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02
需用时 08:36
一半肉体一半机器,人机融合的未来,我们还是“人”吗?

本文为2018年9月1日“我是科学家”第三期线下活动——新技术·新人类| 杨平 演讲实录:

假如在未来,人体改造技术发达,可以“哪儿坏了换哪儿”,今天换胳膊,明天换眼睛,后天换心脏,那换到什么时候,“我”就不是我了?“我”就不是人了?科幻作家杨平 ,为大家带来演讲《未来我们还是“人”吗?》

刚才我在底下听罗老师演讲的时候,稍微开了一下脑洞。

关于数字城市其实可以写一篇小说,名字就叫《镜像》,我们想象未来这个虚拟现实系统可以变得非常的庞大,变成一个现实世界的镜像,甚至每一个人都在数字世界当中有自己的一个镜像,在这个数字的世界当中这个人的镜像的未来行为会是什么样子都可以计算出来,到了那个时候数字镜像会反过头来指导你的生活,告诉你未来这么干是正确的,因为这些都是通过科学计算出来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你该怎么去应对?你会去接受,会去抗拒,还是你和镜像之间会撕来撕去呢?这都是我们可以考虑的问题。

我之所以会想到这些,完全是出于我的职业习惯,因为我是一个科幻作家,我的工作就是创作科幻小说。

演讲嘉宾杨平:《未来我们还是“人”吗?》

20年前,我曾经在清华大学计算机系培训中心当教员。当时玩心有点大,工作之余建立了一个文字网游的MUD(Multi-User Dimension,多人即时的虚拟世界)服务器。但是后来因为我的一次操作失误,服务器所有的用户数据全丢掉了,我非常伤心。伤心之余,我创作了一部科幻小说,叫做《MUD-黑客事件》。

科幻小说《MUD-黑客事件》。图片来源:51flying

在这部小说当中,我设想未来的社交网络变得非常庞大。它是一个建立在虚拟现实基础上的庞大数字世界。在这个数字世界里面,有城市,有街道,有店铺,还有各式各样的人;有管理员,有商人,有士兵,可能还有骗子,各种人都在里面。这个世界有自己的文化,有自己的历史。

这个数字世界里面,你还可以通过在线的行为赚取虚拟货币,我们叫它信用点。而且你可以在现实生活当中使用这种虚拟货币,我们可以把它想象成一种完全正规合法,而且非常成功的比特币。

故事的主人公是一个非常初级的管理者,有一天他的账号被黑客组织入侵,黑客组织通过他的账号一点一点地突破了整个数字世界的安全机制,最后将整个数字世界搞瘫痪了。主人公非常生气,当他得知黑客组织的头领就住在他家附近的时候,他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他拿出枪准备去刺杀头领。但是到最后时刻,他放弃了厮杀,回归到了现实世界的生活当中。

在我的这部小说当中,对这主人公的设想是这样的:他对现实世界的感受和对数字世界的感受是完全倒挂的,也就是说,他认为数字世界更真实,而他感觉到的现实世界却不那么真实。他每天都足不出户,就是一个纯粹的宅男——他的心理障碍最大的时刻不是他准备去进行刺杀的时候,而他打开房门准备要出家门的时候。

这就是我在20年前对未来世界社会人们生活状态的一种想象。在那个时候还没有《传奇》,还没有《魔兽世界》,还没有微信,也没有Facebook,但我们可以通过科幻小说去想象、去思考,未来人们社会的状态会是什么样的。

1999年,就在这部小说发表之后的第二年,一部美国电影震撼了整个世界,它叫《黑客帝国》。《黑客帝国》同样描述了在数字世界发展到非常庞大之后的景象,但是它的想象更黑暗,也更颠覆性。

图片来源:douban

在黑客帝国当中,人们并不知道自己生活在数字世界当中,也并不知道真实的自己是躺在水缸当中、浑身插满管子的一具躯体,他们以为所看到的虚拟世界是真实的。

无论是《黑客事件》还是《黑客帝国》,它们有两个共同点:都关注信息科技和生物科技;它们都关注这些科技对个人的影响。这是巧合吗?不是巧合,实际上科幻当中有一个流派就是专门关注这些事情,我们叫它“赛博朋克”。

赛博朋克是音译,赛博”的意思是控制论,而“朋克”代表了一种社会边缘人的生活。赛博朋克的发源于上个世纪70年代末,在80年代逐渐成熟,并且一直延续至今。我们熟悉的很多作品,比如说像《银翼杀手》《攻壳机动队》,都属于这个流派。

赛博朋克最主要、最有代表性的作品是《神经漫游者》。这部作品发表于1984年,讲述了未来世界一个高科技的小分队冒险的故事。这个小队受到了人工智能的征召,从地球一直杀到太空站,潜入一家公司的总部,突破了它所有的安全系统,最后将被束缚住的人工智能解放出来。

这部小说当中有很多非常神奇的想象,比如主人公是一个资深的电脑黑客,他是怎么进行他黑客的工作?并不是现在我们所使用的通过敲键盘这种非常缓慢落后的方式,而是使用直接将神经系统与网络相连的方式来工作。在早期的时候,他因为不太遵守黑客道上的规矩,偷了雇主的钱被人逮着,雇主怎么惩罚他的呢?他并没有杀掉他,而是通过一种药物一点点地将他的神经系统给摧毁掉,让他永远失去了再做黑客的资格。

小分队中还有一个非常冷峻帅气的女杀手,她经过的改造就更多了:双眼里面嵌入了数字化的镜片,就好像把谷歌眼镜嵌入到我们眼睛中一样;她的身体的力量和敏捷都得到了极大地增强;她的武器就是藏在手指里面的利刃,这个利刃可以伸缩,平时她就像普通的手一样,战斗的时候利刃就伸出来,有点像猫的爪子。

在他们工作的时候,主人公黑客往往是躲在一个安全的地方,通过网络进行黑客攻击,而这个女杀手则到外面去冲锋陷阵。他们之间的通讯不是通过手机这样的落后的方式,而是将两个人的神经系统直接通过网络相连,主人公可以在安全的地方直接感受到女杀手在外面的所有感知——是所有感知,包括女杀手的听觉、视觉以及她的触觉,他都能感知到。

大家可以想象一下,现在网络上有很多直播,你只能听到这些主播的声音,看到直播的画面,可是想象一下,如果未来的直播变成一种全感知的直播——你可以感觉到这个直播主所体验到的所有的一切——那会是什么样的一个感觉?

看到这里我们可以体会到,在《神经漫游者》这部小说当中所描写的,以及整个赛博朋克流派所描写的,并不是我们现在的这些人,而是经过改造之后的人。这些改造人,有可能是身体的一部分换成了机器,也有可能是意识接入到网络当中,他们不再是现在传统意义上的人”

因此就带来了一个问题:这个时候的人们还是“人”吗?

举一个例子,今天我断了一只胳膊,可以换一个义肢;明天我一只眼睛瞎了,可以换一个假眼;后天我的心脏出问题了,再弄一个人工心脏……接下来我可能会出各种各样的问题,换各种各样的部位——没办法,我这人运气就这么背,什么倒霉事都找我。那换到什么时候我就不是“我”了?或者说换到什么时候我就不是个“人”了?

这其实是一个很古老的问题。但是对于赛博朋克,反复追问这个问题是没有意义的,反复地区分人与机器是没有意义的。以后,修理机器和医疗这两件事已经完全融合在一起,我们很难再去区分了,这就是人与机器的融合。

人与机器的融合。图片来源:pixabay

如果我们一定要给这种改造之后的人一个称谓,我们怎么称呼他们呢?赛博朋克认为,即便你经过各种各样地改造,你仍然是人,你仍然是你,只不过变得跟以前不太一样。如果一定要用另外一种称呼来指代这种被改造之后的人,我们可以叫他们新人类”

新人类他们面对的环境不是传统的环境。传统的环境,也就是我们经常说的自然,是山川河流;但对新人类来说,他们面对的是钢筋水泥的丛林,他们习惯的是信息组成的网格。他们更适应新自然,而在这种新自然中他们比我们更有优势,在竞争当中他们比我们更强大。

新人类面对不是传统的自然环境而是钢筋水泥的丛林。

这种新人类是怎么生活的?他们会有哪些特点?在赛博朋克这30年的发展过程当中有过很多想象,我们今天还可以继续去思考他们会有哪些有趣的特征。

比如说感知,新人类的感知会是什么样子?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假如我在身体里头插入一块介入芯片,这个芯片可以截获我神经系统的各个信号,然后修改这些信号,那么我就可以做很多事情。比如说我牙疼,我可以关闭我的痛觉的感知,并向我的大脑发送一个信号,告知我的牙出了问题。这样我既可以不用忍受牙疼的痛苦,又可以知道我的身体哪个部分出现了问题。假如我们继续沿着这个思路想象下去,还可以想更多。

牙疼的时候可以关闭痛觉的感知,并向大脑发送一个信号,告知牙出了问题。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去年我曾经发表过一个很短的科幻小说,叫做《千手观音》。在《千手观音》里面我想象未来人的味觉是可以数字化的。

以喝一杯水为例,这口水从入口到舌尖,到舌根,到咽下去,整个过程当中人能体会到的味道是不一样的,是可以编写、可以修改的。如果能做到这样,可能会出现一批人专门去做这样的编写和修改,我们可以叫他们“味觉艺术家”。

这些味觉艺术家编写的味觉产品可能会是有版权的,因此当你喝下一杯数字化后的水的时候,如果你愿意掏钱,你就可以体会到丰富的口感;而如果你不愿意付钱,它就只是一杯平淡的水而已。

“味觉艺术家”可以让你喝水的时候体会到丰富的口感。图片来源:pixabay

我们还可以继续想得更远。假如到了未来,人们可以将自己的感知、自己的意识上传到数字网络当中去,抛弃肉体,那又会是什么样的一个情况?人的感知会发生什么变化?

我们现在肉体所需的各种感知,视觉听觉触觉,到了那个时候已经不再重要、不再被需要了,可以完全抛弃掉。如果这样,这些意识会有什么新的感知吗?我们可以想象一下,意识可能回对信息流特别的敏感,当流入的信息很少的时候,是不是会有一种类似饥饿的感觉?意识在数字网络当中游走的时候,当它从一个宽带的信道突然进入到一个窄带的信道的时候,会不会感觉到憋屈?这些都是我们可以想象的一些东西,都是很有趣的想象。

当然,科幻作家所要想的比这个还要多,他们不仅要思考一种新的科技对个人的影响,还要思考对人们所处的环境、对整个社会都会产生什么影响。在赛博朋克当中有一个非常经典的设定,叫做“高科技低生活”,是说赛博朋克所描写的人物,他们往往接触到的都是顶尖的科技,但是他们的生活并不舒适,往往生活在贫困线上甚至在生死线上。

为什么会这样?

第一点就是赛博朋克往往描写的是社会边缘人,而不是主流人群。第二点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在赛博朋克所描写的未来当中,人已经被高科技产品所控制了。这一点可以很容易理解:当我们身体的各个器官都被换成人造的部件之后,高科技产品已经不再是一个额外的消费品,而已经变成你的生活必需品。在这种情况下,生产这种生活必需品的企业、公司就控制了我们的生活。

我们可以用简单的一句话来总结赛博朋克的这种未来观:谁控制科技谁就控制人类。

这个未来,大家是不是觉得有点黑暗?有的人可能会说,你们科幻作家怎么心理都这么阴暗,就不能想点未来好的东西。我必须要说,幸亏科幻作家心理都比较阴暗。我们可以把科幻作家看作是某种守望者,当科学家们在辛苦地为人类修筑道路的时候,科幻作家们拿着个望远镜四处看病,大呼小叫,他们会说:唉,你看这里会出问题,你看那里会出问题。有的时候科幻作家说的是错的,但有的时候他们说的就是对的,而后者就是科幻作家作为守望者所具备的价值。

当然随着时代的不同,科幻作家的想法也会有变化。比如赛博朋克诞生的年代是30年前,那个时候的世界跟现在有很大的不同。在30年后的今天,我们可能会有些新的想法出现,世界的运行也会偏离赛博朋克早期的一些设定。比如我们可以问这样的问题:我们会容忍企业控制我们生活吗?不会。我们会容忍Facebook这样的公司拿着我们个人的信息去卖钱吗?恐怕也很难接受。因此,人类是很聪明的,他们会避免自己沦落到一个非常悲惨的境地。

我在《千手观音》当中就曾经设想过一个慈善组织,它专门为这些高科技地生活的人提供福利,比如你要修理你的身体,但没有钱,它会为你提供资金上的支持。这是一种想法,我们可能还需要一些更系统性的、更体制化的做法来解决高科技可能带来的问题。

数千年来人们都在思考一种更公平地分配财富的方式,但很少思考如何更公平地分配科技。今天我们正处于新人类黎明的前夜,我认为现在也许是时候,来寻找一种更公平的分配科技的方式。

我的演讲就到这里。谢谢大家。

演讲嘉宾杨平:《未来我们还是“人”吗?》

The End

发布于2018-09-25, 本文版权属于果壳网(guokr.com),禁止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果壳

我的评论

我是科学家iScientist

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