有人会去看南非传统的治疗师,而不用抗逆转录病毒药物治疗。

最常见停药原因是:忘了

但除了这些具体原因,人本来就在坚持服药这件事情上很有困难——尤其是那些要吃一辈子的。当然,你可能在你最初确诊时吃药,还未从一夜间由“健康”到“患病”的震惊里缓解。但是几个月后呢?几年呢?约一半的人在服用他汀类药物六个月后,会停止服用这种能救命的降胆固醇药物。约五分之一的患者会在不告知医生的情况下停用抗抑郁药物。

2017年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公布的南非HIV数据与工作目标。图片来源:avert.org

在我的旅行将要结束之际,我与非洲健康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奥利维尔·库尔(Olivier Koole)坐下来,我问了他同一个的问题:为什么这里的人们不去用抗逆转录病毒药物治疗并坚持服药呢?他承认,有谣言流传的因素,比如有种观点认为药物将加重病情。

但有一个事实是,即使有艾滋病的威胁,让人们精心照顾自己的健康还是一件很难的事。库尔陷入了沉思。“如果我感染了HIV,我会立即开始治疗吗?”他疑问道。要注意的是,库尔是个受过良好教育的白人,曾研究人们为什么不用抗逆转录病毒药物(最常见的原因是“忘了”)。

“可能不会,”他说,“我可能会在几个月之内开始治疗”。

题图来源:sahistory.org.za

编译来源

The Atlantic, Why People Don't Take Lifesaving Medications

热门评论

  • 2018-04-10 15:42 天降龙虾

    不到黄河不死心啊。。。。老妈得高血压的头两年,也是死活不愿坚持服药,直到血压失控,头晕得住院之后,才终于接受了自己生病的事实。。。

    [8] 评论
  • 2018-04-10 14:27 思其所以然
    佐扎尼说他听过有人会去看南非传统的治疗师,而不用抗逆转录病毒药物治疗。

    似曾相识啊

    [5] 评论

显示所有评论

全部评论(19)
  • 1楼
    2018-04-10 14:27 思其所以然
    佐扎尼说他听过有人会去看南非传统的治疗师,而不用抗逆转录病毒药物治疗。

    似曾相识啊

    [5] 评论
  • 2楼
    2018-04-10 15:42 天降龙虾

    不到黄河不死心啊。。。。老妈得高血压的头两年,也是死活不愿坚持服药,直到血压失控,头晕得住院之后,才终于接受了自己生病的事实。。。

    [8] 评论
  • 3楼
    2018-04-10 17:42 地球上的裸猿

    有很多因素影响着人们的决定

    [0] 评论
  • 4楼
    2018-04-10 17:44 地球上的裸猿

    话说,为啥手机发表评论失败,

    显示——发表失败,未知原因

    [0] 评论
  • 5楼
    2018-04-10 18:22 AI油泳的鹰 勘查技术与工程专业,编程爱好者
    引用@地球上的裸猿 的话:话说,为啥手机发表评论失败,显示——发表失败,未知原因

    我这边,小组和问答全都发不了东西了

    [0] 评论
  • 6楼
    2018-04-10 19:00 绝先生

    不惜命,是病吗?

    [1] 评论
  • 7楼
    2018-04-10 20:29 在雨夜

    似乎身边的人都认为艾滋病是不治之症。

    [0] 评论
  • 8楼
    2018-04-10 21:02 科学二百五木头
    引用@绝先生 的话:不惜命,是病吗?

    正解,这才是真正的绝症!

    不过,当整个社会,特别是“成年人”们都染上了这个绝症,个人就没有选择的空间了。。。

    [0] 评论
  • 9楼
    2018-04-10 21:53 地球上的裸猿
    引用@AI油泳的鹰 的话:我这边,小组和问答全都发不了东西了

    手机退出重新登录即可。。。

    [0] 评论
  • 10楼
    2018-04-10 23:10 nonhounnome 音乐学硕士

    讳疾忌医,人之常情

    [0] 评论
  • 11楼
    2018-04-11 01:35 jamaicarum
    引用文章内容:让人们精心照顾自己的健康还是一件很难的事

    的确,我想每个人身边都有有糖尿病还吃糖,高血压还吃咸菜,气喘吁吁还抽烟别人一说还“抽支烟压压惊”的人……
    不过,很可能是同一群人,却在纠结信号塔微波炉的辐射,水果上的蜡和食品添加剂致癌。这到底是关心还是不关心自己的健康呢……

    [0] 评论
  • 12楼
    2018-04-11 01:56 5美金

    只要生的比死的快,对物种来说就是可接受的损失。

    [1] 评论
  • 13楼
    2018-04-11 10:43 大头米少
    引用@5美金 的话:只要生的比死的快,对物种来说就是可接受的损失。

    对于除了智人以外的所有物种来说,是的。而对于智人来说,如果仅仅是要在地球上生存,也那是的。

    但智人应该是目前地球上唯一了解到这个行星最终命运的物种,即留在地球上的最终结果只会有一个,那就是灭绝。所以对于智人来说道,物种要延续下去就不只是生的比死的快那么简单了,而是对于主要生产力群体来说,要有一个更严苛的损耗阀值。

    [0] 评论
  • 14楼
    2018-04-11 11:40 啊文
    引用@思其所以然 的话:似曾相识啊

    哈哈哈哈,太熟悉了

    [0] 评论
  • 15楼
    2018-04-13 19:05 右京样一

    学了这么多年医,还真不知道割包皮和预防HIV有关系,乍一听以为是段子,一查发现竟然确有其事……

    [0] 评论
  • 16楼
    2018-04-14 21:40 又瘋又神經

    越来越多青少年感染HIV,我在往另一个方向思考,会不会最后筛选出不感染HIV的人

    [0] 评论
  • 17楼
    2018-04-14 23:09 沃氏邦德俊

    直接切断了求生欲?

    [0] 评论
  • 18楼
    2018-04-15 11:07 无间_28988

    这种事在我国不会发生,可以强制,可以阉割

    [0] 评论
  • 19楼
    2018-04-15 16:24 鸦巢
    引用@又瘋又神經 的话:越来越多青少年感染HIV,我在往另一个方向思考,会不会最后筛选出不感染HIV的人

    有啊,早有案例报道了,携带HIV但却不会发病为AIDS,免疫系统运转一切正常

    然而没什么用,携带的病毒依旧具有感染性,并且其实在目前统计比例的计算中,这种人群占比相当的底

    [0] 评论

显示所有评论

你的评论

登录 发表评论

Olga Khazan
Olga Khazan The Atlantic特约撰稿人

更多科研事,扫码早知道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2017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5] 0609-239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3691127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