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11
需用时 05:25
48
77
不相信直觉就是不承认人性

工倕旋而盖规矩,指与物化,而不以心稽,故其灵台,一而不桎。忘足,履之适也;忘要,带之适也;忘是非,心之适也;不内变,不外从,事会之适也。始乎适而未尝不适者,忘适之适也。

《庄子 达生第十九》

/gkimage/t3/ru/gl/t3rugl.png

图片中的女人是睁着眼睛的还是闭着眼睛的?我们常常先根据直觉下结论,然后再想原因。

直觉靠谱吗?在心理学当中,这个问题当然不会有一个是或否的答案。虽然在之前死理性派的文章《 不要相信直觉!那些概率统计的奇妙结论 》中,作者例举了某些直觉并不符合概率,但我认为这并不能让我们得到“直觉不可靠”的结论。虽然再多的证据也不能说明“直觉靠谱”,但是心理学当前的研究至少可以说明:直觉是系统的、有规律的体系;直觉在处理某些复杂问题上比理性更有效;较之于道德推理,道德直觉是道德判断的真正原因。归根结底,直觉是人性的一部分。

直觉的定义

启蒙之后,公众早已惯性地接受了理性至高无上的地位。但是,心理学的研究表明,在决策和判断过程中,直觉有其不可替代的地位,甚至在某些情况下,直觉做出的决策要优于理性判断。

为了便于讨论,这里首先简单界定一下这篇文章中所理解的直觉:

“直觉是一种思考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输入的信息大部分来自于储存于长时记忆当中在知识。这些信息被自动化的加工,不需要意识的参与,而这个过程输出的信息则是一种感觉,人们基于这种感觉来做出判断或者决策。” [1]

之所以这里把直觉看成是一种无意识的思维过程,其实是为了缩小外延以方便讨论(比如这样就可以将情绪与直觉的关系存而不论)。至于一些人人认为的“第六感”、“超感官感知”这样的直觉是怎么回事,可以留言要求作者另外写文章讨论。

直觉是混乱的还是有系统的?

传统经济学都将人看作是理性人,然而卡尼曼(Daniel Kahneman)却通过对人类直觉规律的研究第一次以心理学家的身份获得了2002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简而言之,卡尼曼发现人会按照相同的原理去犯相类似的错误。所以直觉并不是一个不可捉摸的随机系统,而是一个系统的、结构性的加工体系 [2]。这里通过一个经典实验来介绍卡尼曼的研究成果。

两组被试,一组回答问题:“在一个4页的英文小说当中,你预计会找到多少个7个字母的以ing结尾的单词?”被试要从0、1-2、3-4、5-7、8-10、11-15和16+这些选项中做出选择。另一组的问题与第一组只有一个小区别是,他们要预计“7个字母并且倒数第二个字母是n的单词”的数量。

显然,第二组的条件包含了第一组的,所以如果人是“理性的”,按照概率,第二组的平均数就应该大于第一组。但是结果却出乎人的意料,第一组预测的个数的中数是13.4个(中数代表有一半人的选项大于13.4,一半人小于13.4),而第二组预测的个数的中数比第一组少很多,只有4.7个。可见人在用直觉进行估计的时候,并不是严格按照逻辑进行推理的,而是因为以ing结尾的单词更容易被想起来。

卡尼曼认为:人在进行判断的时候采用了“可得性启发式策略”。可得性启发式策略是指人们根据某种结构的可提取性(可以理解为容易想起来的程度)来进行判断,而不是按照逻辑范畴的大小 [3]。除此之外,卡尼曼还提出了代表性启发式策略和锚定效应。

卡尼曼的启发策略似乎是证实了直觉不可靠,但它其实恰恰说明了直觉的有效性。试想,如果大多数时候直觉都是错的,那么即便某一次直觉判断正确,又有谁还敢相信直觉呢?于是,像卡尼曼那样探讨直觉运作的规律就显得格外有意义。

什么时候直觉更有效?

2006年,阿姆斯特丹大学狄克思特修斯(Dijksterhuis)教授等人在《科学》杂志上发表了一篇题为《做出正确的选择:无注意思考效应》,系统总结了其在“无意识思维”方面的研究成果。其最为引人关注的一个结论就是:对于某些简单问题,理性思考会得到最好的结果;而对于某些复杂问题,直觉思考的结果要好于理性思考 [4]。(详见: 深思熟虑可能影响判断

根据介绍挑选车辆的实验中,一些被试得到的是简单任务,对4辆候选车的文字介绍中只介绍4个方面的特征。第一辆车75%的宣传是积极的,另两辆50%的介绍是积极的,最后则一辆是25%。哪一辆是好车是显而易见的。另一些被试要完成复杂任务,他们要了解4辆候选车的12个属性,但每辆车介绍材料中积极面的比例与简单任务组是相同的,也就是说从概率上来讲,哪辆是好车也是显而易见的。两个任务组中都有一些被试可以先思考4分钟,然后再做结论,另一些人要用4钟完成另一个任务,防止他们思考选哪辆车,然后再做出选择。

结果发现,在简单任务中,更多有意识思维的被试做出了明智的选择;但是在复杂任务中情况却截然相反,恰恰是无意识思维组的被试的选择更好。

人们在认知无法完全掌握所有信息的情况下,无意识思维——在这里就是直觉的操作定义——更能够做出有效的选择。[5]

道德直觉:理性只是个幌子?

直觉是有序的,而且在某些情况下是比理性更有效的,甚至可以从行为和神经两方面证明是人类认知结构的核心组成。那么直觉与理性又是怎样一个关系呢?

弗吉尼亚大学海特(Haidt)教授(畅销书《 The Happiness Hypothesis: Finding Mordern Truth in Ancient Wisdom 》的作者)在道德领域给这个问题做了一定的回答。他在2001年提出道德判断社会直觉理论,认为道德判断是由快速的道德直觉引起的,而且相应的道德推理只有在需要的时候才会以事后的形式产生 [7] 。也就是说,我们自以为是由于道德推理得出的道德判断,其实先直觉出一个判断,在自己找个理由罢了。

海特通过一个非常有意思,但看上去也有很多疑点的一个实验,证明了先前的厌恶感所造成的道德直觉,而不是道德推理,决定的道德判断。海特与其同事事先先挑选出的容易“受骗”的被试,对他们催眠,产生特定的厌恶感,从而产生特定的“道德直觉”。

第一组被暗示对于单词“拿”感到厌恶,而第二组则对单词“经常”感到厌恶。为了检验催眠效果,实验者在确定被试没有发现自己对某些单词产生厌恶之后安排了一个送被试饼干作为午餐的环节。在与被试交谈的过程中故意用了“拿”这个词,从而检验第一组被试有没有产生厌恶感。结果那些没有意识到自己受到特定暗示的被试吃的饼干比第二组少,这说明催眠真的有效。

在确定催眠有效之后,两组被试都要阅读一系列的道德事件,在这些道德事件中会根据条件出现“拿”或者“经常”来操纵被试的道德直觉。其中每一组被试先阅读三个包含有暗示词汇的故事,然后再读三个只包含另一组被试暗示词汇,最后是一个中性故事(不包含道德问题)。

对于含有暗示词汇的故事,被试用更严格的道德标尺去要求它们。即便是对于道德中性事件,当包含受暗示词汇的时候,也会让被试对事件中的主角产生负性的道德判断,并且在事后采访当中,被试也往往给不出充分的理由来支持自己的判断——反正就是讨厌他。这更说明催眠产生的厌恶感影响了道德直觉并最终影响了道德判断 [8]

道德直觉直接影响了道德判断,而道德推理(有意识的推理)并不是直接原因。你所以为的自己通过自由意志做出的判断,也许只是一种错觉。(详见:《 有一种错觉叫自由意志 》)

直觉:是人性(Human Nature)的一部分

直觉机制并不是突如其来的“灵感”,而是是系统的,而且较之于理性思考更擅长处理复杂问题,而且在某些情况下人们还会误将直觉决策当做是理性决策,以为自己的判断很 有道理,其实肯能只是出于无意识的厌恶。

这些研究都表明直觉是人类认知的核心过程,直觉与理性同样都是人类决策的主要工具。按照演化论的观点,直觉和理性思考都是适应的产物,在社会生活中并不是凡事按照概率行事就是最优的,这也是直觉存在合理性和有效性的根源 [9]。与探讨到底是相信理性还是相信直觉相比,当前心理学的研究方向就显得格外得有意义——寻找直觉和理性有效性的边界,让人性得到更充分的发挥,而不是为了理性而泯灭人性。


参考文献:

[1]Betsch, T., The Nature of Intuition and Its Neglect in Research on Judgment and Decision Making, in Institution in Judgment and Decision Making, H. Plessner, C. Betsch, and T. Betsch, Editors. 2008, Tayolor & Francis Group: New York. p. 3-22.
[2]Gilovich, T. and D. Griffin, Introduction, in Heuristics and Biases: The Psychology of Intuitive Judgment, T. Glovich, D. Griffin, and D. Kahneman, Editors. 2002,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Cambridge.
[3]Tversky, A. and D. Kahneman, Extentional Versus Intuitive Reasoning: The Conjunction Fallacy in Probability Judgment. Psychological Review, 1983. 90(4): p. 293-315.
[4]Dijksterhuis, A., et al., On Making the Right Choice: The Deliberation-Without-Attention Effect. Science, 2006. 311(17): p. 1005-1007.
[5]Kuo, W.-J., et al., Intuition and Deliberation: Two Systems for Strategizing in the Brain. Science, 2009. 324(24): p. 519-522.
[6]Hodgkinson, G.P., J. Langan-Fox, and E. Sadler-Smith, Intuition: A fundamental bridging construct in the behavioural sciences. British Journal of Psychology, 2008. 99: p. 1-27.
[7]Haidt, J., The emotional dog and its rational tail: A social intuitionist approach to moral judgment. Psychological Review, 2001. 108(4): p. 814-834.
[8]Wheatley, T. and J. Haidt, Hypnotic disgust makes moral judgments more severe. Psychological Science, 2005. 16(10): p. 780-784.
[9]Haidt, J., The New Synthesis in Moral Psychology. Science, 2007. 316: p. 998-1002.

怎样加入心事鉴定组?

The End

发布于2011-07-29, 本文版权属于果壳网(guokr.com),禁止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果壳

我的评论

康德的彼岸

心理学博士生

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