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8
需用时 03:10
5
6
为阻止镇痛药被滥用成毒品,药学家们简直操碎了心

|· 本文来自“我是科学家”·|

镇痛药可以说是人类历史上一项伟大的发明。

吗啡、芬太尼、羟考酮和哌替啶(杜冷丁)等阿片类药物,具有强大的镇痛效果,在临床上有着广泛而悠久的应用。而与此同时,这些药物的不正当使用会带来成瘾性和严重的副作用。

镇痛药的不正当使用会带来成瘾性和副作用。图片来源:Pixabay

因此,大多数阿片类药物只能作为处方药使用。但即使这样,这类药物仍有可能被滥用。以美国为例,从2004年至2011年间,由于这类处方药造成的急诊数量翻了一倍,滥用芬太尼等阿片类药物造成的死亡更是达到16200起之多[1]

另一方面,滥用处方止痛药又很可能导向危害更强的毒品使用,例如海洛因[2]。因此,从各个角度来说,阻止阿片类处方止痛药的滥用,都是禁毒工作的一项内容。

阿片类药物如何被滥用?

很多阿片类的药物会被制作成药片,正常使用时,患者按照说明书和医嘱服用就可以了,此时药物缓缓地释放出来,具有更持久的作用时间。但瘾君子们渴求强烈的效果,会追求在短时内迅速达到超高的药物浓度。

很多阿片类的药物会被制作成药片。图片来源:Pixabay

他们通常利用三种手段。一种是口服,但这里当然不是按照正常用法用量吃,而是远超推荐剂量的服用药品;第二种是吸入,就是影视剧里常见的把药片研碎,通过呼吸道粘膜吸收粉末或烟雾;第三种是注射,包括但不限于皮下注射、肌肉注射和静脉注射等等方式,这种时候吸食者会把药片研碎后溶解到水里,再用注射器打进身体[1]

这样的行为非常危险,掌握不好剂量可能会致命。

为阻止镇痛药滥用,药学家们操碎了心

阻止药物滥用并不只是政府部门和社会团体的责任,在药品研发的上游也有人一直在为此而努力。

针对这样的滥用问题,药品生产企业提出了“防滥用型制剂(abuse deterrent formulations, ADFs)”的概念,并逐渐为各方接受。

根据FDA指南文件所述,防滥用型制剂主要应用了包括制作前药,设置物理/化学屏障,联合使用激动剂和拮抗剂,使用新型给药系统等等手段。

乍一听防滥用型制剂的概念会觉得晦涩拗口,但其实很多产品的设计思路,细说起来非常有意思,你会发现药学家为了阻止滥用真的是操碎了心。

药学家为了阻止滥用已经操碎了心。图片来源:Pixabay

有人把药片做得特别硬,用锤子砸也砸不碎的那种硬,这样就不会被磕碎,也没法研磨(不知道不小心咬到的话会不会硌掉牙)[2]

有人往药片里掺了一定比例的拮抗剂,即使吃很多也不会达到过强的药效[2]

超硬止疼药,锤子砸了都会疼……图片来源:参考文献[2]

还有在辅料组成上下功夫的。2010年,FDA批准了一种新型的羟考酮片,它与传统的羟考酮片生物等效,但是其中加入了特殊的高分子材料[3],使整个药片变得像塑料一般很难被研磨成粉末,如果有人非要把它溶解到水里,高分子材料会变成黏黏糊糊的胶状——这样的东西显然不能拿来注射。在美国康复中心通过追踪140000名研究对象后分析发现,这种药片推向市场之后有效地减少了羟考酮的滥用[2]

左边是传统的羟考酮片,可以被研磨成粉末,进而容易被滥用;右边是这种新型的药片被砸了之后的状态,这……这真的吸不动了吧。参考文献:[2]

另一项研究中,新型羟考酮片(reformulated ERO)的滥用频率比传统的羟考酮片(original ERO)低了很多,特别是注射和吸入这两种滥用途径,几乎完全被终结了[4]

还有一些人尝试设计“前药”。所谓的前药,就是在本来的药物分子结构上加一坨其他的东西,让它变得无法直接发挥药效,只有在进入人体之后,通过体内一些酶的加工,切掉多余的结构,“解除封印”后才能发挥作用。由于这些酶只存在于消化道中,就直接限定了给药途径——只能吃,不能注射或用鼻子吸。

那么,如果有些人想靠大量地吞食药片来解瘾该怎么办呢?药学家们又想到一个办法,他们设计了前药的同时在药片里加了少量的酶抑制剂。这会造成一种有趣的结果——如果你只按照剂量来吃一两片药,这少量的酶抑制剂不会产生任何作用,体内的酶会正常工作切掉药物上多余的部分,使它发挥镇痛效果;但如果你一次塞了一大把药片,对不起,酶抑制剂的总量就足够使消化道里的这种酶失效,不能对前药产生作用,也就不会释放出大量有活性的药物了[2]

昨天是第32个“国际禁毒日”,毒品给个人、家庭及社会带来的危害已无需多言。而像这样“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的故事还会一直继续下去。这些药物的成瘾性没有解决,药学家们的努力就不会停止。

另外也要提醒正在和这些药物相伴的患者,使用时务必谨遵医嘱,如果发现异常反应要积极寻求专业的帮助,以防不良后果的发生。(编辑:Yuki)

参考文献:

  1. ZiyaurRahman, Effects of excipients and curing process on the abuse deterrentproperties of directly compressed tablets [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Pharmaceutics, 2017, 517: 303-311
  2. Elie Dolgin, Barriers to misuse[J], Nature, 2015, 522:60-61
  3. Raymond CRowe, Handbook of Pharmaceutical Excipients (6th edition) [M],
  4. 2009Jennifer R.Havens, The impact of a reformulation of extended-release oxycodone designed todeter abuse in a sample of prescription opioid abusers [J], Drug and AlcoholDependence, 2014, 139:9-17

作者名片

The End

发布于2019-06-27, 本文版权属于果壳网(guokr.com),禁止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果壳

我的评论

Dex

已经脱坑的制药PhD。

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