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8
需用时 04:08
46
84
道不道德,环境说了算

(文 / ALINA TUGEND)要是撞见自己尊敬的人或是亲朋好友正在干违法犯罪的事,你会冲上去加以制止吗?会马上打电话通知当局,毫不顾及这样做可能对你的工作、你的单位还有你深爱的事业造成的负面影响吗?

我们中大多数人可能会说“绝对能”,其他一些则可能回答“也许吧”。而最诚实的答案呢?——我不知道。

虽然我们都认为自己在遇到这种情况时会做出正确的选择,甚至做出英雄壮举,但研究表明,事情往往并非如此。“比起自己,人们通常更愿意评判他人的道德观,” 哈佛商学院副教授弗朗西斯卡 • 基诺(Francesca Gino)等 3 人撰文表示,“人们相信自己比他人更加诚实可信,也更努力地做好事。”

我们对自己的这份信心未能得到历史或研究的证实。

/gkimage/wh/vo/0c/whvo0c.png

普通人很容易被说服去做那些他们相信是错误的事情

学术界关于此问题最著名的例子是由耶鲁大学心理学家斯坦利 • 米尔格拉姆(Stanley Milgram)在 20 世纪 60 年代初期进行的一项实验。在实验中被试会扮演“教师”,他们需要引导“学习者”进行词语配对。每当学习者给出错误答案时,教师可以电击学习者,并针对每个错误答案增加电击强度。

“学习者”实际上是一个演员,而且实际上并不存在电击,但实施电击的被试并不知晓。事实上,随着电击“增加”,学习者会按墙上的铃(被看做是疼痛的表现)。最终,大部分“教师”都用了最强的 450 伏电击,在其他地方重复该实验也得到了类似结论。结果令人沮丧——普通人很容易被说服去做那些他们相信是错误的事情。

“人们会坐在那儿大喊大叫焦躁不安,但他们并不想表现得这么粗鲁。”社会心理学家卡罗尔 • 塔弗瑞斯(Carol Tavris)如此说道。她还表示,大多数人都说他们相信自己的做法会跟上述实验的被试不同,可实际做起来却不是这样。

基诺教授和她的同事在一个工作面试中询问女性面试者,假如遭遇言语骚扰她们会怎么做。“大多数人回答说她们会走开或给出警告,”她说,“但实际上,当事情发生时,她们并没有那么做。总的来说,研究指向的事实是,人们希望表现得好但结果却是向诱惑屈服。”

渐进式的侵蚀下让人们更容易道德越界

研究也表明,当道德价值和原则的侵蚀是渐进式而不是突跃式时,人们更容易道德越界。

基诺参与撰写的另一篇的文章里举了一家会计公司的例子,该文 2009 年刊于《实验社会心理学期刊》( The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Social Psychology )上。这家会计事务所与某家代理公司具有极好的关系。该会计事务所向该公司收取数千万美元的费用,核准这家公司高质量且符合道德的财政报表。头 3 年,相安无事。但到了第 4 年,该公司突然出现权力滥用现象,甚至触及了法律底线。

另有一例,同样是会计事务所,同样是代理公司。不同的是,这一次,这家代理公司在正常度过第一年之后,在接下来的 3 年里就开始一点一点越过道德底线。该文章说,与第一种情形相比,第二种情形,公司的财务报表更有可能通过会计事务所的审计。基诺和她的同事写道,会发生这种事的理由之一在于:

不道德行为可变为日常活动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以至于人们可能无法察觉自身行为的不恰当之处。

我们还用另一种方式欺骗自己。我们中的大多数人都会声称自己敬佩那些代表正确(或是最终证明正确)的人士,特别是当他们强到足以用枪指着劲敌的脸时。

但研究再一次证明这不一定是真的。在文章《当集体错误而异端分子正确时》( When Groups are Wrong and Deviants are Right )中,澳大利亚学者认为,集体成员往往对反对从众的人怀有敌意,即便他们后来改为同意反对从众者的意见,也是如此。该文发表在去年的《欧洲社会心理学期刊》( European Journal of Social Psychology )上。

学者发现,即使说某个告密者所说的话被证明是事实,通常也不会受人敬佩或是重新被小圈子所接纳。相反,该群体可能依然感到愤怒,因为告密者破坏了他们的团结。

要行善,先创造行善的环境

斯坦福大学心理学退休教授及大量著作的作者菲利普 • G • 津巴多(Philip G. Zimbardo)花了毕生时间研究道德堕落,他的著作包括《路西法效应:好人是如何变成恶魔的》( The Lucifer Effect: Understanding How Good People Turn Evil )。 1971 年,津巴多教授设计了那个著名的“斯坦福监狱实验”:在这个实验里扮演“狱警”的大学生在极短的时间里转变成了虐待狂,拒绝向扮演“囚犯”的学生提供水和食物、不让他们睡觉、用灭火器喷“囚犯”并使他们光着身子遭受鞭打。

津巴多教授设计的“斯坦福监狱实验”:在实验中,扮演“狱警”的大学生(左一、左二为其中的两人)在极短的时间里转变成了虐待狂,拒绝向扮演“囚犯”的学生(图中戴头罩者为其中三人)提供水和食物、不让他们睡觉、用灭火器喷“囚犯”并使他们光着身子遭受鞭打(Dr. Philip Zimbardo/nytimes.com)

津巴多教授设计的“斯坦福监狱实验”:在实验中,扮演“狱警”的大学生(左一、左二为其中的两人)在极短的时间里转变成了虐待狂,拒绝向扮演“囚犯”的学生(图中戴头罩者为其中三人)提供水和食物、不让他们睡觉、用灭火器喷“囚犯”并使他们光着身子遭受鞭打(Dr. Philip Zimbardo/nytimes.com)

津巴多教授把恶行分成了三类:个人的恶行(“少数烂苹果”)、情境的恶行(“一桶坏苹果”)或体制的恶行(“大量坏苹果的缔造者”)。

“由于各种通常无法察觉的环境——胁迫、匿名、非人化,大多数人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受惑而跨过善恶的界线,”他说,“我们不想接受这种想法,因为它抨击了我们关于人类本性尊严的概念。”

尽管在面对这样令人气馁的结论时可能很容易让人投降,但津巴多教授等人认为,重点在于让人们意识到人们如何以及为什么表现出这些糟糕行为,并利用这些信息为善行创造环境。

津巴多教授建立了“英雄想象计划”(Heroic Imagination Project)。这项计划已在美国加州的一些学校里开展,该计划让学生观看斯坦福监狱实验及类似的一个关于服从权威的实验,教育他们个人如何能够认识到这类情形力量并仍然勇敢地去做正确的事。津巴多教授希望能将这项计划更广泛地应用到商界和军队中去。虽然这绝非易事,但他坚信人们可以经过教导、甚至引导去做正确的事,相信这一点的并非只有他一人。

“我真心相信我们能够创造出一个行为合乎道德的环境,”基诺教授说,“只是可能需要更强有力的措施。”

 

文章编译自: Doing the Ethical Thing May Be Right, but It Isn't Automatic.

本文图片来源:nytimes.com

本文编辑: 熊出没

 
 

怎样加入心事鉴定组?

 
The End

发布于2011-12-22, 本文版权属于果壳网(guokr.com),禁止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果壳

我的评论

nvgone

果壳作者

pic