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

中国“洋兰”,土鳖变海龟

一直未曾被国人赏识的中国“洋兰”

史军 发表于  2011-09-01 11:29

听到“洋兰”这个名字,第一时间联想到的恐怕都是洋酒、洋烟、洋奶粉之类的舶来品。实际上,洋兰的“洋”字并非标明其产地的标签,而只是代表此类兰花更符合西方观众的口味。

殊不知,此类兰花中的很多品种的根都在中国。与只包含兰属(Cymbidium)这一个小家庭的国兰集合不同,洋兰涵盖的种类要丰富得多,目前比较流行的蝴蝶兰(Phalaenopsis spp.)、 石斛(Dendrobium spp.)、卡特兰(Cattleya spp.)都是不同属的植物。也正是因为东西方审美的差异,这些颜色艳丽却少有香气的种类,只能看着春兰(Cymbidium goeringii)、建兰(C. ensifolium)、蕙兰(C. faberi)这些传统的“国兰”登堂入室,自己却只能散居于山林岩壁之间。

当年,我刚开始做兰科植物的研究时,从导师罗毅波先生领到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去观察一种洋兰——硬叶兜兰(Paphiopedilum micranthum)。那时,我也在纳闷为何在中国的土地上自由生长的兰花被冠以“洋”字头的名号。在随后的五六年时间里,在云南、贵州、广西的山里碰见了越来越多的洋兰,有越来越多的机会去感受它们在中国艳而不“红”的生命故事。

蝴蝶兰,中国制造的大宗洋兰

如今,蝴蝶兰俨然成为国内市场上兰花的标准形象了。很多人可能不知道春兰、建兰、墨兰,但是只要看到一张蝴蝶兰的照片,通常会立马认出来。

花如其名,朵朵绽放的蝴蝶花就像飞舞的精灵。野生蝴蝶兰的种类并不丰富,按照最新的分类标准,全球总共只有63个野生种[1],并且都集中在南北纬23°之间的亚洲和澳洲的北部区域。 并且,野生的种类基本上都是不起眼的小花。2003年时,我们曾在云南麻栗坡寻找华西蝴蝶兰(Phalaenopsis wilsonii),那就是相当低调的种类:一棵棵安安静静地趴在树干上,绽开的粉色花朵的直径不过3厘米,有的甚至就生长在山路旁的树枝上,像很多野生兰科植物一样丝毫不引起人们的注意。很难想象它们与商品化的蝴蝶兰有着亲缘关系。

/gkimage/sz/wy/x6/szwyx6.png

【华西蝴蝶兰(Phalaenopsis wilsonii)。上图为花和花蕾的特写,下图示植株和生长习性:它有依附在树枝表面的长长的根。(图片来源:Hou Tse Liu & Libor Jankovsky / phals.net)】

 

就这样,蝴蝶兰默默地绽放了了很多年。转机发生在1750年,德国植物学家在印尼安纹岛发现并描述了第一种蝴蝶兰,这种花瓣与蝴蝶极为相像的花卉受到了西方园艺爱好者的赏识。正是从那是起,蝴蝶兰的小花从静待枝头真的飞了起来。它们被请进欧州的各大温室,成为高级观赏花卉。

在随后的100年间,栽培技术不断取得突破,用种子繁殖蝴蝶兰的技术首先获得成功(与其他植物不同,由于种子过于简单弱小,通过种子繁殖对兰科植物来说是件艰难的事情),再是杂交种类不断推出,蝴蝶兰成为一种比较成熟的栽培花卉。而更大的飞跃出现在20世纪60年代,无菌播种和组织培养技术的成功,使得蝴蝶兰走出稀有花卉的专属温室,真正作为一种花卉产品进入寻常人家。

有限的蝴蝶兰种类,在园艺工作者的手中幻化成花朵硕大,颜色纯净或绚丽的商品花卉。蝴蝶兰有个优点,就是善于“学习”,不同种的颜色花型都可以通过杂交互相交流。这样就使得蝴蝶兰的颜色越来越丰富,花朵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大。目前蝴蝶兰属仅登记在册的蝴蝶兰品种已经在2万种左右。就在世界蝴蝶兰蓬勃发展的时候,我国的野生蝴蝶兰还在山上享受着自由的阳光。

直到20世纪90年代,因为世界花卉需求量大增,我们才有了与蝴蝶兰更亲密接触的机会。我国台湾有着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在这里有两种特有的蝴蝶兰——小兰屿蝴蝶兰(Phalaenopsis equestris,也被称为桃红蝴蝶兰)和蝴蝶兰(P. aphrodite)。虽然原生种类有限,但是台湾非常适合蝴蝶兰的生长,2000年时的年产量就已经超过2000万株,随着品种选育手段日渐成熟,台湾已经成为最重要的世界蝴蝶兰生产中心之一。在供给西方市场的同时,台湾产的蝴蝶兰也开始推进了内地市场,就这样绕了个大圈之后,我们才通过宝岛了解到了蝴蝶兰的美丽。

/gkimage/0y/mm/rl/0ymmrl.png

【原产台湾和菲律宾的小兰屿蝴蝶兰(Phalaenopsis equestris)。台湾目前是世界商品蝴蝶兰的重要生产中心之一。(图片来源:Gene Tobia / phals.net)】

 

兜兰,不爱温室爱风雨

即便是没有半点植物学知识的人,看到兜兰花,也会被它的奇特和美丽所吸引。跟蝴蝶兰属的小家族形式类似,全世界的兜兰也只有70种左右。不过,这些家伙个个都有独特的相貌,它们的共同的特征——一个小兜子一样的特化的花瓣(唇瓣),既是引诱昆虫的招牌,又是强迫它们传粉的陷阱。兰科植物的智慧在兜兰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

/gkimage/st/p2/mw/stp2mw.png

【麻栗坡兜兰(Paphiopedilum malipoense),花朵的唇瓣变成了标志性的“兜”,像不像窝窝拖鞋?正因为如此,兜兰属与杓兰属(Cypripedium)等具有这种特征的兰花们被称作lady’s slipper orchids,女士的拖鞋兰。(摄影:史军)】

 

不过,这个聪明劲很晚才被人所了解。19世纪初,第一种兜兰——秀丽兜兰(Paphiopedilum venustum)被正式描述,大约10年后,原产于中国的香港的紫纹兜兰(P. purpuratum)发表。其时,更多的中国兜兰属植物还藏在西南地区深山密林。

直到一个世纪之后,才陆续被公诸于世——1940年,长瓣兜兰(P. dianthum)和小叶兜兰(P. barbigerum)发表;1951年硬叶兜兰发表;1992年,杏黄兜兰(P. armeniacum)发表。而在这段时林,西方已经从东南亚地区收集了大量的兜兰种类,并且培育出了很多兜兰杂交品种,成为温室中的明星植物。

可以说,直到20世纪80年代,中国兜兰才迎来了登上花卉舞台的时刻,硬叶兜兰与杏黄兜兰一经亮相,就被热捧,当第一个活体植株亮相香港拍卖行的时候,整个世界都被她的美丽征服了,每苗的成交价都达数千美元。兜兰之美是难以言表的,有次因为实验的需要从植物园借出一盆小叶兜兰,引得一帮师兄弟啧啧称奇,赞叹其美丽,这在一群以花草为业的人中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虽然有着折服大众的美丽,但是在现今在人工种植条件下,还不能实现兜兰的大规模生产,不光是开花不开花,就是种活植株都是个技术活。可能有人说,“兜兰太娇贵”。可是在野外没人打扰条件下,兜兰也能疯长。在广西北部,带叶兜兰(P. hirsutissimum)的植株秘密麻麻,就像是块韭菜田。在贵州南部,小叶兜兰会长满一面山坡。就算是被称为“玉女兰”的硬叶兜兰,也会在云南的麻栗坡的山坡上大规模“集会”,贵州南部的喀斯特山岩上还挂着小叶兜兰组成的“花朵瀑布”。

屋里和屋外的截然不同的表现,全是因为兜兰要求的生活环境有些特殊。光是对温度高低变化的要求,就让人抓狂。前期生长时,需要较高的温度,花葶才能快速生长,开花时又要低温,否则花朵会迅速萎蔫。对于水分的要求更是过分,要经常有雨水冲过,还能尽快把水排干,否则就会烂根,如果湿度不够花朵就不能充分伸展,连虫子都不喜欢。当年在麻栗坡观察麻栗坡兜兰时,我真切地体会了这些家伙所需要的湿润:这里晚上把用洗衣机甩干的衣服挂在屋檐下,第二天早上起来衣服就又开始滴水了。 在我看来,兜兰算得上是最难伺候的花卉之一。尽管欧洲的杂交种已经问世,但是一直都得不到普及,只能生活在温室里。

/gkimage/ng/it/79/ngit79.png

【去年果壳办公室领养的不明身世的硬叶兜兰(Paphiopedilum micranthum),现在自然控的编辑们仍在辛勤地照顾它……(相关事件请看这个帖子,摄影:老猫)】

 

在无法大规模栽培的情况下,野生种类就成了交易的主要来源,虽然兜兰都是《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附录Ⅰ中的保护物种。我曾经在云贵地区的很多花市上碰到卖硬叶兜兰的小贩。筐子里的兜兰或三或五地扎成一把,一律售价5元。小贩们还保证棵棵都开花。这话不假,因为每株上面都顶着花骨朵,说明这些“商品兜兰”都是经过精心挑选的。很可惜,离开了特别的家园,美丽的花朵都变成了浮云。即便有能成功打开的花蕾,也只能顶起拇指大小的花朵了。而购买者无非就图个新鲜,开不了花就丢弃了,5元钱也不可惜。如此美丽的花朵最终却要在垃圾桶香消玉殒,不禁让人扼腕。

这些适应了变幻环境的精灵,更喜欢山野风雨的吹打,在我们没有想到让它们在居室绽放的方法之前,还是不要去打扰它们为好。

石斛(hú),从花店到药铺

如果说兜兰是高雅的芭蕾舞者,那石斛兰就是桑巴舞的狂热分子。

石斛是我在野外见过的色彩最艳丽的兰科植物,石斛属(Dendrobium)的1000多个种类,几乎个个都色彩斑斓。虽然它们没有浓郁的香气,但它们却从不低调。为了吸引昆虫帮它们传播花粉,在林子里,那些或紫,或黄,或红的花朵颜色异常醒目。为了将这些广告牌的招揽效应发挥到极致,它们往往附生在空间比较通透的大树主干和枝杈上,不经意间,石斛在雨林中营造出炫丽的空中花园奇观。

/gkimage/b8/5i/3b/b85i3b.png

【一些餐厅会在菜肴的盘边摆放上这类桃红与雪白交织的小花,它们是人工培育出来的石斛切花品种。(摄影:史军)】

 

很多颜色靓丽的种类拿来直接培养就可以成为商品,如此美丽的花朵自然不会被西方的园艺师们放过。通过不断杂交改良,培育出花朵已经成为成熟的商业鲜切花品种。如今,我们经常可以在花篮之上,或者高档餐厅的菜肴之旁,看到美丽的杂交石斛。从西方引入的杂交品种,占据了花卉石斛的市场,自然也就得了个“洋兰”的名头。

其实,我国的石斛很早就被人们注意到了。只是请它们去的地方不是花园苗圃,而是药铺(这些平常只有光光的茎秆,花朵又不香的植物自然是引不起中国园丁的注意)。以铁皮石斛(Dendrobium officinale)为代表的药用石斛在我国已经有很长的历史,在《神农本草经》和《本草纲目》中都有对石斛药用的记载。近年来,有研究表明石斛多糖有利于调动免疫系统,有些石斛的提取物对于抑制肿瘤生长,提高胃肠道功能有一定的贡献。不过,没有一项研究能表明石斛就是灵丹妙药,石斛的药用价值究竟有多大仍有待研究。

与此同时,在广告宣传声音不断放大的情况下,药用石斛的需求量不断攀升,从20世纪60年代的年均70吨,上升到80年代的600吨,再到目前的年均1000吨,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地刷新。石斛的价格也在不断攀升,每克的售价可达10元以上,堪称植物黄金了。

随着需求的增长,野外的石斛,不光是铁皮石斛、束花石斛(D. chrysanthum)等传统药用的种类,就连一些与药用不相干的石斛种类也通通被采挖。由于自然条件下石斛的生长速度异常缓慢,即便是生长最快的种类,它的茎每年也只能长长若干厘米。如今,在野外已经很难找到1米以上鳞茎的石斛了。相比之下,很多地方老乡介绍,就在10年前,个头超过人的石斛都不是什么稀罕物。

在这种情况下,人工种植已经是大势所趋,花卉石斛的经验可以作为良好的基础,也算是件“洋为中用”的幸事吧。

可以说东西方审美的差异,造成了“国兰”和“洋兰”之别。随着国际交流的深入,差异正慢慢被抹平,再加上转基因等育种技术的不断精进,这二者之间的藩篱终有一天会被打破。

 
[1] Christenson, E. A. (2001). Phalaenopsis: a monograph. Portland, Oregon (U.S.A.): Timber Press.

显示所有评论

全部评论(31)
  • 1楼
    2011-09-01 12:03 Lithium42 地球科学、心理学专业,科学松鼠会成员

    杀伐

    [0] 评论
  • 2楼
    2011-09-01 12:05 among

    爱护兰花人人有责,作为一个半吊子养兰花人,请大家远离所有原种兰花,请大家不要采摘任何野外兰花花朵,请大家不要把兰花当做赚钱的工具,更不要让它出现在市场上。

    如果想领略兰花的美,就看图片吧,实际比图片的样子差多了。

    [2] 评论
  • 3楼
    2011-09-01 12:13 among

    楼主提到麻栗坡、硬叶,以及文山、杏黄兜兰,这些种的兜兰都是无法在人工环境下繁殖的,每一颗小苗都是从野外刨回来的,有人会问兰花也可以分株繁殖啊,我想说,一棵兜兰最厉害也只能分出两株,而且要等两年开花后才会长出,距离下一次分株也要近两年,你觉得那些商贩会等它们分株么?至于组织培养,这些个兰花从小苗到开花,通常要经历4年左右的时间,大规模的商业化生产一般只会在杂交观赏种,这些原种兰花很少有人这样栽培。看那些惊人的兰花生长在原生地的样子,和它们艰难的繁殖历程,请看到它们的朋友们手下留情。

    请拒绝任何对它们的挖掘和买卖。

    [1] 评论
  • 4楼
    2011-09-01 12:27 节操满满璃喵喵
    引用among的回应:楼主提到麻栗坡、硬叶,以及文山、杏黄兜兰,这些种的兜兰都是无法在人工环境下繁殖的,每一颗小苗都是从野外刨回来的,有人会问兰花也可以分株繁殖啊,我想说,一棵兜兰最厉害也只能分出两株,而且要等两年开花后才会长出,距离下一次分株也要近两年,你觉得那些商贩会等它们分株么?至于组织培养,这些个兰花从小苗到开花,通常要经历4年左右的时间,大规模的商业化生产一般只会在杂交观赏种,这些原种兰花很少有人这样栽培。看那些惊人的兰花生长在原生地的样子,和它们艰难的繁殖历程,请看到它们的朋友们手下留情。

    请拒绝任何对它们的挖掘和买卖。

    好支持顶

    [0] 评论
  • 5楼
    2011-09-01 12:35 钟蜀黍 自然摄影控,动植物爱好者


    引用among的回应:楼主提到麻栗坡、硬叶,以及文山、杏黄兜兰,这些种的兜兰都是无法在人工环境下繁殖的,每一颗小苗都是从野外刨回来的,有人会问兰花也可以分株繁殖啊,我想说,一棵兜兰最厉害也只能分出两株,而且要等两年开花后才会长出,距离下一次分株也要近两年,你觉得那些商贩会等它们分株么?至于组织培养,这些个兰花从小苗到开花,通常要经历4年左右的时间,大规模的商业化生产一般只会在杂交观赏种,这些原种兰花很少有人这样栽培。看那些惊人的兰花生长在原生地的样子,和它们艰难的繁殖历程,请看到它们的朋友们手下留情。
    请拒绝任何对它们的挖掘和买卖。

    among老师这可错啦,您提到的这几种兜兰早已经实现了组培和快速繁殖,我见过这样的组培苗场,数万数十万的组培原生种。目前只有几种兜兰像虎斑兜兰 Paphiopedilum tigrinum的快速繁殖尚在攻克中,其它的都有科研院所或者商业系统实现了。不要低估了商业利益的力量,有需求就会有人去做。
    大约二十年前,中国开始一轮国兰热,大量的野生兰属植物被滥采一空;大约十年前,野生兰属资源接近崩溃,忽然又掀起了一轮兰科原生种热,于是全体野生兰科植物遭了秧;现在的情况是快速繁殖技术发展起来,野生兰科植物面临的滥采挖压力减小了一些(野外根本很难得看见了),但更严重的是栖息地的破坏和毁灭,西南地区的建坝、采石、垦荒、采伐等活动可能是最致命的一击。

    [0] 评论
  • 6楼
    2011-09-01 12:45 钟蜀黍 自然摄影控,动植物爱好者


    支持一张根茎兜兰 Paphiopedilum rhizomatosum

    [0] 评论
  • 7楼
    2011-09-01 12:58 紫鹬 植物生态学硕士

    嗯,虽然如此,我们还是不建议大家去贩子手中购买这些兜兰。一来确实很难养活,大家不知道它的可贵就让它牺牲了确实也很可惜。
    二来云南等地贩卖的5块钱一株的兜兰还是很可能是山上挖出来的。

    [0] 评论
  • 8楼
    2011-09-01 12:59 千克每二次方秒每米
    引用among的回应:楼主提到麻栗坡、硬叶,以及文山、杏黄兜兰,这些种的兜兰都是无法在人工环境下繁殖的,每一颗小苗都是从野外刨回来的,有人会问兰花也可以分株繁殖啊,我想说,一棵兜兰最厉害也只能分出两株,而且要等两年开花后才会长出,距离下一次分株也要近两年,你觉得那些商贩会等它们分株么?至于组织培养,这些个兰花从小苗到开花,通常要经历4年左右的时间,大规模的商业化生产一般只会在杂交观赏种,这些原种兰花很少有人这样栽培。看那些惊人的兰花生长在原生地的样子,和它们艰难的繁殖历程,请看到它们的朋友们手下留情。

    请拒绝任何对它们的挖掘和买卖。

    顶²

    [0] 评论
  • 9楼
    2011-09-01 13:33 Ashly

    家里地下有颗君子兰,虽然是冒牌兰,但长得不错

    [0] 评论
  • 10楼
    2011-09-01 13:46 钟蜀黍 自然摄影控,动植物爱好者
    引用紫鹬的回应:嗯,虽然如此,我们还是不建议大家去贩子手中购买这些兜兰。一来确实很难养活,大家不知道它的可贵就让它牺牲了确实也很可惜。
    二来云南等地贩卖的5块钱一株的兜兰还是很可能是山上挖出来的。


    其实是大规模的快速繁殖使得这些兜兰的价格被压制下来了,组培和野生的价格没有什么大的区别,压缩了野兰贩子的生存空间,被迫转行,客观上我认为是有利于保护的。

    兰科植物的栽培开始很早,十九世纪开始西方各大植物园都育有大量兰花,目前国际上的兰花贸易基本上都是组培和栽培花卉,就像我们的月季、牡丹、郁金香那样的产业,对兰花的偏好是美的需求,和对鱼翅、熊掌的偏好是截然不同的,不能归为陋习也没必要压制。重要的是目前第三世界包括国内的育种技术相对落后(这几年发展起来),野生植物保护非常薄弱,栖息地的破坏共同导致了兰科植物的灾难。

    总结了几点作为消费者购买兰花的注意事项:
    1、市场上的杂交大花蕙兰、杂交蝴蝶兰、卡特兰、文心兰、杂交兜兰等可以放心购买。组培、杂交品种叶子整齐根系完整,有营养钵;野生的多叶片残缺,根系杂乱或者烂根。
    2、地摊兰花坚决不买。
    3、网购的很多商家把野生兰花作为一个卖点来宣传,这些商家恰可以避开。也可以多问几句是不是组培的。只要这家有贩卖野生兰的嫌疑,即可排除。
    4、春兰、蕙兰、墨兰、建兰、寒兰等国兰只购买铭品,不买便宜下山兰。

    如果大家没什么去野外看野生兰的机会,遵循这些原则也基本上可以避免购买野生兰花。我只希望大家在不破坏自然生态的前提下,能够欣赏到更多自然赋予的美好。

    [1] 评论
  • 11楼
    2011-09-01 13:49 五月的尾巴

    ”在贵州南部,小叶兜兰将一面山坡。“这句话是怎么回事?

    [0] 评论
  • 12楼
    2011-09-01 13:55 fengfeixue0219 植物分子生物学博士

    支持一张扇脉杓兰Cypripedium japonicum Thunb

    顺便测试下羊驼君的脚本

    [0] 评论
  • 13楼
    2011-09-01 13:56 紫鹬 植物生态学硕士
    引用五月的尾巴举几个栗子的回应:”在贵州南部,小叶兜兰将一面山坡。“这句话是怎么回事?

    改了,谢谢!

    [0] 评论
  • 14楼
    2011-09-01 13:59 五月的尾巴
    引用钟叔的回应:

    其实是大规模的快速繁殖使得这些兜兰的价格被压制下来了,组培和野生的价格没有什么大的区别,压缩了野兰贩子的生存空间,被迫转行,客观上我认为是有利于保护的。

    兰科植物的栽培开始很早,十九世纪开始西方各大植物园都育有大量兰花,目前国际上的兰花贸易基本上都是组培和栽培花卉,就像我们的月季、牡丹、郁金香那样的产业,对兰花的偏好是美的需求,和对鱼翅、熊掌的偏好是截然不同的,不能归为陋习也没必要压制。重要的是目前第三世界包括国内的育种技术相对落后(这几年发展起来),野生植物保护非常薄弱,栖息地的破坏共同导致了兰科植物的灾难。

    总结了几点作为消费者购买兰花的注意事项:
    1、市场上的杂交大花蕙兰、杂交蝴蝶兰、卡特兰、文心兰、杂交兜兰等可以放心购买。组培、杂交品种叶子整齐根系完整,有营养钵;野生的多叶片残缺,根系杂乱或者烂根。
    2、地摊兰花坚决不买。
    3、网购的很多商家把野生兰花作为一个卖点来宣传,这些商家恰可以避开。也可以多问几句是不是组培的。只要这家有贩卖野生兰的嫌疑,即可排除。
    4、春兰、蕙兰、墨兰、建兰、寒兰等国兰只购买铭品,不买便宜下山兰。

    如果大家没什么去野外看野生兰的机会,遵循这些原则也基本上可以避免购买野生兰花。我只希望大家在不破坏自然生态的前提下,能够欣赏到更多自然赋予的美好。

    嗯,这样好。

    [0] 评论
  • 15楼
    2011-09-01 14:02 钟蜀黍 自然摄影控,动植物爱好者

    再做一点补充:如史军老师所说,兰花的生长需要很多特别的条件,特别是温湿度。环境适宜,兰花的生长会出乎任何人想象地好;环境不适宜,基本上就长着长着挂掉了……种养兰花之前先考虑清楚,如果自己不能给它一个很好的生存环境或者没有足够精力,还是不要养或者只养适应范围广的杂交品种(可选择的也很丰富)。常去去野外或者植物园里看看她们,就很好。

    [0] 评论
  • 16楼
    2011-09-01 14:13 吃个话梅抄笔记

    我们老总的春兰养在办公室里,名副其实的温室了,我天天伺候着,两年春天都开了花,可惜老总都没得看到,算是对得起我们了,嘎嘎

    [0] 评论
  • 17楼
    2011-09-01 15:41 五月的尾巴
    引用钟叔的回应:再做一点补充:如史军老师所说,兰花的生长需要很多特别的条件,特别是温湿度。环境适宜,兰花的生长会出乎任何人想象地好;环境不适宜,基本上就长着长着挂掉了……种养兰花之前先考虑清楚,如果自己不能给它一个很好的生存环境或者没有足够精力,还是不要养或者只养适应范围广的杂交品种(可选择的也很丰富)。常去去野外或者植物园里看看她们,就很好。

    钟叔再讲一下哪些是适应范围广的杂交品种吧,或者要怎么判断呢。我觉得卖花的很多都是在乱说啊。

    [0] 评论
  • 18楼
    2011-09-01 16:15 among
    引用五月的尾巴举几个栗子的回应:
    钟叔再讲一下哪些是适应范围广的杂交品种吧,或者要怎么判断呢。我觉得卖花的很多都是在乱说啊。


    蝴蝶兰是最常见的品种,如果想练手,可以用它,据有经验人士讲,它是比较难养的一种,各大花市都有卖的,而且它的花才是真的又大又漂亮,养它就可以了。

    史军老师的文章只是为我们介绍了我们周围被称作“洋兰”的“国兰”,请各位不要按图索骥去尝试栽培它们。

    [0] 评论
  • 19楼
    2011-09-01 16:26 攻玉

    “...这些传统的“国兰”登堂入室,自己却只能散居于山林岩壁之间。”
    纠个非技术错:登堂入室:比喻学问或技能从浅到深,达到很高的水平。

    [0] 评论
  • 20楼
    2011-09-01 20:14 钟蜀黍 自然摄影控,动植物爱好者
    引用among的回应:

    呵呵,别叫我老师,直接叫阿蒙就好了,我提到的几种只有政府在做,市面上的全是挖下山草。因为见钱眼开的人们在山上寻找即将开花的植株要比在温室里培育四五年才开花的植株要来的方便,兜兰和其他品种的兰花不太一样,生长缓慢且繁殖困难,所以组织培养等方法只有政府或者保护组织去做,只为保护物种,而商业上的方法在国内基本没有。因为有野生资源做后备,纵然有大批的人们去挖,而可怜的兜兰,默默无闻的花掉5年甚至七八年才长成开花,就被人们偷走了,因为它们未开花的时候,几种都非常相似,有朋友在花市上看到那些奄奄一息的杏黄兜兰被丢在架子上待价而沽。真的是很可惜。

    兜兰虽然不算难养,但是它生长极其缓慢,所以它更容易遭到破坏啊。

    兜兰属是备受推崇的观赏兰,杂交种也有非常多,所以组织培养并不新鲜,我也是想提醒大家。没有猎奇就没有采摘。

    兰花并不好养,养兰花首先要具备一些知识,不要觉得它娇小的身躯开出那么奇特的花就满心喜欢,没有养兰基础的同学还是不要下手了。


    我完全同意目前国内野生兜兰的现状非常堪忧,亲身目睹过很多次非常壮观的野生兰花原生地,下一次再去就满目疮痍的样子,那些都是切肤之痛。但必须说的是所有的兜兰原生种都有流到海外的,原生种的商业化快速繁殖在内地之外的地方已经有了突破,至于杂交种的成功就更早了,国内的快速繁殖据我所知在台湾商业化是很成功的(内地很多兜兰原生种和杂交种都进口自台湾),在内地昆明和成都都有大规模的商业化无菌播种基地。

    野生兰科植物全部列入CITES,绝不应当被进入市场买卖,目前现状是国家监管不力,这是相当令人痛心的。但对于商业化快速繁殖培育的原生种兰花,应该以另一种眼光对待,因为商业引发的保护危机,在法律监管长期缺失的情况下,也许只能由商业的另一只手来解决。

    近期可能有机会要跟深圳相关方面的老师交流了解更多现状,到时候再继续探讨一下~~

    [0] 评论
  • 21楼
    2011-09-01 20:21 钟蜀黍 自然摄影控,动植物爱好者
    引用五月的尾巴举几个栗子的回应:
    钟叔再讲一下哪些是适应范围广的杂交品种吧,或者要怎么判断呢。我觉得卖花的很多都是在乱说啊。


    如果不放心怕买到野生兰,可以买国内无野生的兰花就不会错……文心兰、卡特兰、蕾莉亚兰这些出现在国内市场上,都必然是杂交或快速繁殖的。

    最容易种的莫过 文心兰Oncidium,十几元一小钵,别阳光直射,温度相对恒定室内就行,偶尔喷喷水,开花一定会让你很惊艳。

    [0] 评论
  • 22楼
    2011-09-01 20:54 五月的尾巴
    引用钟叔的回应:

    如果不放心怕买到野生兰,可以买国内无野生的兰花就不会错……文心兰、卡特兰、蕾莉亚兰这些出现在国内市场上,都必然是杂交或快速繁殖的。

    最容易种的莫过 文心兰Oncidium,十几元一小钵,别阳光直射,温度相对恒定室内就行,偶尔喷喷水,开花一定会让你很惊艳。

    嗯嗯,我记下了~

    [0] 评论
  • 23楼
    2011-09-01 21:53 among
    引用五月的尾巴举几个栗子的回应:
    嗯嗯,我记下了~


    蝴蝶兰也可以,量大不算可惜。
    卡特兰适应性好,稍微贵点。

    [0] 评论
  • 24楼
    2011-09-02 11:44 aguabreeze

    从事兰花组织培养的工作的飘过。。。。

    [0] 评论
  • 25楼
    2011-09-02 12:36 紫鹬 植物生态学硕士
    引用aguabreeze的回应:从事兰花组织培养的工作的飘过。。。。

    扑住!热烈欢迎!

    [0] 评论
  • 26楼
    2011-09-02 13:40 fu-80 DIYER,摄影师,电容技术顾问

    扑住!热烈欢迎!
    顺便开课讲讲吧·····

    [0] 评论
  • 27楼
    2011-09-02 13:51 Greenan 生态学博士

    呵呵,史军原来是罗毅波的学生呀。

    不少常见兜兰品种的人工培植技术其实已经攻克了,也可以商业利用,允许国际贸易,当然很多不是中国品种。不过已经有一些培植机构正在一一攻克中国兜兰的培植,根据具体的种源,技术和规模状况,我国已经批准了部分人工培植兜兰出口。

    另一方面,国内兰花市场种源管理还真的挺成问题,植物保护方面立法执法太过落后。

    [0] 评论
  • 28楼
    2011-09-02 13:54 Greenan 生态学博士

    石斛也是如此,现在有大量的泰国花卉石斛的干茎进口,也有不少人工种植的铁皮石斛,但野生资源的耗竭却似乎难以抑制了。

    [0] 评论
  • 29楼
    2011-09-02 23:37 夙孰繁

    这是果壳办公室的?

    [0] 评论
  • 30楼
    2011-09-04 13:28 lydy1993 矿晶控

    这篇好像在森林与人类上看到过。。。

    [0] 评论

显示所有评论

你的评论

登录 发表评论

史军
史军 植物学博士,科学松鼠会成员

作者的其他文章

更多科研事,扫码早知道

关于我们 加入果壳 媒体报道 帮助中心 果壳活动 家长监控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移动版 移动应用

©果壳网    京ICP证100430号    京网文[2015] 0609-239号    新出发京零字东1500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71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guokr.com    举报电话:18612934101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