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4
需用时 03:23
19
238
器官买卖可以合法化吗?
/gkimage/8k/v8/88/8kv888.png

                                   jezebel.com

(文 / 安东尼 • 格雷戈尔)上个月,纽约公民利维 • 伊扎克 • 罗森鲍姆(Levy Izhak Rosenbaum)在联邦法庭上供认了帮助进行非法肾移植的罪行。此案被视为美国首例证据确凿的黑市人体器官非法交易案。本案的辩护律师称罗森鲍姆的违法行为是出于好心:“那些器官移植很成功,器官捐献者和接受者现在正过着美满健康的生活。”

是啊,为什么器官买卖是非法的?我们通常都会对血液、精子和卵子的捐献者和参加医疗试验的志愿者给予报酬,为什么对待器官就不能一视同仁呢?

对大多数人而言,器官买卖合法化光是听着就很骇人。其实,这种担心完全没有必要,况且研究早已表明这样做能够拯救生命。美国在 1984 年颁布的《国家器官移植法规》(National Organ Transplantation Act)中明令禁止对器官捐赠行为给予报酬。而现在的情况就是,全美接受器官捐赠的等候名单上每年排了大约有 8 万人,而可用的肾脏却仅有 2 万个。2008年,美国将近 5 千名病人就在等待中死去。

一项全球调查显示了问题的严重性。乔治梅森大学教授及独立研究院研究负责人亚历山大 • 塔巴洛克(Alexander Tabarrok)在《华尔街日报》的一篇文章里中写道,数百万人遭受着肾病的痛苦,但 2007 年全世界只进行了不到 6.5 万次肾移植手术。

/gkimage/oi/ly/kh/oilykh.png

                    non-small-cell-lung-cancer-symptoms.com

器官买卖:非法的代价

其他国家也基本都有跟美国一样的禁令。然而,在伊朗,买卖肾脏是合法的。等候名单上没有遭受病痛折磨的患者。伊朗人通过器官买卖合法化解决了肾脏短缺的问题。

3 年前在印度,警方破获了一个人体器官走私团伙。这帮人从穷苦劳工身上取走了多达 500 个肾脏。据世界卫生组织(WTO)估计,在全世界范围内 20% 的肾移植是黑市提供的。从拉丁美洲到苏联,从菲律宾到南非,一张巨大的非法器官营销网渗透全球各个角落,威胁、强迫、恐吓、勒索还有劣质的手术贯穿了每一条线路。

安东尼 • 格雷戈尔:相信许多人会抗议说,建立一个器官交易市场将导致剥削,天平也会向有钱有权的人倾斜。但这些都是当前非法器官交易的特征。此外,正如现在的禁毒令和 20 世纪 20 年代的禁酒令一样,迫使交易走入地下才使之充斥着暴力和犯罪。

虽然并非每一桩黑市交易都是剥削性的——证明买卖器官本身并不成问题——但剥削仍然是黑市交易的一大特征。之所以会这样,正在于它是非法的。许多人见证了那些耸人听闻的故事之后,更强烈地呼吁政府对此采取严厉措施。不幸的是,官方禁令反而提高了黑市利润,将非法交易转变为有组织的集团犯罪,在交易中受到损害的人也没有办法通过正常途径索赔。

合法化:有效监管、规避损失

几年前,伦敦圣玛丽医院(St. Mary's Hospital)的器官移植医生內迪 • 哈基姆(Nadey Hakim)指出“人体器官交易反正一直都会有,既如此何不干脆把它收归监管之下,有人想要明码标价捐出他的肾脏,就让他做呗?假如能确保取脏安全进行,器官捐献者也不必受苦了。”

把市场拉上来、放到阳光底下,才是保证人体器官交易正常进行的最佳方法。鉴于干系重大,来自市场和社会双方的压力会确保人们免受威胁或欺诈。启动程序准许人们参与到公开公正的交易中去,将减轻无辜群众受到的伤害,也能减少钻法律漏洞的劣行发生。

/gkimage/a9/k2/9t/a9k29t.png

                              lv.bestpicturesof.com

以公民自由权作为人体器官买卖合法化的支撑被证明是极具争议的。自由党人总爱说 “我的身体,我的选择”,保守党人也一贯称其为自由市场的拥护者。真正的 “自我所有权” 应该包括卖掉自己身体部分的权利,而真正自由的市场也会允许一个人类器官交易市场的存在。在任何情况下,研究表明这都是生死攸关的事情。

或许,合法化实行的关键在于让公众更多地接触到事实真相。2008 年,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NPR)邀请了 6 名专家就此问题进行公开辩论。节目结束时,观众中赞成建立器官交易市场的百分比从 44% 上升到 60% 。

然而,器官买卖暗箱操作仍在继续,医疗机构中也出现了种种可疑活动。就是今天,医生有时也会在未经病人(家属)同意的情况下从病人遗体上非法获取器官组织。另一边,在我们等待体制发生改变时,成千上万的病人正在死去,还有更多更多的患者在忍受折磨。

真正的人道应该允许人们自由保留或给出他们的器官,尤其事关生死——就算是为了金钱。千千万万的生命可以因此而被挽救。我再次重申,对公民自由的尊重才是最好的人道主义,而现在我们两不相济,苦果自食——不过是为了待在国家强制划定的规矩里。

编者按:本文作者安东尼 • 格雷戈尔供职于美国独立研究院(The Independent Institute),这是一个为重大社会和经济问题研究提供赞助的学术研究和教育组织。格雷戈尔目前正在写一本书与个人自由以及人身保护相关的书。中国的《人体器官移植条例》自 2007 年 5 月 1 日起施行,其中规定:尊重人体器官捐献人的意愿,严禁人体器官买卖。本文涉及相关讨论,不等于支持其中作者观点。
 

本文编译自《大西洋月刊》网站 2011 年 11 月 9 日署名安东尼 • 格雷戈尔(Anthony Gregor)的评论文章 Why Legalizing Organ Sales Would Help to Save Lives, End Violence.

 
The End

发布于2011-11-23, 本文版权属于果壳网(guokr.com),禁止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果壳

我的评论

nvgone

果壳作者

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