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方式 医学

母乳中的压力激素,会把压力传给孩子吗?

Jean Pincott 发表于  2019-01-30 12:40

(译 /红猪)几年前,当我的大女儿还在吃奶的时候,我曾经历了一段慌乱的时期。我当时答应了去做一系列公开演讲,但一路上总是担心自己会出差错。每场演讲之前,我都会泵一些母乳装在奶瓶里,然后把女儿留给保姆照顾,保姆后来向我透露,说女儿和我一样害怕我离开。她说每次我不在的时候,我女儿就会变得情绪烦躁、难以安抚。她在婴儿车里哭,被人抱起来也哭。她吃完奶后不肯睡觉,而是弓起身子大哭特哭。

“我们简直就是一对纠缠的量子!”我听了不由惊叹:我的女儿能感受我的感受,即使我们分别身处城市的两头。

“不对!”保姆坚持说,“是你的母乳有问题。”

我的脑海中闪过了自己在一次次紧张准备的间隙泵奶的画面,心怦怦跳了起来。难道是我的母乳把压力传给了女儿?

当我把这个问题说给查普曼大学的心理学家劳拉·格林(Laura Glynn)听时,她说这是有可能的。母乳为婴儿提供营养,蛋白质、矿物质、维生素、脂肪和糖分,帮婴儿战胜感染的抗体,以及促进组织发育的生长因子。除此之外,母乳还掺杂着大量激素,其中就包含应激激素皮质醇。当人处于艰难或可怕的环境中时,无论是遇到争执、堵车、体育比赛还是截止期限,皮质醇就开始在体内流转。这种激素能协调代谢和行为的方方面面,比如它能促进糖在血液中的释放,从而在短时间内提供我们战斗或逃跑所需的大量能量。

在吃母乳的婴儿体内,皮质醇受到了明星般的欢迎待遇。为了吸收母乳,婴儿的肠道内长出了专门探测这种激素的受体,被这种激素激活的神经化学信号也会直接传到脑部。这些信号可能影响婴儿的应激反应,并塑造那些调节恐惧和焦虑等情绪的脑区的发育。平均而言,母乳喂养的婴儿体内的皮质醇比喝配方奶的婴儿多了40%,这个差额就是来自母乳。

到现在,科学家还不知道这些二手皮质醇有什么长期效果,甚至不知道在婴儿在哺乳时吸收的皮质醇是否能用“压力”或“应激”来形容。比如我就不知道,在我的母乳中出现的、因我焦虑而大幅提高的皮质醇,是否真的让我的女儿感到了焦虑。这种设想可能太过简化了。

但是正有越来越多的研究显示,母亲的母乳会以林林总总的方式塑造孩子的行为和性情,或许它还向孩子提供了关于他们成长环境的有用信息。也许我的母乳就向我女儿传递了一条信息:关于世界,你需要知道这些,以后就照着这些知识行动吧。

有压力吗?研究显示母乳中的应激激素含量和婴儿的紧张哭闹之间呈正相关。图片来源:strong4life.com

关于母乳皮质醇和认知之间的关系,大部分实验证据都来自动物。1980年代的几个大鼠实验显示,母乳有益智的作用。当研究者在哺乳的母鼠饮用的水里加入皮质酮(相当于人的皮质醇)来模拟轻度应激时,发现它们的幼崽在压力测试中学得更快,记性更好,更不容易焦虑、也更喜欢探索环境,这些都说明了它们有较强的适应能力。有一个实验发现,摄入皮质酮的母鼠产下的雄性幼鼠,会在调节对压力反应的脑区长出更多的皮质醇受体,这或许也会缓和它们的应激反应。至少就啮齿动物来看,孕产期的压力似乎会使后代变得更胆大。

然而,灵长类动物的反应却似乎不同。在2014年的一项研究中,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的行为生物学家凯蒂·辛德(Katie Hinde)和同事测定了100多只恒河猴母乳中的皮质醇含量与其幼崽在陌生环境中的性情的相关性。此前的研究显示,和反应较小的婴儿相比,那些在陌生环境中哭泣或焦躁的人类婴儿更容易形成胆小羞怯的性格。其中有没有皮质醇的作用?辛德的研究使答案偏向于“有”。她的团队发现,母乳中的皮质醇含量越高,猴宝宝在新事物面前就越容易显得紧张胆怯,无论那是一件新玩具,还是一张陌生的脸。

格林也在人类身上观察到了类似的联系。在2007年和2013年发表的两项研究中,她和同事测定了哺乳期母亲的血液和母乳中的皮质醇含量,接着又询问了她们孩子的行为和气质:在过去一周里,她们的孩子有几次因为听见了新响动或是突发噪声而受到惊吓?在受到挫折的时候,她们的孩子有几次在五分钟之内安静了下来?和辛德的恒河猴研究一样,这两项研究的结果都显示了皮质醇含量和婴儿的紧张不安之间存在显著相关。(不知道什么原因,第二项研究只在女孩身上发现了这个趋势,而女孩也对子宫中接触的皮质醇更加敏感。)

当然,相关未必能推出因果。或许是母亲和婴儿共有许多的基因,才使得她们都对压力十分敏感?又或许是母亲在压力过重时,就容易认为孩子胆小,或者容易用令人紧张的方式对待孩子?也可能我们把因果给弄颠倒了:是一个哭闹的宝宝会使妈妈感到压力更重,从而使她的皮质醇含量上升,而不是相反?

格林考虑了这些混杂因素,并想出了一个办法来厘清它们:她另外找了一批只用配方奶粉喂养孩子的母亲,也对她们做了测定和询问。在这个对照组里,皮质醇和性情之间的关联消失了。看来关键还在母乳里。

母乳给孩子提供了营养,也提供了所在环境的信息。母亲受到的压力可能以这样那样的方式塑造婴儿,但光是皮质醇并不能决定婴儿的命运。图片来源:Vahram Muradyan

“但你也不要因为这些发现而有压力。”辛德坚定地表示。她不想让我这样焦虑的妈妈再对母乳喂养感到担忧。她指出,皮质醇含量未必就对应心理上的应激感。而且即便是最淡定的母亲,母乳里也依然含有皮质醇,它的含量随昼夜的节律而波动,同时波动的还有她们的那些佛系宝宝的性情。反过来,她怀疑那些吃配方奶粉的婴儿或许错过了皮质醇之类的激素所传递的重要信号。科学家如果能更好地理解这些信号,就能做出更好的配方奶粉,造福那些不能哺乳或不愿哺乳的母亲。 

研究母乳皮质醇的学者目前有一个共识,那就是母乳中的皮质醇在演化上是有作用的:它能帮助婴儿在生理和行为上适应他们降生的这个世界。首先,它反映了母亲身处的环境——她掌握多少资源,面临哪些社会冲突,又受到何种身体威胁。其次,它也能对婴儿的行为做出相应的校正。比如在辛德团队的那项恒河猴研究中,他们发现母乳中含有大量皮质醇、同时孩子也比较胆小的母猴,很可能是刚当上母亲没多久的。(那些已经有四、五个孩子的母亲,压力激素水平就低多了。)这个现象的原因,辛德猜想和能量有关:年轻的母亲身体仍在发育,乳腺也尚未成熟,因此和年长的妈妈们相比,她们没有多少资源能用来生产母乳,所以母乳中蕴含的能量也比较少。也许她们母乳中的高浓度皮质醇是对孩子的一条警告:要把能量都放在成长上,少在玩耍里浪费掉。换句话说,就是胆子小点。那些谨慎的宝宝不太会浪费宝贵的热量来探索环境,它们会把大部分能量来在成长和保持健康上。 

即便在现代人类社会,有时小心警觉也确实能占到便宜。格林就指出:“如果你生活在一个非常危险的家庭或社区里,那么拥有热情洋溢、友好开朗的性情可能就不太安全了。”虽然母乳皮质醇含量的短时骤增会造成孩子行为烦躁——我自己的孩子可能就经历了这种情况——但那也未必全是坏事。“一个紧张的妈妈有许多事情要操心,孩子爱哭闹,可能是他引起妈妈或其他照看者注意的一种手段。”欣德说。在我们的演化史上,这种母子同步或许意味着更有机会生存。

还有些研究者猜想,母乳中的适量皮质醇(在正常范围之内)加上母乳喂养时传达的关爱,能帮助婴儿在日后抵御压力的不良影响。2006年有人研究了大约5700名10岁的儿童,结果发现那些在婴儿期接受过母乳喂养的孩子在面临重大应激源时也不太容易焦虑,比如在父母离婚或者分居的时候更能平静以对。即使当研究者排除了社会阶层和教育水平之类的混杂因素之后,这个关联依然存在。 

有一些证据显示,这些儿童能拥有这样的韧性,是因为皮质醇作用在了负责钝化疼痛的脑内通路上。皮质醇还参与了身体的中央应激反应系统的发育,这个系统称为“下丘脑-垂体-肾上腺轴”,婴儿期较低的皮质醇水平或许能帮助它习惯轻微的压力,并由此训练它“调低”身体对于逆境的反应。

母乳中少量含有或间歇出现的皮质醇,可能是一剂应激疫苗。但当妈妈的皮质醇仪表像欣德所说的那样,“调到了高位、然后开关坏了”,结果又会如何呢?

欣德希望等到那些年轻的恒河猴被试成熟之后再来回答这个问题。“等有了数据之后,我们可能会发现有些标记真的是终身的,甚至它们还会传给下一代。”

不过她随即也补充说,即便最终数据显示在婴儿期持续摄入大量皮质醇有害健康,发育中的其他因素(比如关爱和遗传)也能补偿或抵消它的危害。与此同时,母乳的其他成分可能也在和皮质醇一起影响婴儿的性情。比如有研究显示,母乳会传播双歧杆菌和类杆菌的某些菌株,它们产生的一些分子可能具有安抚作用,婴儿的肠道里如果有较多这类细菌,就不太会焦虑哭闹。母乳中还含有一些复杂的糖,称为“人乳寡糖”,能滋养婴儿的微生物群。每个哺乳的母亲都有着独特的人乳寡糖,它们因饮食而不同,能够遗传且不断变化,总共有50种左右。这些定制配方或许也能通过操纵肠道菌群培养婴儿的性情气质。

总而言之,母亲受到的压力可能以这样那样的方式塑造婴儿,但光是皮质醇并不能决定婴儿的命运。欣德在她的博客“哺乳动物要吃奶”(Mammals Suck ... Milk)中写道:“如果将育儿比作一架飞机,那么这一种激素只是固定机翼的几个铆钉中的一个,即使有一个铆钉脱落,飞机也依然能飞起来。发育是一个涉及诸多因素的系统,很少有哪个单一的因素是绝不能出错的。”

在我的那段演讲工作结束之后,我的女儿就不再那么难哄了。现在她已经长成了一个可爱活泼的5岁儿童,那段日子没有给她留下任何伤害。不过我还是会不由自主地想到:女儿在立体方格铁架上格外谨慎,是不是和我在哺乳期波动的应激状态有关?她在第一次小提琴独奏会上耳朵严重感染却依然镇定自若,也和那段日子有关吗? 

我希望我的孩子们能经受恰到好处的磨难:不要多到把他们吓倒,也不要少到使他们自大。我也知道,生活迟早会对他们挥出重拳。但令我欣慰的是:孩子们学习如何应付生活中的磨难,最初的经验就来自我的母乳。(编辑:游识猷)

编译来源

When Stress Comes with Your Mother’s Milk

显示所有评论

全部评论(7)
  • 1楼
    2019-01-30 14:00 天降龙虾
    引用文章内容:如果将育儿比作一架飞机,那么这一种激素只是固定机翼的几个铆钉中的一个,即使有一个铆钉脱落,飞机也依然能飞起来。

    问题是,这样的飞机谁敢坐?????

    [1] 评论
  • 2楼
    2019-01-30 18:04 汉尼拔wang
    引用文章内容:在这个对照组里,皮质醇和性情之间的关联消失了。看来关键还在母乳里。

    一大波配方奶粉广告在路上~

    引用文章内容:辛德团队

    总念成辛德勒~

    引用文章内容:但令我欣慰的是:孩子们学习如何应付生活中的磨难,最初的经验就来自我的母乳

    一大波焦虑的母亲即将上路~

    [0] 评论
  • 3楼
    2019-01-30 19:22 地球上的裸猿

    当我把这个问题说给查普曼大学的心理学家劳拉·格林(Laura Glynn)听时,她说这是有可能的。

    [0] 评论
  • 4楼
    2019-01-30 20:24 在雨夜
    引用@天降龙虾 的话:问题是,这样的飞机谁敢坐?????

    你又不知道,有啥不敢坐?

    你看,二战那些被打得千疮百孔的轰炸机安全返航了。


    [1] 评论
  • 5楼
    2019-01-30 20:25 在雨夜
    引用@汉尼拔wang 的话: 一大波配方奶粉广告在路上~ 总念成辛德勒~一大波焦虑的母亲即将上路~

    古代讲究雇奶妈。

    [0] 评论
  • 6楼
    2019-01-31 15:01 汉尼拔wang
    引用@在雨夜 的话:古代讲究雇奶妈。

    奶妈更焦虑,等着发钱回家养自己的孩子~

    [0] 评论
  • 7楼
    2019-03-15 11:31 乂CDHM

    这就是常说的小时候难哄,长大后听话

    [0] 评论

显示所有评论

你的评论

登录 发表评论

Jean Pincott
Jean Pincott 科普作家,著有《爱吃巧克力能生出甜宝宝吗?关于怀孕的意外科研》(Do Chocolate Lovers Have Sweeter Babies?: The Surprising Science of Pregnancy)

更多科研事,扫码早知道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家长监控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5] 0609-239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