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 社会

政府关门,实验停摆,但动物还得吃饭啊

Julia Rosen 发表于  2019-01-23 14:36

(莫轩/译,Cloud、Ent校)每周三天,唐·韦伯(Don Weber)会去位于马里兰州贝尔茨维尔的美国农业部研究中心上班。停车场空荡荡的,走廊也是黑漆漆的。因为国会预算无法通过,美国政府部分关门,所以和全美众多其他联邦机构一样,研究中心也关闭了

“就像一座鬼城,”昆虫学家韦伯说。

但是,他必须过去做一项重要的任务——饲喂他养在他实验室的上百只昆虫。这些昆虫不停地孵化、交配、死亡,完全无视华盛顿的政府关门事件。

褐纹蝽,图: Stephen R Ausmus / USDA Agricultural Research Service

褐纹蝽,是韦伯研究的一种主要农作物害虫。他为这些臭虫准备了一顿由葵花籽和有机青豆组成的盛宴。而那些图案华丽的斑色蝽,则更喜欢当地产的芥菜和羽衣甘蓝。

“养昆虫可以说是一门艺术,” 他说。

政府允许韦伯和贝尔茨维尔农业研究中心的实验室的另一名同事做一些必要工作,比如照顾他们的昆虫,当然,没工资。“目前,我们还能成功地保持足够多的昆虫种群延续,一旦关门结束,我们就可以立刻重新开始实验,”一旦政府停摆结束,韦伯说。

但随着僵局进入第四周,这些研究活物的政府科研人员面临着越来越多的挑战。

美国农业部和其他联邦机构的科学家们,除了要担心工资停发,去参加科学会议的行程被取消,无视强制休假的截止日期在慢慢逼近,还要担心实验室的植物和动物。

 “当政府关门时,可不是那种‘嗯,你只要关灯锁门就行了’的情况,” 蒙大拿州立大学昆虫学家、美国昆虫学会主席鲍勃·彼得森(Bob Peterson)说。“你不能那样对待有生命的有机体。”

在美国各地,成千上万的鱼正在美国鱼类及野生动物管理局经营的孵化场里苦撑。有的地方,留守工作人员正忙着为那些被迫休假的科学家们收集实验数据,这些科学家们正在进行一个为期多年的实验。

实验不等人,”一名在要求匿名的员工说。他们正在尽最大努力弥补缺口,但这是一个挑战:“我们已经在努力了。”

图:图虫创意

很多联邦政府的研究人员都联系不上,也就无法和他们讨论政府关门对他们工作的影响,这是因为他们无法查看电子邮件或接听电话。一些研究人员由于担心遭到报复,要求匿名。

然而,大学里的科学家们和前政府雇员一致认为,政府关门毫无疑问严重影响了联邦研究人员及其合作者,尤其是那些不能简单地暂停工作的人。

“这事很严重,” 彼得森说。因为,实验一旦中断,数月甚至数年的工作都将面临风险。一些项目可能已经被毁。“就时间和金钱而言,这是很大的损失。”

公众最终将失去很多有用的知识,他说道。比如,大部分联邦昆虫学研究都是为了“保护生命、家园和食物”。

在位于伊利诺伊州皮奥里亚的美国农业部国家农业应用研究中心,只剩下少数工作人员在勉强维持运转,美国政府雇员联合会地方分会主席阿什利·摩尼(Ashley Maness)说道。

留守工作人员可以去给植物浇水、去喂养昆虫,她说道。但是,对于那些在政府关门期间仍然在进行的实验,他们无法收集实验数据。摩尼并不知道具体哪些项目受到了影响,但是,很多项目都具有时效性

 “研究人员种着植物呢,他们现在本该就在做实验,” 她说道。

其他研究人员正在研究一种真菌,这种真菌能够杀死传播寨卡病毒和登革热的蚊子,而这些实验一旦开始,就需要对蚊子进行密切监测。

 “所有的这些都没有发生,” 摩尼说。随着实验室里的植物和昆虫不停地生长,“我们正在失去大量的研究。”

图:图虫创意

错过实验中的一个关键时刻,数月的努力就会付之东流,阿拉巴马大学塔斯卡卢萨分校的昆虫学家米汉·皮姆斯勒(Meaghan Pimsler)说。

研究对象死了,是一个更大的打击。重建需要时间,皮姆斯勒说道,他读研时需要养食尸蝇。“如果在现在这个时候失去了我的种群,我的研究就会完全被毁,”她说。

2013年,关于《平价医疗法案》的争吵导致政府关门了16天。皮姆斯勒说,她认识一些研究人员,他们的昆虫种群就在那次政府关门期间崩溃了。现在,由于修建边境墙的资金问题而引起的僵局,已经持续了一个月,她听说联邦政府的同事们担心自己的昆虫种群也会遭遇同样的命运。

她还说到一个实验室,政府在圣诞节前突然关门的时候,好几名研究人员刚好在外地,他们无法提前找人帮忙照顾他们的昆虫。

美国农业部某机构的研究人员就亲自出马。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员工说,他们一直在偷偷溜进自己的实验室,以培养挑剔的微生物。

这些研究者为了迎接圣诞节已经在做收尾工作了,所以没有重要的实验被打断。但是,留守工作人员并不能保证微生物菌落存活。 “这需要不停地照看, ”这名工作人员说。“通常需要数周的训练。”

所以,每隔几天就会有一名实验室成员来把菌落转移到新的培养基上,这是违反联邦法律的,他们寄希望于不会真的被捕。

他们说这是一个值得冒的风险:研究人员已经培育这些相同的菌株很多年了,它们代表着独特的基因系。“如果你失去了这种微生物,那是不可恢复的,”这名员工说。

农作物科学家们的日子也不好过,曾在美国农业部农业研究局工作的退休植物遗传学家维克托·拉布(Victor Raboy)说。

在冬季,育种者经常会在温室里种植农作物。现在,正值植物开花的时候,但科学家们却被关在门外,这可能导致一些科学家不能为花朵授粉,也无法创造实验性的杂交后代。

“你可能会失去整整一代,”而这能导致研究倒退6个月或更长时间,拉布说。

他非常清楚政府关门带来的影响——2013年的那次关门,破坏了他对大麦的研究。关门发生于10月份,那时,正是他需要收割他养了几个月的大麦的时候。

 “就像是告诉一个医生,你不能进去看你的病人,” 他说道。

图:图虫创意

韦伯也记得2013年那次,他表示,这两次政府关门都让人很沮丧,“你的这种感觉就像是你被人贬低——说你们做的工作不重要,”他说道。

韦伯目前正在维护稻蝽的种群,这些蝽在南方肆虐着水稻,但是,他无法收集数据来了解有关它们的任何信息,也就无法帮助种植者。“从成本效益方面来看,现在都是成本,没有收益,”他说。

目前,韦伯的昆虫还算活得不错。但他担心,他在今年晚些时候会进行的一些重要研究的机会已经被此次僵局搞砸了。他曾计划订购一批定制的信息素,以吸引黄瓜条纹叶甲(一种攻击南瓜、甜瓜,当然还有黄瓜的害虫),并生产数以千计的诱饵,以测试如何将这些昆虫从作物上转移开来。

然而,他不能下订单,因为合约办公室的员工不算作必要员工。“他们完全歇业了,”他说。

即使政府关门明天就结束,他也可能错过了他的机会。制造这种信息素的公司需要18周的时间来制作,而甲虫在4月中旬就会出现。

巧合的是,在2013年那次关门时,韦伯也是在研究吸引和杀死黄瓜条纹叶甲的方法。

“2013年10月的数据是在美国联邦政府关门期间违规收集的,”韦伯在最近一篇论文的致谢中写道。

编译来源:

https://www.latimes.com/science/sciencenow/la-sci-sn-government-shutdown-science-20190117-story.html

热门评论

  • 2019-01-23 16:30 Karlson
    引用@天降龙虾 的话:免煮的ZF,目田地关门,只剩下实验室里的昆虫和微生物,在等待着科学家的到来。。。话说,米帝的议会到底在干嘛??等着让他们的议员也都放假么??

    这正是两院和总统之间的对决啊,总统想干什么,要资金,得国会(两院)支持,两院讨论决定是否同意,同意就什么都好说,不同意那么这个议案就搁置了。而总统为了对抗国会(两院)的决策,就搞行政令,这个是由总统签发生效的,这个是美国总统的特权,不经由国会(两院)批准。所以,川普拿不到资金,就耍无赖,你不给钱,我就让大家都不来上班。由于行政令是总统签发的特权政令,所以总统要求哪些部门不上班,而那些部门如果不听话,坚持上班,那就可以以违反行政令为由进行逮捕。议院当然总统关闭不了,最终要么议院觉得这玩法太过劳民伤财,放弃自己的坚持,改而让川普通过,要么就要走罢免总统的路子了,而罢免总统得副总统和两院的2/3以上票数通过才可以罢免,总统被罢免后,副总统代行总统职。如果没有副总统,或者副总统也不同意,国会也可以先罢免副总统。总之这么玩,代价都很大。

    美国历史上,像川普这么强横无赖的总统,还真不多。最让人诟病的也就是罗斯福最喜欢和两院怼,但也只是否决两院的法案,而不是让大家一起玩完的川普风。

    感觉川普王的闵主,看上去都不如我们明朝时期闵主啊,明朝时期,皇帝的旨意其实是内阁的意思的表达,但是皇帝也出自己的圣旨,这个圣旨依然要由内阁审批,用印(玉玺)后才算具备法律效力,但是皇帝可以很任性的多次颁发同一意思的旨意,内阁可以任性的完全不通过,这个时候要么皇帝终止这么玩,要么内阁集体辞职,重新“组阁”。皇帝还可以颁发不经由内阁同意的圣旨(中旨,有点类似行政令了,但是强制性完全不到行政令这个档次),被授予中旨的人,可以接受中旨,但通常会被文人戳脊梁骨,在士林被歧视排挤(张居正就是丁忧被皇帝中旨挽留,他还接受了,结果连他学生都上门嘲讽他),也可以不接受中旨(对,就是抗旨,在明朝没多大个P事),被文人歌颂风骨。所以,感觉我们明朝还是很伟大的,对吧?

    [4] 评论

显示所有评论

全部评论(10)
  • 1楼
    2019-01-23 14:57 三体-海人

    lfcm

    [0] 评论
  • 2楼
    2019-01-23 15:12 天降龙虾

    免煮的ZF,目田地关门,只剩下实验室里的昆虫和微生物,在等待着科学家的到来。。。

    话说,米帝的议会到底在干嘛??等着让他们的议员也都放假么??

    [2] 评论
  • 3楼
    2019-01-23 16:30 Karlson
    引用@天降龙虾 的话:免煮的ZF,目田地关门,只剩下实验室里的昆虫和微生物,在等待着科学家的到来。。。话说,米帝的议会到底在干嘛??等着让他们的议员也都放假么??

    这正是两院和总统之间的对决啊,总统想干什么,要资金,得国会(两院)支持,两院讨论决定是否同意,同意就什么都好说,不同意那么这个议案就搁置了。而总统为了对抗国会(两院)的决策,就搞行政令,这个是由总统签发生效的,这个是美国总统的特权,不经由国会(两院)批准。所以,川普拿不到资金,就耍无赖,你不给钱,我就让大家都不来上班。由于行政令是总统签发的特权政令,所以总统要求哪些部门不上班,而那些部门如果不听话,坚持上班,那就可以以违反行政令为由进行逮捕。议院当然总统关闭不了,最终要么议院觉得这玩法太过劳民伤财,放弃自己的坚持,改而让川普通过,要么就要走罢免总统的路子了,而罢免总统得副总统和两院的2/3以上票数通过才可以罢免,总统被罢免后,副总统代行总统职。如果没有副总统,或者副总统也不同意,国会也可以先罢免副总统。总之这么玩,代价都很大。

    美国历史上,像川普这么强横无赖的总统,还真不多。最让人诟病的也就是罗斯福最喜欢和两院怼,但也只是否决两院的法案,而不是让大家一起玩完的川普风。

    感觉川普王的闵主,看上去都不如我们明朝时期闵主啊,明朝时期,皇帝的旨意其实是内阁的意思的表达,但是皇帝也出自己的圣旨,这个圣旨依然要由内阁审批,用印(玉玺)后才算具备法律效力,但是皇帝可以很任性的多次颁发同一意思的旨意,内阁可以任性的完全不通过,这个时候要么皇帝终止这么玩,要么内阁集体辞职,重新“组阁”。皇帝还可以颁发不经由内阁同意的圣旨(中旨,有点类似行政令了,但是强制性完全不到行政令这个档次),被授予中旨的人,可以接受中旨,但通常会被文人戳脊梁骨,在士林被歧视排挤(张居正就是丁忧被皇帝中旨挽留,他还接受了,结果连他学生都上门嘲讽他),也可以不接受中旨(对,就是抗旨,在明朝没多大个P事),被文人歌颂风骨。所以,感觉我们明朝还是很伟大的,对吧?

    [4] 评论
  • 4楼
    2019-01-23 16:59 汉尼拔wang
    引用文章内容:这些昆虫不停地孵化、交配、死亡,完全无视华盛顿的政府关门事件。

    下个文件禁养没有政治觉悟的虫子~

    引用文章内容:巧合的是,在2013年那次关门时,韦伯也是在研究吸引和杀死黄瓜条纹叶甲的方法。

    还是中国好吧,有的是钱也没人反对怎么花~

    [0] 评论
  • 5楼
    2019-01-23 20:03 天降龙虾
    引用@Karlson 的话:这正是两院和总统之间的对决啊,总统想干什么,要资金,得国会(两院)支持,两院讨论决定是否同意,同意就什么都好说,不同意那么这个议案就搁置了。而总统为了对抗国会(两院)的决策,就搞行政令,这个是由总统签...

    呃,美国总统的权力还是挺大的啊,以前不听说只是一摆设么????

    [0] 评论
  • 6楼
    2019-01-24 11:10 Karlson
    引用@天降龙虾 的话:呃,美国总统的权力还是挺大的啊,以前不听说只是一摆设么????

    可以说基本是摆设,大多数人不会用这个。用这个就是直接跟两院怼,而且很可能两败俱伤。总统出这大招,也容易招致两院的激烈反抗,玩脱了的话,总统下台不是没可能。川普家里有矿,压根不怕两院,所以才敢这么玩,反正都死了,他还活着。

    [2] 评论
  • 7楼
    2019-01-24 13:28 天降龙虾
    引用@Karlson 的话:可以说基本是摆设,大多数人不会用这个。用这个就是直接跟两院怼,而且很可能两败俱伤。总统出这大招,也容易招致两院的激烈反抗,玩脱了的话,总统下台不是没可能。川普家里有矿,压根不怕两院,所以才敢这么玩,反...

    嗯,有钱在哪儿都可以任性。。。。。

    [0] 评论
  • 8楼
    2019-01-24 13:49 Karlson
    引用@天降龙虾 的话:嗯,有钱在哪儿都可以任性。。。。。

    是啊,纵观美国历届总统,狠人见过,但是像川普这么任性的,真是绝无仅有,看他内阁班子,真是瞅谁不满意,睡个觉都能半夜把人开了。我觉得现在两院还没搞他,估计也是考虑副总统跟他穿一条裤子,要搞他,必须要先搞副总统,周期太长动作难度系数太大,成本太高,所以才忍着。像川普这样的,如果副总统跟两院搞小动作,没准儿川普左手抱着明星老婆在睡觉,右手就能打电话让副总统换人。

    [1] 评论
  • 9楼
    2019-01-24 18:15 在雨夜

    对广大老百姓来说,他们的神圣君主事实上就代表着整个国家和政府。祖国的荣耀变成了某个王朝的荣耀。······,法兰西事实上成为了由波旁王朝所治,为波旁王朝所享,为波旁王朝所有的国家。

    关于路易十四时代的一种观点。

    [1] 评论
  • 10楼
    2019-01-26 20:24 冥河上的无畏舰

    两面性吧,一方面保证国家资金合理使用,一方面当然也使重大项目尤其是有益的项目被阻拦,不必动辄往目田说。

    [0] 评论

显示所有评论

你的评论

登录 发表评论

Julia Rosen
Julia Rosen 茱莉亚·罗森(Julia Rosen)是《洛杉矶时报》的科学记者。

更多科研事,扫码早知道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家长监控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5] 0609-239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