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14
需用时 05:25
65
168
披着女人皮的杀人狂

艾德出生在一个“母权”家庭,家庭成员中虽然只有一位女性成员----母亲奥古斯塔,但是她对家庭的影响力是无与伦比的。奥古斯塔是一个狂热的宗教妇女,对于“道德”的要求非常苛刻。

“母权”永存

奥古斯塔从小就对自己的孩子灌输“女人都是魔鬼”的思想,要求他们在婚前禁止性行为。到后来她甚至让自己的孩子发誓一直保持处男身份。

由于家庭的关系,幼小的艾德便是一个沉默的孩子。在奥古斯塔的“教导”下,他不敢同其他同学交往,这使得艾德更加显得不合群。由于这些原因,艾德对图书产生了巨大的兴趣,并成为一个出色的阅读者。成年之后对人体解剖以及德国纳粹人体试验方面的书籍的兴趣对于他日后的恐怖的行为很可能起到了推波助澜的效果。

1945年12月29日,奥古斯塔死亡,死因是并发症,享年67岁。艾德用木板把奥古斯塔的卧室和起居室都封存了起来,就像博物馆一样。由于母亲的管制,艾德缺少与人接触的能力,所以粗暴的母亲的去世虽然使他感到解脱,但是反而使他觉得无所适从,因为他不知道去找谁。所以他更感到失落。书籍再一次成为艾德的慰济。

他主要关注的书籍有两方面,一是人体解剖学,另一个就是纳粹关于用活人试验的书籍。他被纳粹的“探索”精神所陶醉,自己于是也跃跃欲试。

关于他的动机有两种说法,其一是他自己想做变性手术,但是由于费用昂贵,另外当时的手术存在着较大的风险,所以他决定用真人的“材料”把自己作成一个女性,《沉默的羔羊》里面“野牛比尔”的情节就是出自这一原型;其二是由于非常想念自己的母亲,并且由于常年对母亲的依赖,他想复制出一个母亲,然后穿上它使自己感觉到母亲又回到身边。这个想法让一般人看来会感觉到有逻辑上的悖论,如果按照他的想法,自己便成为了自己的母亲,但是对于艾德来说,这也许是正确无误的事情了。从他的成长历程来看,女性、母亲在他心目中有至高无上的地位,无论变成女人,还是母亲,他都从内心感到非常满足。

/gkimage/gb/5n/2p/gb5n2p.png

艾德·盖因

1947年到1951年, 艾德开始深夜“造访”墓地,他在几年中一共去了四十多个墓地。但是他并不是每次都挖掘坟墓。据他自己承认有九次他挖出了新下葬的中年妇女的棺材。并在墓地边上手淫。但是艾德坚决否认与尸体发生过性行为,因为“他们都很臭”。从艾德的行为,以及他的渴望和冲动看,他有恋尸癖。让人觉得更不可思议的是,据艾德自己陈述,他挖掘的第一块墓地就是他母亲,奥古斯塔的墓穴。他把母亲的尸体挖出,放进了他的“博物馆”。

沉默的羔羊

当死人不能满足艾德的试验需要,或者说当死人已经不能刺激艾德的神经后,他把目标转向了活人。司法机关在结案时可以确认的被害人有两名,她们均为五六十岁的中老年妇女。由此可见,艾德的目标仍然是像他母亲的女人。

1954年12月8日,艾德在玛丽的酒吧用点22口径的来复枪把她打死,艾德说,他先把玛丽吊起来,自己喝了点酒,然后闭上眼向玛丽射击,射中了她的前额和躯干,之后他将玛丽的尸体拖到车上带回农场。第二天,他依然到爱尔默•维克(Elmo Ueeck)家去做帮工干活。也许是因为艾德表现的太老实了,而且总是很温顺的样子,所以没有人去怀疑他。

如果不是弗兰克•沃顿,第二个被害人沃顿夫人的儿子,艾德也许永远是那个孤独的居住在农场中央白色隔板 屋子里安静、不苟言笑的男人,没有什么人对他有太多印象。他会自生自灭,无人问津。但是1957年11月16日改变了他的命运,也使全美都知道了他们除了拥有所有世上美好的东西外,还拥有也许是是世界上最恐怖的一位公民。

1957年11月16日,星期六,是当地一年一度的猎鹿季节的第一天,弗兰克副警长当然也不例外。他的母亲伯妮斯•沃顿经营一家五金商店。这一天,当弗兰克兴冲冲的回来的时候,发现他家的五金店黑着灯。他觉得不对劲,于是他进入房间,发现地上有一滩血,血迹一直延伸到后门。弗兰克马上报警。警长斯查莱和他的助手阿内•弗雷茨赶到现场。但现场并不混乱,也没有搏斗的痕迹。

当警长询问他什么人比较可疑时,弗兰克想了想说,艾德•盖因。因为就在昨天,艾德前天来到店里问过防冻剂的价格,并且还再三的询问弗兰克是否参加猎鹿节的开幕。弗兰克回忆到艾德当时的神态就不正常,当他得知弗兰克一再确认要去一整天后便离去了,什么都没有买。于是艾德成为最大的嫌疑人。

当弗兰克进入艾德的农场时,他发现房梁上吊着一个东西。当他打开电筒时,他发现了一具人类的尸体,这具尸体并没有头,倒吊在房梁上,尸体从阴部切开一直到胸部,内脏均被拿出,尸体也被清洗,晃来晃去的就像一件皮衣裳。事实上,这种形容在某种意义上应该是正确的,这很可能就是艾德的下一件“外衣”。

/gkimage/5l/8h/fa/5l8hfa.png

犯罪现场发现的人皮

警察们忍住从胃部不断传来的痉挛感继续往房间里搜查,结果令他们更为震惊——他们发现他们仿佛进入了地狱。艾德的床柱上镶着死人的头骨。一颗新鲜的心脏放在炉子上的平底锅上,显然,这是沃顿夫人的。她的头颅放在边上的麻布口袋里,两眼紧闭,耳窝已经穿了钩子。其他的器官放在另一只盒子里。

除此之外,警察在房间里还发现了许多证据,可以说是都是另类的“行为艺术”。许多头骨和面膜,是从人的面部剥下的整个面部,还有头发。塑料盒子里装着各种女性器官,甚至包括一个被涂成金色的阴唇,旁边写着“妈妈的”。许多腿骨和人皮做的椅子,外面平滑,但是里面还有脂肪。一把人骨刀柄的匕首,一只人皮做的灯罩,用头骨做的碗,用人皮绷出来的垃圾桶,用女人乳头做成的皮带。这里面最值得描述的一个“作品”是一个从肩部开始的女人半身像,从腰部两侧切开,连乳房和所有东西都完整的剥下来。后来据艾德陈述,他经常穿上这件“外衣”在黑夜里的农场散步,想想自己就是一个女人。

当警察找到这些恶心的证据时,艾德刚和一对经商的夫妇用完晚餐回家。当他看见那么多警察的时候的第一个反应是对警长说,“如果是关于五金店的命案,我可什么都不知道”。警长当时就“送”给他一副手铐。

经过“细致”的审问,艾德说出了他的所作所为,虽然警察们已经知道了大概,但是从艾德没有感情波动的语气下说出的事情的真相仍让见过大世面的警察浑身上下冒冷汗。而艾德说,他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都是处于“恍惚”的状态。

第二天,无孔不入的记者就发现了这个令人兴奋的素材。于是整个美国轰动了,许多专家也开始对艾德的特殊人格进行分析。这个安静的小镇也成了旅游圣地,甚至艾德的卡车也公开拍卖。但是镇上的人认为艾德的农场是罪恶的根源,他们不允许它的存在,于是一把大火将它烧掉了。

他,只是一个病人?

一部分专家认为,艾德是一个性掠夺者,但不是一个性虐待狂,他不是因为本能欲望享受而杀人,他不是寻求力量或者控制权。他的所作所为只是要用这大大小小的人体零件造出一个妈妈来,穿上这个东西他认为自己就变成了奥古斯塔。

另一部分专家认为,艾德是憎恨他的母亲的。因为艾德之所以选择年龄与他母亲相似的女人下手,包括两名被害人和那九具尸体,年龄都是六十岁左右的女人,与他母亲去世时的年龄相似。很有可能是从他们身上找到了母亲的影子。虽然他敬爱他的母亲,但是从他内心里却隐藏一丝对他母亲的怨恨,这也许是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

有的专家认为上述两种倾向都存在,而且是不分彼此的相纠缠着。“他的行为充满敌意性,渴望用复制品的可以永久保存的尸体来替代母亲”。

虽然对这个问题有一定的分歧,但是对其他方面的认识是较为一致的。他是一个严重的精神变态者,可能是精神分裂。艾德后来被押交至华庞的州立中心医院。在那里他安静的度过了余生,没有一般精神病人的焦躁和狂暴,安详的死去。

(果壳犯罪站微博 http://t.sina.com.cn/guokrcrime

本文转载自 指纹•犯罪研究工作室

The End

发布于2011-02-19, 本文版权属于果壳网(guokr.com),禁止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果壳

我的评论

谋杀现场法医

果壳网谋杀 现场 法医 官方帐号

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