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

要帮助这个人吗?多想一会儿,可能决定就变了

利他 自私

性感的小脚脖 发表于  2018-11-02 02:33

路边遇见可怜的乞讨者,是捐十元钱还是漠然走开呢?看到老人摔倒在地,是扶还是不扶呢?人们在这些情境中,是如何决定要不要“助人为乐”的?

研究者对这个话题做过不少研究,有研究认为是否乐于助人是天生的,还有研究认为这要靠权衡。但时至今日,也没有一个普遍令人信服的结论。

图片来源:东方IC

对此,浙江大学神经管理学实验室的陈发动研究员及其合作者,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助理教授伊恩·克拉比奇(Ian Krajbich),构建了一个基于认知神经科学的全新行为模型,不仅很好地解决了此前研究的矛盾,还发现了决策时间这个要素的作用。该论文已于9月3号发表在期刊《自然·通讯》(Nature Communication)上[1]

自私还是利他,是天生的吗?

助人,或者叫“利他”,从本质上说是人类行为的一种表现形式,行为决策研究对此提出了两类可供解释的模型。

一类是S模型(全称single comparison process),它认为人们的决策是一个单一的比较过程。在选择利他还是自私之前,大脑会自动收集支持这两个选项的“证据”。最开始,两个选项的证据都是空白的,人们对利他和自私并没有偏好。而一旦某个选项的证据率先超过了阈限,那么人们就会选择它[2]

另一类模型叫D模型(全称dual-process theory),它认为决策在本质上是直觉和理性的竞争,而非证据累积的过程。人们在直觉上会有一种偏好(既可能是利他也可能是自私,目前尚存争议),而一旦有机会开始思考自己的直觉是否准确,他们可能会发生动摇,转向另一个选择[3-4]

这两种模型乍看起来都说得通,但是它们之间却存在一个不可调和的矛盾。D模型认为人们直觉上存在一个固有偏好,那么当在下意识中(通常来不及思考)进行决策时,他们更应该去选择固有偏好。然而,依据S模型的观点,选择需要一个证据累积的过程,既然连思考的时间都没有,那么自然也累积不了什么证据,因此人们应该对利他或自私无偏好。

对于这种矛盾,陈发动和克拉比奇的研究作出了合理的解释。

时间,可能会让你的选择反转

实验总共招募了102名被试,他们需要和不同的匿名参与者一起完成一个叫做“迷你独裁者博弈”的任务,在两种分配方案中选择一种。其中一个方案是,被试所能获得的报酬始终要远高于另一名参与者,例如被试得65元,对手得31元,记为(65,31)。另一种方案则缩小了两者的差距,比如(58,47)。因此,在这个任务中,被试始终面临着利他和自私之间的冲突。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任务总共进行200轮,其中50轮有一定的时间压力,被试必须在2秒内完成选择;还有50轮则相反,被试必须充分思考10秒后才能进行选择;剩下的100轮任务不对决策时间进行限制,作为基线水平。

在综合不限制决策时间的结果后,他们得到了一个有趣的发现:人们对利他还是自私的固有倾向存在很大的异质性。就是说,现实中既有相当数量天性乐于助人的人,也有相当数量天性自私的人。

此外,时间压力(必须在2秒内做出决策)会放大人们这种固有的倾向,使利他者更加利他,而自私者更加自私。

然而,时间延迟却会逆转这种效应。当被试需要思考10秒后才能决策时,原本利他的人反而变得轻微自私了,而原本自私的人却变得利他起来。

每个人的起始偏好不同

研究者更感兴趣的是,该如何解释决策时间的影响,以及S模型和D模型之间的矛盾。

接下来,他们在S模型优点的基础上,提出了一种带有起始点偏差的模型。也就是说,“利他还是自私”遵循的基本原则仍是一个证据累积的过程,但每个人的起始点都不一样:有些人是天生的利他者,他们在初始阶段就手握了大量支持利他选项的证据;而另一些人则是天生的自私者,他们在初始阶段便有大量支持自私选项的证据。

因此,当时间非常紧迫时,初始倾向所拥有的证据占到了绝对优势,人们更可能按照自己固有的倾向做决策。这种结果与D模型的假设是一致的:时间越短,人们越可能按自己的倾向行事。然而,一旦决策时间增长,人们便有机会考虑其他的选项了,甚至会重新思考自己固有的倾向在当前情境下是否合适,因此偏好可能会向另一端倾斜。

比如,当我们在大街上看到乞讨者,考虑捐钱还是不捐时,大脑会收集环境中的信息,分别为捐和不捐提供证据。捐钱是社会所弘扬的价值观,但却会牺牲一定的个人利益;不捐虽然能守住口袋,但良心上可能会过不去。一旦捐或不捐任一选择的证据率先达到阈限,那么我们就会选择它。但是,每个人在选择前又有各自的初始倾向,因此,在时间紧迫容不得大脑收集证据的情况下,我们更可能按照自己的初始倾向行动。

图片来源:东方IC

在拟合了实验数据之后,研究者发现,新的模型比原有的理论能更好地预测决策者的行为。可以说,这项研究在前人的基础上,将我们对人类利他行为的理解向前推进了一步,并且它还特别指明了一个细节:我们的利他行为是以自己固有的倾向作为起始点,不断收集证据最终形成偏好的过程。(编辑:odette)

本文作者性感的小脚脖与陈发动研究员均系浙江大学神经管理学实验室成员,实验室致力于运用认知神经科学技术解决管理学问题,并推动认知神经科学在管理学中的运用。

参考文献

  1. Chen, F. D., & Krajbich, I. (2018). Biased sequential sampling underlies the effects of time pressure and delay in social decision making. Nature Communications, 9, 3557.
  2. Krajbich, I., Bartling, B., Hare, T., & Fehr, E. (2015). Rethinking fast and slow based on a critique of reaction-time reverse inference. Nature Communications, 6, 7455.
  3. Rand, D. G., Greene, J. D., & Nowak, M. A. (2012). Spontaneous giving and calculated greed. Nature, 489(7416), 427-430.
  4. Rand, D. G. (2016). Cooperation, fast and slow: meta-analytic evidence for a theory of social heuristics and self-interested deliberation. Psychological Science, 27(9), 1192-1206.

显示所有评论

全部评论(6)

显示所有评论

你的评论

登录 发表评论

性感的小脚脖
性感的小脚脖 浙江大学管理学院博士生

作者的其他文章

更多科研事,扫码早知道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5] 0609-239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