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沿 互联网

我来这儿不是吵架,是想让你“说服我”

李子李子短信 发表于  2018-05-11 12:47

“先骂,再拉黑。”一个几百万粉的微博红人,如此对我总结他的社交网络行事准则。

我玩微博8年有余,积累了6位数的粉丝,但依然害怕在微博上与人辩论。倒不是说我的逻辑思维能力低下,而是我无法应对掺杂在社交网络辩论中的“敌意”。

不知道是错觉,还是的确被一万双眼睛一刻不停地审视,我感觉微博上的反对话语总是不怀好意、来势汹汹,或者总在一个点上纠缠不休。最烦的是正常内容之后甩下的一句“你连这都不懂”或者“怕你是逻辑着急”,简直足以脑补对方带着一脸优越感扬长而去的样子。更别提专门掐架找骂、以“挂人”为乐的人了。

图片来源:quickmeme.com

我意识到,我不管讲什么都得小心翼翼地表达中立,必须时刻澄清自己的意图以免招致攻讦;而当自己对某事产生疑惑、想要求证的时候,则会陷入表达恐慌,唯恐被抓住把柄,挨上一番嘲讽。

当然,就那位大 V 看来,“拉黑”是对付一切不快的核武器。但这更令我不安。这是处理异议的正确方式吗?难道在网络平台上,我们真的没有办法心平气和地搞建设性辩论吗?

所以,当一个号称能让所有人“文明辩论”的社区出现在我眼前,我自然而然地生出了好奇心。

什么是“说服我”?

“说服我”(Change My View)是网络社区 Reddit 下的一个版块,被特斯拉 CEO、推特名人埃隆·马斯克(Elon Mask)认证为“互联网上最文明的地方”。

图片来源:Change My View 版块截图

它所在的 Reddit 本身就很神奇——世纪初的老式 UI 界面,无数个稀奇古怪的小众版块(比如“浴室迷思”“今日冷知识”和“来问我任何问题”),没有大V 网红,却能长期排在网站流量全球前10。“说服我”正是其中最具特色的版块之一,2013年立版起已经有超过55万个参与者,实时在线数以千计。

版块的目的,顾名思义,就是让别人来说服自己。任何人都可以在这里发帖,发帖的标题和内容必须是自己的某个观点,由回复人来挑战、与自己辩论,看能否让自己改变观点。

版上的话题丰富,每个帖子的信息量都颇大。有的话题很政治,涉及总统大选、控枪或者堕胎;也有娱乐向的“超级英雄电影在艺术上一无是处”。我刚点进去的时候,最火的话题是“资本主义会鼓励不道德的行为产生”。网友们围绕着道德究竟是什么、资本主义究竟在追求什么、发帖人是否将情景过度简化等等,一天之内贡献了四百多条细致的批驳。

“再愚蠢的观点都不会招骂吗?”抱着疑惑,我在这里发了第一个帖子——“说服我:现今号召胖子们‘活出自信’的运动,实际上是在鼓励不健康的生活方式。”

不要误会我。我厌倦了病态的减肥,也并不赞同以瘦为美。但最近在欧美,大量身材夸张的胖子不断出镜并宣扬“活出自信”,不禁让我疑问这是否矫枉过正。不过,在微博或推特上祭出这个话题,除了掀起两拨人围绕“政治正确”开掐以外,大概不会有别的结果。

我好奇,在这个版上,这种“不正确”的言论会被人怎样对待。

“说服我”的规矩

我的帖子很快就有人回应了。一名叫 Candentia 的网友从心理层面剖析了胖子们“活出自信”的好处,语言冷静,但也对自己的局限很坦诚——“我并不能为那些人代言,但我认为让他们活出自信可能比健康更重要。”

这的确和别的地方不太一样。实际上,整个社区给人的感受也如此。虽然表面的是不同观点的碰撞,却少有我害怕的那种剑拔弩张感,涉及到敏感话题的讨论也没有太多情绪。例如,佛罗里达枪击事件后,一名支持控枪的网友在版块上发帖,名叫“说服我:现有反对控枪的任何论点都是没有道理且不现实的”,邀请拥枪的人前来辩论。在 1300 多条回复之后,发帖人并没有最终改变自己观点,但据卫报记者蒂姆·亚当斯(Tim Adams)观察,“即使是最强硬的控枪/拥枪分子,在帖子里都显示出了微妙的可商量之处。”

当然,在这里发帖,要遵守的规矩也很多。侧边栏里显眼处写着版块最重要的10条规矩:5条关于发帖、5条关于回复。

比如对发帖人:

“解释你持有这个观点的理由,而不是观点本身(500个字母以上)”

“必须显示你愿意和网友进行交流,并且在3小时内对回复做出回应。”

而对回复人:

“……必须针对发帖人观点中的至少一个方面进行反驳(多小都可以)……”

“必须要对讨论贡献实际意义……不能仅仅包含比如链接、笑话或者单纯的赞同、不赞同。”

在用户进入、发帖到回帖的每个阶段,规则、引导、解释都会不厌其烦地一遍遍出现。而继续深入规则页面,还能发现更多有意思的内容。例如,社区不鼓励用户仅仅表达中立态度,因为这对发展辩论并没有贡献;不鼓励指责发帖人的主观意图;Reddit 的投票按钮(即类似 Quora 和知乎的“赞”和“踩”)在这个版块也被隐藏了。

当你准备给一个帖子点“反对”的时候,立马有一个弹窗提醒你,“点反对并不能说服对方!”图片来源:Change My View 版块截图

我的好奇心更无法抑制了。到底什么人设立了这些复杂的规则,并让如此多参与者服从?规则能催化出 “文明”吗?

一个高中生的实验田

我在“说服我”的信息栏里找到了创建人卡尔·特恩布尔(Kal Turnbull)的博客,并试着留了言。他很快就同意了采访。

卡尔·特恩布尔,他在高中的时候兴趣是玩乐队,并非互联网或者政治。图片来源:Twitter

在我的想象中,一个良好制度的设计者应该是一个精通政治规则的人;而能在 Reddit 这样的大型社区呼风唤雨,想必也有丰富的互联网运作经验。

然而与想象大相径庭的是,这个大男孩语气平和,略微有些羞涩。他告诉我,“说服我”诞生半年之前,他才第一次登录 Reddit。而他今年刚从爱丁堡大学毕业,专业土木工程,与政治或者互联网都毫不相关。“我没有什么需要宣扬的政治观点,也对网络上大部分意识形态争论不感兴趣。”卡尔说。

卡尔来自苏格兰小镇因弗内斯(Inverness),创建“说服我”的时候还只是一个高中生。那时正值苏格兰独立公投前夕,所有人都在社交网络上争吵不停,谁也无法说服谁。他周围都是和他一样视野有限的年轻人,处于叛逆期的他开始审问自己,这真的是世界的全部吗?“如果我想改变自己,或者了解更多人的看法,我该去哪里?”

带着这个朴素的愿望,卡尔开始尝试建造这个“理想国”。开初,卡尔仅仅约定了基本规则,邀请网友前来辩论。仅仅几周之后,“说服我”就迎来了流量高峰。有几个辩论时政热门话题的帖子和回复被推到了 Reddit 首页,好奇的网友蜂拥而至,随之而来的还有大量毫不走心的水贴、轻率的谩骂、无意义的调侃。

图片来源:dobrador.com

怎么办?卡尔首先想到的是找几个相熟的网友做“仲裁”(moderator),并开始制定明文规则。从一开始的“禁止人身攻击”,到现在整整六千词的细则条款,卡尔和仲裁们用了5年的时间完善。如何定义“文明”,并用规则以及执行去引导用户?“所有规则的制定依据都是用户的行为,”卡尔说,“现在大概完成了99%吧。”

当然,对于规则是否合理本身,网友们也会争论。卡尔的解决方式也十分有社区特色。每周日,版面上都会举行针对于社区规则本身的“说服我”活动,被称之为“元周日”(meta Sundays)——反正一切都可以讨论。
 
仲裁们则是规定的执行者。小到纯为讽刺而抖机灵、大到人身攻击等等,均由网友报告给仲裁机器人,由仲裁集中进行判定、删除。版面有25个仲裁,都是热心网友,每个人每周的工作量有分配,并时不时在一起探讨细化社区规则。

最早加入的仲裁伊丽莎白·威克斯(Elizabeth Weeks)现居美国西海岸,她与卡尔从未谋面,但却是“说服我”社区的忠实参与者。她每周会花上3-4个小时巡版、处理仲裁请求,有时候还必须充分了解争执发生的上下文来帮助决策,或者跟其他的仲裁一起商量争议内容的处置。

但这似乎也不是“说服我”的核心。一方面,不少网络论坛都有严格的规章制度和管理员,但脱离创始小圈子的过程,总是伴随着受流量带来的劣化风险,甚至会威胁到制度本身。“说服我”在巨大流量的冲击下怎么应对?另一方面,我也始终无法放下心里的忐忑——怎么保证辩驳我观点的人不会让我感到不适? 毕竟损人也不一定要靠骂。

“我觉得仅仅把骂人的帖子删掉,似乎也不足以让人坐下来好好讨论?”我向卡尔表达了我的困惑。

真正“说服”的关键

在卡尔的眼里,我的担心是多余的。这个社区对错误非常宽容;而来这里的人,也不一定需要改过自新,而是在高质量的对话和辩论之后,增加对问题的理解。

实践这种宽容的关键,在于社区的激励制度。他指的是一个叫做“delta”的东西——希腊文里的三角形“Δ”,在数学里表示“改变”。如果发帖人觉得某个回复成功说服了自己,那么就在回应里复制粘贴一个 delta 标记。然后,社区里一个扫描 delta 的脚本便会自动记录,帖子下方变红,成功说服别人的用户,ID 旁会增加一个小三角。版内会实时更新每周每月的 delta排名。

发帖人/楼主被说服,给出一个 delta。自动脚本机器人 Deltabot 扫描到了这个回复,并将给出 delta 的信息置顶。图片来源:Change My View 版块截图

卡尔认为,“改变”是他最看重的东西,剩下的都是为了它而服务。“很多时候,人们即使被说服,也不会意识或者主动表示,转头就走。我希望人们有一个‘反思’的过程,觉得‘哦,我的想法原来发生了变化’。”

“所以,只有惩罚是不够的,必须要用正向的激励告诉用户,要怎样才能改变别人。”卡尔这样解释 delta 的产生机制。他反复强调的一点是,“‘踩’和“赞”并不能说服”。为了获取对方给的 delta,参与者不能只为了自己的正确性大呼小叫、冷嘲热讽、人身攻击——这些不仅没用,反而会适得其反。

尽管没有真正的虚拟货币系统,来自被说服者的肯定,却形成了社区的荣誉制度。这恐怕是“说服我”与其它地方不同的关键。佐治亚理工大学的一个交互计算团队在2017年以这个社区作为蓝本进行了研究,肯定了制度的重要性:社区规则能够给用户提供足够多的信息,让参与者尽可能地采取积极的行为;而 delta 这种“游戏化”的激励制度,一方面鼓励了参与者通过文明的交流说服对方、保护发帖者不受攻击,也给新来的参与者提供了重要的行为参考:“我怎么才能获得 delta?像那些人一样心平气和地说话说不定有效。”

“说服”的社会意义

而在研究者的眼里,这个社区的文明还不仅于此。科罗拉多大学计算机系的副教授谭宸浩早在2013年就关注到了“说服我”。那时候谭宸浩正在康奈尔大学计算机系攻读博士学位,研究自然语言交互。他用长达两年的时间观察了这个社区,收集了大量数据。

图片来源:boingboing.net

“比起其它在线社区,这个社区的讨论质量显著高,几乎没有侮辱或者言语暴力,当然也牺牲了一些幽默。”谭宸浩在给我的电子邮件里说。对他而言,这个社区的独特性还在于它明确的目的性。相对起线上、哪怕是现实中的交流,这里都展现出了更好的秩序,更清晰的既定目标(即说服和被说服本身),且对目标达到与否有判定(有没有获取 delta)。这给他的研究提供了非常关键的素材。

谭宸浩的研究方向是说服现象的话语特征。他的团队分析了社区里两年内的所有语料数据,发现举具体的例子、使用带限制条件的句子,比言之凿凿的话更加容易说服对方。而说服中最重要的因素是“语料的差异”,即在不偏题的情况下,与发帖人使用的词汇相似性越小的回复,越有可能说服。“语料不同的程度和被说服的可能性呈正相关,而这种不同,我们认为是新的‘视角’带来的。”谭宸浩说。他认为,这对现实中的交互有重要启发。研究结果发表在了2016年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上。

我个人的感觉与此相符。在参与讨论的短暂几天里,网友们常常会给我提供新的视角,用现实中的例子打比方。我在那个帖子里,和几个网友探讨了肥胖人群的心理、社会群体关怀之后,终于碰见了说服我的人。ID 为 Nicolasv2 的用户说:“胖虽然不健康,但我们生活中有那么多不健康的事情,不仅仅是胖。我们吃太多东西,喝太多酒,看太多电视,不愿意学习……只要不干涉别人,又何故去指责呢?”

我笑了。虽然这并不是“标准答案”,但我觉得来自这个思考方向的启发十分难得。根据社区规则,“……被说服同时也意味着增加观点视角,甚至可以在保持原有观点的同时,理解、欣赏对方的观点,产生同理心。”我给出了我的第一个 delta。

“被说服”究竟需要什么

在卡尔眼中,开放文明讨论的需求客观存在。然而,这样的需求有多大?为何大部分人(包括我)一边谴责社交网络的敌意,却又不知不觉沉迷?(我承认,我也在微博上骂过人。)

网上掐架。图片来源:motifake.com

社区总有人来人往,卡尔并不担心流量。“与其说吸引更多人来,我们更关心如何把这个地方做好。”他说。他考虑的是社区会发展到什么地步,社区的管理如何匹配可能的规模。但是,大部分社交网络的要务并不在此。传播、点击和互动是流量和营收的关键,社交产品也倾向于用这样的设计——单纯的转、赞或者骂——驱使用户进行快速的、情绪化的表达和传播,成功沟通与否则不重要。不追求流量的“说服我”可以将这种机制切断,但是难以想象一个没有“赞”的 Facebook,或者没有“转发”的微博。

关键在于,这种行为的确能给人带来快感。耶鲁大学心理学系的脑神经研究发现,当人们产生类似于谴责错误一方的“道德义愤”时,大脑与奖赏相连的区域会被激活。而网络上,这样做的成本低得可怕,人们大可以简单地享受谴责对方的快感,之后把电脑和手机一关完事。我所抱怨的“敌意”,实际上是被社交网络纵容的人性之弱罢了。

而为了用户的愉悦,Facebook 和微博这样以时间线为基础的社交网络,会引导你只关注自己喜欢的人,把讨厌的人拉黑屏蔽。这就是所谓“信息茧房”——我们听到的、看到的都是我们赞同的,不同意见之间难以形成真正交流。一个人很容易感到“这么多人都同意我,一定是对的”,而把不同意见都归为愚蠢或坏。

即使走出了信息茧房,面对不同的声音,我们却难以摆脱“回声腔”。人们总是相信自己本来就相信的声音,依靠着自己一直依靠的根基,而改变本身则需要挑战一个人的认知习惯,乃至身份本身。

能改变的人本身就足以形成认同。社区的核心参与者热情很高,在卡尔印象中,仲裁团里只有极少数因为个人原因淡出,但却依然时不时出现在版面。仲裁伊丽莎白如此描述自己参与社区的动力——“不断提醒自己不要做一成不变的人”。诞生于这一群人的规则和文化,影响、辐射了数万参与者;然而这样反直觉的自省本身,恐怕才是决定参与者去留的因素。

最该被说服的人,往往最不可能点开它。图片来源:Twitter

这也是“说服我”的研究者们,以及卡尔本人都无法回答的问题——到底是“说服我”创造了无恶意的文明,还是它本身就筛选出了有能力、有动力走出茧房和回声腔的人?毕竟,改变自己或者改变别人,都没有“先骂再拉黑”来得直接爽快。

就像埃隆·马斯克在推荐“说服我”的那条推中所言:

“最该被说服的人,往往最不可能点开它。”

(编辑:拇姬、Ent)

题图来源:boingboing.net

拓展阅读

Change My View
谭 宸浩 Chenhao Tan

热门评论

  • 2018-05-11 19:09 5美金

    [12] 评论
  • 2018-05-11 16:02 天降龙虾

    只能说,那里大概也形成了一个“信息茧房”吧,理性主义和批判性思维者的聚集地,就跟某些高度专业化、学术化的论坛一样。。。。。注册用户几十万,在线规模几千人,网络上这样的规模恐怕只能算是个小圈子罢了。。。。

    其实,上网久了,常规的意见基本都见过了,要是偶尔能看见一两句让人耳目一新的骂人的话,也是挺有趣的。。。。不必害怕虚拟世界的敌意,就像不用在乎肥胖者的自信一样,忽略情绪表达、忽略体形肥瘦,那是人家的爱好,不关我事。。。。心中自带过滤器,处处都是“说服我”。。。。

    [10] 评论
  • 2018-05-11 14:15 飞面神教

    辩论是个难题啊。我过去和人辩论,经常等辩论了很长时间才发现对方根本是脑残。比如很久以前我在天涯论坛上和一个精日分子辩论日本战国将领的水平,最后发现这货对日本战国将领的认识居然全部是来自光荣公司,这也就罢了,问题是他的认识不是来自太阁立志传或者信长之野望这种相对严谨些的游戏,而是来自战国无双……

    [5] 评论

显示所有评论

全部评论(25)
  • 1楼
    2018-05-11 14:15 飞面神教

    辩论是个难题啊。我过去和人辩论,经常等辩论了很长时间才发现对方根本是脑残。比如很久以前我在天涯论坛上和一个精日分子辩论日本战国将领的水平,最后发现这货对日本战国将领的认识居然全部是来自光荣公司,这也就罢了,问题是他的认识不是来自太阁立志传或者信长之野望这种相对严谨些的游戏,而是来自战国无双……

    [5] 评论
  • 2楼
    2018-05-11 14:23 在雨夜

    二十年前网络上文明的多,那是因为那部分人还上不起网。

    [4] 评论
  • 3楼
    2018-05-11 16:02 天降龙虾

    只能说,那里大概也形成了一个“信息茧房”吧,理性主义和批判性思维者的聚集地,就跟某些高度专业化、学术化的论坛一样。。。。。注册用户几十万,在线规模几千人,网络上这样的规模恐怕只能算是个小圈子罢了。。。。

    其实,上网久了,常规的意见基本都见过了,要是偶尔能看见一两句让人耳目一新的骂人的话,也是挺有趣的。。。。不必害怕虚拟世界的敌意,就像不用在乎肥胖者的自信一样,忽略情绪表达、忽略体形肥瘦,那是人家的爱好,不关我事。。。。心中自带过滤器,处处都是“说服我”。。。。

    [10] 评论
  • 4楼
    2018-05-11 16:03 大头米少

    这简直就是一片乌托邦净土

    [1] 评论
  • 5楼
    2018-05-11 16:58 汉尼拔wang

    求中文版,估计没有国人会仿这个~~

    [1] 评论
  • 6楼
    2018-05-11 19:08 蓑雨吟

    豆瓣小组挺像reddit的,可以山寨一个

    [0] 评论
  • 7楼
    2018-05-11 19:09 5美金

    [12] 评论
  • 8楼
    2018-05-12 21:23 地球上的裸猿

    这个世界,谁可以说服谁?

    有时候,连自己也说服不了自己。

    话说,要以理服人,问题是大家必需都认可这道理的前提下,才会有讨论论证的可能,

    比如,一道数学题,这样证明方法与步骤,是正确的,这是大家可以讨论的。如果不正确,方法步骤不对,大家可以指出来,讨论,直到清晰清楚为止。因为,这是建立在大家都是认可的那些数学公式公理的前提下的。

    然而,很多学科,很难做到统一的认知,

    在自然科学里面还好,最多是量子力学说服不了相对论等之类的,它们之间虽然有摩擦、有矛盾,但大环境下还是和谐的,最主要是玩自然科学的人都比较理性,大家比较讲道理,

    在社会科学领域就不太一样了,人们在哲学经济学、法学、教育学、文学、 艺术 、历史学、管理学、政治学 、马克思主义理论等方面争吵不休,你说你有理我说我有理,到底谁有理?

    自古文人相轻嘛,而且这玩意没法定个标准出来,没法评判,

    你说资本主义好,我说社会主义好,

    你说民主法制好,我说坚持XXXXXX一百年好,

    你说美国梦好,我说三个代表、三讲、八荣八耻、中国梦好,

    这玩意,说得清楚吗?

    你说油画好,我说山水画好,其实主观判断的因素占了很大的比例,

    当然,这里面会有一些模糊的标准,但是不清晰,像电影、文学等,

    比如,杀人,绝大多数都会认为是不对的,但是否要废除死刑,很多人就会有分歧,

    再比如,怎么看待人吃狗肉,举行狗肉节?

    怎么看待同性恋、变性人,等等,

    社会科学关于道德、伦理等方面的争辩,我看不会轻易的停下来。

    [2] 评论
  • 9楼
    2018-05-12 21:50 地球上的裸猿

    所以,与其尝试说服对方,

    不如,尝试说服自己——不要轻易去尝试说服对方,

    你会发现,这会很费时间,

    我隐约记得谁说过,书读得太少而想得太多,不好,

    吾尝终日而思矣,不如须臾之所学也——《劝学》,

    所以,有时候说得再多,不如去学习一下,也可以推荐一些读物文献给对方,

    当然,有时候讨论是有价值的,在大家的认知水平相当的情况下,

    如果你和一个小孩子讨论量子力学,一般情况下,不会有什么收获,

    绝大多数的小朋友在这个年纪,只会对糖果等别的事物感兴趣,

    一个法学专家和一个文盲看待问题的角度,可能会区别很大。


    当然,大家都有说话的权利,这点不可剥夺。


    所以,你看,我说了一大堆,说明了什么或证明了什么?没有。

    还不如做一条数学题来得简单,所以,想要说服别人,很难。有时候是在浪费时间。


    既然说服不了对方,说服对方也不是很必要,甚至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那我们在网上为什么会有说服别人的欲望呢?我们的潜意识里面是不是都有一种表达欲,一种充当道德判官的欲望?这里可能可以用心理学等方面相关的知识来解答一下。

    [1] 评论
  • 10楼
    2018-05-13 09:26 梧桐清声 生理学博士
    引用@大头米少 的话:这简直就是一片乌托邦净土

    等说到女性的话题你再看看...

    [0] 评论
  • 11楼
    2018-05-13 11:08 在雨夜
    引用@地球上的裸猿 的话:这个世界,谁可以说服谁?有时候,连自己也说服不了自己。 话说,要以理服人,问题是大家必需都认可这道理的前提下,才会有讨论论证的可能,比如,一道数学题,这样证明方法与步骤,是正确的,这是大家可以讨论的。...

    你说的那一大堆有问题啊。

    没有什么说不清楚的,问题是双方根本就是各说各话,说的都不是一件事,并且从来也不反驳对方的观点。

    [0] 评论
  • 12楼
    2018-05-14 08:47 大头米少
    引用@梧桐清声 的话:等说到女性的话题你再看看...

    不大能理解你的话。你是说女性话题相对于其它所有话题都更容易让人给出偏激的言论?

    [0] 评论
  • 13楼
    2018-05-14 23:13 这里是地球吗.

    [3] 评论
  • 14楼
    2018-05-15 17:24 breadabo

    其实归根结底,能说服自己的永远只有自己。那些能够被说服的人,本来就就是因为内心不排斥否定自己。而互联网上大部分人其实根本就没打算否定自己,只是“自认为自己很理性客观”,并在不知不觉中扮演着传播meme的工具而已。

    [1] 评论
  • 15楼
    2018-05-17 14:25 幼发拉底

    上网到各个论坛去骂人玩不觉得很爽吗,在网络世界可以随便骂,不用担心在现实世界挨打,骂完之后关掉网页扬长而去,正可谓“十秒骂一人,千网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为什么要想在网络世界说服别人呢,这不“傻逼”吗。

    [1] 评论
  • 16楼
    2018-05-18 03:34 路小艾

    十几年前我已经明白不要试图说服别人这个道理了。所以这十几年来从来没有试图说服谁,只表达自己的看法,然后就随别人怎么想了。

    [1] 评论
  • 17楼
    2018-05-20 00:12 这里是地球吗.

    [0] 评论
  • 18楼
    2018-05-21 00:41 梧桐清声 生理学博士
    引用@大头米少 的话:不大能理解你的话。你是说女性话题相对于其它所有话题都更容易让人给出偏激的言论?

    不,是因为果壳网友本身就很多大男子主义者还觉得自己科学得不要不要的

    [1] 评论
  • 19楼
    2018-05-22 09:06 大头米少
    引用@梧桐清声 的话:不,是因为果壳网友本身就很多大男子主义者还觉得自己科学得不要不要的

    那看来我们说的不是一回事。我所说的乌托邦当然是指Reddit那个版块,跟果壳无关。你一下跳回果壳我是有点跟不上。

    [0] 评论
  • 20楼
    2018-06-02 23:19 强取豪夺

    现在、 辩论者被称为杠精。

    [1] 评论
  • 21楼
    2018-06-06 21:45 justice_1

    [blockquote]引用@地球上的裸猿 的话: 这个世界,谁可以说服谁?有时候,连自己也说服不了自己。话说,要以理服人,问题是大家必需都认可这道理的前提下,才会有讨论论证的可能,比如,一道数学题,这样证明方法与步骤,是正确的,这是大家可以讨论的。如…[/blockquote] 社会科学毕竟是科学,是可证伪的学科,比如死刑的废存,在以预防犯罪为目标的前提下,是有一个唯一的,由数据支持的答案的。大多数社会科学,像经济学、法学、教育学、管理学等都是有这样。无法辩论出结果的是文化学科,包括哲学、文学、艺术等,文化学科和社会科学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

    [0] 评论
  • 22楼
    2018-06-10 02:08 蚀心x

    [blockquote]引用@强取豪夺 的话:现在、 辩论者被称为杠精。 [/blockquote] 这个还是给你纠正下,你说的那是为反对而反对的人,或者没有弄清楚立场和情况就跳出来随便发表意见的人,而非辩论者

    [0] 评论
  • 23楼
    2018-07-06 01:09 某宝仓鼠

    亲爱的请不要悲伤✔ 一切都会好起来滴🇺🇸

    [0] 评论
  • 24楼
    2018-07-07 11:26 宇宙壳

    首先这样的讨论是有益的,就算不能说服,也可以加深对问题的认识和理解 加强了不同观点直接的交流


    [0] 评论
  • 25楼
    2018-08-11 16:12 灰烬之湮

    非常非常喜欢这个……我只是想要被说服而已

    [0] 评论

显示所有评论

你的评论

登录 发表评论

李子李子短信
李子李子短信 社科硕士,博物馆爱好者,果壳作者

作者的其他文章

更多科研事,扫码早知道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5] 0609-239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