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16
需用时 10:37
好好的人,怎么上了网就成了喷子?他们其实还有救

太长不看版:
人类的本性是乐于合作的,但在网上,由于匿名性、平台规则等原因,人们的互动方式变了,恶意的言论也随之增多。
怎么改变这种状况呢?可以设置调节AI,可以引入惩罚机制,还可以通过算法预测讨论氛围恶化的转折点,提前干预;社交媒体平台也需调整算法,不再鼓励极端言论。

(妲拉/编译)网络喷子太常见了,他们出口成脏,动辄侮辱威胁别人全家,这样的局面从未改变。去年的一项调查发现,美国有40%的成年人遇到过网络暴力,其中将近一半人遭到过严重的骚扰,包括实际生活中的威胁和跟踪。

很多社交媒体平台鼓励人们上传更容易得到他人反馈的内容,因为更高的参与度意味着平台有机会卖出更多广告。在这样的环境中,煽动情绪、观点极端的内容更容易得到传播,这催生了一些互相呼应、强化彼此观点的网络“小圈子”,在他们的推动下,极端的内容进一步扩散。

明星有众多关注者,很容易成为网络霸凌行为的受害者。舒淇就曾不堪网络霸凌而删光全部微博。图片来源:微博

沟通的技能帮助人类建成了如今的世界,互联网又为整个社会提供了无以伦比的合作和交流渠道,但我们似乎并不欢迎这样的前景,反而越来越固步自封,凶狠好斗。“互联网将帮助人类建立一个前所未有的辉煌合作网络”这种想法,如今看来显得那么幼稚。虽然我们在实际生活中对陌生人一般礼貌有加,在网上却可能表现得毫无教养。与陌生人合作的技巧曾促进了我们整个物种的繁荣,该如何在网上重拾这种宝贵的特质呢?

“别多想,赶快按下去!”

我点击一个数字,瞬间让自己一贫如洗,然后快速转到下一个问题,我知道时间紧迫。我的队友都在千里之外,而且我们素不相识。我不知道他们是否和我一样投入了所有本钱,或者只有我一个人当了傻瓜,但我还是按下了鼠标。我十分清楚,我的决定将影响每一位队友。

我正在玩的是耶鲁大学人类合作实验室的“公共物品博弈”游戏。研究者试图通过这个游戏来理解人类合作行为。游戏中,我们的团队由4名来自不同地点的玩家组成,游戏开始的时候,每个人会得到同样数目的钱。程序会询问每个人愿意将多少钱投入团队的总奖池,等到所有人做出选择以后,奖池里的钱将会乘以2,然后平均分配给每个人。

与其他所有合作一样,要解决这样的社交困境,你需要在一定程度上相信你的队友是个好人。如果团队里的每一个人都毫无保留地投入所有本钱,那么大家都将得到翻倍的收益。

“但如果单从个人的角度考虑,”实验室主任戴维·兰德(David Rand)说,“你捐出的每1块钱在变成2块后,都会分成4份——这意味着你每付出1块钱,只能拿回5毛。”虽然团队合作可以让我们达成个人永远无法企及的目标,但从个体财务角度来说,自私能让你赚到更多的钱。

兰德的团队邀请了数千名玩家参与他们的游戏。其中一半人和我一样需要在10秒钟内决定自己捐多少钱,而另外一半人可以慢慢思考,审慎地做出决策。实验结果表明,跟着直觉走的人比深思熟虑者慷慨得多

人类为什么能建立良好的合作,并由此组成联系紧密的社会?对于这个问题,多年来科学家提出了各种理论。现在,大部分研究者相信,善良之所以深植在我们的基因之中,是因为在人类历史早期,善于合作的个体拥有一定的生存优势

“众多证据表明,合作是人类演化的核心特质之一。”兰德这样说道。合作让个人在团队得到更多利益,生存的几率也更大,而个人在合作行为中的声誉是我们能否被团队接纳并从中获益的关键所在。“在我们祖先生活的小规模社群中,你和他人的所有互动都会落在别人眼里,并对你的未来产生即时的影响。”无所不在的监督有效遏制了粗鲁的行为和占小便宜的举动。

善意会带来更多的合作机会,形成互利的良性循环。与其每次都费心考虑,不如始终遵循一个简单的基本原则:友善待人。所以我们在博弈游戏中的直觉反应更加慷慨。

一生中,我们会不断从周围的社会中学习如何与人合作,但我们习得的行为也可能在短时间内发生改变。

合作是人类演化的核心特质之一,但如今的网络环境却并不利于人们展现这项特质。图片来源:123rf.com.cn正版图片库

在兰德的实验中,凭直觉做出决断的人最为慷慨,他们得到的丰厚回报又将进一步鼓励未来的慷慨行为。与此相对,审慎决策的人更自私,他们拿到的奖金也少得可怜,于是“不要指望别人”的想法得到了进一步的强化。

在第二阶段的实验中,兰德给参与过第一轮游戏的玩家发放了一笔新的本金,然后询问他们愿意分多少钱给一位匿名的陌生人。这次的捐款没有任何回报,完全是一种慈善行为。结果,两组人的选择大相径庭。平均而言,在第一轮游戏中学会了合作的人愿意捐出的金钱数目是另一组人的两倍。“所以我们的实验影响了人们内心的想法和行为,”兰德说,“在无人监督、无关奖惩的情况下,他们做出了不同的选择。”

那么,网络社交媒体文化中是不是有某些元素,让人们表现得更加刻薄了?

与远古人类社群不同,现代的网络社交媒体几乎没有任何约束力。每位用户都可能相隔千里,谁也不知道你的真实身份,哪怕你的行为十分糟糕,你的名誉也不会受到什么影响,惩罚更是无从谈起。就算你表现得尖酸刻薄,你的熟人也不会看见,而刻薄可能催生更多的刻薄。

在网上,人人都义愤填膺

在耶鲁的另一个心理学实验室,莫利·克罗基特(Molly Crockett)等研究者感兴趣的话题之一是公众情绪在网络上的变迁,尤其是道德义愤情绪。

脑部影像研究表明,人们产生道德义愤时,脑部的奖赏中心会被激活——这会让他们感觉愉快。快感强化了人们的行为,所以下次遇到类似事件时,他们更可能做出同样的反应。如果他们看到别人违反了某个社会规范,比如说任由自己的狗在操场上拉屎,他们就会公开抨击作恶者,这让他们感觉良好。在现实生活中,谴责作恶者是有风险的——你可能会挨打——但与此同时,这也能提升你的声誉。

在相对平静的日常生活中,我们很少面对特别出格的行为,所以也没什么机会表达道德义愤。但打开微博,你会看到一幅迥然不同的图景。近期研究表明,道德和情绪色彩强烈的信息更容易在社交媒体上得到传播——一条推文中每增加一个道德性或情绪性的词语,它被转发的概率就会提升20%。

在网上曝光作恶者、表达义愤还不会带来什么风险。你只需要动动手指,不必亲临现场。所以网上的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会引发如潮的义愤,而且这样的义愤会自我滋养,愈演愈烈。“惩罚作恶者的行为有助于建立你自己的可靠形象,显示自己的正义,”克罗基特说,“而且人们相信,表达义愤是在传播正能量——进而提升社会道德,促进公平和正义。”

“现实生活中,只有现场的目击者才能看到你怒斥作恶者的光辉形象,但在网上,你的举动将毫无保留地曝光在整个社交网络中,由此带来的个人成就感也得到了成倍的放大。”

点赞、转发等反馈又进一步增加了人们的成就感。“我们提出了一个假说:这类平台的设计培养了人们表达义愤的习惯,任何后果都无法改变这样的习惯——人们不关心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只是盲目地对刺激做出响应。”克罗基特解释道。“我认为,我们的社会应该认真反思这件事:我们是否愿意让自己的道德感被营利性科技巨头的算法所控制。我们都愿意相信自己的道德义愤完全出于本心,而不是被旨在榨取最大利益的智能手机设计者所操控的机械反应。”

从好的方面来看,在网络上表达义愤的成本极低,所以弱势的边缘群体也有机会推进一些以传统方式很难看到成效的运动。高地位男性对女性实施性侵犯的事件越来越受关注,来自社交媒体的道德义愤扮演了十分重要的角色。

克罗基特说:“我觉得我们一定能找到两全其美的办法,保留网络世界的优势,同时更审慎地改进社交媒体的互动方式,摈弃不利的那些方面。”

愚蠢的AI反而有助于人类协作

耶鲁人类本性实验室负责人尼古拉斯·克里斯塔基斯(Nicholas Christakis)说:“同样的碳原子既能组成柔软漆黑的石墨,也能构成坚硬透明的钻石。坚硬和透明其实不是碳原子的特性——这是由它们彼此组合的方式所决定的。人类的组织也同样如此。”

克里斯塔基斯设计了一套软件,让人们组成临时的网络小群体,然后他开始操纵这个网络。“通过某种方法来调节人们的互动方式,我可以让他们变得非常友善,乐于团结协作;但要是换一种方法,改变他们的互动方式,同一群人就会变得排斥合作,不愿意共享信息,对待彼此更加冷漠。”

在一项实验中,克里斯塔斯基随机安排了一群陌生人来玩公共物品博弈游戏。最开始,大约三分之二的人乐于合作。“但有一部分人会故意占别人的便宜。在游戏中你只有两种选择,要么友善待人,要么自私自利。由于这部分人的存在,其他参与者只能采取自保的策略。到实验结束的时候,每个人都变成了自私的混蛋。”

克里斯塔斯基通过一个小小的改变逆转了游戏的局面:一轮游戏结束后,每个人有权选择下一轮的合作对象。玩家能够得到的唯一信息是这位队友在上一轮游戏中是否乐于合作。“我们发现,人们总是会抛弃自私的玩家,选择乐于合作的队友。重组后的网络变成了透明的钻石,而不是黑漆漆的石墨。”换句话说,乐于合作的结构取代了抗拒合作的结构。

人们互动的方式决定了整个组织是团结协作还是彼此敌对。图片来源:123rf.com.cn正版图片库

为了增进网络社区的团结,克里斯塔基斯的团队将机器人加入了他们的临时网络。他让我登进了另一个游戏。在这里,匿名的玩家必须团结协作,解决一个困境。砖瓦匠应该非常熟悉这个游戏的模式:每个人必须从三种颜色中选择一种,但你和旁边的邻居不能选择同样的颜色。如果能在时限内解开谜题,所有玩家都能得到一份奖金;如果挑战失败,你就什么都拿不到了。至少有30个人和我一起玩这个游戏,谁也无法看到网络的全貌,我们只能看到和自己直接相连的邻居。

我有两位邻居,他们分别选择了绿色和蓝色,所以我选了红色。然后我左边的邻居换成了红色,于是我迅速改成了蓝色。游戏继续进行,我变得越来越紧张,不断痛恨自己的反应怎么那么慢。我常常需要更换颜色,因为网络上我看不见的地方发生了变动,于是所有人都动了起来。最后我们没能在时限内解开谜题,来自不同地方的玩家在评论版大发牢骚,抱怨队友的愚蠢。

克里斯塔基斯告诉我,有的网络非常复杂,玩家根本不可能在时限内解决问题,但我们这个局是可以解开的。他复盘了刚才的游戏,我头一回看到了网络的全貌。现在我发现,我所在的位置是个细小的分支,远离网络的主要节点。有的玩家只有一位邻居,但大部分玩家有三个以上邻居。克里斯塔基斯告诉我,我的队友中有3个用户是他们植入的机器人。“我们叫它‘蠢AI’。”他说。

他们的团队并不想发明超智慧AI,恰恰相反,他们的目标是让蠢AI渗透到聪明的人群中,迫使人类自救。

“我们想用蠢机器人扰乱人们既有的模式,促使他们更好地合作。”克里斯塔基斯说。他发现,表现完美的机器人对人类其实并无助益。但要是机器人犯几个错,这反而会激发团队的潜能,促使人们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

“有的机器人会做出反直觉的选择。比如说,所有邻居都是绿色的,这时候机器人应该选橙色,但它偏要跟着选绿色。”这样一来,某位绿色的邻居就可以改选橙色了。“于是他旁边的另一个人也可以换一种颜色。哇哦,问题就这样解决了。”要是没有机器人,这些人类玩家可能会坚持原来的颜色,根本意识不到这正是问题的症结所在。“临时加剧冲突可以帮助邻居做出更好的选择。”

机器人带来的些许噪音能让网络更高效地运转。也许通过同样的模式,蠢AI也能渗透到社交媒体一面倒的舆论呼声中,偶尔提供一些不同的观点,帮助人们摆脱同仇敌忾的舒适小圈子,加强整个网络社会的协作性。

想让网上的交流变文明,有很多方法可以尝试

网上的很多反社会行为源自网络互动的匿名性,对于这个问题,机器人或许也能提供解决之道。一项实验发现,使用白人头像的机器人帐号针对性地回复歧视黑人用户的推文,可以极大地减少这类言论。机器人的典型回复如下:“嘿,哥们,当你用这些话大肆侮辱别人的时候,请记住帐号背后有一个真实的人会受到伤害。”只需要唤醒这些用户的一点点同理心,接下来几周里,他们的种族主义言论基本就会销声匿迹。

遏制无限制网络恶行的另一种方法是引入某种形式的社会性惩罚。一家游戏公司让消极的游戏行为遭到惩罚,一年里有28万名玩家“改过自新”,变成了游戏社区中的积极玩家。

科学家已经开始研究如何预测网络讨论气氛恶化的转折点,然后设法提前干预。“你或许会觉得网上有一小群反社会者,一切坏事儿都是他们干的,可以叫他们‘喷子’,”康奈尔大学信息科学系的克里斯蒂安·戴恩苏-尼古勒苏-米基尔(Cristian Danescu-Niculescu-Mizil)表示,“但实际上,研究发现,你我这样的普通人也可能做出反社会行为。在某个特殊的时间段,你也许会变成喷子。这个发现令人震惊。”归根结底,如果大肆抨击某位遥远的陌生人能帮助你赢得粉丝的好感,那你真的很难抗拒这样的诱惑。

克里斯蒂安正在研究网络文章下面的评论区。他发现,诱使普通人变身喷子的因素主要有两个:整个对话的氛围(其他用户的表现)和你自己的情绪。“比如说,如果你刚刚度过了糟糕了一天,或者那天恰好是周一,那么在同样的情况下,你变成喷子的几率就会大得多。你在周六上午会更友善一些。”

克里斯蒂安搜集了网上的数据,包括人们表现出喷子行为的历史记录,由此建立了一种预判网络暴力行为的算法,准确度达80%。比如说,一旦出现预警信号,社交平台就可以延迟这些用户发表回复的时间。如果你在发表言论之前有更多时间思考,那么网络对话的整体氛围都将得到改善:你看到的不当行为将变少,你自己做出不当行为的概率也会降低。

虽然很多人都尝过网络霸凌的苦果,但好消息是网络上的大部分互动都是善意的。合理的道德义愤有助于对抗散播仇恨的言论。也许我们自己已经开始承担了“蠢AI”的工作。

正如克里斯蒂安所说,人与人的互动有几千年的历史,但社交媒体的历史只有20年。“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可以通过面部表情、身体语言等线索判断别人的反应,但是在网上只能通过文字。所以在这样的环境中,我们很难找到正确的讨论和合作方式,这一点也不奇怪。”或许可以引入一些微妙的信号,比如表情符号,来缓解网络讨论的氛围。

表情包不只是插科打诨的工具,它们在网络交流中起到的作用非常重要。图片来源:apple emoji

与此同时,面对网络霸凌,建议你保持冷静,因为那不是你的错。不要报复,直接拉黑霸凌者,无视他们;如果你做得到的话,也可以叫他们闭嘴。你可以跟家人或者朋友聊一聊自己的遭遇,请他们帮助你。如果在社交媒体上遭到网络骚扰,请截屏取证并举报;如果你遭到了现实生活中的威胁,请直接报警。

如果我们今天熟悉的社交媒体能够存续下去,那么运营这些平台的公司就得不断调整他们的算法,鼓励团结而非分裂,倡导积极的网络体验,抵制霸凌。作为用户,我们可能也得学着适应这种新的交流环境,让网上的交流互动变得跟现实生活中一样文明,一样卓有成效。

“我很乐观,” 克里斯蒂安说,“这只是一种新的游戏,我们必须顺势而为。”(编辑:odette)

The End

发布于2018-04-13, 本文版权属于果壳网(guokr.com),禁止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果壳

我的评论

Gaia Vince

科学与环境领域作家,现居伦敦

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